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狄仁杰接下了寻找黄崇的任务,当天下午,黄崇就在内卫的带领下进宫去见武则天。

    这次带黄崇进宫的人名叫黄胜彦,也就是那个至今还在查黄崇真实身份的前内卫府大阁领,虽然他对黄崇怨恨极深,但是武则天的命令,他却又不得不听,所以全程板着一张脸,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

    黄崇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以为内卫都那么叼,也没太在意。

    虽然这样做武则天会知道自己中了狄仁杰的“圈套”,但是狄仁杰并不在乎这点,他太了解武则天了,知道武则天绝不会因这件事怪罪他,特别是在这个时间点上。

    这件事情,越快解决越好,黄崇本来还很迟疑,不知道该不该进宫,但是架不住狄仁杰再三相劝,将心一横,黄崇决定入宫,去见见自己的这位便宜祖母,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女皇帝——武则天。

    观风殿。

    “陛下,黄公衡带到,现在殿门外。”女官春香走道武则天身后,轻声说道。

    “……”

    武则天站在窗户前,看着远处的风景,这个方向正对着太子宫,好像没有听到春香的话一般,正当春香要再次提醒的时候,武则天开口说道:“让他进来吧,你们都下去,在殿外守着,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

    “是,陛下!”春香应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武则天的声音有点奇怪。

    黄崇走到大殿中央,四下看了看,最后将目光放在窗前的那个背着自己的人身上,心中百感交集,不知如何开口,也不想开口,对于武则天,李守信有那么一些印象,小时候见过很多次,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黄崇曾经多次想过自己以后会怎么样。

    而现在,自己站在这里,所有选项都消失了。

    至于自己的真实身份,狄仁杰此前已经检查过了,在自己身上,有两处胎记,是武则天告诉狄仁杰的,另外还核对了指纹,天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代会有那么先进的意识。

    “你,长大了,想做什么?”背对着黄崇的武则天,突然开口问道。

    黄崇目光越过武则天的背影,看向窗外,说道:“杀阿史那·骨笃禄。”

    武则天闻言,身体微微一颤,缓缓地转过身,看着黄崇,眼角有些湿润。

    “……”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互相打量着对方,刚才的一段简短的对话,是李守信小时候和武则天之间进行最多的对话内容。

    就像现在,很多大人都会问小孩“长大后要干什么”,武则天也不例外,好几次问过年幼的李守信这个问题。

    有一段时间,突厥可汗阿史那·骨笃禄肆虐边境,令唐军损失惨重,年幼的李守信曾对武则天说过,自己长大后要学平阳郡公薛仁贵,收复边境,平定突厥,杀阿史那·骨笃禄,武则天开玩笑说如果李守信如果能够做到,就满足他一个要求。

    这是很私人的对话,现在知道的只有观风殿中的两人,因为其他知情人,如章怀太子,都死了。

    “阿史那·骨笃禄死了。”武则天平静地说道。

    “突厥也平定了。”黄崇平静地回道,吉利可汗已经承诺,有生之年绝不侵犯大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确实是算“平定”,而且在这件事情中,黄崇当居首功。

    “是啊。”武则天盯着黄崇,问道:“那你想要什么?”

    “过平常的生活。”黄崇直视武则天,不知为何,黄崇竟然一点都不惧怕武则天这个皇帝,这倒是黄崇此前没有想到的,或许是现在武则天不像是个皇帝吧。

    “守信,你……”

    “守信,多好的两个字,希望你也能守信。”黄崇打断道。

    “好,朕答应你。”

    “谢谢。”

    又沉默了好一会,武则天问道:“你……你恨我吗?”

    “或许吧,只希望你能守信。”说完,黄崇转过身,走向大门。

    或许是因为当初那件事情黄崇只是继承了李守信的记忆,自己并没有完全亲身经历;也或许是黄崇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现在黄崇并不是很想在这里呆。

    “守,公衡,你会留在洛阳吗。”

    黄崇停下脚步,并未回头,说道:“什么时候,你不再是皇帝了,或许会吧,我不喜欢政治,我想李贤也不会喜欢的。”

    走到大门前,黄崇停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朝着身后一扔,瓷瓶正好滚到武则天脚下。

    “听狄公说你身体不好,睡前不用水吃一颗,不要再喝安神汤,或许能帮你,吃不吃在你,毒死了,也和我也没关系。”说完,黄崇打开大门,毫不迟疑地走出去。

    “……”

    武则天愣愣地看着地上的瓷瓶,两滴眼泪不受控制的流过脸颊,随后她蹲下身,将瓷瓶捡起。

    “陛下。”周建白不知何时,出现在武则天的身后,这次武则天见黄崇,她就一直藏于暗处,毕竟黄崇也是个赫赫有名的高手,不可能真正让武则天一个人见他。

    “朕的这个孙儿怎么样?”武则天突然笑道。

    “有陛下之风,而且他的实力,恐已经不在臣之下。”周建白说道。

    “哦?”武则天有些吃惊,虽然她不习武,但是她知道自己这位贴身保镖的实力,要她命的人可不少,这些麻烦,周建白都能够替她处理。

    “陛下,这药?”周建白有些担忧地问道,看武则天这个样子,好像是打算服用,作为一个保镖,理性告诉她,应该阻止,但是直觉告诉她,阻止了也没用。

    “当初吉利可汗所中之毒,连狄怀英都没办法,却被他解了,也解了两国的恩怨,朕相信他。”武则天将瓷瓶打开,倒出一枚药丸,并没有什么扑鼻的药香,就是一枚黑色的药丸,并不起眼。

    ps:求推荐,求收藏。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