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府,黄家书房。

    “老爷,就不能让崇儿回来吗,实在不行,也给他多安排几个丫鬟、仆人照顾,崇儿打小锦衣玉食,哪里受过这种罪。”一穿着雍容华贵的老妇人语气凝噎对着一位富态老者说道。

    那老者闻言,叹了口气,说道“夫人你这是妇人之仁,你又不是不知道崇儿的身份特殊,人家既然能够让我们黄家在十年之内一跃成为苏州的大户,难道就不能瞬间将我们扫灭,崇儿不管做什么,老夫都可以纵容他,唯独练武不行,这次一定要让他知难而退。”

    “可是,他们不也没阻止老爷吗?”

    “没阻止,那不代表同意。”

    “娘亲,五弟习武,日后要是真的投军,你说我们该怎么办?”立于旁边一中年男子开口劝道,从话语中不难听出这个中年人的身份。

    “我们是商贾之家,按照本朝律令,商人之后三代以内不能参加科举,五弟自小聪明,胸怀大志,想出将入相也是人之常情,科举这条路行不通,那就只能从军入伍,要是日后他死于军阵之中,我们该如何交代,到那时我黄家的基业恐怕会就此毁于一旦。”那中年男子继续说道。

    那老者闻言点点头,说道“夫人,仁儿所言,就是老夫所担心的。”

    “你们父子两,怎么什么事情都老喜欢往坏处想,那要是崇儿日后能够出将入相,那不是光耀我黄家门楣嘛!”老妇人说道。

    “夫人,你怎么还不明白,人家为何要将崇儿寄养在我们黄家,而不是其他人家,若是想要崇儿考取功名,又怎么会选择我们这种下等的商贾之家,找一户书香门第寄养,日后出仕岂不更加简单。”老者说道“人家无非就是想要让崇儿安享富贵,又不想他走入仕途,日后崇儿如果真的出将入相了,我们黄家也一样讨不得好。”

    “这……这,是真的?怎么会。”

    “所以啊,老夫从小对崇儿就不太管教,放任自由,老夫心中多希望他能成为一纨绔子弟,没想到崇儿自小就非同凡人,哎……”老者说道最后,只能化为一声长叹。

    这话听起来倒是颇为奇怪,谁人不希望自家小孩能够学好,这老头倒好,反倒是希望自家小孩能成为人见人厌的纨绔子弟,反倒是为自家孩子太过优秀而担心,从其言语和神态,不难看出,此言是真心实意。

    老妇人听完后,愣了许久,才缓缓问道“那,那崇儿会知难而退吗?”

    虽然心疼孩子,但老妇人也知道这孩子身份特殊,要是处理不好,那黄家恐怕真有灭顶之灾,所以不管她如何心疼孩子,这老妇人心中也非常清楚,家族兴旺才是第一位。

    “不知道,只希望如夫人刚才所说,崇儿从小锦衣玉食,过不惯苦日子就会自己回来吧。”老者叹口气说道。

    “爹、娘,孩儿专门询问过一位武林高手,读书识字尚且需要先生引导入门,习武可比读书识字要难上千万倍,从古至今,从来没有哪一个人在武学方面可以自学成才,只要五弟没有老师指导,别说是高深的内功,就连普通的拳脚功夫他也绝不可能学有所成。”一旁的中年人再次开口说道。

    “哦,既然如此那老夫便心安了。”老者闻言长舒了口气,既然不可能学有所成,他就不需要担心了,从军入伍这条路子是行不通了,不过他儿子的下一句话又让他的心吊了起来。

    “但是父亲,那高手还说,如果没有师傅指点,靠着自己瞎练,很容易将身体练残,导致日后残疾,就像读书没有先生指点,容易走上邪路一般。”

    “什么!”

    “这,这可如何是好?”老妇人闻言,眼泪都差点下来了。

    “父亲,孩儿以为若是五弟坚持不下来,那便最好,但是以五弟的性格,他很有可能不会轻易回来,孩儿认为此事需要……”那中年人说着双手抱拳与双眼同高,晃了两下,意思很明显。

    “好,我立刻飞鸽传书,另外多给崇儿送些补品,让他补补身子,不要真的练出什么岔子来。”

    “我亲自给他送过去吧。”老妇人闻言,立即说道。

    “不行,这件事让下人去就好了,而且不要让崇儿知道,将补品交给做饭的阿三,让他在饮食方面多多用心就好了。”

    “这……好吧。”

    黄府后山。

    说是“山”,其实就是一个小山丘,这是五年前黄友德花重金买下的,山脚下有一个跨院,比起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黄府建筑,这个跨院就显得破破烂烂的,低矮围墙也只是用黄泥简单夯成。

    “阿三,今天伙食不错啊。”以莫约十岁的少年身穿粗布衣服,坐在院中的小凳子上端着一碗饭对着身旁的一个仆人说道。

    “五少爷真是爱说笑,这哪能算不错啊,小的还担心五少爷吃不惯呢。”那仆人将鸡汤放在桌上,说道。

    “每顿都有肉,已经很好啦。”那少年笑道,他的话倒也不算假,眼前这桌子上,鸡鸭鱼一应俱全,还有青菜和一大盆米饭,相比起同时代的普通民众来说,这已经算是很好的伙食了。

    “五少爷,您就别取笑小的了,小的厨艺不行,五少爷要是不嫌弃,小的就心满意足了。”

    “不嫌弃,不嫌弃。”

    “五少爷,不是小的多嘴,您就真不打算回去吗,您是文曲星下凡,怎么能在这里过这种苦日子呢。”那仆人说道。

    少年闻言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喝了口刚端上来的汤,眼睛一亮,问道“今天的这碗汤鸡味道不错,是不是放了人参?”

    “少爷说笑了,哪有什么人参啊,这只鸡是小的今天在西市从一老头摊上买的,可能是那老头养的鸡比较好,若是五少爷喜欢,那小的日后多去西市走走,看看能不能再找到那老头,多买几只。”

    那少年闻言,笑了笑“好啊,味道确实不错,你日后若是有空就多去看看吧。”

    “好咧,五少爷。”

    。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