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语有云生在苏杭,死葬邙山。

    邙山地处中央之山嵩岳之下,古称中土,控御四方,金、木、水、火、土五行,中央为土,邙山地处中央尊位,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是中国风水大师公认最理想的魂灵安息之地,如果把历代帝王、王侯将相、王孙佳人、僧道名人的墓葬全部计算在内,邙山上的墓葬不下数十万座。

    此外,这里也被认为是中原“龙脉”所在之地。

    据传老子曾在邙山炼丹,后人便在邙山上建其“上清宫”以奉祀老子,上清宫更是天下道教之首。

    金兵南下之后,上清宫就比平时要冷清许多,而今日更是异常安静,除了虫鸣鸟叫,上清宫中听不到任何活物发出的声音。

    这是为何?

    因为,死人是不会发出声音的。

    上清宫中,血、尸体、兵刃,随处可见。

    而且只有身穿道袍的道士尸体。

    大殿中,三清塑像已经倒在地上,只有玉清塑像还相对比较完整,其他两尊塑像已经看不出原样,碎块占据大殿一大半的空间,像是有人拿着重物故意将塑像砸坏的。

    倒在地上的玉清塑像仰面朝上,手中的剑上插着一具身穿道袍的尸体,死者的头发和头皮被不知何物给强行扯下来,整张脸都是鲜血,身上的道袍残破不堪,有多处伤口,手中的拂尘只剩下木柄,显然死前曾经历过一番苦战。

    如果有江湖人士在场,仔细辨认,不难认出死者的身份,此人正是上清宫的上清真人。

    上清宫的历代宫主都被尊称为“上清真人”,都是德高望重的道家修士,这任上清真人已有三十几年未曾出手,江湖中无人知晓其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境界,但是当年横行中原武林的逍遥王,也不敢到上清宫挑衅,由此可见其实力。

    可是今天,上清真人竟然被人杀死了,而且死得如此凄惨。

    “果然,还是来迟了!”一个持剑人急匆匆地跑进大殿,看到大殿中的模样,懊恼地说道。

    此人正是之前和黄崇在河东分开的名剑山庄少庄主易天道,三天之前,他得到有人要对付上清宫的消息,易天道立刻赶往上清宫报信,可惜还是来迟了一步。

    六月,河南地区进入雷雨季节,经常会下大暴雨,而且是持续不断的下,使得山中经常会爆发山洪,使得原来的小溪小河变成大江大河,今日虽然是难得的晴天,但是山中溪河的水位依旧高涨。

    轰隆隆……

    溪流遇到地质断层,奔涌的洪水在引力作用下,倾泻而下,形成一个巨大的瀑布,犹如战马奔腾,气势非凡。

    瀑布下,一个赤身的身影若隐若现,岩石因为多年河水的冲刷变得光滑无比,常人根本无法正常立足,更何况是在瀑布之下,而那赤身之人却犹如磐石一般立于岩石上,任由裹挟着泥沙、树干、山石的洪水冲刷,怡然不动。

    瀑布中,一根足有两人合抱粗的树干随着洪水落下。

    眼见就要被砸得脑浆迸裂,那人突然左手朝上一掌击出,“嗷”恍若听到一声龙吟,手掌上方的洪水好似受到了什么冲击,自下而上朝两边分开,而后只听“嘭”的一声,树干断裂成两截,从两边落下。

    “哈!”

    瀑布下的那人突然发出一声暴喝,以其为中心,犹如一个朝着四周扩散的不可见气墙,洪水被硬生生的推开,形成了一个真空。

    那人一跃而起,离开瀑布,一招漂亮的“燕子三抄水”安然落在岸边,然后一个转身,朝着水面,双掌平推。

    轰!

    溪河之中犹如大量烈性炸药爆炸一般,水花冲天而起,足足有五米之高。

    “呼!”待一切平静之后,那人缓缓吐出口气,点点头,对自己这两掌制造出来的效果很满意,此人就是洗劫童府后,躲在邙山中修炼的黄崇。

    “好一招声震百里,果然不愧是降龙十八掌中威力最大的一招,只是可惜了,在郭襄的记忆中,降龙十八掌只有两掌,如果能够学会完整版的降龙十八掌,那该多可怕。”黄崇感慨道。

    郭襄再怎么说也是郭靖的女儿,天资聪颖,在郭靖的几次对敌之中,她偷学了降龙十八掌中的两招——声震百里、神龙摆尾,虽然郭襄没有学会劲力运行之法,但是结合《龙象般若功》,郭襄还真就将这两招给还原了,并且融入四象掌中。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黄崇随即自嘲道,他现在连《九阴真经》和四象掌都没有完全领会,竟然还想着降龙十八掌,所谓“得陇望蜀”,无非就是如此。

    “嗷……”穿上衣服,黄崇隐约听见从丛林中传来一阵似狼嚎的声音,本来他并不在意,毕竟在丛林中听到狼嚎也并不稀奇。

    但是声音并未结束,反而是越来越近,是朝自己这边而来的,仔细辨别之后,黄崇立刻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一来是速度太快了,狼的速度确实不慢,但是绝对不会那么快,其二是这种声音不像是森林狼的吼叫,反而像是草原狼才能发出的声音。

    邙山怎么会出现草原狼?

    声源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黄崇思索一番,决定先静观其变,于是跳入河水中,使出千斤坠和闭气功,藏身于河底,虽然河水浑浊,但是修炼有成的黄崇还是能看清河岸上的情况。

    很快,从森林中窜出一个狼狈不堪的中年道士,他身上背着一个包裹,右手持剑,左手自然下垂,鲜血随着指尖滴落在地上,脸色苍白,显然是失血过多导致的,一个踉跄,差些没倒在地上。

    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的森林,听着那越来越近的狼嚎声,中年道士一咬牙,将身上的包裹取下,毫不犹豫地将其扔进河水之中,任由河水将包裹带走,而后他从怀中摸出一把药丸,一股脑地塞进嘴里,施展轻功,朝着河对岸而去。

    ps求首订,求支持。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