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哐哐……

    顺着暗道走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大概是对方认为这里很安全,不会被人发现,所以一路上都没有人把守,暗道内没有机关就算了,竟然也没有岔道,黄崇一路畅通无阻。

    刚拐过一个弯道,黄崇就听见前方传来的打铁声,步子不自觉放慢下来。

    一个巨大的山穴,面积足有两个标准足球场般大小,有三十来个着上身的精壮汉子在敲打铁器,看他们的手艺,绝对是专业的铁匠,而这些铁匠的脚上都拷着铁链,很显然这些人也是被囚禁的。

    还有近百名骨瘦如柴的人穿梭期间,将各种东西搬运到指定的位置,此外有带着武器的卫队来回巡逻,还有九个手持鞭子的健卒在一旁监督,一旦发现有人偷懒,他们手中的鞭子就会毫不留情地鞭打在他们身上。

    “这些人竟然在这里私自打造武器,还真是够疯狂,难怪官府要封山,原来如此。”

    “可是,这要怎么通过这里呢?”

    此前黄崇还在嘲讽这群人建造的洞穴不仅没有守卫,连条像样的岔道都没有,让他能如此轻易的找到这里,现在黄崇必须承认自己的这个判断下得太早了。

    现在黄崇想要继续朝里走,就必须要通过这个洞穴,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而这无疑是非常难的事,黄崇既不会隐身术,也不会遁术,怎么能在这一百多人的眼皮底下悄无声息的潜入呢?

    果然,最简单才是最难的。

    黄崇也考虑过是不是可以利用游墙功,从洞穴顶部避开这些人的眼睛,毕竟人一般不会抬头去看头顶,不过这个办法很快就被否定了,首先距离太长,游墙功的“续航能力”太差,其次就是下一个通道入口不高,而且有人把守,想要通过也不可能瞒过他们的眼睛。

    无奈之下,黄崇只能等,等待时机出现。

    ……

    “大人,到现在我还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来幽州?”狄仁杰三人找了一家客栈安顿下来,客房内,李元芳一脸茫然地问道。

    “当然是为了查清使团一案。”狄仁杰喝了口茶,理所当然地说道。

    虎敬晖和李元芳对视了一眼,虎敬晖问道“可……使团是在甘南道的石和川被杀,我们应该去石和川才对啊,幽州距离石和川足有千里之遥,这,这跟幽州有什么关系?”

    “是啊,虎将军所说,正是卑职心中所想,我们来这里,好像有点南辕北辙了。”

    闻言,狄仁杰露出招牌式的微笑“依我看来,那甘南道的石和川不过是疑兵,并不是真相。”

    “这?”听了狄仁杰的解释,两人更是不解,虎敬晖说道“大人这话真是高深莫测了,不瞒您说,朝中所有大臣都以为您会去甘南道,至少也应该去甘南道勘察一下现场,可是第一没想到的是,皇上竟然派您被祭扫北都,第二个没想到的是,您到了太原连门都没进,就离开大队,直奔幽州,说实话,这两天我脑袋都快想破了,就是不明白大人此举究竟是何意?”

    狄仁杰笑了笑,看向李元芳问道“元芳,你还记得那几个假传圣旨的千牛卫吗?”

    “记得,”李元芳点点头,随后焕然大悟道“对啊,大人当初曾经说过那些人是幽州口音。”

    “嗯!”狄仁杰点点头,叹了口气说道“不仅仅是他们,后来追杀我们的那些蒙面人也都是幽州口音,另外关在土窑之中的那个神秘人物刘金也是在幽州被擒,同时假冒突厥使团的那些突厥人,要通过幽州出关,一切的线索都指向幽州,因此我断定,幽州以此案必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就是我们这次来幽州的原因。”

    那些假冒使团的人在内卫的审问下,将一切全部吐出。

    他们本就是突厥人,是莫度的属下,莫度是吉利可汗的叔叔,是突厥国内主战派的代表。

    这次假冒使团就是莫度的安排,而指挥他们这次具体行动的是一个叫做金木兰的人,但是这个金木兰究竟是谁,以及他们此次的阴谋等重要消息,这些突厥人统统不知情,他们只是按照吩咐行事。

    等顺利出了洛阳城后,双方就分开行动,对方究竟前往何处,突厥人也不清楚,他们一行人的计划是假扮成奴隶,一路北上,通过幽州,进入突厥,却没想到在冀州被黄崇看出了破绽,被赶来的衙役一窝端了。

    关于这次审问的具体情况,狄仁杰也在第一时间就得知。

    “原来如此,可是既然我们的目的地是幽州,又为什么要说到北都祭扫,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千万不要小看我们这次的对手,他们手眼通天,我们的行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所谓的祭扫就是一个障眼法,目的就是声东击西,暗度陈仓,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那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明天我们去大柳树村走走。”此前和店小二的一番聊天,狄仁杰也知道的大柳树村的一些情况。

    “嗯。”

    ……

    入夜,狄仁杰躺在床上,已经沉沉睡去,这时候一道黑影从窗外闪过,转眼之间这个黑影就蹑手蹑脚来到了狄仁杰床边。

    “砰。”

    就在黑影朝狄仁杰伸手的时候,窗户四散迸飞,李元芳和虎敬晖两人飞身而入,链子刀和幽兰剑同时袭向黑影。

    黑影一惊,一跃而起,从两人的头顶上掠过,虎敬晖和李元芳一个转身,手中的武器一刺一劈,眼见神秘人就要命丧其手,在这危机关头,神秘人双脚一蹬墙壁,倒飞出去。

    “咻!”李元芳手指按下刀柄上的机关,链子刀射向神秘人。

    “刀下留人!”狄仁杰喊道,李元芳闻言,手腕一翻,链子刀和那个神秘人擦肩而过,神秘人趁机逃走,等三人跑到窗前,那神秘人已经消失无踪。

    “大人,您要是不喊,这一下就结果了他的狗命了。”

    “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可是他是杀手啊!”

    “哦,何以见得?”狄仁杰一个反问,直接将两个高手全部问懵了。

    。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