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洪荒之妖皇逆天 天涯 洪荒之妖皇逆天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无边无际,浩浩荡荡!

    再一次降临大道之河,大道之河的浩瀚,依然让太初迷醉。

    自道果寄托大道之河,无尽岁月过去了,这次终于到了挣脱河水,上岸的时刻。

    虽说,这上岸不好上。

    太初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往无前就是莽。

    降临到大道之河道花上,只见太初周身道韵开始慢慢的溃散,直到整个身躯化做虚无,洒落在大道之河了。

    而道花也开始凋零,一如刚才的身躯,慢慢的成了大道之河的一部分。

    让太初具体描述怎样的感觉,太初还真的难以描述。

    只是感觉自己全部消失了,但是又感觉,自己一直存在。

    消失的是他的道身元神等,而遗留的是他的本源。

    这一刻,太初终于明白了道心的作用,也可以说意志的作用。

    他就是一朵浪花,大道之河无穷无尽中的一朵浪花。

    而唯一和其他浪花不同的,是他这朵浪花有自己的意识,而别的浪花没有自己的意识。

    “很熟悉的感觉?”

    太初发现,此刻的自己,就如之前混沌状态紫芒一样。

    紫芒漂流在混沌中,而此刻化做的浪花,漂流在大道之河中。

    “那么危机是什么?考验是什么?我怎么挣脱?”

    太初不尽自问,自己该怎样从大道之河中凝聚重生?

    而自己步入道的考验又是什么?

    太初随波逐流的陷入了沉思。

    “咦?这是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一刹,可能未知的漫长。

    这朵浪花,随波逐流的跟着浩荡的长河奔流向前的时刻,似乎慢慢的接受了,自己就是一朵浪花。

    觉得一朵浪花需要考虑这么多干什么?这样存在未尝不可。

    但是!猛地一惊。

    “不对,我是太初无量道尊,我是要挣脱大道之河法则成道,我不是浪花,我要超脱的!”

    一声无言的质问,无人能知道,这大道之河中,一朵浪花,问出了这样的质问。

    “我是谁,我是太初?我从哪里来,我从洪荒而来?我要做什么,我要成道?”

    致命三问,太初猛地惊醒。

    原来自己不知不觉间,察觉不到危机间,已经在被大道之河或者说法则之河同化了,已经慢慢的开始接受自己就是一朵浪花,认为一朵浪花,用得着想这么没用的。

    幸好,刚才一阵莫名的悸动,让他一声轻咦。

    开始反思自己叫什么,好在没忘了自己是太初。

    至于这悸动的来源?

    “太初紫莲!”

    太初猛地一怔,自己什么时候忘记的太初紫莲,要不是它的悸动,自己都忘记它了。

    原来,就在太初不知不觉间,被法则同化的时刻,已经被太初融合进自身的太初紫莲,发出了一道紫色的光晕。

    这光晕的具体展现:是太初这朵浪花,从白色变成了紫色。

    和太初融为一体的太初紫莲,用这样的守护告诉太初,你不能迷失。

    长吁一口气表示惊讶……是不可能的,做又做不到,挣脱又挣脱不了,只能用描述来维持太初存在酱紫。

    所以,这朵紫色的浪花,变得与众不同了。

    此前是白色的浪花,一朵很普通的浪花,正愉快的随波逐流。

    幸好太初紫莲的存在,在他迷失的刹那提醒了他,让太初这朵浪花变得与众不同,从一朵白色变成了紫色。

    而且,更关键的是,太初不知不觉间,迈过了第一个关卡。

    这个关卡,太初称呼为:时间放逐。

    是真的时间放逐,反正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漫长到把他时刻谨慎的心消磨成了奔放的迷失。

    要不是太初紫莲的提醒,他都快成一朵无忧无虑的‘小浪花’了。

    而太初发现……?

    当自己惊醒的一刻,一道道神奇的丝线开始向自己凝聚。

    这一条条的丝线慢慢的凝聚,太初这才发现,这一条条的丝线,竟然都是自己的记忆。

    是自己‘快乐小浪花’时,不知不觉间溃散的记忆。

    这些丝线的记忆回归,太初终于恢复到了刚融入大道之河时的状态。

    他长吁一口气……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只是一朵浪花。

    但是,他很是惊讶,不知不觉间险些被法则吞噬了。

    “好在我英明的决定,和太初紫莲融合为一。传说盘古度过有情道证道,是因为混沌青莲的庇护,看来传言是真的,彻底融合太初紫莲的我,也被紫莲间接的挽救了。”

    “那么问题来了?”

    太初很疑惑,也有点小慌张。

    “为什么,我从白色小浪花,变成紫色小浪花后,我感觉我正被太初紫莲牵引?”

