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飞仙台。

    白浅猛地一阵恍惚,一道仙界传承记忆袭来,此乃进入仙界的需知。

    等她面色开始出现变化,震惊、疑惑、恍然大悟,直至睁开眼睛醒来。

    “道尊前辈我……”

    “道尊走了,小家伙,说说你怎么认识道尊的?”

    只听一酥软的声音,带有巨大的魅惑之音传来。

    白浅:“……”

    “白浅拜见老祖。”

    白浅肯定了,自己面前的,就是整个天地万界所有狐族的老祖狐媚。

    也就是道尊前辈所说的,带自己见的老祖。

    传承记忆中,狐族唯一的证道混元者,也就是圣人。

    “起来吧。”

    小狐狸一摆手,白浅被托起,颤抖的身躯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老祖。

    而之后,白浅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给小狐狸说了一遍。

    直到听完。

    “哦,这么说来,你是很幸运,也很不幸。”又道:“不过无妨,来到了洪荒仙界,你的厄运结束了。你可愿意跟在我身边,由本祖教导你?”

    白浅听闻,激动的心情难以自制。道:“白浅谢过老祖,白浅愿意。”

    “好,之后就跟着本祖在升仙台吧,好好修炼,仙界是一个浩瀚的地方,洪荒是一个至高平衡的地方,比你所在的世界更残酷,当然,也比你所在的世界更公正至高。”

    直到过去很久了……

    白浅仍然感叹命运的神奇,或许自己的一生,这才刚开始。

    不是自己此前想的,前半世强大布道天下,后半世颠沛流离。

    ……………………

    “哗啦——”一声……

    像是时空破碎了一样,只见一遮天蔽日的巨鸟,在无意识间飞过一片看上去祥和之地。

    它身躯飞入一看上去,流转着阴阳鱼的巨山时,身躯像是触发了禁制。

    只见他开始迅速的衰老,直至不由自主的,在时间加速下成为一片尘埃。

    此地是一处洪荒新生之地。

    可这里渺无人烟,像是一片被折叠的空间,存在却一般人找不到。

    此地的中心,是一旋绕着阴阳黑白气流的巨山。

    巨山的一旁是一矗立,直通天际的险峻巨峰。

    此地灵气浓郁,却没有一个生灵存在,一股浓郁的本源气息流转。

    直到这天!

    巨山一声轻颤,似乎出现了莫名的道韵。

    阴阳黑白的气旋,像是找到了宣泄的目标,开始向着巨山凝集。

    更神奇的出现了,此巨山似乎会呼吸,他正在呼吸流转的黑白气旋。

    不知过了多久……

    “我,不知道我是谁?”

    “我不知道要干嘛?”

    “我不知道来自哪里?”

    “我似乎忘记了很多。”

    只见这巨山像是在颤抖,也想在倾诉。

    “这些记忆对我很重要,但是为何就是想不起来。”

    “……”

    又过了很久……

    “我想起来了一点,我是一个行者,一个天地间的行者。”

    “我生来渴望自由,渴望无拘无束……,我不是一座大山,我是一个生灵,就像……”

    “轰隆——”

    只见那巨山开始变化,一声巨响,巨山消失了。

    一道身影出现,他脚踩着大地,抬头望着天。

    “就像此刻这样化形!”

    “呼——”

    一道传承自他元神中苏醒,这巨山所化的身影闭上了眼睛,开始浏览传承记忆。

    直到又是过了许久……

    一道金色的光芒从此身影发出,一点灵光开始凝聚。

    “不灭金仙,我是不死不灭的金仙,我叫天行者。”

    这人,也就是新生的天行者,睁开了眼睛。

    只见他的双眸一边黑色,一边白色。

    一个万物归墟,一个万物化极。

    “归墟化极之眸!”

    “我的先天神通!”

    天行者摇了摇头,冥冥中感应,自己的双眸就是这般称呼。

    归墟是万物俱灭的虚无,化极是极尽无穷的新生和希望。

    “不对,我还缺少了什么,似乎对我很重要。”

    天行者一者思索,似乎有对自己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他猛地看到了不远处矗立的山峰。

    “你……”

    “轰——”

    只见天行者看向矗立的山峰,山峰像是活了一样,开始炸裂,开始从巨山上掉落石块。

    直到附着的石块全部脱落,露出了巨峰本来的面目,竟然是一散发着玄黄色气息的巨棍。

    “造化一元棍!”

    “我的伴生至宝!”

