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王就不怕黄某人将这件事告知官家。”黄崇看着童贯,脸色不善地说道。

    “黄公子以为你能见得到官家,就算是让你见到,你以为官家会相信你的满口胡话,本王是功在社稷的广阳郡王,而你呢?哼哼。”童贯轻蔑一笑。

    “……”

    “黄公子也是不甘寂寞的人,只要你我二人合作,一切便唾手可得。”童贯指了指黄崇,又指了指自己,说道“何不想想官家的权势,再想想你在京中的遭遇,本王真是为黄公子感到不值啊。”

    黄崇没有接话,盯着童贯,陷入沉思,童贯见状笑了笑,没有打扰黄崇,他不着急。

    在众人眼中,童贯已经位极人臣,权倾朝野,但是他却还不满足,想要再进一步,这次来找黄崇,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说服黄崇与他达成合作,而合作的内容就是帮黄崇坐上龙椅,如此一来,他就能有个从龙之功。

    童贯是一个权力欲极大的人,这点从他的经历就能看出一二,童贯早期是靠着攀上蔡京这颗大树而成长起来的,没有蔡京的扶持也就没有现在的童贯,等童贯“长大”之后,不仅甩开蔡京,还将其扳倒。

    一年前赵佶为了制衡童贯的势力,不得不启用蔡京,结果不到一年时间,蔡京又被童贯给整垮了,这次蔡京是直接被贬出京城,估计再无出头之日了,童贯的权势因此达到一个巅峰。

    因为“收复”燕云十六州,童贯被封为异姓王,说一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毫不过分,但是他还不满足,想更进一步。

    然而现实情况是,到了他现在这个位置,想再进一步,难如登天,而且因为权势太盛,赵佶已经对他已经有所顾忌,其实童贯现在也有点身不由己的意思,如果不能再进一步的话,等待童贯的就是万丈深渊。

    想要再进一步,无非就两个办法,一是灭掉金国,一统天下;第二就是从龙之功。

    前者显然不现实,他连辽国都打不赢,何况是能够灭掉辽国的金国,童贯没有那个勇气和金国决胜沙场,所以他只能选择第二条路,就是扶持一个新皇帝。

    那天夜里,在破道观中,他认出了黄崇,故意放水让黄崇逃走,回京后,立刻调查黄崇的情况,在得到消息之后,他认为黄崇可以成为他的工具,比他此前选择的任何工具都要好,于是就有了今天两人的见面。

    “考虑得如何?黄公子,本王要提醒你,你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你还没考虑好的话,本王这就回去亲自写一份奏折,递给官家,让官家来替公子做决定吧。”童贯威胁道。

    “你……”

    “嘿嘿,黄公子这两年在临川可是干了不少事情,收买官员,暗练曲部,勾结方腊旧部,哪一件不是砍头的大罪,还有群芳阁的师师姑娘也暗中资助,这些事情一旦官家得知,哦,对了还有梁山余孽,你说,到时候师师姑娘会怎么样呢?”童贯嘴角微翘,缓缓说道。

    “你,胡说八道。”黄崇压着声音怒道。

    “嘿嘿,本王说是那就是,而且还有证据哦。”童贯笑道。

    黄崇盯着童贯看了一会,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而后问答“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黄某的身份,郡王要如何解决?”

    “看来黄公子是同意合作了。”童贯笑道。

    “还是先请郡王解答黄某的疑惑吧。”

    “这点你无需担心,本王说是那就是,到时候你只要听本王指示,这件事不成问题。”童贯很有信心。

    “可是据我所知,过几天郡王就要到太原了,如何合作?”

    “这点你也无需担心,去太原正是计划中的一步,待本王归来,真正的计划,就会开始,你放心,只要你配合,你的身份,不是问题,这就当是本王的见面礼。”

    “好,等收下这份礼物之后,我们的合作就算正式开始。”

    “好,没问题,现在我们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你只要记住一点,一切听本王指挥。”童贯一改此前的语气,言语极为霸道,没有给黄崇任何质疑的余地。

    “可以,但是在此之前,我有个要求。”

    “说。”

    “我需要一门能练到先天境界的武功,还有能够补血气的珍贵药材。”

    童贯迟疑了一会,点点头“好,本王今天晚上就命人送来,之后半年你只需要呆在汴京中,一切和以前一样就行,等本王从太原归来。”

    “好,我听郡王的。”

    “很好。”话音未落,童贯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椅子上,打开的窗户和椅子上的余温证明他曾经来过。

    童贯并不是一流高手,而是货真价实的先天高手。

    果然是自古太监出高手,就是不知道他和逍遥王等人比起来,实力如何。

    黄崇将窗户关好,自言自语道“童贯这老家伙,竟然将算盘打到我身上来,都已经是半截身体入土的老家伙了,还有如此野心,不愧是能从小官爬到现在这个位置的家伙。”

    “不过他的情报能力实在可怕,竟然将我这两年在临川所做之事调查得如此清楚,这个老杂毛。”

    黄崇再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弱小,这次童贯看似是和自己谈合作,其实就是来威胁自己,自己根本无从选择。

    皇位,黄崇又不是没坐过,一点兴趣都没有,如果不是因为迫不得已,黄崇根本不会同意和童贯合作。

    “真是横生枝节啊。”黄崇本来打算就安安静静在汴京呆着,等到了金军南下,想办法带母亲李师师逃出汴京,南下避难,有自己此前在临川经营的东方社,生活方面根本不需要担心。

    然后在好好练功发展,争取早日突破先天,日后与逍遥王、张三丰一较高低。

    却不曾想竟然出现如此变故,自己先前的计划肯定是难以继续,接下去只能是见招拆招了。

    不过有一点不会变,就是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如果自己也是先天高手,何须理会童贯。

    弱,就是罪。

    ps求推荐,求收藏。

    。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