    太初很惊讶。

    此前自己这朵小浪花是随波逐流的,可这一刻不再随波逐流了,而是被紫莲牵引正在去向一未知之地。

    “这可如何是好?”

    太初慌得一比。

    “难道这也是考验的一部分?”

    “可是,明明是紫莲的牵引,不是本尊的考验啊,这可怎么办?太初有点慌了。

    他开始沉思,难道自己的太初紫莲被人算计了,或者说太初紫莲被人下了暗手。

    “不可能的,谁这么厉害,能在自己不知不觉间算计自己?”

    “唯一可能的是……?”

    忽然太初一愣,纵数整个混沌以来,自己是最大的未知。

    自己对所有的一切,在先知和强悍修为的推演下,没人比自己知道的更多。

    自己的秘密更是无人知晓,而自己却知道别人的秘密。

    “那么?盘古!”

    太初似乎想到是谁了。

    要说自己理解最少的,就是盘古了。

    他很强,可他强的根源自己知道的不多,只是知道他就是很强,为什么这么强却不知道。

    当然,也可以理解成盘古有情道,大道之子,生来具有大使命,或者说开天证道是他的使命,也可以说得天独厚等等解释。

    但是这些解释的背后,只是自己的认为,从没想到他为何这么强,为何生来具有大使命。

    自己都被自己先天的带入和认为,给束缚了。

    联想到太初紫莲的前身,是五分之二的混沌紫莲。

    而混沌紫莲的前一世主人就是盘古啊。

    “盘古道友,难道真是你?”

    太初想明白后,忽然没这么慌张了。

    能在自己不知不觉间给太初紫莲,或者说净世白莲造化青莲期间留下手段的,只有盘古。

    第二,能在大道之河中这般手段的,也唯有此前半步大道的盘古。

    既然这样,太初试了一下,发现挣脱又挣脱不了,疑惑又没人解答,只能跟着牵引而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太初!或者说紫色的浪花,就这般被牵引指引,慢慢的飘荡进了大道之河的深处。

    说不紧张是假的。只有这一刻,太初才开始推翻,此前自己对盘古的所有认知,开始思考盘古的由来。

    盘古被孕育了五十量劫,三千魔神和十二万九千生灵中,他最后出世。

    而一出世就无敌,这值得推敲。

    为何他一上来就无敌,难道真是代表创世,生来有大使命?

    还是说,也像自己这样的存在,通过布局和算计,成为了盘古。

    此外,盘古这般算计自己,是为了谋害自己,还是另有隐情?

    这也需要考虑。

    自己认识的盘古?匆匆一会,像个慈悲且冷酷的兄长。

    慈悲方面,他甘愿舍身取义,身化洪荒,铸就洪荒,有了此刻的洪荒。

    而冷酷方面,他斩杀整个混沌生灵,为的是成就洪荒,这不得不说很冷酷。

    这是一个很极端,很两极的性格。

    太初不知道,自己猜测的对不对,要真是盘古的算计,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盘古呢?

    是仁慈的一个,另有隐情的盘古?

    还是冷酷的一个,想要谋害自己完成他未知盘算的?

    太初不知道怎样抉择,此刻也做不出决定。

    时间流逝……

    果然,再被紫莲的牵引下,太初慢慢的靠近了一神奇的地方。

    谁能想到,在浩瀚的大道之河中,有一座酷似盘古殿一样的大殿,大殿金光闪烁。

    一路上耗费了具体多久?在大道之河这没有时间概念的地方,太初也不知道。

    可能一瞬,自己从融合大道之河到此刻只是一瞬。

    也可能漫长的时间,自己从融入大道之河到此刻,已经过去了无尽岁月。

    太初的修为很强,可此刻他推演不出。

    只是一浪花而已。

    这一路上,被紫莲牵引而来的路上,太初思考了很多。

    渐渐的他接受了好的猜测,是盘古另有隐情的猜测,不是谋害自己的猜测。

    原因有两点,一是:想要谋害自己,完全没必要唤醒快要迷失的自己,那样自己可能已经迷失了。

    第二点是,自己刚开始被恐惧支配,猛然间发生的匪夷所思,天然的本能使然,认为总有刁民想害朕。

    不过,冷静下来一阵反思后,觉得,盘古还是自己心中那光辉正大的盘古。要是盘古是个卑鄙的人,是个狠辣的人人,那就太崩了。

    至于凭什么这么认为,甚至这么笃定?因为某人有话说。(作者:虐主是不可能虐主的,本来就是无敌种田爽文,要的就是一个轻松的阅读心态,不是苦大仇深的苦情,也不是压抑的黑暗争斗,只能快快乐乐的继续下去酱紫……)。

    所以,太初平静了下来。

    跟着牵引,太初这朵浪花,降临在了古朴的类似盘古殿的金色大殿中。

    很神奇的境遇,浩瀚的大道之河,有这样的地方很神奇。

    “嗡——”

    作为浪花的太初,竟然感到了嗡的一声。

    “无量道友,久违了,吾之道场怎么样?”