    “嗡——”

    此话说出,只见那高耸入云的巨棍开始出现变化,只见它迅速的变小,直到嗡的一声轻颤,飞到了天行者的手中。

    顿时记忆如潮水,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天行者握住手中造化一元棍的一刻才发现,自己似乎记起了很多事情。

    天地间似乎变得静了。

    就连一声喘气的声音都没有。

    天行者闭上了眼睛,只见脑海中画面开始流动。

    ——

    “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你叫石猴吧?”

    “石猴,石猴,哈哈,我有名字了,我是石猴……”

    “这瀑布的后面据说是神仙的洞府……”

    “你们都要叫我大王!”

    “大王,大王,参见大王!”

    画面中,一个毛茸茸的猴子高兴的抓耳挠腮,逍遥的生活不断延续。

    “我不要死,我怎么可能会死,我不要!”

    画面中,猴子第一次眼光仇恨的看向天地,这时画面开始变化,似乎天地是一道黑暗的巨幕,在黑暗的巨幕后,是一道道看不清身影的存在。

    他们大手波动,天行者发现画面中的猴子,开始身不由己的被操控。

    直到来到了一处,又让天行者感到心安的地方。

    脑海中的画面,猴子拜师了,一个叫菩提老祖的高人收下了他。

    开始给他讲道,涉猎道佛人妖,老道菩提是个很高深博学的存在,似乎什么都会。

    画面中的老道开始讲道,不仅是猴子,就是天行者都在仔细的听。

    直到……

    猴子因犯了错误被逐出师门,猴子很难受,可他没发现自己走后,菩提老道一样的不好受。

    “希望你挣脱所有的束缚,猴儿,为师能做的只有这些,为师也是一个帮凶……”

    猴子离开了,他开始自大,在幕后黑影的遥控下,他变得盲目,闹龙宫,去天庭,闯地府……

    天行者看着画面中,猴儿被操控着去接受这一切,天行者不喜不悲,只是有点同情这猴子。

    甚至情不由己的开始落泪。

    “为一个不知名的猴落泪,呵呵!”

    天行者不知道为何,自己脑海中会有这些记忆,为何自己感同身受的落泪,他还不知道。

    但是他相信,后面会给他答案,或许这猴子对自己很重要,否则这些画面不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画面继续,猴子终于闯祸了,大战天庭,最后被一佛陀镇压了。

    而这佛陀天行者终于看清楚了,就是幕后的黑影,操控猴子的存在。

    又是流转!

    被镇压的猴子遇到了一银发的道人。

    “后悔吗?”

    银发道人问猴子,问完似乎不在意猴子的回话,而是抬头看了一眼高空。

    天行者猛地一惊,他发现,那目光穿过无尽时空,分明看的是自己,还向自己一笑问:后悔吗?

    天行者猛地颤抖,绝对不简单,银发道友就是在问自己,也是在问那自大无知的猴子。

    接着,猴子像是入梦了一样,画面是自己刚才看到的最前边。

    几次望天的画面是猴子记忆最深的,也是天行者记忆最深的。

    他开始总结规律,每次猴子望天的时候,都是幕后黑影消失不见,真的属于猴子的时刻。

    ……一个高僧来了,救出了猴子!

    “悟空,给你取名行者怎么样?”

    “师傅,什么是行者?”

    “行走的求道者。”

    “行走的求道者,哈哈,好名字,好名字,师傅我答应了,我今后就是孙行者。”

    睿智的师傅,眼中带着大智慧和执着,天行者看到此明悟了,这猴子果然和自己有关联。

    自己是天行者,他是孙行者。

    取经的路上,猴子很多的不解,有了新的伙伴白龙马和师弟八戒。

    八戒是个混子,一个没有追求的混子,这是猴子的想法。

    但作为局外人的天行者发现,真正无知的还是猴子,反而而猪妖猪八戒,才是知道在自己想要什么的。

    这猪妖开始接受高小姐,开始有了思念。

    直到,又来了一个沙师弟,一个被猴子当成神经病的存在。

    师徒四人继续西行,都出现了变化,猴子开始变得沉默,猪头还是个混子,神经病依然是神经病。

    而睿智的师傅开始变得迷惘。

    “长生不老神仙地,与天同寿道人家。哈哈,好大的口气。”

    画面中,天行者看到了雕像,分明就是那银发道人的雕像,更神奇的是,他发现这雕像的目光,也是穿越了无尽时空在看向自己。

    这一刻他有点迷惘,猴子被幕后的黑影操控,而自己,似乎正在被这银发道人关注。

    圣人镇元子告诉了猴子很多,猴子开始变化。

    天行者看到这里明白了,这是猴子的一部成长史,过程虽然很曲折,但似乎正在想好的方向变化。

    猴子明悟了真我,不再是一个猛冲直撞的猴子,开始学会了思考。

    但天行者并不乐观,他知道猴子知道的还是很少,那幕后的黑影才是最大的阴谋。

    直到……

    “来生若有缘!”

