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盘古道友,我怎么帮你。”

    太初问道。

    “你,你答应了?”只见虚影盘古很是激动。

    看来有新生的机会,就是他盘古,也激动啊。

    就好比,为何太初那么深爱洪荒一样。

    因为那是所有美好和记忆的源泉。

    “我答应了,其实我也希望道友能回洪荒,洪荒可美了!”情不自禁的太初‘娇嗔’道。

    但是很显然,太初娘里娘气的语气,盘古压根没听到,他被太初一句洪荒‘可美了’吸引了。

    “对对对,无量道友……”

    “打住,盘古道友,称呼我太初道友就行,这是我洪荒的道号。”太初打断了盘古继续称呼他无量的名字。

    “太初?洪荒独属的道号?真是让人向往的洪荒啊,道友且说说,我身化的洪荒如何的美好?”盘古目的一阵羡慕,同时也一阵自豪。

    羡慕太初有独属洪荒的道号,他想来,要是自己成功回到洪荒,自己也起个独属的道号。

    盘古的称呼,就让他消散在混沌中,铭记在洪荒生灵的心中吧,而自己起一个新的称呼。

    而他自豪的是,洪荒是自己身化的,就像自己的孩子,虽然自己不知道此刻的洪荒究竟怎么样。

    盘古此前身化的时刻就明白,洪荒生灵除了混沌中没有死去转世的,其他的,都能说得上是自己的后代。

    “好,我给你说说洪荒……”太初道。

    洪荒的一切太熟悉了,太初甚至历历在目,若是说给被人听,太初可能会感到烦躁。

    但是说给他盘古听,太初很乐意。

    “说来,的确要感谢道友你,没有你的身化洪荒,就没有洪荒的今天……从你我那次(开天)告别开始,你身化洪荒后,洪荒经历了六个量劫的沉淀和壮大……

    第六量劫本尊、鸿钧……等人出世,那时的洪荒很是荒芜……

    后来混沌余孽想要毁灭洪荒,在洪荒生灵的努力下凶兽灭绝,洪荒进入了新的时代……

    你的后代三族龙凤麒麟崛起,之后魔道罗睺算计,天地大势下鸿钧合道……

    再后来巫妖争霸,你的嫡系三清和巫族出世,圣人出世,巫妖大战,人族诞生,三界重开,无尽小世界来袭,三千子世界联通……

    直到不久前,魔道卷土重来……”

    ……

    太初像是在回味历史。

    而盘古,随着太初的描述,有时候听得热血沸腾,有时候听得嫉恶如仇。

    可能有人会觉得假,毕竟他是盘古。

    但是,对于洪荒来说,盘古是满满的爱,何况洪荒的生灵几乎都是他的后代,直到天道出世后,才属于洪荒自我孕育的生灵。

    对于这样的‘家’,说盘古没有丝毫波动是假的。

    当然,在描述的过程中,太初没有刻意的展示自己多厉害,自己出了多少力气,全部一一带过了。

    置于盘古,他就不是傻子,从简单的描述中,就能知道太初的付出,一点都不比自己少。

    他终于明白,太初说:(洪荒可美了?)那种带有呵护和骄傲的感觉了。

    的确,洪荒是自己的洪荒,但也是太初的洪荒,而通过太初的描述,盘古还发现,洪荒也是所有洪荒生灵的洪荒。

    这正是自己想要的,没要枉费自己的牺牲,这样的洪荒的确让人迷醉。

    洪荒悠悠无尽岁月,绝不是太初三言两语就能概括的。

    盘古发现,混沌纵是无尽漫长,可是和洪荒比起来,真的没有可比性。

    “哎,我竟然错过了如此美妙的洪荒,可惜!我竟然铸就了如此神奇的洪荒,自豪!洪荒生灵的拼搏和历史,伟大!而太初道友这般守护洪荒,感谢!”

