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见此,暗自感叹:果然,自己又强了很多。

    此前的时候,对付傀儡无极都要花费点时间。

    而现在,自从境界修为都达到了无极金仙后期后,就是碾压无极圣人都很轻松了。

    不过,这一幕看傻了很多人。

    无极圣人死了?

    不对!

    圣人都能不死不灭,别说无极圣人。

    无极圣人是仙界的法则,要是这么容易死了,那才是玩笑。

    “嗖——”

    果然,众人还在惊讶,只见刚才被太初粉碎的一地,一道鸿蒙紫气飘出,这是完整的不灭灵光。

    除非洪荒灭,不灭灵光是不会消失的,不灭灵光(鸿蒙紫气)瞬间被太初摄了过来。

    而紧接着……

    “嗡——”

    一声天地震动。

    消失的无天,被太初此前灭杀的无天,又复活了。

    只见复活的他一脸的苍白,显然刚才经历的大恐怖,把他吓得不轻。

    “道尊,晚辈受教了。”

    无天自是不说了,太初已经用行动告诉他了强大,他彻底的服气了。

    就连在观望的罗睺都一个哆嗦,自己比无天强点,但是好像强不到哪去,自己要是被太初这厮逮到了,好像也就这个下场。

    而另一边的生灵,更是惊讶。

    惊讶道尊的强大,惊讶无极圣人的神奇。

    带入自己想一想,自己只是圣人,被斩杀了需要一点时间重新凝聚,且需要很大的代价,而无极圣人似乎不一样。

    总之,太初忽然的乱入,不仅震慑了魔道,还叫无尽生灵感受到了一种亘古走来的不可挑战。

    无天不想想多呆了,哪怕还有事情需要的布局,也不是现在。

    现在还是先离开,去本源之地冷静一下的好。

    急匆匆的他告别了太初,至于因果魔神,他顾不上了。

    “晚辈接引,谢道尊主持公道。”

    “晚辈菩提,谢道尊主持公道。”

    “咳咳,见过太初道尊。”

    接引、菩提以及留下的因果三人道。

    三人中两个感激,一个紧张不安。

    紧张的是因果魔神,他感叹自己的命不好,刚出来就遇到太初,这不是好开头。

    “哗——”

    太初一挥手,顺势……,整个天地间恢复正常的清明。

    好像刚才一直处于紧张和不安中,太初这一挥袖,很多生灵从忐忑中走出。

    在幽冥地狱。

    后土观看了太初的举动,毕竟无天成就无极,她需要关注。

    但是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太初的行为。

    后土明白自己比刚成就无极的无天强,但是强也有局限,而太初的强似乎没有极限。

    灭杀无天很容易,同样灭杀自己也不难。

    无非不能彻底的杀死自己而已。

    “无量道尊!”

    后土震动的心,只能通过默念太初道号来镇压。

    这么一来,太初全部包办了,震撼的是他这个人,而冷静一下稳固道心的,是他的道号,这很无解。

    ……

    “嘶嘶——”

    域外魔域,魔殿中。

    包括罗睺在内的圣人们一样震撼。

    “老祖,道尊什么意思,这是要打压我魔道吗?若是这样,我魔道难以崛起啊!”

    圣人不安的问。

    “是啊,老祖!”

    “老祖,我们怎么办?”

    “老祖!”

    “肃静!”罗睺一声大喝。说道:“你们想多了,太初是不会打压我魔道的,刚才,刚才……”

    实在是有口难言,但是为了稳固属下的心,似乎不得不说。

    真有种盘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刚才是本祖我,叫无天故意挑衅太初的。因此不是太初打压魔门,只要你们不去挑衅他,没事的。我魔道重来是天地大势,你等且安心。”

    “呼——”

    众人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

    但是老祖为何去挑衅道尊,您老还没被打击够吗?

    这不是自找打脸吗?

    好吧,果然是老祖,自己想不明白。

    不过,不是道尊故意打压就好,这样就不担心了。

    ……

    除了有牵连的众人。

    其余的圣人们也在关注,无极圣人出现能不关注,道尊出面能不关注?

    这其中就包括了太初的弟子们。

    磐石看到这一画面,脸色激动又欣喜。

    “师尊果然还是师尊,无量道尊。”

    空灵这霸气女王圣人,一副应该如此的样子,看了看和自己一起同看的徒弟道:

    “看到了吧,这就是你师祖的强悍,是无法理解的,无极圣人虽强,但对你师祖来说,一样可有可无,否则怎么是近乎于道的存在?”

