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清风道长因为震惊,捏痛了昏迷之中的黄世仁,使得一旁的婢女有醒来的迹象,他只能赶紧离开,他还打算去黄崇那边看看,现在他对黄崇的兴趣简直是无限大。

    白天的时候他就搞清楚了黄府的大致地形,凭借他的武功,清风道长并不认为黄府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庄丁能够发现他。

    但是有时候事实就是喜欢和他开玩笑,他被人拦住了,那人选择了一个很好的位置,位于一个视线的盲区,需要拐个弯才能看到他,清风道长因为没有透视眼,自然无法发现,等清风道长拐了个弯,才发现有一人在等自己。

    第十六章各自心思

    “果然是人心险恶,自己还太嫩了。”黄崇从一处墙角探出头,看着不远处四处张望的瘦子,心中暗道。

    这个人就是刀疤脸江哥身旁的那个瘦子,下工后,黄崇发现他竟然在跟踪自己,于是黄崇就专门往人多的地方钻,将其甩掉。

    这个瘦子的跟踪能力其实还算马马虎虎,估计是个惯犯,可是黄崇拥有何惕守的江湖经验,再加上黄崇这段时间的警惕性很高,所以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他,虽然还不知道这个瘦子想干什么,但十之是刀疤脸暗中指使。

    “希望明天你不要骗我,否则我会让你后悔莫及。”黄崇看着瘦子消失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晚上还是去找一家客栈住下吧,正好也可以好好睡上一觉,养足精神,才能更好地去面对外面那个未知的世界。”

    ……

    “什么,你把人给跟丢了!”

    “是啊,江哥,那小子实在是太狡猾了,专门往人多的地方钻,一转眼的功夫,人……人就消失不见了。”

    “废物。”刀疤脸怒喝一声,一巴掌拍在瘦子的后脑勺,瘦子一个踉跄,差些没倒在地上。

    “亏你还一直吹嘘自己的跟踪能力,连一个小孩都盯不住,真是个废物,我……你……”刀疤脸指着瘦子怒骂道,说着又想动手。

    “江哥,江哥,息怒,息怒。”此前那个长相朴实的汉子赶紧上前拉住刀疤脸,说道“江哥,其实这也并不能算一件坏事。”

    “哦,那按照你的意思,这还是一件好事咯?”刀疤脸撇了一眼那汉子讽刺道。

    “江哥你想啊,他警惕性那么强,说明他身上肯定有好东西,虽然晚上我们找不到他,但是那小子不是明天要和江哥你去扬州吗,他还能逃得过江哥的手掌心吗?”

    “恩,不错,有道理,还是你小子的脑袋灵光。”

    “嘿嘿,只是因为江哥刚才太生气了,一时没想到而已,否则哪里有小弟我说话的份啊。”果然长相这东西具有欺骗性。

    听了这话,刀疤脸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脸上的刀疤一颤一颤的,他还想到了另外一点,明天下手的话,好处就可以自己独占。

    “到时候江哥拿到他身上的宝物,作为拜师礼,这样江哥拜入快刀门的机会就增加了,到时候江哥学了真本事,可不要忘记我们啊。”

    “哈哈哈,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

    “兄弟,刚才真的多谢你,不然我非得被江哥打死不可。”瘦子心有余悸地说道。

    “谢什么,大家都是自家兄弟,不必客气。”

    “哎,江哥明天就要去扬州了,以后我们该怎么办啊?”瘦子一脸迷茫。

    “我也想去扬州。”那个朴实汉子沉默了一会,突然低声对瘦子说道。

    “什么!”瘦子闻言一惊。

    那汉子急忙捂住瘦子的嘴,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嘘……小点声,别让江哥听见了,我打算去扬州看看,我们一起吧。”

    “……”那瘦子惊诧地看着自己口中的这位兄弟,就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可是我们对扬州人生地不熟啊。”

    “就算混得再差,那也就是现在这副模样而已,去试一试说不定还能有机会,我之前听那些江湖人士说,扬州除了快刀门之后还有很多传授武功的门派和武馆,去扬州,总比在洪州机会多,要是能够学到点功夫的话,那我们兄弟不就飞黄腾达了。”

    “可是……”

    “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十天之后,鸿通柜坊也要去扬州,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

    “兄弟,要是你不走的话,以后洪州可就剩下你一个人了。”

    “可是万一江哥知道?”

    “江哥已经不管我们了,你还在担心什么,那个时候说不定我们已经学到武功了,你想想要是你学到武功,到时候哪还有什么‘江哥’啊,到那时他得叫你‘哥’呢。”

    “好,我和你一起去。”

    ……

    “狗蛋,你来得挺早啊。”洪州城西门的墙角下,刀疤脸看到了黄崇,黄崇还是和平时一样的打扮,就是身上多了一个淡蓝色土布包裹。

    “这不是担心让江哥等太久嘛,江哥,这是三十文钱。”黄崇神色无异,从怀中摸出一串用麻绳串号的铜钱,正好三十文。

    “嗯。”刀疤脸接过钱,掂了掂,没有细数,仅凭重量,他就知道这把钱不多不少正好三十文。

    “江哥,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出发时间是午时四刻,还有大半个时辰的时间,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到那凉快的地方等一会吧,这天气,热死了。”说着刀疤脸伸手抓向黄崇背着的包裹。

    黄崇身体微微一晃,正好躲开刀疤脸的手,向后退了两步,双手紧紧地抓住自己包裹,警惕地看着刀疤脸,问道“这就不用劳烦江哥了,我还是自己背吧。”

    “额……行,走吧,我们过去,我请你喝茶。”刀疤脸先是一怒,而后露出一副虚伪的笑容说道,同时伸手揽着黄崇的肩膀,这次黄崇没能躲开,只能任由他带着自己走向旁边的茶棚。

    刀疤脸的手将黄崇抱得很紧,大手捏住黄崇的肩膀,将半身的重量都压在黄崇的身上,黄崇晃动了两下,这个动作并不是为了挣脱,而是因为难受导致身体产生的自然反应。

    这个茶棚主要是为进出城的过客提供休息、等候之所,能够提供少量的点心以及茶水,就像是机场里的餐饮店,这里的茶水还真算不上便宜,一碗普通的茶水就要一文钱,寻常百姓还真不忍心为一碗茶水花一文钱。

    相对于其他三个大门,西门要相对冷清,现在又是大中午,太阳当头,热得很,所以进出城的人就更少了,在茶棚休息的人也不多,刀疤脸拉着黄崇到一处没人的角落。

    “你不叫狗蛋吧。”刀疤脸突然对黄崇说道。可能是有人闯入。

    。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