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这里面有不少是秦桧安排的人。”冷眼看着起哄的武林人士,黄崇说道。

    “嗯。”张弢只是随意的应了一声,眼睛的余光时不时地瞟向秦桧,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秦桧是不是个奸臣暂且不提,但是他是个文人,文化水准还不低,这是毋庸置疑的,有着一张能够将事情说得天花乱坠的嘴巴,他提议武者比斗,就应该生死由命,而不是搞什么点到为止,这是对武者的巨大羞辱,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武者的尊严必须要用生命来捍卫。

    秦桧这个文人说话也很有煽动性,虽然违背了武林中流传了数百年之久的传统,但是依旧得到了一部分武林人士的认同,而且认同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最后一句“武者的尊严必须要用生命来捍卫”,收割了不少粉丝啊。

    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最早认同秦桧说法的那一批武林人士分布得很有特点,呈小团体的散落在四万多人中,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声音却很大,影响的人也很多。

    只要是人,就有从众心理,江湖中人也不能例外,当看到旁边一群人的举动以及听到四周传来的声音,被带动的武林人士就越来越多了,最后变得基本上所有人都同意了。

    “哈哈哈哈……”意识到情况不对劲,易云正打算发声反驳秦桧的话,就在此时,从空中传来一阵笑声,伴随着越来越近的笑声,一道黑影从空中逐渐靠近,只听那人在空中说道:“早就听闻秦相识大体,明是非,有经天纬地之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秦相此言不差,江湖本就是弱肉强食,武者较量就应该是生死由命,大宋武林懦弱太久了。”

    “嘭!”

    来者落在擂台上,随手一掌隔空便将还未离开擂台的那个老道击飞,砸进看台之中,生死不知。

    “此等废物,有何本事上来竞争武林盟主的宝座。”那人立于擂台上,环视一圈之后,说道。

    “李光全。”清风子激动地站起身来,指着来人,厉声呵斥道:“你这个大宋的叛徒,竟然敢出现在这里。”

    “哈哈,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手下败将啊,清风老头,好久不见,近来如何啊,干掉你师兄,成为掌门没有啊,哈哈……”来者哈哈大笑说道。

    “你,胡说八道!”清风子气急败坏地指着来者怒喝道。

    “哈哈哈,开个玩笑,不要在意。”

    “李光全?好熟悉的名字?”看着擂台上视大宋武林为无物的那人,黄崇眉头微皱,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只是一时却想不起来。

    “公子,李光全就是天一教的叛徒,道号逍遥子,就是当初童贯身旁的那个道士。”王豹说道。

    “哦,原来是他!”经过王豹的提醒,黄崇终于想起来了,其实他现在行走江湖还是用“逍遥子”这个道号,只是由于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被大宋道教视为叛徒,不认可他这个道号,所以清风子才会直接喊他的名字。

    他可干过不少大事,在大宋武林是声名狼藉。

    他本是童贯的幕僚,后来投敌,直接导致了太原城的沦陷,不仅如此,他还背叛天一教,让童贯误以为天一道也跟着他一起投敌,童贯逃回汴京后,将此事上报,也算是为自己开脱,导致天一教被宋兵围剿,为了保存道统,天一教不得不离开宋土,投降西夏,大宋武林损失不少。

    后来他在北方自立门户,在金国的支持下,建立了新天一教,这些年在北边沦陷区给岳家军带来许多麻烦,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敢出现在武林大会上。

    清风子闻言,怒道:“你这奸贼,老道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真以为我大宋武林无人乎?”

    “哈哈哈,道爷我听说大宋武林今日举行武林大会,道爷不才,就是想来这里会一会大宋的高人,不知可有人愿意指教?”李光全闻言哈哈大笑道:“若是你们大宋无人,这武林盟主的位置不如就交给道爷我来坐吧,大宋武林懦弱太久了,早就应该革新了。”

    “呸,对付你这等大奸大恶之徒,何须讲究什么江湖道义,大家直接一起上,杀了他便是。”张弢怒喝道。

    “不错。”

    “就是这样,和这种奸贼还讲什么道理,直接杀了他就是。”张弢的话得到了一大批武林人士的认同。

    “哈哈哈哈,看来大宋武林是真的没人了,只能是以多欺少啊,哈哈哈……”李光全并没有被吓到,而是哈哈大笑说道,笑声中蕴藏着深厚的内力,震得众人心头发颤,气血不顺,距离擂台近且又实力不足的一些武者直接被震出内伤,比较严重的更是晕死过去。

    “哼!”易云一声轻喝,打断了逍遥子的笑声,众人这才缓过来。

    “哈哈,易庄主不愧是大宋武林的三大高手,果然是内力深厚,易庄主何不上来与道爷我切磋一番,若是易庄主赢了,道爷我任凭处置,但是若是道爷我侥幸胜得一招半式,那这按照你们大宋武林的传统,这武林盟主的宝座,可就是道爷我的了。”李光全直视易云笑道。

    十年前,他的实力还仅仅时一流巅峰,现在他却已经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先天高手,“先天”二字就足以让在场的大部分武林人士望而却步。

    不少江湖人士下意识地将目光放在易云身上,只有一些明白人,将目光放在在场的其他高手身上,希望他们能够出战,正如李光全刚才所说,易云不能轻易出战,一旦易云输了,那大宋武林就真的很难看。

    易云撇了一眼黄崇,黄崇却是老神在在,根本没有出手的打算。

    从秦桧说话开始,黄崇的眼睛就一直观察着场上的人,还真是让他看出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来。

    秦桧和逍遥子应该不是一路人,因为逍遥子出现的一瞬间,秦桧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简单说就是对于场面失控的不满,秦桧应该是一个掌控感很强的人,虽然他掩饰得很好,却被黄崇给捕捉到了。

    而更让黄崇感兴趣的是秦桧身旁的那个持刀男子,这个男子的实力绝对不一般,秦桧很清楚现在江湖中有不少人要他的命,却还敢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武林大会上,最大的信心就是来自身旁这位持刀男子,这位男子从头到尾脸上都是一个表情——没有表情。

    此人的样子,有点像是影视剧或者是小说中经常设置的那种冷血高手。

    黄崇也听说过许多江湖人士要刺杀秦桧,可惜没有成功,恐怕和这个持刀男子也有关系。

    此外自己身旁的张弢也有点异常,比武一开始他就经常走神,不知道再想些什么,而且如果黄崇没有记错的话,在电视剧中,张弢就是武林盟主,是秦桧的人,最后是因为背叛了秦桧,才被杀死的,不知道之后他会走向何方?

    如果他现在已经就是秦桧的人,那就真的有意思了。

    这个时候张弢突然站起来:“就让张某人来会会你这个叛徒。”

    ps:求订阅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