    “是,弟子谨记老师指点。”瑟瑟发抖的金灵道。

    而在域外的女娲,五庄观的镇元子等,也看到了师尊的强大。

    难以想象,那个隐藏在笑脸慈祥下的老师,竟然这么恐怖。

    自己成圣了又如何?

    和自己拜师前一样,自己进步这么大,师尊同样更大。

    这次的行为,太初就像一个定心丸,瞬间定住了整个洪荒不安的心。

    …………

    “这是谁?”大荒一脸的冷汗问。

    “我,我也不知道。”神祖恐惧的回答道。

    太震撼了,自己这一路到底经历了什么?

    刚来就圣人出面,此后又圣人陨落、无极出现……

    可没多久,无极被人斩杀、又新生。

    这是洪荒吗?好可怕,不如回去吧。

    自己蝼蚁都算不上的。

    “这个前辈,好像是我们要加入的正道中人。”大荒整理了下错乱的思绪道。

    “咦,你说得对,有这样的正道前辈,我们这次加入对了。”神祖道。

    就这般,两人似乎更坚定了。

    而另一边!

    “道友,我们,我们,我们是不是走错了,似乎魔道不值得投靠?”幽冥问?

    尸骸艰难的擦了擦汗,“道友,洪荒是平衡的,有正道就有魔道,魔道中一定会也有这样的存在的,甚至更强。”

    这话说完,幽冥想了想,似乎的确这样。

    每次故事中的灾难来临,或者巨变的时候,总有强悍的魔道高人,给人一副泰山压顶的感觉。

    魔道敢重来,自然不怕正道的,甚至更强。

    此外,自己的心是魔,却因恐惧去正道,这不符合道心的。

    那就一条路走到黑吧。

    幽冥决定了。

    至于尸骸,他再一次见识了洪荒的强大,果然是上苍之上。

    如此一来,自己留下的小世界的分身更重要了,要时刻保持最强战力才行。

    此外,还要根据这里学习的感悟,传送给下界自己留下的分身,就是小世界有极限的限制,也能发挥出更强的战力。

    “哼,小世界生灵死光了又如何?我的性命才是重要的,为了分身的保持足够的战力,大不了发动黑暗暴乱就是了。”

    尸骸决定了。

    这样有备无患,就是自己这一身体死亡了,还有一个,这就不怕了。

    当然,也不能招惹绝强的高手。

    绝顶高手会顺着自己的灵魂本源,把自己灭杀了,也能把自己留在下界的分身也斩杀了。

    比如无极圣人就能轻易做到,更别说斩杀无极圣人的哪位了。

    此前自己为了探索上界,曾对尚未联通的上界大动干戈,结果引来了世界意志的打击。

    现在想起来,不是什么黑血毁灭的自己?

    而是自己触犯了规则,导致世界规则的惩罚。

    当时的惩罚中,不仅有世界规则凝聚的一滴黑血,还有弥天的大恐惧,因恐惧,自己幻想到的攻击是黑血一滴。

    所以说,那不是黑血,是规则的凝聚。

    自己因恐惧想成了黑血,但是自己要是当初不恐惧,或者是别的心情,那么可能攻击自己的是别的,有可能是巨掌,有可能是武器,有可能是万物。

    都是世界规则的惩罚,看你想到的最恐惧是什么而已。

    这些,是飞升到了上界上苍之上后,尸骸明白的一切。

    这种经历,貌似只有自己遇到过。

    强如大荒、幽冥、神祖他们,他们也很强,但是没有自己这样,强的触发世界规则的惩罚。

    这是很值得骄傲的,尸骸这么想的。

    总之……

    四人,因为刚来仙界,又遇到了这么多神奇的境遇,变得更加的不安了。

    有种回到了自己还是一弱小的存在,仰望绝顶强者的心情。

    …………

    在灵山!

    太初对接引的感谢没在意,他就不是给接引报仇的,接引感谢他没用。

    此外,太初也不是打压魔道,而是罗睺不死心的挑衅,要不是如此,太初还是很看好无天的。

    这小家伙,无尽岁月来自斩,隐藏成最强心魔,这是一种坚定的大毅力,很值得称赞。

    至于菩提,太初仔细的看了一眼。

    已经取代了准提,成了新的本尊,不过很倒霉,刚斩出自我尸就被人灭了。

    不过,只要恢复了还能继续凝聚斩出,也不错,有一定的潜力,比准提要强。

    而因果老家伙,好久不见了,自己都快忘了他了。

    这家伙是真倒霉,扬眉和他差不多的根脚,都已经混元无极金仙了,他才混元金仙圆满,也就是准圣圆满。

    看来盘古的后手真是强啊,压制的他丝毫不进步。

    而太初,又是扫过整个佛门,发现佛门的气运果然衰减了很多。且不纯了,金光的佛道气息中,有了一半的精纯魔道气运。

    就如无天说的,他是无天无极圣人,也是佛门的一个佛祖。

    单是那分身,也就是功德金池中,已经盛开的黑莲,都是圣人的层次。

    这才是无天佛祖,无天无极圣人不能驻留仙界,他留下了分身。

    “嗖——”

