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手指啊金手指,世上的东西应该是越用越好用,怎么到你这里就恰恰相反呢。”

    躺在床上,其实就是一块隔绝地面的木板,黄崇闭上眼睛,“看着”那截手指,心中想到。

    大约在一年前,黄崇在外部压力下第一次触碰了这截手指,得到何惕守的一部分记忆。

    触碰之后,那截半金半白的手指重新变成灰黑色,依旧存在于黄崇的意识之中。

    本来黄崇以为接下去的剧本应该是这截手指会进入轮回,也就是这截灰黑色的手指会重新变成银白色,然后再变成暗金色……

    当初黄崇就暗下决心,除非万不得已,否则自己一定要等到手指无法再变色才去触摸它。

    虽然黄崇没有直接证据,但是黄崇本能的以为,手指的颜色和所获得的东西应该是有关系的,否则手指没有理由会变色啊,越到后面,自己触碰手指后能够得到的东西应该就越好。(虽然记忆不能算是东西,但为了方便,日后从手指上获得的,就统一称之为“东西”)

    事后证明,关于轮回,也就是手指会重新变色的猜测,黄崇是对的,但是黄崇没想到的是——变色的速度完全不同。

    之前,那截手指从灰黑色到完全变成银白色,大概用了半个月,现在,已经一年多时间过去了,灰黑色的手指仅有十分之一的区域变成银白色。

    这变色的速度足以令人崩溃。

    灰黑色变成银白色就如此龟速,想要等到全部变成暗金色,那得等到猴年马月?

    有时黄崇会不禁为之前的“冲动”感到后悔,自己就不应该太早去触碰这一截手指,应该再等等的,等到手指全部变成暗金色,甚至变成更进一步的颜色后,再去触碰,这样自己能够得到的东西就会更好,说不定能得到无崖子的记忆,多美妙啊。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黄崇看了一眼手指就睁开眼睛,没有再多做观察,一来黄崇只是想看看能不能给自己一个惊喜,当然每次的结果都令人失望,看太久反倒是会让自己更后悔,所以还不如不看。

    二来,黄崇此刻所处的环境不比之前的大院,他也不敢长时间专注于“观看”手指,要保持一份对周围环境的警觉。

    黄崇白天在城南的一个大户人家中打短工,大户家包吃不包住,因此到了晚上,黄崇只能自己找个地方安身,目前暂时在城西和土地爷做几天邻居。

    黄崇侧着身子,将耳朵贴在地面,这种睡觉方式是和狗学的,因为这样可以听到从地面从来的声音,提前作出反应。

    ……

    哒哒哒……

    “嗯?”一阵脚步声传入耳中,熟睡的黄崇猛然睁开眼睛。

    睁眼、起身,同时用脚将身下的木板一勾,木板滑入土地庙中,而后黄崇快步冲向十米开外的一棵树,一跃而起攀住树干,手脚并用地爬了上去,躲在茂密的树叶之中。

    整个动作可谓是一气呵成,不到五秒钟的时间,黄崇就消失不见了,而且并未引起树木的剧烈晃动,可见黄崇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个动作了。

    “这个时间点,应该是衙门捕快吧,难道官府已经发现了我?”

    黄崇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透过树叶之间的空隙观察着下方的情况,左手放在腰间,一副随时准备出手的姿态。

    唐朝不同于二十一世纪,这个时代实行严格的宵禁政策,普通百姓大晚上在外面晃荡,一旦被发现,轻则拘禁,重则就地正法,虽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但是如此大量的人在外面狂奔,最大的可能就是公门中人。

    “快,快,快点。”

    一共有十五个捕快从黄崇藏身的树下跑过,很显然,他们并不是为了黄崇而来,捕快并未多做停留,带头的捕头挥着手催促自己的手下继续前进。

    “呼……”黄崇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捕快,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在这样下去,非得被自己搞得神经衰弱不可,看来要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否则就算没被发现,也会被吓死。”

    黄崇拥有的只是何惕守的江湖经验而已,性格、胆量这些并没有改变,别看白天黄崇挺大胆的,还敢从鲁家大院前面经过,其实他的内心深处依旧很不安,尤其是到了晚上,黑夜让黄崇心中的不安加剧,他好几次梦到自己被杀。

    至于为什么黄崇不直接睡在树上,因为难受,暂时在树上躲藏还行,要是一个晚上都睡在树上,实在是难受。

    ……

    第二天,从工友的交谈中得知,原来昨天晚上那些捕快是去抓一个穷凶恶极的逃犯,这次李守信出现的消息将很多人都吸引了过来,其中就包括一些胆大的亡命之徒。

    昨天的捕捉并不顺利,五位捕快被杀,三人重伤,还有十来个平民受伤,两名平民死亡,虽然逃犯被抓住了,却也搞得人心惶惶。

    “现在洪州城都很不安全啊。”中午休息时,聊起这件事情,一个工友感慨道。

    “谁说不是呢,最近洪州带着刀剑的江湖人士越来越多,再呆下去,哪天指不定就像那几个倒霉鬼了。”一个刀疤脸大汉啃着馒头说道。

    “哎,这可咋办呢,俺来洪州是赚钱回去娶媳妇的,不会钱赚到了,命却没了,早知道俺就不来了。”黄崇身旁,一个相貌朴实的男子问道。

    “是啊,江哥,你门路多,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啊?”刀疤脸旁边的一个瘦子问道。

    黄崇没有说话,低头啃着馒头,刚刚说话的这三人给黄崇的感觉就像《疯狂的石头》中的道哥三人组。

    “能有什么办法,离开洪州呗,哪里没有赚钱的机会,何必呆在洪州呢,没有命,钱还有什么用,我今天做完,明天就走,去扬州。”

    “可是俺听说路上不安全啊。”那个朴实大汉担忧道。

    “大家也算是一起打过工的兄弟了,我有兄弟在长远柜坊做事,明

    。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