    客观的广义视角,天行者看到了猴子睿智的师傅,经过十几年的变化,终于变了。

    从那真假美猴王开始,到遇到了女王,还说出句话。

    天行者开始慢慢的同情和喜欢这凡人了,发现唐僧很不错,哪怕只是猴子记忆中的一个存在。

    最后,任务完成了,猴子和师傅师弟完成了任务。

    银发道人出现了,天行者一阵激动,终于要揭开一切了吗。

    果然!

    天行者第二次不自觉的落泪,为渐渐喜欢的唐僧落泪,这个智慧但迷惘过,最后坚定执着的凡人落泪。

    也为了猴子不甘心的怒吼挣扎落泪。

    一切的一切……

    银发道人叫道尊,他告诉了猴子一切。

    前世是混沌生灵魔猿和光暗魔神,前世肆意强大,最后身死道消。

    这一世是一个因气运强大而被命运支配的猴子,佛陀们说了一切,他们别无他法。

    而这一生……

    天行者看着猴子自爆,银发道人最后一次冲自己一笑,又是穿过无尽时空的对自己一笑,他明白了。

    “而这一生,我是天行者!”

    “啊——”

    “轰隆——,哗啦——”

    只见一声巨吼,是愤怒,也是新生的希望,带着不甘心和喜悦,天行者一声怒吼。

    “我就是那可怜的猴子,我就是天行者。”

    “造化如意棍,我回来了。”

    “啊——”

    又是一声怒吼,天行者散发着不甘和喜悦。

    “原来这画面就是自己,原来我前世是一个猴子!”

    终于苏醒了一切和记忆,为何自己两次落泪,因为这是自己为自己前世的曲折离奇在流泪。

    为何自己看的感动,因为那就是自己。

    这一刻!

    “恨吗?”

    天行者问自己?

    为何自己没有了那么恨呢?

    这是成长吗?

    从如来的话里无不表明,不仅你猴子被操控愚弄,我们何尝不是。

    可能,只有道尊才是真的逍遥吧。

    “我不恨了,但是我前世的诺言我继承了,所有愚弄过我的,你们等着,我回来了,我这一世不会再失败,不会是你们随意愚弄的猴子,我要天地清明,我要无拘无束!”

    天行者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造化一元棍。

    “老伙计,我们重新来过可好?”

    “嗡!”

    “哈哈,你也兴奋吗?好,我们重新来过。”

    天行者一股披靡众生的道韵散发,手中拿着造化一元棍,目光光暗交替,看向这自己新生的地方。

    归墟化极的眸中他看到,是时间的加倍流速。

    这一幕!

    “咳咳,看来还不算重新来过,还在道尊的布局中,这是时间加速吗?”

    天行者一阵尴尬和无奈。

    “或许……?

    “或许打开门就清楚了。”

    想到此,天行者举起手中的棍子挥向四周。

    “嗡——”

    只见他所处的空间破碎了,他新生的这处秘境破碎了。

    只见画面像是破碎的碎片,一片片支离破碎,直到一种天然的道韵充斥,一种亘古的气息和道韵流转。

    世界似乎从急速的快进中恢复了平静。

    果然,天行者猜对了,自己果然在时间急速加倍中。

    “这是洪荒?”天行者呼吸了一下,想感受洪荒的气息。

    “没错,这是洪荒仙界,怎么样?”

    一声回答传来。

    天行者抬头看着高空,一道目光传来,这目光太熟悉了,自己刚才从前世孙悟空的记忆力看到了三次。

    “道尊!”

    “天行者欢迎归来,怎么样,看到本尊惊喜吗?”太初笑道。

    “咳咳,道尊。惊喜不多,惊恐不少,晚辈还在您的布局中吗?”

    “不,这次是合作伙伴,你可怜了两世,这一世本尊再算计你就过了,合作一下怎么样?”

    天行者:“……”

    天行者好想说:我怎么不信呢?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