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川。

    “公子,金兵撤了,康王复国。”王虎急匆匆跑进大堂,大声喊道“是张邦昌那逆贼主动让位的。”

    “哦。”相比王虎的兴奋,黄崇则显得很淡定,因为黄崇早就知道了。

    二月金兵攻下汴京俘虏二帝,在汴京大肆搜掠后,就分兵两路撤退,同时还立张邦昌为帝,建立“大楚”。

    因为张邦昌是在金国的扶持下建立大楚的,所以很多后人就直接将他和汪精卫等同起来,其实这还真是有些冤枉他了。

    金国攻下汴京,并不想占领,而是想扶持一位汉人皇帝,在宋廷之中环视一圈,发现只有张邦昌一人符合要求,但是张邦昌却打死不做龙椅,后来金国以汴京百万百姓的性命相威胁,张邦昌才坐上了龙椅。

    登基后,张邦昌将办公地点设在文德殿(皇帝的办公地点为紫辰殿和垂拱殿),将办公桌椅西向放置(皇帝的座位是南向放置);坚决制止朝廷官员向他跪拜行大礼,与朝廷官员开会聊天时自称为“予”而不是“朕”,公文往来时用“手书”而不是“圣旨”。

    始终与朝廷官员们以同事和平级关系相处。

    金兵北撤之后,张邦昌第一时间就选择退位,将皇位交给康王赵构,其实张邦昌心中很清楚,自己这样做,一定无法善终,他的亲信也劝阻他,但是张邦昌还是选择退位。

    虽然在这过程中,张邦昌做了一些看起来比较虚伪的事情,不过一个人完全没必要舍弃自己的身家性命去惺惺作态,那些虚伪,顶多就是为了自保,可惜这些行为并不能保证他的安全,张邦昌被赵构赐死。

    “张贼主动让出皇位,金贼恐怕不会善罢甘休。”王虎又变得有些担心,金兵现在在宋人心目中就是不可战胜的神魔。

    “不肯罢休是必然的,赵家那些窝囊废,难道还敢一战不成?”黄崇冷笑道,黄崇可是记得赵构后来因为金兵的追赶,萎了,到了南边后,一个子女都没有,在汴京的子女都死了。

    这也是值得一提的事情,颇具玄幻色彩,当年赵光义“抢了”自己哥哥赵匡胤的皇位,死后没有将皇位还给侄子,而是传给自己的儿子,一直到赵构都是属于赵光义的直系后代。

    可是到了赵构这里,因为亲儿子死得早,他只能将皇位传给养子,赵构的养子赵昚(宋孝宗)是赵匡胤的七世孙,也就是说,皇位最终又回到了赵匡胤这一支。

    因为赵构是正在做那事的时候,听到金兀术杀到的消息,太过惊慌之下萎了,所以民间就有传说金兀术是赵匡胤转世,目的是替自己的子孙讨回皇位。

    “公子,李公被启用了。”王虎提醒道,他口中的“李公”就是李纲,赵构一登基,就立刻启用李纲为相,李纲在江湖人士的心目中地位很高,在他们看来,如果不是此前皇帝将李纲贬到江西,听信奸臣谗言,汴京也不会陷落。

    “启用了又能如何,赵构这个窝囊废,能成什么事,哼!历史总是不断的重演罢了,李纲如果能坐稳半年时间,我将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写。”黄崇不屑地说道,黄崇也是做过皇帝的人,对于赵佶、赵桓和赵构这三人是各种不屑,这三人实在窝囊,哪像个皇帝。

    “这,这不会吧?”王虎有些难以置信,但是他又无法反驳黄崇的话,因为黄崇此前说过的事情,真的都发生了,不管当时看来,有多荒唐。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这些事和我们没什么关系,那些受伤的兄弟门安置得如何?”

    “已经按照公子的要求,都安置妥当了。”

    “嗯,接下去一段时间我要闭关,这庄中的事情就都交给你了。”

    “是!”

    黄崇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在鄱阳湖畔建立庄园,当起地主,庄园于今年修建完成,为了纪念自己在神探位面的两位妻子,黄崇将庄名取为——卧虎庄。

    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黄崇大部分时间在密室中度过,巩固龙象般若功,修习九阴内功。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黄崇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庞大的暗网会将消息汇总到卧虎庄,然后由专门的人进行整理,定期给黄崇汇报,足不出户,黄崇也知天下事。

    朝堂上的情况和黄崇所预料的差不多,李纲主政七十五天时间,三个月时间不到,就被赵构给贬了,一直贬到海南,这个时候的海南可不是什么旅游胜地,而是个鸟不生蛋的地方。

    此外民间的抗金声浪一浪高过一浪,主要原因是从金国那边传来的各种消息。

    靖康耻,为何说是“耻”呢?

    并不仅仅是因为两个皇帝被俘虏了,主要是金国对这些俘虏的做法,实在令人感到愤怒。

    金人离开汴京,除了二帝之外,还俘虏了众多皇族、嫔妃公主、王公大臣等超过三千人,女性被俘往北方之后,大多为奴为娼。

    二十一个公主被俘,三位在战俘营中被折磨致死;十位被金国将领强占,其中又有几位后来被送入浣衣院;三位直接被送入浣衣院,还有五位因为没有长大,等到长大之后,一并被送入浣衣院。

    浣衣院,又称“洗衣院”,赵构的母亲韦贵妃就被安置在浣衣院中,因为赵构登基为帝,她的下场很凄惨,民间传言,韦贵妃在洗衣院中,曾经创下了一天接待一百零五位的最高纪录。

    皇后朱琏因受不了“牵羊礼”的羞辱,自杀身亡,但大部分王公贵族、后妃公主却没有自杀的胆量,只能接受牵羊礼,使得大宋尊严尽丧。

    牵羊礼是金国一种受降的礼仪,要求俘虏上身,身披羊皮,脖子上系绳,像羊一样被人牵着,表示像羊一样任人宰割,这是何等耻辱。

    这些消息传入江南,甭说是脾气火爆的武林人士,连普通人也受不,在这个君辱臣死的时代,这种耻辱是无法接受的。

    这就是为何“靖康之难”又会被称为“靖康之耻”的原因,而这种耻辱带来的变化对后世的影响极大。

    后来,我们所熟知的“贞节牌坊”就从这个时候开始出现苗头,在北宋时期道学家的观念还是偏向于重生存轻贞节,但是因为这次的奇耻大辱,使得道学家开始转而大力提倡妇女舍生保节,到了明清之际,在生存与贞节之间,女性只能选择后者。

    这些情况,赵构自然也很清楚,但是他选择视而不见,将这些呼声压下,也许是他以为金兵不会南下了,尤其是完颜宗翰病逝之后,他开始下令修建皇宫,金国方面,也好似沉浸在享受中。

    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下,金国数位先天高手从不同地方,越过边境线南下,进入宋境,其中萨满教的狂长老亲自带着三位苍狼勇士昼伏夜行,朝临川而去。

    (上架五天,成绩并不如意,将近两万的收藏,均订却还没有一千,大致八百左右,命苦矣,过年事情多,上架时候没能爆更,实在对不起诸位衣食父母,这样吧,如果在这周之内,均订的成绩能够超过一千的话,作者就加十更,让订阅来得更猛烈些吧,用你们发大财的小手手点个自订吧!)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