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来到本源之地后,布置了一时空流速阵法。

    这将是一段孤单漫长的修炼旅程,吸纳天地本源,修为提升到混元无极金仙九层。

    之后和境界齐平,就能去大道之河了。

    所幸太初对洪荒的贡献很多,因此可以没有代价的来天地本源之地吸收天地本源。

    这要是没有天地本源的补充,让太初一个人靠吸收灵气转化,真不知道需要多久。

    那将是更无比漫长的时间。

    想来,此前守护洪荒,为洪荒做了这么多,也不是没有回报的。

    起码跟着洪荒进步是其一,这其二就是可以无所顾忌的来炼化浓郁的本源,其三在洪荒超然的地位,其四是他也乐意在洪荒中。

    混沌早就呆腻了,曾经是紫芒的时候,漂流的太久了。

    久到洪荒十三个量劫了,还没混沌中漂流的四分之一时间。

    太初也承认在混沌时代浑浑噩噩的,有时候被困住就是几个量劫,飘啊飘啊的就是一两个量劫,那时候真没有时间的概念。

    太初开始了闭关,忘记了洪荒的一切。

    而在洪荒!

    返回的圣人,带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域外魔域。

    此时的域外魔域,已经显得很清冷,九成九的魔头去了洪荒,只留下三瓜俩枣的还在魔域中,有的还是轮换的成员。

    魔殿中,很压抑。

    “请老祖惩罚。”满头大汗的,跪地对罗睺道。

    罗睺此刻的双眸中,充斥着一团黑色炙热的火焰,似乎要压制不住了。

    一股巨大的威压席卷,贵为圣人的瑟瑟发抖。

    哪怕此刻的罗睺也不能斩杀他这个圣人,但是无尽岁月的威压,就像暴风雨中飘摇的小船。

    “呼——”

    过了好久,一声长吁。

    “起来吧,我知道了。”罗睺最终没有选择惩罚,而是让他站了起来。

    不过眼中那一丝没落,是掩藏不住的。

    “老祖?”

    “哎,终归是输得一干二净啊,挣扎了无尽岁月终归看清了,这是太初的洪荒,是天地大势的时代,太初说的没错,有些人的确被命运支配,只是没想到,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哈哈……”

    罗睺一声长啸。

    “老祖?”发现很不妙,第一次看老祖这样的状态。

    果然!

    “嗡——”

    只见罗睺周身气运一阵增强,而且,就是整个洪荒都一阵颤抖,似乎未知的事情发生了。

    魔殿中很沉默,一直这样的局面过了十几年。

    “呼——”

    当罗睺再一次显现出生命动态的时候,第一做的是长舒一口气。

    变了,发现老祖变了。

    变得很飘渺的感觉,自己似乎说不出。

    “呵呵,鸿钧我来了。”罗睺募得说出了一句不明所以的话。

    “老祖,您?”挣扎道,不知道怎么开口。

    “是的,本祖没想到,因为此次决断,竟然超脱了。”

    “超脱了!?”猛地一阵,立马联想到了道祖的超脱。

    见满是震撼,罗睺道:“你猜测的没错,本祖和鸿钧一样超脱了,只是还差最后一步,这最后一步就是收回寄托天道的分身与本尊融合,此后不被天道拘束,成为如鸿钧老道那样的存在。”

    “这?”一阵惊讶,接着一阵惊喜,“恭喜老祖,贺喜老祖。”

    “哈哈……”

    罗睺一声长啸,这次真的在他的意料之外。

    先是说了他在太初界的决定,决定是臣服太初,为了魔道能彻底立足洪荒,他们臣服了。

    还答应了太初的一些嘱咐。

    刚听到的时候,罗睺是愤怒的,他处于极度暴怒的状态,要不是为圣人杀不死,可能刚才他会斩杀了。

    因为在刚才他看来,是背叛了自己。

    但是他压制住了,压制住后一阵的没落,发现斗了无尽的岁月,仍然不是太初的对手,仍然被太初玩弄于鼓掌。

    什么魔道重来,什么魔道掌控洪荒,再好的计划,在太初和天道大势的联合下,自己就是想得再完美都不行。

    先是太初剪出了自己的帮手将臣,将臣好久不见了,听说被太初一句问道的语言伤了元气,好久不见了。

    这是太初第一步剪出他的盟友。

    而第二步更彻底,斩断了自己对无天佛祖的掌控,还避免了从佛门开始的魔劫。

    导致自己的第二个帮手因果,也被太初收拢了,而自己想要通过侵袭佛门的计划,也夭折了。

    被迫无奈之下,只能明着来,就是此前魔道的入侵。

    看上去这入侵很是成功,但是,只有罗睺知道,要不是太初一而再再而三的剪出自己的计划,此刻的洪荒可不是现在的局面。

    其实,从取经结束陈袆重生,到黑夜降临,揭破魔道苏醒,就开始被太初一步步的剪出了。

    这种种,看似随手而为的举动,对自己的计划是致命的打击。

    洪荒都在盛传,魔道重来太初没出手,还真有人信了。

    罗睺为此很郁闷,太初要是没出手,你们还有时间流传这些‘谎言’?

