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和玄龟,再一次眼前恢复清明的时候,发现已经在一处浑浊的黑色空间里。

    入眼的是一个个如泡沫般,叠加而起的一片空间。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两人惊讶中,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是太初。

    很静!

    玄龟和凤舞看了看,凤舞道:“道尊,晚辈没猜错的话,此地应该是星空的尽头,尚处于还没演变成星空的原始状态,洪荒不断的扩大,这就是前提吧?”

    而玄龟也道:“晚辈觉得这里是凡间,因为束缚很大。不过和一般的凡间不同,如凤舞道友说的,这里应该是凡界的极限,或者说洪荒仙凡冥融合的尽头。晚辈听说,我们洪荒如一个巨大的椭圆形,这应该是三界的接壤之地。”

    “不错,你们说的很对,这里就是三界衍变的尽头,而你们眼前的这些如泡沫一样的空间,每一个都是一方世界,或者说一方宇宙,他们会从诞生到慢慢的扩大,直到膨胀到爆炸开,此后和洪荒融合,成就洪荒增大的面积,或者说,这些气泡就是洪荒本源的凝聚。”

    太初说完,两人点了点头。

    不过很好奇,道尊带自己两人来此为何?

    “知道本尊为什么带你们来此吗?”

    两人一愣,齐声道:“晚辈不知。”

    而太初微笑的看了两人一眼,又道:“且随本尊来。”

    说着,太初带着两人在无尽如气泡形态的空间中,进入了其中的一个。

    等三人进入的一刻豁然开朗,这是一方和凡界星空差不多的空间,不过相当的浩瀚无垠。

    两人心想,这或许就是刚才的一个气泡中,而每一个气泡就是所谓的宇宙。

    若是按照自己前世的记忆,岂不是说刚才的那么多气泡,尚未膨胀到化为洪荒的气泡,就是前世自己熟知的无尽维度,多维宇宙。

    两人一阵恍惚,自己前世就是这么多气泡中的一个吗?

    其中一个气泡中,一个叫银河系,太阳星系地球上的存在。

    现在看来真是匪夷所思。

    这些气泡看上去很弱小,但是没有圣人的实力破不开,进入不了。

    想要破坏这些气泡更是不可能,这是本源的凝聚,是不可能毁灭的,他们都是在至高法则下的自我演变。

    想要毁了它们,除非能和至高法则抗衡。

    如此看来,宇宙也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脆弱,只是自己换了一个角度去看,显得和上一世不一样而已。

    但是问题来了,道尊可以轻易进入。

    而且,道尊带自己前来为何?

    两人被太初带着进入,来到了一处两人看了一眼后,险些走火入魔的地方。

    “好熟悉,太熟悉了!”

    “这是太阳吗?”

    “这是地球吗?”

    两人失神的呢喃着。

    “不,不会,自己的存在没人知道,没人知道。”

    两人惊慌失措的想到。

    太初看着两人,问道:“要不要听本尊讲一个故事?”

    两人已经颤抖的说不出话,只能麻木的点了点头。

    彼此看向太初的眼里,除了震惊没有别的。

    而彼此看向彼此的眼里,却是一种莫名的不可思议。

    太初没理会两人,而是道:

    “在很久之前,很久了。那是一次大战,本尊被困在了一时空阵法中,遇到了一混沌第一魔神时辰的转世;

    ……后来,时辰终归输给了本尊,但他燃烧本源的想要毁灭本尊,幸好本尊也不是易于之辈,危急时刻,本尊和时辰外加一些意外的存在,因大战而划破了时空的维度,此后从一未来,或者说神奇之地,带来了两个灵魂。”

    随着太初的叙说,两人感觉身体发冷,一种无法叙说的压抑感。

    而太初继续道:

    “本尊当时也处在危机关头,只是偶尔一瞥,看到了两个男女,是在一本尊不太理解的高楼里,男的穿着黄色衣服,正给一开门的女人送东西。”

    这话说完!

    静!

    很静!

    接着,是两声紧张的呼吸声传来。

    玄龟和凤舞就像两片摇曳的树叶,似乎一阵风就能吹走。

    “…后来,这两人被神奇的带回了洪荒,因本尊和时辰的失误导致,不属于两个生灵的错,且那时候天道未出,大道半隐,有明显的时空漏洞,因此两个灵魂被大道接纳了。”

    “…且因祸得福,成就了洪荒生灵,本尊窥探两个灵魂得知,两人来自一个叫地球的地方,一个叫玄玉明,一个叫李凤舞,一个是送快递的,一个是宅女,很奇怪的称呼?当然,还有两人的记忆和本尊根据两人的记忆所推演的一切。”

    “…又是过了很久,一个转生南海成为了玄龟,出现在逍遥岛外,本尊因此又想了起来,还镇压过他,算是给他点造化和磨难,而另一个本尊推算,成了凤族大公主凤舞。”

    最后看着脸色苍白的两人,太初问:

    “这两位,你们是不是很熟悉?”

    “熟……”

    “熟悉……”

    “哇,道尊饶命,饶命!呜呜——”凤舞绷不住了,直接哭了,自己是不是要被道尊斩杀了?

    这身份是见光死的,一定是的。

    “道尊饶命,玄玉明正是晚辈。”玄龟也失去了智者的风度。

    试问自身最大的秘密被揭穿,能不惊慌失措?

