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命运因果的纠缠,凝聚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偶尔一滴水进入,就是把它放大一万倍,都掀不起什么风浪。

    要说洪荒的坚固和强悍,太初认为洪荒无愧至高唯一的世界。

    就如你在这浩瀚的大海中,滴入了一滴水,完全掀不起什么风浪。

    来到天道本源之地的太初,把捏成圆球的五个无极傀儡消融给了天道,而他得到了炁本源,可以挽救盘古和云雾的炁本源。

    “兄弟,和你商量个事你看如何?”

    太初兑换完成后,没有走,四周空无一人,不知道对谁说话。

    “放进一个很特别的鲶鱼进来怎么样,说不定这小小的改变有巨大的作用,对你有好处,对本尊也有好处。怎么样?”

    说完,只见整个本源之地像是串流的闪电,似乎在推演运算,好一会,一声轻颤传入太初元神中。

    “哈哈,谢了兄弟。实验看看,既然你觉得可行,本尊先走了。”

    太初神神叨叨的说道。

    原来是他融合道后,用道的规则方式,在和至高天道交谈。

    至于为何这么做?

    目光要转向无尽泡沫宇宙中!

    在无尽泡沫宇宙,被太初开创的第一宇宙中,有一个巨大的银河星系,其中的偏远地带,有一个太阳系,这里被银河文明称呼为死亡之地。

    别说银河系,就是仙女座等周围的星系,都对这里忌讳莫深。

    时光过去了两千多年,看上去微不足道,却是一个叫地球的星球,最璀璨的两千年。

    此星球的轴心,一个被称为我兔的国度。

    这里是2013年。

    我兔有个沿海城市x市。

    牛小墨,是一个大学毕业两年的销售员。

    晚秋的一天,下班后如行尸走肉的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租赁的阴暗小屋中。

    慢速行驶的脑子,把自己偏瘦的身躯最后的驱动,似乎费尽了最后的能量,‘噗通’一声,躺在了床上。

    抬头瞪着空洞的瞳孔,看着暗黄的天花板,像是一个早就丢了魂,全凭一丝理智尚在支撑的傀儡。

    “哎,控制不住的脾气啊!又和经理吵架了,我这份糊口的工作看来是要结束了。”

    牛小墨呢喃道。

    回想自己的短暂的年华,如今区区二十四岁的他,感觉像是被残酷的现实冲刷了一个世纪。

    他感觉,自己就像一海边造型奇特的石头,上面千疮百孔,全是被浪花冲刷的。

    被人反而看了说,你看这岩石好漂亮,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是厉害。

    亦如遥远乡村家乡,村里人对他的夸赞,你看小墨大学毕业,在大城市工作,真是个有本事的孩子。

    “三个月前和倩倩分手,曾经的山盟海誓不过是现实生活中的祭品,还是‘生祭’的那种,我不接受都不行。爱情啊,呵呵!”

    哪怕对自己说面包会有的,牛奶虽然喝不习惯,但是告诉自己也会有的,大不了浇花。

    奈何,寄以希望的目标,似乎只是为了被残酷磨灭。

    “难道这就是人生?”

    牛小墨十分的不解。

    最近无比的倒霉,一言难尽的倒霉,严重对生活出现了误解。

    脑子很乱,甚至忘记了疲惫的自己还没吃饭。

    直到天暗了下来,他拍了拍脸。寻死不至于,也没勇气,还是要继续的。

    他收敛心神,对着镜子中的自己使劲的微笑。

    “明天会好的,先去填饱肚子再说。”

    牛小墨站了起来,摸了摸口袋中的钱,够吃一碗拉面的。

    他打算奢侈一下,出去找个拉面馆吃一顿。

    锁上门后抬起脚步迈上台阶,忽然抬头的瞬间,看到了一颗闪亮的星星。

    “哈哈,起码星空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我和你们一起享有这灿烂的星空,这是我的权利。”

    不经意的看到满天若隐若现的星辰,牛小墨深呼一口气,似乎活了过来一样。

    女朋友没了就没了,工作没了就没了,还有亲人父母在,干嘛让自己活的没趣味,坚定的走下去就是了。

    不过!

    “我去!这星星怎么越来越亮?咦,是流星,赶紧许愿,不,不对,是陨石,我……”

    “啊——”

    第二天上午。

    本市午间新闻“昨日,我日发生了神奇的天文现象……青年牛小墨被神奇辐射……,根据现场专家介绍,牛小墨浑身上下……”

    牛小墨……

    ……

    在一处神奇之地,凤舞和玄龟看着镜像术中发生的一幕。

    “道尊,这个叫牛小墨的少年魂穿了?”