    你们早就被本祖的计划斩杀殆尽了。

    再加上带领的魔道,挣扎了百万年,最终臣服太初后,罗睺终于崩溃了。

    神奇的是,竟然因此看淡而道心超脱了。

    罗睺一阵郁闷,都不知道太初是成全了自己,还是害了自己。

    谁能想到这个局面?

    自己终于能走出这魔域了,终于可以和鸿钧一样去留随意,看元卷云舒了。

    可这不是他的性格!

    叫他和鸿钧一样当个无为老人,他是做不到的。

    一天不折腾就难受的性格,早就深入罗睺的道心了。

    道心超脱的一刹,豁然开朗,自己可以做的更完美,终于超脱不被天道掌控了。

    “,你且说说太初的原话?”罗睺问道。

    压制住心情和道心后,罗睺没有盲目,而是对问道。

    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了一点,什么叫坐立难安!

    刚臣服了道尊,结果魔祖超脱了?

    这尼玛!该怎么办?

    “老祖,属下,属下……”好难受,怎么办?

    背叛道尊不可能的,这是找死。

    可背叛老祖也是难受,还不说老祖今后没有拘束,不是此前自己认为的没多大用处,毕竟魔祖被困在域外魔域。

    “哈哈,无妨,我知道你的难受。放心,本祖还不至于和你置气,本祖也没怪罪你,而且本祖保证,今后不再插手洪荒魔道了。”罗睺猛地语破天惊。

    “这?”都说一日三惊,他一日惊了好多次。

    “本祖道心超脱明白了很多,一个层次一个眼界,莫不成你还觉得,超脱后本祖还需要你们来凝聚气运,或者靠你们实现目标?”罗睺开门见山。

    说完又……惊了。

    猛地一阵沉思,老祖此前掌控自己等人的原因,是因为他被拘束在域外,进入不了洪荒。

    而此刻的魔祖,只要完成最后一步,就能超脱束缚,自由自在了。

    试问这样的老祖,那里还用得着自己这帮人?

    自己这帮人就是合起来,都不是老祖的对手啊。

    超脱无拘无束的无极金仙,可不是无极圣人能比的。

    终于明白罗睺这么说的原因了。

    因此他长舒一口气,把太初的交代说了一遍。

    “什么?”

    “你确定!”

    结果说完之后,罗睺一阵慌张。

    “不对!”

    “不可能?不可能是突破?”

    “但是……!”

    “这怎么可能,他这么强?”

    一阵喃喃自语,看的很傻眼。

    太初对弟子们说,自己离开的原因是突破,但是没和正、魔、自由者三方说。

    “太初真是这样交代的?”似乎不死心,罗睺又问道。

    “是的老祖,道尊的确这样说的,还说会来找您,以及道祖等人。”道。

    旋即说完后,见罗睺陷入了沉默,还一脸的惊恐。

    很惊讶,魔祖这是想到了什么,竟然因为道尊的暂时离开吓成这样?

    果然是道尊,真是强啊,一个决定就把老祖吓得这样,还是刚都道心超脱的老祖。

    “老祖,属下能知道您想到了什么吗?属下也好奇道尊这个决定,造化混元塔都被道尊收走了,还说召集我们是为了外界入侵,难道洪荒有危机,道尊回不来?”

    “呵呵——”罗睺一声苍凉的笑声道:“岂止是回不来,可能还会彻底的陨落,你说呢?”

    “什么?”又惊了,反正不知道几次了,也就不计较了。

    “老祖,这,这是什么意思?”一脸紧张。

    这个时候他,早就明白了,洪荒没了谁都不能没有道尊的。

    没了道尊不说别的,就自己眼前的魔祖,就是洪荒绝对的祸害啊。

    自己喜欢现在的洪荒,虽然和正道整日生死大战,但自己就是喜欢,这是自己存在的立身之地,这是自己为之奋斗的地方,这是自己想它继续繁荣的洪荒。

    要是道尊没了,洪荒会垮了一半。

    “哎,他怎么能这样?本祖很想说猜错了,可认识这老东西来,他每次都会让我失望,他可能真的又一次,又一次让我失望了。”

    听不懂,因此很蒙圈。

    “可是,可是不应该的?本祖才刚道心超脱,他怎么可能,强也不至于这样离谱的?”