    太初一指点出,一道更精纯的魔道道韵,点在了黑莲上。

    这一幕,惊得接引和菩提不轻。

    道尊也是魔道?比魔道还精纯的魔道气息,这?

    两人傻眼了,怎么会这样。

    而那黑莲,被太初精纯魔道的弥补下花开了,只见一披头散发的中年道人,眉心印刻另类的卍字符。

    这才是无天佛祖。

    “道尊,您,您——”

    接引很惊讶,还沉浸在太初散发的精纯魔气中。

    “噗嗤——”

    这时,忽然一声嗤笑传来。

    太初还没说话,打算怕拍马屁的因果,为了自己的小命打算讨好太初。

    “接引,枉费老道传授你这么多年,难道你不知道混沌时代和最早的洪荒时代,是不分正魔的?太初道尊,和老道这样的根脚,都是正魔双修的,你以为天地神魔是叫着玩的?”

    又道:“此外,你不懂无量的伟大,无量是一切啊。”

    这话说完,接引和菩提显然短时间接受不了。

    而太初笑眯眯的看着因果,“老东西,不用这么低声下气的弯腰,你称呼本尊道友就行。怎么,被盘古道友镇压的骄傲都没了?”

    这是赤果果的打脸,因果一阵难堪。

    “哈哈,骄傲老道自然有,但是也明白强者为尊。此外,一个代表无量道的人,值得老道尊称;

    论推演和天机,不是老道自夸,他扬眉、他轮回等人,还比不上老道,无量代表什么,老道很清楚。最后嘛?”

    因果最后一叹:“最后,还真有点被镇压怕了。”

    老家伙就是聪明,解释的通了。

    也可能他的确知道无量代表什么。

    至于说的怕了,也有这样的因素,把一个骄傲的前五混沌魔神镇压的怕了,可想而知当初的盘古对他做的影响有多大。

    另一边,两人的交谈,把接引和菩提拉回了现实。

    两人终于明白什么是天地神魔了。

    原来对天地神魔来说:不存在什么‘数’为正,‘极’为邪。

    原来都是神魔感悟的道而已。

    怪不得自己等人,一直仰望那些存在,一直赶不上,原来他们所修的是万法归一。

    修万法归一,这需要多强的悟性和根脚,真是难以想象。

    据传荒古最早起,天地初开时期,一个层次进步需要半个量劫,甚至一个量劫。

    此前还有点唏嘘,神魔不过如此,就是天地威压和盘古大神的威压存在,也不至于这么离谱吧?

    现在想来,根本不一样。

    也就是说,不管是道尊,还是道祖,亦或者扬眉、第三等前辈,他们是‘极数’双修的平衡。

    这时!

    “啪嗒”一声。

    只见那黑色的无天,从莲台上睁开了眼睛。

    顿时,魔道黑光和佛道金光相互交替,眼中是佛道金光,口吐的却是魔道黑气。

    半魔半佛,佛魔混元。

    无天比昊天上帝做的还要好,昊天留下的分身,因天庭的气运和自己布局,也就准圣圆满。

    而无天的布局,却是分身也是圣人层次。

    “晚辈无天见过道尊,感谢道尊点化。”

    无天佛祖,也就是无天无极圣人的分身,站了起来,跪拜太初刚才的点化。

    要不是刚才太初的点化,他还需要很久自我凝聚的苏醒。

    甚至,刚才太初那一指,点破了他与无天无极圣人的联系,他就是无天佛祖,不是无天无极圣人的分身了。

    太初说是成全了他,但也似乎破坏了无极无天对他的掌控。

    就算这掌控,迟早因无天无极坐镇本源而断掉,但是总能影响一段时间。

    而太初直接给他断了,无天无极还是和昊天一样去镇守仙界本源吧,就别来掺和下界的事情了。

    当然,太初看到的是罗睺对他的掌控,而不是无天无极对他的掌控。

    这才是太初切断的原因,罗睺这老东西太过了,老老实实的在域外就好,手别伸的这么长。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