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怎么会这样,你倒是给我动啊,动啊……”

    气急败坏——这四个字可以很好形容黄崇现在的状态。

    因为没啥变化,所以黄崇想要再次去“触碰”手指,他实在是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可是黄崇却发现自己无论再怎么努力,都无法“触碰”到手指,此前那种一直存在的——自己可以“触碰”到手指的感觉,也消失不见了,原本近在眼前的手指,此刻对于黄崇来说却是远在天边的存在。

    对于一个人来说,希望破灭绝对是最残酷的事情之一。

    “嘭!”黄崇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床榻上,神色复杂,也不知道是在懊悔自己不应该一时脑袋发热去触碰那手指,还是恼怒自己最终什么都没有得到,或许这些情绪全都有吧。

    “哎……”

    感受着拳头上传来的痛感,黄崇长叹了口气,身体无力地向后倒下,重新躺到床上,歪着头,缓缓睁开眼睛。

    之所以到现在才睁开,是因为睁开眼睛就意味着下一次看到手指要等到二十四小时之后,黄崇心有不甘,所以此前一直都是闭着眼睛。

    “……”

    就在黄崇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异变突生,黄崇就好似被施了定身咒语一般,身体静止不动。

    ……

    “怎么回事?”

    “没事,是他的手撞到床板发出的声音。”虺文忠对着鲁彦叔侄二人摇摇头说道。

    就在刚才,黄崇的手臂击打床榻发出的声响引起了正在密谈的鲁彦叔侄和虺文忠三人的注意,虺文忠立刻施展轻功赶到黄崇窗外,通过打开的窗户缝隙窥探黄崇的情况。

    “嗯,那就好。”

    鲁彦、鲁成叔侄二人丝毫没有怀疑虺文忠的判断。

    如果黄崇刚才真的在外面偷听,绝不可能比虺文忠更快返回卧室,另外,以虺文忠的武功机变,一个人究竟是不是真的睡觉,只需一眼便能看出,这世上除了少数几人,没有人能够在伪装上面骗过虺文忠这个忍术行家,而黄崇绝对不在几人之列。

    “文忠,你不应当教他十段锦。”因为提到黄崇,鲁成说道。

    “他怎么说也姓李,何况十段锦也不过是一套简单的招数动作罢了,没有内劲的修习法门,就算他练上一辈子,也难成气候。”虺文忠说道。

    虺文忠身着一身偏暗的斜领白袍,相貌绝对配得上“英俊潇洒”四个字,英气逼人,单从外貌气质,颇有侠肝义胆的风范,如此气质,也难怪日后能够骗过李元芳等人。

    “不错,这一套十段锦不过是小孩子把戏而已,权当让他强身健体,免得日后他沉迷酒色,还未能起到作用就死了。”鲁彦也开口说道:“何况那小儿一直痴迷武功,也正好以此应付过去。”

    “也是,是小侄多虑了。”

    “阿成啊,你对他也不能太过于严格,否则会适得其反。”

    “是。”

    “对了文忠,日后你与黄崇的见面次数不能太过频繁,不过每次倒是可以教他点新东西,这个你自己把握,对他施些小恩小惠,让他对你感恩戴德,日后也好做驱使。”鲁彦说道。

    虺文忠神色如常,点点头:“文忠明白。”

    “好了,不提那小儿了,我们言归正传,阿成、文忠,刚才我说的事情,你们一定要记在心上,以后洪州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你们二人处理,务必要小心在意,这是主人的根基所在,绝对不能出现差错。”

    “是,鲁叔(叔父)。”虺文忠、鲁成两人神情严肃,同时回答道。

    ……

    所谓“十段锦”,是一套自先秦时期就流传下来的功法,据说是一代奇人鬼谷子所创,本是一套内外结合的奇功,可以令人练成内功,成为最顶尖的高手,相传荆轲所习功法正是十段锦,如果不是因为队友不给力,恐怕秦始皇就不存在了。

    不过这门功法流传至今,其内功的修炼方法早已丢失,即便是外功也残缺不全,如今的十段锦只剩下些招数,还有些许养生保健的作用,类似于后世的广播体操,在这点上,黄崇的感觉倒是没错。

    ……

    “原来如此,虽然那截手指是银白色的,但是绝对称得上是金手指啊,果然不负我望啊。”

    大约过了十分钟,本来“中了定身咒”的黄崇已经恢复,此刻他脸上再也看不到任何一丝失落的影子,有的只是兴奋,当然黄崇也不知道刚才虺文忠来过他的窗外。

    本来以为毫无动静的手指其实并不是真的没有动静,不过是等到黄崇睁开眼睛之后,黄崇才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

    而黄崇之所以会突然保持不动,就是因为在接收手指给予的东西,更加准确的说是接收记忆。

    手指让黄崇得到了一个人的部分记忆。

    如果按照常理推测,一个正常人的记忆之中突然塞进另外一个人的记忆,这个人就算没有神志失常,恐怕也会性情大变,比如黄崇,他的性格等方面就受到了原本李守信的影响,不过好在李守信年幼,影响并不大。

    但是这种变化这次并未发生在黄崇身上,或许这就是手指的神奇之处,黄崇也仅仅是多了一份记忆而已,这份记忆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那么黄崇得到的这份记忆是谁的呢?

    是一个叫“何惕守”的女人,又叫“何铁手”。

    熟读金老爷子武侠小说的人对此女应该不会太陌生,何惕守虽然不是女主角,但是其身份和实力都不弱,其左手有一根铁钩,犹如欧美中世纪电影中海盗的打扮,所以叫做“何铁手”。

    这何铁手出自小说《碧血剑》,本为苗疆五毒教教主,武功高强,《笑傲江湖》的蓝凤凰也是五毒教教主。

    后来何铁手叛出五毒教,拜了华山袁承志为师,袁承志乃是《碧血剑》主角、袁崇焕的儿子、金蛇郎君传人,袁承志改其名为“何惕守”,希望她别做坏事,严守规矩。

    后来在《鹿鼎记》中她也曾经出现过,韦小宝的杀人利器“含沙射影”就是她送的,双儿以及庄家众女的点穴功夫就是何惕守所教。

    而这次黄崇得到的就是何惕守武功、杂学以及江湖方面的记忆。

    这些记忆对于黄崇来说,真可谓是雪中送炭,这如何能够不让黄崇欣喜。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