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因“东”时属春,色属“青”,故又称“春宫”、“青宫”,乃为国储所居,故又名“储宫”,即太子宫。

    太子宫内设完仿照朝廷制度的官员配置,还拥有一支类似于皇帝禁军的私人卫队,在唐朝,被称为——太子诸率。

    太子家属,还有官员、太子诸率、仆役……故而太子宫和“冷清”二字绝无关系,尤其是白日的太子宫。

    但是今天,太子宫却显得冷清异常,往日巡逻不断的太子诸率、穿梭内外的僚属、仆役,今日统统不见踪影,明明已经是初夏时节,整个太子宫却给人一种冬日的肃杀感,好似一头吃人怪兽,宫中的太监、宫女甚至都不敢靠近太子宫的外围,似乎是担心被这头怪兽吃掉一般。

    太子宫宫门紧闭,在宫门内阶梯之上,一位身披铠甲的将军,左手叉腰,右手握着悬于腰间的宝刀,如一尊石像立于宫门正中,再看此人面相,面白无须,却是一位女将军。

    其左右两侧,各站着五个同样衣着的军士,无论身形、气势,皆为军中健卒,不过这十人的气势却远不如那位女将军。

    这群人正是造成今日太子宫如此气氛的元凶——内卫。

    何为内卫?

    内卫乃是本朝武后所设的机构,其功能颇似明朝的锦衣卫、东厂,是武后威慑群臣、监视天下的一柄利器,因为其成员左臂皆刻有一朵梅花刺青,时人称之为——梅花内卫。

    哒哒哒……

    沉寂的庭院响起一阵脚步声,却见一名内卫快步走到女将军面前,单膝跪地,抱拳说道:“启禀阁领,太子连同亲属共十七人,除幼子李守信不见,其余部诛杀。”

    “什么!”一直面无表情的女将军闻言神色大变,随即怒喝道:“那还不快去找。”

    “是。”那名内卫急忙起身,转身快步离去。

    “废物。”看着离开的士卒,女将军怒骂一声,本来严肃的脸上此刻满是不安,看到左右站立的十名手下,一挥手怒声喝道:“还傻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都给我去找,就算掘地三尺也一定要将人给我找出来,否则要了你们的脑袋。”

    ……

    大唐文明元年,太子李贤因有感于母子亲情在权力斗争之下荡然无存,作诗《黄台瓜辞》——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绝抱蔓归。

    诗文以藤蔓比喻武后,因四个瓜先后被摘而感伤四兄弟性命朝不保夕,想以此劝谏自己的母亲。

    不曾想武后见诗后勃然大怒,命时任内卫阁领邓敏率内卫处死太子李贤,并将其妻儿部诛杀,太子近臣张大安、刘讷言等贬职流放。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没想到最后出了点小意外,李贤幼子,年仅八岁的李守信,竟然在内卫的严格看守之下,无故失踪。

    “邓敏,你跟着本宫也有十年时间了吧。”武后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将军邓敏,颇为感慨地说道。

    “再有三月十一天,正好十年满。”邓敏低着头回道,声音微微有些许的颤抖。

    武后转过身,沉默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才开口说道:“本宫,会照顾好你的家人的……”

    ……

    “老师,事成了。”

    “好,现在邓敏那贱妇已死,能够阻拦你的绊脚石已经搬开,接下去你要专心为皇帝做事,争取早日成为大阁领。”

    “是,老师……老师,那两个小丫头要怎么处理?”

    “先让这两小丫头吃点苦头,让她们憎恨造成这一切的人,为师前些年偶得一套前朝的《移形换影》神功,正好需要两个心意相通的人才能练成,我看这两丫头的根骨不错。”

    “老师真乃神人也,此计一石二鸟,不仅除掉了邓敏,还得到了她的两个女儿,为蛇灵日后添了一份助力。”

    “不,不是一石二鸟,而是一石三鸟。”

    “……对对对,是一石三鸟,老师,那李守信?”

    “放心,他很安,谁也找不到他,你接下去不能再和我有任何联系,不久之后,朝廷将有大变,你好好为我那徒儿做事,万不可出现任何纰漏,争取早日成为内卫的大阁领。”

    “清芳遵命。”

    ……

    河南道,一辆马车朝着南方疾驰。

    “武则天、章怀太子、袁天罡,我勒个去,这是唐朝啊。”马车中,一个幼童神情有些呆滞,通过被风卷起的车帘子,看着窗外的风景,暗暗嘀咕道,这人正是半个月前在内卫眼下消失的前太子李贤幼子,李守信。

    听这话语就知道这个李守信其实已经“换”人了。

    李守信眼睛余光看了一眼在身旁闭目静坐的老头,这老头卖相不错,俨然一副绝世高人的模样,此人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袁天罡,不过此刻李守信可没有看到历史名人的欣喜,心中只有对未来的不安。

    李守信能够从内卫手中活的性命,就是因为袁天罡,这老爷子不愧还是传说中的人物,武功端是了得,竟然能够大白天从太子宫中,将自己带走,被救之后,李守信又在长安呆了足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今日才被送出京城,而且袁天罡随行,也不知要去何方?

    虽然现在李守信还不清楚袁天罡为何要救自己,不过自己前太子儿子的身份,如果交给一些有心人,那可运作的空间就很大了,比如说李敬业。

    按照历史轨迹,不久之后英国公李敬业会在扬州举义旗起兵反武,李敬业推出的人物就是前太子李贤,如果能有自己这个前太子的儿子作为旗帜,那么可信度会高上许多。

    可是这样自己就危险了。

    即便不是去找李敬业,恐怕还有其他“敬业”对自己望眼欲穿,另外武则天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活着,相信她现在一定到处寻找自己,想想被一群野心家和一个国家机器惦记着,李守信第一次明白“寝食难安”何意。

    李守信轻叹口气,闭上眼睛,沉下心来,在他的意识中,面前出现了一截手指……

    PS:新书启航,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