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丢了?”

    黄崇于昨晚进入辽州,距离太原不过一两天路程,他本来打算休息一晚,从榆次方向,想办法进入太原城,却不想一大早就听到太原城已经被金兵攻下的消息。

    “是的,据说童贯因为胆小怯战,弃城而逃,导致大军群龙无首,这才使得太原落入金兵手中啊。”

    “童贯这个该死的奸贼。”

    “如果让老子看到这奸贼,一定一刀劈了他。”茶棚中,几个江湖人士义愤填膺地声讨童贯。

    “不错。”

    “可惜昨晚我不在太原,否则一定杀他几个金兵,让金人也看看我们大宋男儿的厉害。”

    “刘兄所言不差,童贯这奸贼该杀,那些金兵更应该杀。”

    “是极是极。”

    黄崇并未说话,默默喝茶,从这些江湖人士的胡扯中收集对自己有用的消息,以黄崇对这些江湖人士的了解,他们也就是过过嘴瘾罢了,反正吹牛又不用上税。

    黄崇此前专门研究过地图和局势,太原陷落,其实还算不上天塌,因为折家军和种家军还在太原两侧,只要两军能够齐心协力,不说从金兵手中夺回太原,至少暂时拦住金兵南下,问题并不大,何况在威胜城还有大将姚古率重兵把守。

    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这些将领,他们会不会到这个时候还想着排除异己,裹足不前,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危险了,一旦河东陷落,那金兵的兵锋就可以直指汴京,后果不堪设想。

    据黄崇估计,这种可能性很大。

    种家军、折家军的战斗力确实还算是可以,但是这两支军队的矛盾,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另外据黄崇的情报,姚古和种家军的领导人种师道也有过旧怨。

    总之都不是安分的主,因此这些人互相下绊子的可能性很大,在中国历史上,被猪队友坑了的名将还少吗?

    “各位,现在太原陷落,整个河东危在旦夕,想要保住防线,拦住金兵,必须依赖西边寿阳种师中将军手下的的种家军,在这个关头,众位同道何不与易某一道,前往种将军麾下,保家卫国,多杀几个金贼。”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锦袍,风度翩翩的剑客突然起身,抱拳对茶棚中的武林人士说道。

    种师中是种师道的弟弟,种家军的二当家,战功赫赫,不管是种家军还是折家军,都是属于父死子继的军队,这也是这两只军队能保持战斗力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人的话一出,本来热闹非凡的茶棚顿时就安静了,刚才义愤填膺说要杀金人的江湖人士都低头看着自己的茶碗,好像小小的茶碗中藏着什么惊天大秘密一样。

    “哎呀,我肚子疼,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先去上个茅厕。”刚才最早说要杀金人的那个人突然捂着肚子,弯着腰,一路小跑,逃离茶棚。

    “哎呀,差点忘了,我家婆娘要生了,我得赶紧回去。”

    “我想起来了,我还没煮饭呢。”

    “我要生了。”

    总之各种奇葩理由,转眼之间热热闹闹的茶棚只剩下三个人,那个说话的剑客,黄崇还有一位身穿家制粗布,两边太阳穴高高鼓起的中年男子。

    “这……”那个剑客也懵了,怎么会这样,还能不能愉快的一起玩耍了。

    “易公子大义,若是不弃,张某愿意随易公子前往种将军的大营,共抗金贼。”那中年男子突然抱拳说道。

    “如果二位不嫌弃的话,小弟也愿意和二位一同前往。”黄崇道。

    既然现在童贯不知所踪,太原陷落,那就没必要遵守此前约定了,也正好到前线看看,见识见识传说中“满万不可敌”的金兵究竟有多厉害,这两人身上的气质让黄崇感觉都是可交之人。

    “在下易天道。”

    “原来是名剑山庄少庄主,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器宇轩昂,气质不凡,在下张弢,辽州人士。”

    “见过张兄。”易天道抱拳说道。

    “竟然是他们,还真是巧。”黄崇听到两人介绍,心中暗道。

    易天道,名剑山庄庄主易云的大儿子,也就是日后易继风的父亲,如果黄崇没记错的话,他会英年早逝,他弟弟易天行三年前就已经大闹过婚礼,从那之后,他在江湖中的名声就不是很好。

    张弢此人,或许大多数人不记得了,但是黄崇却有印象,当初在看电视的时候因为“弢”字不认识,还翻看了字典(音同‘涛’),所以对其印象颇为深刻,张弢是日后的武林盟主,张君宝的老爹,死在秦思容手中。

    没想到在这小茶棚中竟然遇到了日后两个主角的老爹,当真是巧。

    “在下黄崇,汴京人,见过易兄,张兄。”

    “见过黄兄。”

    之后免不了一番客气,黄崇曾经看《少年包青天》的时候,就觉得宋朝人怎么都那么墨迹,是不是导演故意的,等来到这个时代,黄崇才明白,自己冤枉导演了,是真墨迹。

    好在三人都是江湖人物,所以只是简单地介绍几句,而后一起出发。

    黄崇和童贯合作之后,获得马匹就容易很多,这次他就是骑马出行,名剑山庄作为江湖数一数二的势力,获得马匹也不难,倒是张弢情况比较尴尬,他是步行。

    “张兄要是不介意,可以和黄某共骑一马。”黄崇主动开口说道,易天道胯下是一匹驽马,黄崇的马则要比他好上许多。

    “好!”

    三人结伴,朝寿阳而去,到了半路上,才得知种师中为了抵挡金兵南下,于今天凌晨就已率领大军前往榆次,三人立刻改道,前往榆次。

    半路上,张弢顺手从一个逃亡的军士手中抢了一匹马,路上三人也遇到了不少同道,都是听说太原陷落之后,自愿前往种师中军中效力的武林人士,虽然人数不多,但都有三流以上的实力,如果能合理运用的话,倒也不失为一支奇兵。

    等一行人来到榆次,已是深夜,金兵扎营于榆次城外,和榆次城中的种家军对峙。

    ps:新年新气象,大家新年快乐!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