    “不错,这就是魂穿。你们此前就是这样来洪荒的,没什么不可思议的,和正常意外死亡一样。”

    “这?”凤舞和玄龟感觉很遗憾,没想到魂穿就是这个样子,还以为惊天动地呢?

    结果概括为一句话x市,丝青年意外死亡,据说是神奇天文现象,然后就没了?

    从天道本源之地归来的太初,和兄弟至高天道商议后,他打算把第一个重生的鲶鱼,放在洪荒中。

    这里最熟悉,也最有把握,所以此牛小墨成了第一个此界穿越人士。

    太初为了试验,还给了一个‘金手指系统’,那道流星就是。

    而太初又道“本尊把试验之地放在了洪荒凡界中,验证一番后正式开启,此外,……这地球要开始时光慢速了,一比一元会的时间,洪荒一元会此地一年。”

    凤舞和玄龟回过神后,点头回应道“是!”

    当然!

    两人也好奇,好奇这个小老乡牛小墨今后的境遇,以及道尊对他的安排。

    因此两人留下了分身坐镇,打算和太初一起去见证第一穿越者牛小墨的故事。

    ——

    凡界!

    经历了洪荒的壮大,三界如一,仙界有多浩瀚,凡界就有多浩瀚。

    此刻的凡界,哪怕正魔还在继续争斗,不过已经进入了平和的年代。

    此外凡界的大陆,依然是人族的天下,这里被人族牢牢的掌控这。

    而剩余的其他四州,以及无尽星空,这里才是万类生灵的天下。

    有妖魔鬼怪、有魔法骑士,有巫师术士,有科技巨兽,有虫族有血祖,有僵尸有魂兽……

    总之,无尽诸天,只要存在的生灵这里就聚集了三成。

    和仙界比起来差得远,不过,种类比仙界少是凡界规则承受的极限导致的。

    有的生灵生来就是金仙层次,这样的族群很是稀缺,同样因为强大,他们的族群始终繁荣不起来。

    这样的种族就不是凡界能存在的,所以这种稀缺的族群只存在仙界,凡界缺的是规则的不同。

    但是,哪怕只有仙界生灵种类的三成,依然是无尽的数量,几乎什么都有。

    凡界这些年来,除了正魔自由者三方,最近其他势力一样进步很快。

    趁着正魔大战,他们左右逢源,顺便给自己的势力赚取好处,这么多年过去了,加之洪荒凡界的壮大,现在的八大势力单是凡界来说,高层数量快要齐平了。

    在人族九州,一偏远的国度,这里叫明国。

    此地属于人族九州最南边的偏远地带,整个生灵的层次很是弱小。

    若从虚空看去,会看到整个这一方的周边,有八根巨大的石柱子。

    这八根石柱子像是封锁的阵法,在这阵法内的生灵,完全不像是凡间生灵应有的层次。

    凡界哪怕弱小,可生来就有仙体的不在少数。

    而这里,竟然荒唐的和凡界星空一样,生灵弱小到只有不到武道后天的地步。

    这样的地方,似乎根本就不是凡界应有的特征。

    之所以这样的原因,是八根石柱子的禁锢。

    这八根石柱子,就像是吸血的大阵,吸收着生灵的本源,导致此地亿万里的面积的生灵很弱小。

    这八根石柱子,是之前一个玄仙高手布置的,为的是残酷的吸收生灵的本源,好用来弥补自己挣脱玄仙的束缚,度过金仙之劫后飞升仙界。

    奈何,布置此血腥阵法的道人失败了,被天劫劈的魂飞魄散。

    他死了,可苦了这亿万方圆的生灵。

    八根石柱子依然在禁锢此地生灵的根基。

    当然,这里的生灵之前是被魂飞魄散的道人抓来圈养的,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本来是个强者,却因石柱子吸收他们的本源,他们成了一帮弱鸡。

