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狄某二人可否和小哥拼个桌。”

    是一个胖老头和一个容,让人不禁对他生出好感,瞧这身形、气质,再加上他自称“狄某”,这个人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了。

    “当然可以,二位请坐。狄仁杰一愣,随后哈哈一笑,拱手说道“小哥刚刚在衙门前的计策实在精妙,令狄某心感佩服,这才上前认识,望莫见怪。”

    “哪里哪里,先生说笑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下不过是一点小计谋罢了。”黄崇说道。

    黄崇基本可以断定眼前这人就是狄仁杰了,虽然他的样貌和电视剧中的不同,但是这副笑容,太熟悉了,甚至比粱老师更加传神。

    “好一个‘利’,小哥谦虚了,世间能看透这个字的又有多少呢,请恕狄某冒昧地问上一句,小哥是否曾在长安或洛阳居住过,小哥的模样,狄某看着有些眼熟。””黄崇抬手说道。

    “那就多谢小哥。”说着狄仁杰在黄崇对面坐下,而他身旁的中年男子则坐在旁边,这人应该就是狄春,虽然身形消瘦,但是黄崇能看得出来,他身怀武功。

    “好一个俊俏的少年郎,但是为何此人的眉宇之间似乎有种熟悉感?”坐下之后,狄仁杰仔细看了黄崇几眼,心中颇为困惑,狄仁杰自负记忆力了得,但此刻他却想不起这种熟悉感究竟从何而来。

    “狄先生似乎不是来这里吃饭的?”黄崇问道。

    “哦,这是为何?”

    “感觉。”黄崇很正式地说了两个字。

    “靠,这个也太他妈巧合了吧!”看着手中的物品,黄崇忍不住吐槽道。

    黄崇极度怀疑是不是已经有人将剧本完全安排好了,自己就是按照某个剧本走的,因为这一切实在太巧了。

    此前黄崇在路上救下驿卒,随后就沿着对方留下的痕迹,一路往北,因为逃得匆忙加上带着两个属下,所以不仅速度慢,还在路上留下了不少明显的痕迹,黄崇很快就追上去了,为了找到对方的老巢,黄崇并未现身,而是尾随其后。

    然而黄崇还是中计了,他一路跟踪,竟然没有发现自己跟踪的人已经换掉了,就像是蛇蜕皮,那个神秘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和自己的替身交换了,黄崇跟踪的是那个替身。

    替身进入河朔地界之后,竟然转而向西北,黄崇越跟越觉得情况不对,虽然幽州案的一部分细节黄崇已经没有印象了,但是幽州案发生在幽州,这点是确定无疑的,那么应该是朝东北方向去才对。

    黄崇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事实也证明黄崇所跟踪的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个不入流的货色,不到两招就被黄崇擒拿,可是没等黄崇询问,那人就咬碎牙中的剧毒自尽,线索也就此断了。

    被摆了一道的黄崇有些不爽,本以为自己也算是老江湖了,结果还是被对方给耍,一气之下,黄崇直接转道前往幽州,反正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

    在前往幽州的官道上,黄崇遇到了一支押运着几个大箱子的队伍。

    这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官道本来就是让人走的,遇到人很正常,奇怪的是这支队伍中的一些人。

    在这支队伍中,有一部分是衣着褴褛的奴隶,这些奴隶并非中原人士,而是突厥人模样,当然,这也并不稀奇,因为突厥和大周之间持续了十数年的战争,将战场上被俘虏的突厥人买为奴隶,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不正常的是这些奴隶的模样、神态,你什么时候看过长得白白胖胖的奴隶了,如果换掉他们身上的破衣服,这些人就不是奴隶而是上等人,而这些奴隶的神情也不像是奴隶脸上应该有的麻木,而是一种焦虑,好像在担心着什么,特别是有人靠近他们队伍的时候,这种焦虑不安就会很明显。

    以上种种情况让黄崇不得不多想,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黄崇决定探探对方的底,看看这些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

    夜晚,黄崇来到他们居住的庭院,虽然这些箱子被他们放在房间中,但是这根本就拦不住黄崇,用迷药将房间中的人放倒之后,利用匕首从外面将房门打开。

    在大箱子里,黄崇发现了一些珍宝和衣物,珍宝上面刻着“冬官监制”等字样,很显然这些东西都是官方出产的,而衣物则是一些突厥服饰。

    那么这群人的身份也就非常清楚了——假突厥使团。

    先是遇到送使团遇害公文赶往洛阳的驿卒,现在直接就遇到了假使团,这就是黄崇会发出如此感慨的原因,实在是太巧了。

    “不过既然遇到了,那算你们倒霉,正好这里我有熟人。”黄崇将东西放好之后,前往县衙,这些年黄崇行走天下,交到了不少江湖豪杰。

    ……

    洛阳大明宫。

    “柬之,怎么样了?”见阁臣张柬之和中郎将虎敬晖走进来,武则天连忙问道。

    “回陛下,钦差卫队和御林军搜查了附近百里的村镇,都没有找到狄大人的下落。”

    “臣遍查了千牛卫,昨夜无人出京,那些千牛卫是假的。”虎敬晖说道。

    “哎。看来,狄怀英已经遇害了。”武则天不禁摇头叹息。

    “想不到啊,一代名臣狄怀英竟然死于宵小之手。”张柬之也长叹一声。

    ……

    圆觉寺。

    “陛下,所谓心之一字,乃灵台方寸,斜月三星,灵台起火,斜月反背,三星缺一,自然方寸大乱。”对着面带愁眉的武则天,方丈说道。

    “灵台起火,斜月反背,三星缺一,是个狄字,而灵台斜月,则是一个心字,方丈此言不是没有用意的吧?”武则天此言一出,众人都愣住了。

    方丈却是笑道“回陛下,老僧只是随便说说,倒是陛下心有所思吧,境由心生,一切都在方寸之间。”

    武则天闻言,似有所感,目光在院落之中扫视,发现左跨院的门紧锁着,便问道“这观音阁的门为何上锁?”

    “陛下,院内有一奇人,名曰‘立帝货’,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老僧担心他烂言闯祸,就将他锁在其中。”

    “哦,有这样的人,那朕倒是要见上一见。”

    “这……”

    “怎么,不行吗?”

    “既然陛下执意要见,那老僧也不能阻拦,不过老僧斗胆,请陛下一人进入。”

    “好,朕就一人进去。”

    小院内清净雅致,方丈领着武则天到一座禅房之前“陛下,此人就在其中。”

    武则天轻轻的点头,推门而入,却见一人背对房门而坐,武则天轻咳了一声,那人转过身来,双膝跪地“罪臣狄仁杰叩见陛下,万岁,万万岁!”

    “怀英,真的是你!”虽然早有预料,但是一时间武则天也目瞪口呆。

    “臣欺瞒陛下,罪该万死。”

    “怀英,快起来。”武则天上前将狄仁杰扶起,拍了拍狄仁杰,说道“老家伙,几年不见,我可真是想你啊,狄怀英就是狄怀英,狡猾的老狐狸,我就不相信你真的死了。”

    “知臣者,陛下也。”狄仁杰笑道,眼角的泪水轻轻滑落。

    “你可是老啊,脸上的皱纹,又多了几道。”武则天上下仔细打量了好一会,眼眶湿润地对狄仁杰说道。

    “陛下龙体轻健,是臣之幸,天下之幸,万民之幸。”

    “好啦,你我之间就不必来这套虚文了,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章节目录

诸天金手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横空日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横空日月并收藏诸天金手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