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今天手指的颜色又发生了变化,和我所预料的一模一样。”

    “看着”眼前这截手指,李守信心中暗道,看手指的模样,应该是食指。

    这玩意是跟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究竟是何来历,李守信一无所知,刚开始他也很担心,毕竟凭空出现这样一截诡异的手指,谁遇到了也不可能太过平静。

    但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连穿越这种超越认知的事情都发生了,多一件无法解释的事情,好像也就这样而已。

    经过这段时间的验证,李守信确定了几件事情。

    首先,这截手指自己一天只能见一次,更准确的说是二十四小时,当自己闭上眼睛,想着手指的时候,它就会自己出现,原理不明,这玩意应该不是实物,更像是寄存在自己意识之中的某样东西,外人看不见。

    刚出现的时候,是一根灰黑色的手指,怪恐怖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手指颜色发生了一些变化。

    第二天,也就是第二次见的时候,这根手指的底部大致十五分之一区域的颜色由灰黑色变成银白色,之后每见一次,底部的银白色区域就会朝着上方推进一点,具体推进多少好像并没有规律,时多时少,到了昨天,终于整根手指都变成了银白色。

    而现在,银白色手指的底部,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区域,不是那种璀璨夺目的金黄色,而是相对内敛的暗金色。

    “金色?难道这玩意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

    李守信心中无良的想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大半个月的时间,感受到的尽是命运无法掌控的无奈,这一根手指可以说是李守信最大的希望,能够帮助自己摆脱困境的希望。

    不知为何,李守信有种感觉,隐隐有种声音告诉自己,这根手指真的能够帮助自己,只要自己去“触碰”它。

    不要问在意识之中的东西要如何去触碰,这是一种感觉,或者说是一种形容,用意识去触碰也好,用想法去触碰也罢,反正李守信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做到。

    至于为什么这根手指能够帮助自己,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根手指出现之后,这种想法就自然而然的生出,就像人会本能的选择会相信自己的父母一样,李守信本能的相信这根手指能够给予自己帮助,没有原因。

    但是李守信却一直没有触碰它。

    一来是因为担心,毕竟这玩意无法用科学解释,谁知道触摸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要是出现传说中夺舍、中毒之类的事情,那找谁说理去,这又不是淘宝买东西,而且本来灰黑色的手指,模样看起来确实令人毛骨悚然,不自觉地便往不好的方面去想。

    二来是想看看这玩意会有什么变化,看看全部变成银白色之后又会如何,这也算是一种强迫症吧。

    至于第三嘛,就是现在暂时没有性命之忧,虽然猜测袁天罡救下自己是居心不良,但是很显然,他如此冒险救下自己,绝对不是为了现在就杀了自己,如果真的那样做,那完全就是亏本生意。

    所以李守信并不急着去触碰这根手指。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李守信不敢赌,既然现在没有性命之忧,那么能过一天是一天吧,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这也算是人的劣根性吧。

    ……

    “守信啊。”就在李守信胡思乱想的时候,一直闭目养神的袁天罡突然开口。

    “袁先生。”李守信闻言,睁开眼睛,转身拱手对着袁天罡说道,这个动作,李守信这半个月来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次,然后静等袁天罡的下文。

    因为担心被看出破绽,加上自己确实是突逢大变,沉默寡言也不奇怪。

    “哎……”袁天罡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左手按在李守信的双手之上,将手按下,语气和蔼地说道:“守信啊,你不必如此拘束,我们已经离开长安,你现在已经安全了,可以放轻松一点,说起来你这名字,当初还是老朽给你取的呢。”

    袁天罡这话倒是不虚,李守信还有两个哥哥李守仁和李守义,取自“仁、义、礼、智、信”,据说这就是袁天罡的建议,袁天罡是武则天的老师,武则天很信任自己的这位老师,武则天能够成为皇后,袁天罡可以说是居功厥伟。

    “你恨你祖母吗?”

    “……”李守信低着头,也没有说话,这里的祖母自然就是指武则天。

    即便是现在,对于李守信来说,武则天也更像是一个书上的名字,即便对于这具身躯来说,武则天确实是自己血缘上的祖母,但是恨什么的,其实根本谈不上,而且知道未来历史的他,也没胆量去恨。

    不过这个举动在袁天罡眼中,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他以为李守信这个小屁孩心中有恨意,却又不敢说出来,袁天罡从衣袖之中掏出一封信,递在李守信面前。

    “儿守信亲启”——信封上的这五个字落入李守信的眼中。

    “这?”李守信愣住了,这是自己便宜老爹写给自己的?

    袁天罡没说什么,只是将信封放在李守信义的手中。

    信封上面的火漆还是完好的,火漆是古人用来防范信封被拆一种手段,火漆完好就说明这封信还未被人拆开,上面的字迹也确实是自己便宜老爹的。

    难道自己之前的猜测是错误的?

    袁天罡救自己,是因为便宜父亲的原因?

    数个念头出现在李守信的脑海之中。

    会不会是因为自己初来此地,人生地不熟,加上又莫名其妙的卷入了传说中的政治漩涡,所以才对人抱着恶意的猜测?

    “老朽和你父王乃是忘年之交,这是你父王出事之前交给老朽的,现在已经离开长安了,老朽便物归原主,你自己打开看看吧。”说着袁天罡将转头看向窗外。

    李守信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袁天罡,然后拆开信封,足足有三页纸,也幸亏自己继承了李守信本身的记忆、学识,否则要理解信中所写的文言文还真是有些困难。

    ……

    “以后你就叫小梅,你叫小凤,记得你们的仇人吗?”一位老者对两个浑身脏乱,骨瘦嶙峋的女童问道。

    “武则天。”

    “李守信。”

    “嗯,很好,我可以教你们最厉害的武功,这样等你们长大了能报仇,但是练功会非常辛苦,你们愿意吗?”

    “愿意。”

    ps:新书启航,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