    亿万里周边全是苍茫高山,山中野兽凶兽横行,这里是个巨大的盆地,这里的生灵根本走不出去。

    这样的地方整个凡界很多,毕竟总有求道之人为了求道而伤天害理。

    此地亿万里,囚禁了这么点生灵而已。

    比那魂飞魄散的道人更过分的求道者数不胜数。这样的地方,在凡界偏远地带很多。

    且这里地域偏远,平均十万年都没有高手路过,导致形成了目前的局面。

    再说这其中的明国。

    明国的太祖是个强大的人物,明国是这里很铁的一个国家。

    倔强又骄傲,认输、忍辱偷生是不可能的,只有倔强战死的明国,没有妥协的明国。

    就是他们的君王被人斩杀了,或者被人抓了也无妨。

    大臣们会立马从皇室里选出一个来,被抓的那个瞬间就没用了。

    总之是个倔强的铁头娃。

    所以,这样倔强的性格,他强大的时候披靡一切,而他一旦没落的时候,就导致周围战事迭起。

    战事迭起也导致这里佛教很兴盛,算是一种信仰的寄托。

    在明国冀州,有一破损的寺庙。

    这寺庙中,只有一老一小两个和尚。

    破损的山门佛像,老弱的组合,怎么看怎么不像个佛家宝地。

    三天前,老和尚苦练一生,却终究没有突破先天的修为,他老死了。

    而唯一的传人,就是佛号‘杀生’的小和尚。

    杀生小和尚是个老实的和尚,佛号和他根本不搭边,或许因为如此,老和尚才给他起的这番佛号吧。

    杀生十分的古板和拧巴,修炼资质也不算好,只有勉强中下之资。

    他火化老和尚后,这天,打算整理一下眼看要倒了的唯一佛像如来佛像。

    可结果,惨绝人寰的灭门事件发生了。

    佛像倒了,小和尚杀生被砸死了。

    短短五天不到,这被称呼为白云寺的寺庙,竟然绝根了。

    不对!

    小和尚杀生忽然动了一下,他竟然迷糊的爬起来了,还惊讶的摸了摸砸的很疼的脑袋,之前流出的血也消失了,像是又被吸了回去。

    除了身子被佛像砸的很疼,外加脑子一团浆糊外,小和尚杀生竟然一点是都没有。

    “我,杀生小和尚……我牛小墨,我小和尚,牛小墨……我穿越了?”

    窸窸窣窣的他赶忙站了起来。

    他浑身乱摸,最后揭开裤子看了看后,这才松了口气。

    “真有穿越?真的穿越了,这里是明国,我牛小墨竟然回到了四百多年前的明国吗?”

    “咦,不对,啊——好疼,我脑子好疼!”

    “嘀!佛祖系统上线,你好宿主杀生,我是佛祖系统……”

    “咔嚓——”似乎晴天霹雳声,惊得牛小墨魂不守舍。

    他似乎没听到脑海中的声音一样,他沉默了!

    过了许久,到底有多久?从开始太阳挂在半空,现在已经落山就知道多久了。

    “你,你,你是什么东西?”

    “你好宿主,我是佛祖系统,简而言之,助力你发扬壮大白云寺,成就一方佛祖!”

    “主线任务【一界之巅】【大罗佛祖】【回家之旅】……”

    旋即就是一阵任务和介绍,而失败的代价是永恒不举!

    牛小墨,不对,杀生小和尚一个哆嗦。

    接着“噗通”一下!

    由于过于疲劳和被砸的伤势,加上心神十分的滚乱,他昏迷了……

    …………

    “道尊,这牛小墨似乎心理承受能力不行啊?当初晚辈刚来的时候,晚辈就不像他这样不争气,晚辈很快建立了自信,虽然……虽然,开始的时候自信的盲目了,被道尊您收拾了一顿,但,但是,晚辈绝对不像他这样。”

    玄龟很骄傲的对太初道,他似乎看不起这牛小墨。

    “道尊,晚辈也是。当初晚辈除了开始的惊慌,之后很有信心。这小和尚不会吓傻了吧?”凤舞也道。

    太初也愣了,心想不会是被本尊设定的永恒不举吓坏了吧?

    是不是残酷了?

    这不像系统之主,这像是个傀儡?

    是不是惩罚太残酷了?

    太初不禁想到。

    但是摇了摇头道“你们当初有天道传承,知晓所来之地,加上当初的年代很荒蛮,且你们各个本源深厚,不是小和尚杀生能比的。他只是太劳累了,你看这渺小虚弱的身躯。”

    太初这般解释道。

    毕竟这个血腥阵法内的生灵,也就比地球人强点的体质,昏迷了能说得过去。

    “这?好吧,反正有道尊您的金手指在,只要他不是弱智,总会崛起的,而且还很快,毕竟每次奖励都是道尊您留下的本源入体,和生来具有的天赋一样。”玄龟道。

    “嗯,所以,不急,先看看。这杀生小和尚就是实验用的,最迟十年,他就能达到凡界临界点金仙修为,到时候飞升到了仙界后,他会明白的;……第二个主线任务,本尊设定的是成就【大罗金仙】,而第三个终极任务是【回家之旅】,看看在金手指的帮助下,他能不能达到本尊的预期。”

    太初最后说道。

    这杀生小和尚,或者说牛小墨,就像一滴水滴,投入了浩瀚的洪荒大海。

    无足轻重,无关紧要,但是却有了变化。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