    盘古激荡的说道。

    “哈哈,不不不,不用感谢,我乐在其中。”

    “乐在其中?哈哈……好,好一个乐在其中。”盘古笑了。

    太初道:“是真的,我曾对很多生灵说过,我根本不是洪荒最重要的存在,我的确在守护洪荒,但是洪荒的精彩,绝不是我一个人的成就,而是每一个洪荒生灵,用他们的一生来演绎的伟大,我只是一个看客,哈哈……”

    这是太初的心里话,已经不止一次对人说了。

    他真是洪荒一个看客,洪荒的精彩纷呈,是生灵们自己演绎的,就是没有他太初,依然精彩。

    甚至悖论的主角论,他都不算是主角,这洪荒的主角,是一代代的生灵。

    而继续悖论的话,洪荒,是一个主角经常不出现都精彩的洪荒,因为这是洪荒历史,历史有时候很枯燥,可入味了也就迷醉了。(作者:咳咳……)

    所以说,洪荒不存在什么主角,所有主角都是添头。

    没有主角也叫人向往,他太初就是个添头。

    还要悖论一下的话,可能他不这么无敌,是个悲情小人物,很苦逼的那种,可能洪荒岁月中,他的存在价值会大一点。

    可惜啊,太初很无奈,修炼修炼的就无敌了,好无奈!

    还老早就无敌了,要不是洪荒太精彩,这洪荒都崩了。

    这是个无敌的洪荒,自己是个种田的,也是个幕后的建设者。

    而盘古,他佩服太初的洒脱。

    当然,在他看来,这才‘真太初’。

    要是太初对他说,自己对洪荒多么多么重要,可能盘古会打消让太初拯救的机会,因为这样的太初不靠谱。

    这么牛的身份和地位,小辈们时常挂在嘴边吹嘘是对的,你自己吹牛逼扯淡,就太掉架子了。

    就如太初说的,洪荒生灵无不把自己当创世神,十分尊敬十分敬仰自己,敬仰到飞了。

    但是,自己不能吹。

    因此盘古综合考虑后,道:“不管如何,哪怕我逾越一下,也要感谢道友的付出。”

    “哈哈,的确逾越了。”太初笑道。

    这是在开玩笑,毕竟太初说了,洪荒是所有生灵的洪荒,因此盘古说‘逾越’一下。

    而接下来……

    两人又交谈了一番后,盘古开始说出自己需要的帮助。

    原来这虚影和大殿,是盘古巅峰时期的布局,待太初证道成功后,道之层次后,就能把他从大道之河中带出去。

    从大道之河带出去,这需要道之层次岸上人的修为才可。

    此外,那座大殿竟然是盘古的本体,也就是说这虚影是盘古的投影,大殿才是他的本体。

    这叫太初想到了多宝道人,也就是此刻的如来佛祖。

    多宝的本体是多宝塔化形。

    若太初把盘古带出去,新生的盘古是金色大殿化形。

    其修为更是恐怖,此刻的盘古是道之层次,也就是说这金色大殿,是一个混沌灵宝层次的灵宝。

    混沌灵宝层次的本体,道之层次的修为,很是强悍。

    大道之河中,除了道果、金花,或者斩魔分出的寄托之三魔外,生灵其本尊,是不可能在大道之河存活的。

    想要在大道之河存活,只能道之层次岸上人。

    且还有个规则,外界进不来,除非你是大道层次,否则别想进来,也别想出去。

    所以这是盘古被困住的原因。

    真身进入大道之河,只有一种办法,就是太初这种,为了证道而来的,证道后出去,生灵一生只有这样的一次机会。

    进来一次出去一次,别无二法。

    这是盘古被困在此,出不去的缘故。

    待太初证道成功,他通过混沌时代研究的秘法,暂时和太初合一,之后跟随太初出去,这是取巧之道。

    当然,盘古说的很容易,就像很简单一样,可为此付出的代价和布局,太初很明白,必然是很大很大的代价。

    盘古没说,太初也没去问,问了也没用。

    大道之河这种地方,太初没事不会进来,而想来的时候,他自然能进来,他有自信。

    此外……

    “太初道友,你问对人了,我此前就是有情正道,这方面我有经验,待我与你细说……”

    太初询问了唯一一个有情正道的盘古,果然,有情正道盘古有经验。

    盘古道:“你把两朵金莲融合,融合成太初紫莲太对了,还有,之前你险些迷失就是一次考验,你称呼时间放逐很恰当,的确这样,我此前称呼虚无无尽,是无尽的孤独,和不知不觉间迷失的虚无……