    反正听不懂,继续蒙圈。

    “若是我猜测的对了,本祖岂不是永远被他压制?”

    还是听不懂,迟滞蒙圈中。

    “也罢,他说了会来找本祖,我就等等看,希望猜错了。”

    ……?不打算忍了,一定问清楚老祖您絮叨的什么,您倒是说啊,我不懂啊!

    “老祖,您猜到了什么?”

    罗睺稳了稳心神,深邃且落寞的看了看道:“本祖猜测,太初要突破了,因此闭关去了,是突破道之层次。”

    :……?

    这已经不是惊讶了,而是说不清楚的震撼。

    过了好一会,喃喃自语,“道之层次,天道境界?”

    “不错,就是道之层次,天道层次是太初说开的。在混沌时代称呼为混沌至尊,也叫混沌层次。”罗睺一叹。

    惊呆的,情不自禁的问了句:“老祖,这个层次有多强?”

    “呵呵,多强?”罗睺摇了摇头,自己都不知道多强,自己前世的记忆很模糊,但好在自己得到了排名前十二的吞噬魔神的记忆和本源,因此知道点。

    “具体多强说不清,四个字概括:无法无天。”

    “无法无天?”一怔,“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罗睺难得玩笑道。他也是想冲淡下心中的震撼。

    但信了。

    无法无天?

    可不是无法无天,道之层次不修法则,修道,当然无法了。

    而无天,这天代表天道,是洪荒天道,道之层次和天道齐平了,还真是也无天了。

    果然好总结,道之层次四个字:无法无天。

    “可是,属下不懂。这不是更强了,为何道尊这么郑重的交代我们和无量门弟子?”总算从蒙圈+惊呆中走出。

    总算问了句‘人话’。

    “你不懂的。哎!”罗睺一叹。

    一阵哭笑,我可不是不懂?我要是懂我就不问了。

    “这么说吧……”幸好罗睺解释了一下,罗睺道:“突破道之层次,需要生死涅槃,无极金仙是融合法则,而只有从彻底融合法则中走出,挣脱法则成道,才能‘成道’;

    这预示着,需要一切和法则融合,那时候很危险,要是道心不够强,会被法则同化,从此这个生灵彻底消失,成为法则的一部分,只有涅槃重生,道我凝聚,走出大道之河,才是成道,也就是天道层次……”

    一番解释后,罗睺把成道的困难和危机,说给了。

    根据圣人的修为和感悟,思考了好一会,才摸索清楚了一个大概。

    果真很危险,要是道心不强,这不是成道,这是找死。

    只有道心强大,从彻底消失中,依然不被迷惑,凝聚道我,才能凝聚新生,走出大道之河,成为岸上人。

    想到此,情不自禁的他说了句:

    “这要是道尊突破的关键时期,被人打扰了可怎么办?老祖,属下发誓洪荒真离不开道尊的,会乱的!还不说可能有小世界入侵的危机。”

    好家伙!

    这是真的诚服太初了,不是假的。一时间想到了道尊要是有意外可就惨了。

    “哼!”罗睺一声冷哼。

    “额——!属下该死,属下知罪!”一怔慌张。

    “收起你肤浅的想法,消失是消失在大道之河,你觉得谁能在大道之河伤害他?除了他自己迷失被同化,突破道之层次谁能破坏?哼,他失败了就烟消云散,但是成功了就表示,道我新生瞬间无敌。”

    又道:“只有这两个结果,陨落和无敌。这是道之层次,不理解就不要瞎想,愚蠢!”

    “是,是,属下知罪。”

    “滚吧,看到你就生气,有多远滚多远。”罗睺没好气一挥手。

    瞬间被剧烈的威压席卷,狼狈的被卷出了域外。

    ……

    “咳咳——”

    过了一会,发现,自己已经在洪荒仙界某处了。

    “这次把老祖得罪惨了,看来今后难再回不去了!”一叹。

    他想到了刚才和罗睺的对话。

    老祖先是愤怒自己臣服道尊,接着老祖超脱了,后来自己又因口误,似乎彻底的和老祖决裂了?

    “也罢,也罢,这样也好,今后靠我们自己也好。哎!”叹息道。

    “希望道尊能和老祖商议出定计,真不想看到他们两位继续敌对出手。”

    显得有点落寞,回望了一眼魔域方位,一声长叹赶回了魔道大本营。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