    只见虚影一样的大汉出现了,正是盘古,太初松了口气……?嗯,是描述中的太初松了口气。

    “果然是盘古道友。”太初道。

    这种对话方式,回到了混沌时代,太初还是紫芒是的状态,道纹的传递交流。

    “哈哈,看来你猜到了。”盘古豪迈的一笑。

    太初从这笑声中更放心了,这般的豪迈笑声,绝不是龌蹉反派,反派不会和自己在这里废话交流。(须知:反派死于话多,盘古这般和自己废话,就算真是反派,自己也能逆袭。)

    “因为除了道友,真想不出还有谁能在大道之河中指引我来,也想不出,谁能在太初紫莲中布下手段。”太初道。

    “道友莫怪,实乃另有隐情,实乃迫不得已。”光明正大的盘古,有点难为情。

    不管怎么说,的确是自己算计了太初。

    “我就不隐瞒了,牵引道友来此,我说我也感到意外你信不信?”盘古道。

    “我信!”太初听闻回答,心中更笃定了。

    “哈哈,果然是太初道友,我果然没看错人。”盘古道。

    太初终于确定后。也很痛快,不管怎么说,盘古对自己有过不小的帮助,自己要是能帮忙,帮一把也好。

    “盘古道友,说吧。”

    “咳咳,是这样的……”盘古愣了,这么痛快?因此很诚恳道:“此乃我混沌时代,巅峰时刻,半步大道时的遗留……,

    我生来大使命,这使命是至高大道意志的赋予,不是说想能逆转就逆转的,甚至我的修为只能达到半步大道,不开天,只能大道意志下陨落……,

    虽说洪荒开辟,也是一种长存,可是,若能像道友证这般存在,谁又想像洪荒般长存?本来我是没有这个想法的,可见识了混沌珠因镇压混沌而破碎,从而补偿出的道友你,我就开始想了,我身化洪荒开天辟地,似乎也是一种牺牲,似乎也能得到补偿……

    道友,你神秘的让人恐惧,你知不知道,刚见到你的时候,我是多么的震撼,竟然还有你这样的存在,哪怕是混沌珠无量道大贡献的补偿……”

    盘古说了很多,很多……

    表达的意思更是让太初一阵惊讶。

    但是有点难受,什么叫:‘混沌珠破碎镇压混沌,而补偿出的道友你?’

    这话就像自己是充话费送的一样?好尴尬。

    当然,尴尬了一会就忘记了。

    而是沉思盘古话中的深意。

    按照盘古的话来解释,盘古能有此刻的举动,是因为看到了自己才有的布局。

    意思是:本来是身化洪荒就完事了,可看到因混沌珠破碎的补偿后,他想到了这一点,有了此刻。

    太初一阵汗颜,盘古竟然是因为自己才这样的。

    还有,盘古重复了好几次自己的神奇,说自己多么神秘?

    这点太初有点别扭,前不久自己还推测盘古的神奇呢,没想到盘古对自己更好奇。

    自己觉得盘古是挂,结果盘古说:道友,你才是最大的挂啊。

    至于,盘古牵引自己来此的目的,太初也明白了。

    不是自己想的,总有刁民想害朕。

    而是想通过自己的帮助,让他离开大道之河去洪荒。

    这是盘古的目的。

    他的解释是,总有一线生机,此前在混沌中见到自己的时刻,就在谋划。

    至于能不能成,他也不知道,就像刚才盘古对自己说的;‘牵引道友来此,我说我也感到意外你信不信?’。

    这句话充分的表明了盘古的意思是:我只是做了布局,但是想不到实现了。

    毕竟这是无数巧合才能实现的。

    比如,太初达不到道之层次呢?

    比如,太初达到了道之层次,没有融合太初紫莲呢?

    甚至,净世白莲和造化青莲没被太初收取,或者融合成混沌灵宝的太初紫莲呢?

    比如,太初不是有情道的考验,而是无情道简单了很多的考验呢?那太初可能超脱了,都来不到此地。

    总之,好巧。

    ……

    ps:汇报一下,手上绷带揭开了,进入康复期间了,还有最近两章有点皮,正在找状态中,感觉很嗨皮。

百度搜索 洪荒之妖皇逆天 天涯 洪荒之妖皇逆天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