就这样不知不觉江月在zy基地住了三天,胳膊上的吊带完全拆了,胳膊虽然还时不时的发麻,但不影响生活。

    这天初六,江月在起床号中起床,在室内活动了一下快生锈了胳膊,下了楼。

    她和权少争在操场上慢跑了一圈。

    “我胳膊好了,可以给我手机放我走了吧?”

    “不可以。”权少争直接回绝。

    江月停下来拧眉看着他,“权少争,你在挑战我的极限你知道吗?”

    权少争跟着停下来,“你别生气,我就是想接下来让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你还没完没了了?去哪儿?”

    “旅游。”

    “什么?”

    江月挑眉。

    没听错吧。

    跟他去旅游?

    “我知道你有半个月的假期,我给你买了票,明天出发。”

    对于权少争莫名其妙的安排江月很抵触。

    这根本就没有跟她商量,她同意了吗?

    “权少争,这几天我们相处的是挺不错的,但是你没有问我的意见就替我做决定是不是太过分了?”

    江月声音不大,但是周围自由活动的人还是听到了,好奇往这边看过,江月扭头把身子背过去。

    权少争拉住了江月的胳膊。

    “月月,你别生气,叔叔阿姨都已经好几年……”

    江月猛地回头看向他,“你还把我爸妈捎带上了?”

    “月月……”

    “别喊我,权少争你烦死人了。”

    挥开权少争的手江月往办公楼那边走去,权少争跟了两步停了下来,一脸懊恼。

    怎么又让月月生气了?

    该死!

    年假结束,队员基本都已经归队,权少争被“妻管严”的一幕可是让大家都看到了眼里。

    嫂子不高兴了二爷心情就不好,二爷心情不好他们就遭殃啊!

    大家心惊胆战的撑到了结束,没等到二爷发脾气,反倒是看他低迷了一早上。

    吃早饭的时候江月没有去食堂,权少争把早餐端回了房间。

    江月坐在卧室的床上生闷气,权少争进来她瞪了他一眼移开视线。

    权少争走到江月旁边坐下,从兜里拿出一部手递给江月。

    “手机给你,别生气了。”

    江月瞥了他一眼夺过手机起身往外走。

    “月月……”

    “别拦我!”江月回头拿手机指着他。

    心情很不好。

    权少争张了张嘴,看着江月走了出去。

    江月走出zy基地,没有一个人拦着她。

    坐上出租车江月吐了一口气,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zy基地她拧了拧眉。

    可恶的权少争!

    做什么之前就不能跟她商量一下吗?

    突然的去个屁旅游啊!

    坐在车上江月回头看了好几眼,权少争真的没有追出来。

    看来他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了。

    手机突兀响起,是江爸打过来的。

    “爸。”

    “我果然没有白疼我家宝贝女儿,还是我女儿听爸爸的话。”

    江月云里雾里,“什么啊……”

    “旅行啊,以前你可没答应的这么爽快。”

    江月眉心跳了跳,“……旅行?”

    “啊,怎么,你想反悔啊,你可是答应了。”

    江月愣了足足有五秒钟,“……什么意思?”

    “你这孩子早上微信说的好好的……你妈都兴高采烈的去隔壁串门炫耀了,这个时候你反悔是想让你妈生气吗?”

    微信?

    江月想到了什么,脑子瞬间清明。

    “爸你别生气,我没反悔。”

    那边江爸爸松了一口气,“没反悔啊,吓我一跳,月月,好几年你都没有跟爸妈去旅游了,爸妈年纪也大了,别让这个成了爸妈的遗憾。”

    江月听得心酸。

    这几年确实工作太忙了,都没有好好的陪过爸妈。

    “我知道,我先挂了,在收拾行李呢。”

    挂断了电话江月就去翻聊天记录。

    果然,爸爸从前两天就在给她发信息说去旅游的事情,间断的说到了昨天,什么苦肉计都用上了,完全把自己刻画成了可怜的孤寡老人。

    然后昨天晚上的“她”就同意了下来,还说会把机票什么的安排好。

    从刚刚之前都是权少争拿着她的手机。

    江月揉了揉眉心。

    她还以为是权少争自己安排的,错怪他了。

    那个傻瓜,怎么就不解释啊?

    白白让她误会让她骂吗?

    “师傅,麻烦掉头回去。”

    司机师傅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回去?”

    “对,回去,快点。”

    司机调转车头往回开。

    江月再次回到zy基地,路上有人跟她打招呼她都没有回应,直接奔着办公楼走去。

    再次回到权少争的房间江月没有看到权少争,她转身想出去问问孙舟,衣帽间的门被打开,权少争光着膀子走了出来。

    他在换衣服,听到动静走了出来。

    “月月?”

    他有几分诧异,几分惊喜。

    江月拧眉看着他,视线扫过他左胸口的月牙刺青落在他的脸上。

    “为什么不解释?”

    权少争被问了的一愣。

    “旅游是我爸的意思你为什么不解释?”

    权少争努了努嘴,“你没给我解释的机会啊。”

    江月张了张嘴,竟然被说的无话可说。

    没错,是她没给他解释的机会。

    “你……你是权少争,我不给你解释的机会你就不解释吗?”江月往前走了一步,“下次我不听你解释你就直接抓住我的胳膊解释清楚。”

    如果是别人,权少争允许别人不听他说完就发脾气走人的吗?

    在她面前何必让自己如此这般?

    权少争脑子似乎僵了,五秒钟才懂江月话中的意思。

    心情很激动,上前直接拉住了江月的肩膀,“其实我也应该说对不起,没经过你的同意就替你决定,原谅我吧。”

    这么近的距离江月看着权少争胸膛和性感的腹肌,视觉冲击,脑子有点晕。

    “原谅个屁,去穿上衣服!”

    江月推开他转身要走,权少争拉住她。

    “去哪儿?”

    “回家收拾行李,明天不是去旅行吗?”

    江月没好气掰开他的手,快步往外走去。

    权少争嘴角的笑意蔓延整张脸,有点现实和梦境错乱的感觉,伸手拍了拍脸颊才确定这是现实。

    他能感觉得到,月月对他真的变了,不像之前的无法靠近,她似乎对她敞开开心扉了。

    权少争转身进了衣帽间,对着穿衣镜傻笑。

    没办法抑制不自觉上扬的嘴角。

    活活像一个二傻子。

    霸气侧漏?

    手段狠辣?

    呵,在江月面前,不存在的。

章节目录

王牌警妻:权先生,你暴露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瑜清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瑜清晚并收藏王牌警妻:权先生,你暴露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