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到李光全的话,清风子看向黄崇,眼中颇为震惊,还有一点怀疑。

    其实黄崇的身世并不是什么秘密,传言有很多,有板有眼,有不少人还真就相信黄崇有皇家血脉,大家也只是听听,当做饭后闲谈,毕竟黄崇也没干啥事。

    可是如果黄崇与童贯合作,想利用这个身份去篡位,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是萨满奇毒,我的特制解毒丸能够暂时将道长体内的毒压制下,短时间之内如果不动用内力,毒应该不会爆发,但是如果想要治愈,恐怕只能靠解药。”黄崇并未理会李光全的话,诊脉之后,将青松道长的手放下,对清风子说道。

    “好,老道记下了。”清风子点点头说道。

    擂台上,李光全看黄崇没什么反应,继续说道:“或许你们还不知道吧,这位黄崇,卧虎庄的庄主,可是太上皇赵佶的私生子呢,如果按照辈分的话,他和现在龙椅上的官家,可是兄弟啊,但是因为是私生子,所以得不到皇位,心怀怨恨的他竟然和大奸臣童贯联合,意图抢夺皇位,道爷我也是因为无意间知晓了这个阴谋,才不得不投降大金。”

    作为童贯的幕僚,他知道童贯不少事情,恰巧,当年童贯和黄崇合作这件事情,他算是半个知情人,看到黄崇,他就想到是不是可以给自己洗个白,于是顺嘴说道。

    黄崇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清风子,他眼中的那丝怀疑,令黄崇心中颇不畅快。

    “这位当初为何会与种师中在榆次城战胜金兵呢,其实黄崇不过是为了和童贯汇合罢了,他其实就是想通过榆次进入太原城中,但是因为童贯丢了太原城,这才使得他们的合作阴谋没有成功,顺道还捡了一个便宜,道爷我也是被冤枉的啊。”

    李光全好像还说上瘾了,站在擂台上,将擂台变成讲台,绘声绘色地对众人说道。

    “你还真是阔不知耻啊,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三言两语就将自己说得好像是受害者一样,你是来卖嘴皮子的吧。”黄崇冷哼一声说道,声音如同平地惊雷,震得众人脑中嗡嗡直响。

    “怎么,恼羞成怒了,被我说中你的要害啦?是不是还想要杀人灭口啊,今日我就将你的龌龊事告知天下,看看你黄崇如何能立足于天下,你不过是一娼妓之子,有何脸面能站在这里,还想夺取皇位,痴心妄想,卧虎庄,你所图不小啊。”李光全说道,他的话令不少人神色微妙。

    “哼,你李光全不过是一个奸诈恶徒,这些年来你在北地勾结金狗,为害百姓,屡次与我岳家军为敌,今天任凭你说得天花乱坠,本将军也不会相信从你狗嘴里吐出的半个字。”就在全场的武林人士都以审视的目光看着黄崇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过话的张宪开口了,怒斥道。

    “不错,你这无耻狗贼,死到临头还不自知,还妄想分化我大宋武林,今日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张弢怒喝道,张弢擅长狮吼功,他的声音可比张宪要有力得多,听了张宪和张弢两人的话,在结合对李光全的了解,众人这才暂时不再将目光放在黄崇身上,至于心中是如何想的,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黄崇这个风暴的中心,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甚至没有阻止李光全的演讲,当初他看《少年张三丰》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世界的武林人士怎么都那么蠢,听风就是雨,没有一点自己的判断力。

    没想到现在自己也亲自体验了一把。

    不过黄崇并不在乎,电视剧中,张君宝被污得最惨的时候,身上背负着好多罪名,“抢了”自己的继母明道红,“杀了”自己的父亲张弢,这可是两大不可饶恕之罪,另外还有所谓的岳飞宝藏,但是他还不也是活得好好的,只有弱者才会人云亦云的人,强者都有自己的判断力,不会被轻易引导,对于那些弱者,何须太过理会。

    “哼哼,没想到为你开脱的人还真是不少,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早晚有露出原型的一天。”李光全怒视黄崇说道,演技爆炸,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他才是受害者。

    “你知道你今天最大的错误是什么吗?”黄崇先让清风子将青松道长扶下去,而后说道。

    “哈哈,你想要道爷的命吗,那就来吧,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对了忘了告诉你,道爷我还曾经是群芳阁的座上宾呢,包括……”

    “你找死!”李光全的这话是真的惹怒了黄崇,站在地上,双手毫无征兆地朝着李光全所站的擂台轰出。

    “轰!”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李光全所站擂台的大半边直接被黄崇的刚猛的掌力轰毁,剩下的擂台也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倒塌。

    李光全没想到黄崇的掌力竟然会恐怖成这个样子,波及范围太广,虽然有所准备,却也不及躲避,直接被轰飞,如果没有真气护体,恐怕他已经被轰成碎渣,在空中他艰难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以手中的宝剑格挡这四溅的碎屑,也幸亏他飞得够高,才不用担心被散乱的大木桩砸到。

    此刻,他意识到自己好像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而且还惹得很彻底,此前他敢如此挑衅黄崇,是因为他认为黄崇厉害不到哪里去,本来以为是在逗一只小花猫,尼玛,没想到这踏麻竟然是一头吊睛白额虎。

    “逃!”这是他心中唯一的想法。

    不过黄崇既然出手了,自然不可能让他轻易离开,毕竟话已经放下了,要是让他逃了,那自己的脸往哪放呢。

    李光全眼睛的余光看到下方有个硕大的黑影正在靠近自己,不像是个人,因为人的身体不可能那么庞大。

    等距离近了一看,尼玛,还真就是个人,是黄崇抱住一根足足有两人合抱粗的大木桩,是本来支撑擂台用的。

    黄崇单手将手中的木桩甩出。

    李光全脸色巨变,运足了劲力,手中的宝剑朝着木桩劈出。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