    而接下来有情正道的最终目的地,是大道之河的源头,若无我的牵引来此,你会随波逐流到大道之河的尽头,同样也是源头……

    那里会进行如新生的考验;彻底迷失的考验;以及挣脱法则成道的考验;

    我当是的考验是三个我,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三个我作为对手,代表本我、真我和道我……

    我击溃了三个对手后,挣脱法则成道;

    但是,我不敢保证,你是不是也要这样的考验,我半步大道时曾推演,每个有情道证道之人,考验都相同,也不相同!

    相同的是:本我、真我、道我,也就是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三个考验。

    不同的是,兴许和我不一样,不是正面击败三个本我;

    总之,具体就是如此,我观道友的积累和根基,如你说的一样至少八成的把握;

    更何况,你融合太初紫莲为一体,这是天然的助力……”

    ……

    这一番解释下来,太初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个情况。

    果然有熟人好办事,有了盘古的经验自己就安心了,哪怕没有自己也有信心,但能有经验,谁不想要呢?

    “感谢道友指点。”太初很是诚恳的谢道。

    “哈哈,我是最希望道友成功的,说是你我两人同一个战线不为过,道友你成功了我也就成功了,你若失败了,我也就失败了,哈哈……”盘古笑道。

    说的很在理,他希望太初证道成功带他飞。

    要是太初扑街了,他也难过啊!

    “哈哈,看来的确要并肩作战了。”太初道。

    “哈哈……”

    ……

    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人交流了一番之后,浪花……?不对,太初告别了盘古。

    开始随波逐流的去大道之河的源头,去源头也是尽头,去度过属于他的考验。

    而盘古,惟愿太初功成。

    通过太初的描述,他对洪荒太向往了,一个人在这大道之河都十三多个量劫的等待了。

    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等待有没有意义。

    毕竟这般巧合太初的出现,他前世布局的时候,一点把握都没有,只能说一线生机。

    这一线生机付出的代价,别的先不说,单说这一大殿本体的他,可能是无尽岁月的等待。

    因为根本不知道太初能不能来此。

    这种抱有希望,又无尽等待的绝望,是最难熬的。

    要么痛快的死,要么有希望的等待,这是最好的两个局面。

    最难受的就是不知道对错的等待,就像此前。

    说实话,他真的等的很难受,没人能理解太初融合大道之河后,被他感应到的时候,盘古是多么的激动。

    无法言说的激动。

    源头的命运待他不薄,真的等到了。

    要是太初不来,盘古不知道自己还能等多久,没有目的的等很可怕。

    幸好,幸好!他也是主角命,等啊等啊的就成功了。

    ……

    盘古目送太初这朵小浪花,又开始随波逐流,心中对此默默的祈愿。

    大道之河里,谁能想到太还在?

    谁能想到,困住了这个大道之子。

    大道之河太神奇了。

    一路上,太初保持着自己的神智。

    飘啊~飘啊~~他的心神荡漾,飘啊~飘啊~~他的骄傲放纵……

    回想起盘古说的,盘古半步大道的时候,仍然一丝都推演不出大道之河的由来,这让太初对大道之河有点‘凝重’。

    天道之上是大道,而大道之上是终极超脱。

    可能这终极超脱后,才能明白大道之河的秘密。

    大道之河只是一个称呼,绝非大道这个层次这么简单。

    大道之河在那?怎么诞生的?一切都很未知。

    若有无量量劫混沌毁灭,鸿蒙未判,可能就是如此,大道之河都存在,它坐看混沌一次次的破碎重演。

    时间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太初猛地发现,自己‘随波逐流’的速度正在加快。

    盘古说过,尽头是旋涡一样的尽头,会被旋涡卷入未知之地。

    这忽然‘随波逐流’的速度加快,太初知道自己到达尽头了。

    真的考验来了,自己再出来时,可能是很漫长的岁月后。

    到了这一刻,太初忽然很平静,唯独有点挂牵洪荒。

    他这才发现,自己是真的很爱很爱洪荒……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