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道人以五行方位布剑阵,将黄崇困在其中,剑阵犹如那喜怒无常的江河,时而涓流细细,时而山洪滚滚,招数变幻,随心所欲,莫测无常,令人防不胜防;阵中黄崇,凭借经验和剑法,犹如那江中磐石,怡然不动,一手剑法将周身护得周全,守得是滴水不漏。

    不过有道是水滴石穿,久守必失,在五人的剑阵之中,黄崇只能防守,无力进攻,长此以往,黄崇是必败无疑。

    “不行,必须想办法破开此阵,逃离此地。”黄崇心中暗自着急,这五人就已经是如此难对付,如果不寻机逃离的话,一旦观战的几人加入,那黄崇必死无疑。

    尤其是黑袍人和那个持拂尘的道长,这两人给黄崇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两人应该都是一流高手,绝不是现在黄崇所能够对抗的。

    但现在的问题是,黄崇找不到办法破阵,五人组成的剑阵暗合五行,相生相克,除了强行破阵之外,可以说是无懈可击,然而强行破阵谈何容易,否则黄崇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是他?”那个黑袍人看着被围攻的黄崇,低声说道。

    “怎么,童公认识此人?”他身旁的道长问道。

    “只是有些眼熟。”黑袍人说道,没有在做解释。

    “既然是童公的熟人,要不要放他一马?”

    “久闻道一教的五行剑阵异常精妙,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竟然能以五位三流武者困住一位二流好手,当真是不凡。”黑袍人并未回答那道士的问题,转而赞叹道。

    “那个年轻人也不简单,这套五行剑阵,足以困住二流巅峰的好手,这个年轻人不过是初入二流的水准,竟然能够抵挡到现在,厉害!”

    “看他造化吧,如果他能破阵,你我二人就不必出手了。”黑袍人说道。

    “那童公就不担心他会破坏你的计划?”

    “这个应该是你们要担心吧。”黑袍人笑道。

    “也是,那就按童公所言吧,看他的造化了。”道士无所谓地说道。

    五行剑阵之中,在生死关头,黄崇突然灵光一闪“五行相生相克,既然相生相克,那么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拼了!”

    打定主意之后,黄崇突然发力,丹田之中的混元内劲由剑而发,一道暗淡的剑气射出,突如其来的剑气令面前的两个道士不得不变招防守。

    这道剑气是黄崇利用混元功的特殊性而激发的,不算是真正的剑气,而且以黄崇现在的内力修为,只能发出这一道。

    两人变招,剑阵立刻出现了空缺,不过很快就有人补上,将“五行”变为“三才”,不得不说这个阵法确实精妙,几乎没有破绽可言。

    不过这也在黄崇的预计之中,左手伸出,以食指和中指夹住刺向自己的宝剑,任由那个道士如何用力,也拔不出被黄崇夹住的剑。

    与此同时,黄崇右手的剑毫不犹疑地朝后掷出,利剑将身后的道士逼退,虽然没伤到人,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严密的剑阵终于出现了明显的漏洞,黄崇当机立断,手腕一抖,脚踏麒麟步,贴近面前的道士,一掌劈在他的胸口上,道士直接被黄崇击飞,而他的剑依旧留在黄崇的两指之间。

    剑阵被破,黄崇转身,手中的宝剑一划,将上前的道士逼开,施展轻功,开溜,转眼之间就不见人影。

    “不用追了!”那五个道士本来想追上去,却被制止了。

    “看来此人的造化不错。”

    “确实。”黑袍人点点头,看着黄崇消失的方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

    “还真是惊险,没想到竟然一次性遇到两位一流高手,这运气,也真是够背的。”确认没追上来后,黄崇才松了口气,为了逃命,他刚才可是使出了看家本事。

    “可惜不知道他们具体的交易内容究竟是什么……额,不过就算知道,好像也没啥用,这种级别的杀手,咱可惹不起。”

    黄崇想起之前在破道观中,那个道士曾说过这次的目标不好杀,连一流高手都觉得不好杀的人物,显然没黄崇什么事。

    哒哒哒……

    黄崇突然听见马蹄声,连忙找个地方隐藏起来。

    不到十息时间,四匹马从黄崇的视线内奔驰而过,正是此前在破道观中身披黑斗篷的那四个人,这都能碰到,还真是有缘,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朝着汴京的方向疾驰而去。

    之前在破道观中,黄崇没注意到他们胯下的马,现在黄崇注意到了,这四人胯下所骑,都是上等好马,即便是在大唐神探位面,这等好马也只能服役于军中,何况是在马匹缺乏的宋朝。

    “童公,难道他是童贯?”看着那个黑斗篷的背影,黄崇突然想到。

    “难道真的是他?”黄崇眉头一挑,童贯绝对算得上权倾朝野,那他为什么还要“雇凶杀人”。

    那么,有谁值得他如此行动?

    当初黄崇看《水浒传》的时候,特地查了一下童贯的资料,童贯是太监,但是和印象中那些面白无须的太监不同,童贯体貌魁梧,而且腮下生有胡须,完全不像太监,也正是因此,黄崇对他颇有印象。

    童贯名列北宋“六奸”之一,但是和寻常奸臣不同,这家伙还是有些能力的,至少在军事方面颇有建树,而且在朝中屹立不倒,很有手段。

    “在众多武侠作品中,太监中总要冒出个高手,童贯不会就是这个世界,隐藏在太监之中的高手吧?”

    总之黄崇是越想越有可能,童贯应该有六七十多岁了,有白发很正常,而且他掌管军队,所以身旁有从军队中出来的高手,能都骑军队才能够拥有的上等好马,没毛病。

    “唉,我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管他是谁呢,反正和我没啥关系,先去和王虎王豹汇合,然后再做打算。”

    “不对,这个方向,不好!”黄崇突然想起,此前和王虎王豹约定的集合地点就在前面,要是两人和这四人碰上,那……

    ps求推荐,求收藏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