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川,浮山客栈。

    “没想到李师师竟然是黄崇的母亲,如此看来,李师师也极有可能在卧虎庄中,难怪在汴京怎么找也找不到人,原来躲在临川,幸亏这次是老夫亲自出马,嘿嘿!”

    “长老,黄崇自从半年前从汴京归来,接到命令之后,我们的人就日夜不停的监视卧虎庄,没有见他离开过,现在属下也无法确定他是不是还在卧虎庄内。”

    “嗯,根据情报,这个黄崇会江湖中失传的易容术,可以变化模样,确实要小心,卧虎庄中有没有我们的人?”

    “长老您有所不知,这卧虎庄等级、防卫都极为森严,卧虎庄中虽然有我们的眼线,但都是下人和庄籍下的普通农户,根本无法接触到核心,属下也曾几次派人潜入想要一探究竟,但是全部都有去无回,因此损失了不少精锐。”

    “此时好办,在不在,待我走上一遭就知道了,即便是黄崇小儿不在,那李师师十有也在那卧虎庄中。”

    “长老,这……”

    “休要啰嗦,你可有卧虎庄的详细地图?”

    “有。”

    “好,那就择日不如撞日,老夫今晚就带着三位勇士到卧虎庄中转转,看看那黄崇究竟在是不在。”

    三更天,卧虎庄。

    四道黑影避开巡逻的庄丁,进入卧虎庄的后花园,这四人就是狂长老和三位苍狼勇士,他们这次南下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黄崇。

    根据上清宫和汴京城内死亡的三个苍狼勇士,萨满教判断杀人者应该是来自同一门派。

    之所以会得出这个判断,是因为三个苍狼勇士都中了“声震百里”这一招掌法,因为在汴京城黄崇的实力突然暴增,所以他们认为这并不是同一个人,应该是师兄弟。

    黄崇当初在汴京城,并未易容,不少金兵、百姓都看到了黄崇,甚至有人认出他来,因此萨满教要锁定黄崇并不难,结合金国的情报网,他们得到了黄崇的具体情报。

    为了从黄崇口中得知那个在上清宫杀死苍狼勇士,夺走经书、丹药的人,狂大师这次亲自出动,另外还有一路人马前往名剑山庄,希望能够得到一些消息。

    根据眼线提供的地图,狂大师带着三名苍狼勇士进入后花园,穿过后花园就能到达这次他的目的地。

    卧虎庄的后花园和普通人家的后花园还有些不同,普通人家的后花园很少大量种树,但是卧虎庄的后花园却种了许多树,其中以桃树的数量为最多。

    进入树林之中,狂大师一开始并不以为意,毕竟这是个人喜好,就像他喜欢美女一样,人家爱种树和他毛线关系都没有,他现在就想生擒黄崇和李师师两人。

    “不对!”走了好一会儿,狂大师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按照地图所示,这个花园明明不大,按照他的脚程,早就应该离开了才对,怎么到现在还在树林中晃荡?

    仔细一看,他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

    “阵法!”狂大师突然脸色大变,萨满教传承千年,自然知道阵法,也晓得阵法的可怕,萨满教的大长老金蝉子就是阵法大师,狂大师早年因为不服金蝉子,曾被金蝉子困在一处阵法中长达十三天之久,那是他人生中最不堪回首的经历。

    此刻正值六月,花正盛开,树林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花香,苍狼勇士的鼻子派不上用场,连他们自己此前的气味都被掩盖了,根本不存在原路返回的可能性。

    “动手,给我毁了这些树。”狂大师看着好似无边际的树海,说道,他虽然对阵法不是很精通,但是却知道,布阵需要借助道具,显然这些树木就是道具,那要毁掉树木,那么阵法就会不攻自破。

    如果对方不让自己破阵,就一定会现身,那就是他的机会,甚至可能一举反败为胜。

    接到命令之后,苍狼勇士立刻出手,以苍狼勇士的凶悍,毁树简直是不要太简单,一巴掌就能毁掉一棵树,三个苍狼勇士朝三个不同方向,就像三台一狂大师为圆心运转的推土机一样,一圈一圈地毁树,这样才不会独自陷入阵法中,但是这样也会带来一个问题,就是随着破坏的树木越多,彼此之间的距离也越拉越大。

    “哼,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狂大师冷笑道,他并未意识到距离的问题,或者说他太自负了。

    砰!

    就在这个时候,意外突发,狂大师右边的苍狼勇士不知遭到何人攻击,庞大的身躯高高飞起,朝狂大师砸下。

    狂大师其实捕捉到了一道蓝色的身影,但是对方的速度太快了,他还未反应过来,苍狼勇士已经被击飞了,狂大师只得赶紧闪开。

    “呜呜……”重重砸在地上的苍狼勇士发出一阵阵低沉而又痛苦的低吟,挣扎了两次都没能站起来。

    狂大师见状大惊,落在苍狼勇士身旁,查看了苍狼勇士受伤的地方,这一看,狂大师的脸色登时大变,苍狼勇士的左肩连同心脏都好似被万斤巨力锤击了一般,虽然皮肤没有什么变化,但是骨骼、血肉、经脉全部都被震碎。

    “好大的力量,不好!”狂大师先是惊叹一声,而后脸色巨变,他意识到自己的疏忽了,偷袭者的实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对方如果还隐身于阵法之中,那就意味着另外两个苍狼勇士也危险了。

    狂大师醒悟得太晚了,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又一个苍狼勇士遭到偷袭,一样是被击飞,一样是砸向狂大师。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狂大师连忙后退,同时从腰间抽出一把骨笛,也顾不得其他,将骨笛放在嘴边,吹响,他不想缩短苍狼勇士是“使用寿命”,加上对自己的自负,所以才没有让苍狼勇士提前进入狂化状态,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而且很离谱。

    听到骨笛吹出的乐曲,三个苍狼勇士的眼睛由绿变红,慢慢进入“狂化”状态,地上此前遭到袭击,无法站起来的两个苍狼勇士突然就想僵尸一样,直直的立起来,不过受伤的地方并未恢复。

    狂大师一边吹奏一边从怀中掏出两颗药丸,屈指一弹,弹入两个受伤的苍狼勇士口中。

    吞下药丸后,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这两个苍狼勇士的行动变得更加自然流畅,伤势对他们好像完全没有影响了。

    咻!咻!

    伴随着两道尖锐的破空声,从树林深处射出两枚石子,石子直指正在吹奏的狂大师,想要让苍狼勇士保持狂化状态,狂大师必须将这首曲子吹完,否则这种状态就会消失,而偷袭者好像也明白这一点,所以直接瞄准狂大师。

    狂大师却很淡定,没有什么行动,因为一个苍狼勇士已经站在狂大师的面前,为他挡下这两枚暗器。

    其实说这两枚石子是暗器并不对,因为这两枚小小的石子竟然能让身躯庞大,而且进入狂化状态的苍狼勇士双脚离地,庞大的身躯向后飞去,由此可见这两枚石子中所蕴含的恐怖力道。

    咻咻咻……

    就在狂大师为两枚石子威力暗自吃惊的时候,从树林中,再次传出一阵破空声,以此前不同,这次的破空声来自四面八方,目标依旧是狂大师。

    难道对方会分身之术,能够从不同方向同时发射威力强悍的石子暗器?

    狂大师大惊失色。

    ps:求订阅、求自订,求全订,求支持。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