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这是?”李元芳看着狄仁杰手中的一封信,有些困惑,问道,他明明才离开一小会,怎么就多了一封信。

    “有人将其,从窗外掷入,正好落在这案桌上。”狄仁杰将信顺着折痕折叠起来,说道。

    “这绝不可能!”李元芳脱口而出道。

    “哦,这是为何?”狄仁杰问道。

    “大人,纸质轻柔,从门口至此足足有二十多步的距离,将这张纸从外面掷到案桌这里就已经是千难万难了,即便是最顶尖的内功高手也难以做到这一点,何况还要让纸张稳稳的落在案桌上,这……”李元芳摇摇头,表示他不敢相信。

    “但是这封信确实是从窗外进来的,我隐隐看到有人影闪过,这应该是错不了。”狄仁杰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世间真有如此高手。”李元芳依旧表示怀疑。

    “说不定对方是利用了什么机关发射,不过对方能够躲过钦差卫队,绝非常人。”狄仁杰对于是否有这样的高手,其实并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是这封信本身。

    “确实有这个可能。”这个解释让李元芳舒服了一些,至少这也算是一个解释。

    李元芳因为在幽州案中屡立奇功,擢升为四品鹰扬卫中郎将,在朝为官,不说其他,能享受的资源就完全不一样了,这里的“资源”不是政治资源,而是药材、武功秘籍。

    李元芳的武功在这一两个月内突飞猛进,尤其是内功,比起幽州案的时候更进一步,现在的他,有六层的把握能够击败虎敬晖。

    其实李元芳的武学天赋其实相当惊人,不到而立之年,武功修为就已经不弱于虎敬晖。

    做个对比,这是相当可怕的天赋。

    首先虎敬晖年纪比李元芳大上将近十岁,多了十年的内力积累,其次虎敬晖是朝廷、蛇灵等多方面资源培养出来的高手,不管是药材还是秘籍都不缺。

    但是李元芳此前只是一个中下层军官,只能靠自己,他所修炼的内功心法也相对比较一般,武功招数只是普通的军中刀法,都是在战场上磨练出来的。

    在这种差距下,李元芳还能勉强和虎敬晖打平,可见其天赋。

    入朝之后,加上有狄仁杰这个后台,朝廷的一部分资源对其开放,李元芳先是将自己的内功换成了更为高级的同源内功,另外有名贵药材辅助,实力可谓是突飞猛进。

    如此成绩难免令李元芳有些自傲,突然冒出一个神秘的强者,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大人,信上写什么?”李元芳转移话题,问道。

    狄仁杰面色严肃,没有回答,而是将信递给李元芳,李元芳很是好奇地接过信,打开一看,李元芳也被上面的内容吓了一大跳。

    信其实只有五个字,可是这五个字的冲击力比此前那个神秘高手的冲击力要大许多。

    信的内容是

    皇帝在湖州。

    “大人,这是真的?”李元芳看着狄仁杰,脸上就差直接写“震惊”两字了。

    “不知道。”狄仁杰摇摇头,说道“如果这是真的的话,那么湖州这潭水比我们现在看到的要深太多了。”

    狄仁杰甚至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事情,竟能让武则天离开洛阳,千里迢迢跑到湖州这样一个小县城来。

    所以如果这封信上所写的是真的,那么他一定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

    而且这还有可能是武则天故意安排,因为狄仁杰江南道黜陟使这个职务是武则天任命的。

    “这会不会是有人恶作剧?”李元芳说道。

    “那么此人用意何在?”狄仁杰反问道。

    “这,大人您看会不会是莹玉同伙所为,为的就是混淆我们的视听,大人曾经说过,这个莹玉背后有一股势力。”李元芳说道。

    “是啊,但这就更加证明湖州和京城一定有某种联系。”狄仁杰说道。

    “大人是说那两个来自洛阳的死者?”李元芳恍然大悟道。

    “嗯。”

    在狄仁杰微服私访湖州的时候,正好遇到了湖州发生两场谋杀案,两个来自洛阳的人被杀,身份文牒也被取走,身份不明,现在只知道这两个死者都姓“吴”。

    在寻找凶手的时候,又发生了一桩命案,刘家庄的公子刘传林在登山的时候“意外坠崖”身亡,刘传林是湖州刘家庄刘查理的儿子,而刘查理曾任兵部司农郎,狄仁杰猜测那两个吴姓死者和刘家庄有关系

    狄仁杰在考察现场之后,发现刘传林并非意外坠崖身亡,而是被人谋害,一番调查之后发现凶手竟然是刘传林的父亲——刘查理。

    如果换成其他人,事情到了这里就可以告一段落了,毕竟刘查理自己也认罪了,可惜狄仁杰不是“其他人”,随着调查的深入,狄仁杰发现在这背后有一个推手。

    此人就是莹玉。

    莹玉本是一个风尘女子,不久之前被刘查理赎身,结为夫妻,刘查理之所以会对刘传林下手,是因为刘查理一天早上,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子刘传林“调戏”继母莹玉。

    刘查理的眼睛欺骗了他,其实那并不是“调戏”,那是莹玉的阴谋,莹玉将蜂蜜涂在身上,引来蜜蜂,刘传林情急之下为了保护莹玉,所以才将她的衣服脱掉。

    而更为离奇的是,其实莹玉早在半年前就和刘传林结为夫妻了,不过是莹玉自己溜了,重新回到青楼,然后才有了之后和刘查理见面、赎身、结婚这一系列的事情。

    莹玉不过就是一个“弱女子”,如何能够做如此精巧的设计,知道刘查理什么时候会出现在什么地方,人为的制造巧遇,其背后一定有势力,如此大费周章,她一定是要在刘家庄得到什么。

    显然莹玉的目标刘查理是知道的,这点从他和狄仁杰的谈话中就能看出,但是刘查理并没有说,只是以财产应付过去。

    就在狄仁杰不解的时候,这封信出现了。

    这让本来已经要逐渐清晰的案情变得复杂了,至少狄仁杰此前认为变得清晰。

    ps祝各位书友新的一年,事事顺心,还有日常求推荐,求收藏。

    。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