    “起来,本尊就没说打杀你两人,你两人的遭遇本尊也有关,此外根据你们的记忆,本尊做了很多推演和延伸,你两人严格来说有功劳。”

    太初一挥手托起了两人。

    两人像是被剥光,放在太阳下的赤体。

    “道尊,您,您真的不?”凤舞?

    “本尊斩杀你们干嘛?何况要是想斩杀你们,早就斩杀了,不会等到现在?”太初笑了。

    这两人竟然怕自己对他们出手。

    “可我们两人的存在,会不会扰乱了洪荒的规则演变?”玄龟问道。

    他有时候认为,洪荒的变化和自己记忆中的不一样,就是因为自己的改变。

    显然他想多了。

    “哈哈,其实要感谢你们,是不是此刻的洪荒,和你们记忆中不一样?”太初问。

    两人麻木的对视一眼,还在惊慌中。

    太初无可奈何,只好一指点出,稳定了一番两人的心。

    不怪两人,实在是被惊吓的程度太大,最大的秘密被人揭穿,能不担心。

    “呼——”两人松了口气。

    在太初的镇压下,两人从惊慌失措道心不稳中走了出来。

    太初又道:

    “其实,要感谢你们两人,本尊根据你们的记忆改变了洪荒,你们记忆中洪荒支离破碎,这不是本尊想看到的,因此根据你两人的记忆,有了此刻。”

    “我们?”两人一惊。

    募得仔细回忆。

    可不是吗,洪荒被改变了,改变的和自己记忆中不一样了。

    期初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修为高地位也高了,知道很多都是道尊的布局。

    此前所有的疑惑都明白了,原来这些改变,是道尊窥视了自己的想法后转变的。

    怎么说呢?

    自己也喜欢此刻的洪荒。

    不是自己记忆中生灵厮杀争夺,毫无控制的洪荒,变成了一个因损失巨大,越来越衰弱的洪荒。

    两人一阵明悟:——

    怪不得自己最开始的时候张狂的很,以为能根据先知的经验混的不错,结果后来被多次打击才知道,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美好。

    那么如此说来,不是自己想错了,是因为道尊也知道了洪荒的轨迹,所以自己两人的奋斗和挣扎是徒劳的。

    道尊的意志才是重要的,自己想得到好处的壮大自身,被道尊无形中改变了。

    两人想到此,不知是笑还是哭。

    心道:原来我有过希望能成就洪荒强者,结果被人改了,而改变的就是道尊?

    但是!

    若是真按照自己想的进行,试问?自己能做到道尊这般浩瀚的布局和改变吗?

    或许自己不应该感觉亏了。

    因为自己最开始的打算只是壮大自己,洪荒什么样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那么如此一来,洪荒还是走上衰弱的老路。

    那自己的道友,自己的父母,还是会死去。

    这样的局面真的好吗?

    两人沉思得出:不好,很不好。

    凤舞不想自己的族群成为凤毛麟角,

    玄龟不像自己喜爱的巫妖人等,成为傀儡成为历史。

    想到此……

    两人一阵豁然开朗,一阵唏嘘,这都是命啊!

    改变不了接受就好。

    太初才不会告诉他们,其实我们也算是老乡,只是我混的比你们好。

    而是说:自己的改变是实力的推演,以及你两人的记忆。

    看两人明悟的样子,太初问了句:“只是很疑惑,为何你两人的记忆中没有本尊?”

    这话等于自己犯傻的问。

    玄龟苦笑道:“道尊,您的存在近乎于道,晚辈两人的前世记忆,想来如此刻洪荒修为弱小的生灵一样,根本触碰不到您的存在。”

    “嗯,也对!”太初点了点头。

    两人又对视一眼,一切说通了。

    怪不得之前,刚开始知道有太初的时候,还在怀疑为何自己后世记忆没有道尊的存在。

    原来是上一世自己层次低,道尊一样近乎于道,所以根本不知道。

    只是留下了无量道尊,和无量寿佛等称呼。

    至于这些称呼怎么来的,自己上一世可不知道。

    现在想来,上一世道尊也是如今这般的地位。

    都说通了。

    两人发现,此前一切的未知和不解,都说通了。

    过了一会,玄龟才道:“没想到,这么多年了,才知道凤舞你就是我当初的顾客。”

    凤舞也唏嘘:“道尊不说,我也不知道你是当初的快递小哥。”

    “呵呵,我们算是他乡遇故知吗?”

    “算是吧,早知道你是快递小哥,我最开始也不会那么孤单了。”

    “我要是早知道你是凤族公主,我说不定就去凤族了。”

    “哎!”

    两个横跨了两世,无尽岁月的朋友,终于相认了。

    说来让人心酸。

    “其实,要感谢道尊,要不是道尊那次的大战,你我两人可能如前世人类一样,碌碌无为一生,早就烟消云散了。”

    “的确,感谢道尊,说来我最开始的时候,在南海被道尊镇压,当初真是无知无畏啊!”玄龟想到了自己被镇压。

    “莫说你了,我凤族当初还想着算计道尊,还传出我被道尊看重,要娶……,总之我也愚蠢过。”

    “……”

    两人先是大惊失措,后被太初开导,现在看开了。

    发现最大的秘密说出来后,人都痛快了很多,心境都有巨大的变化。

    想来此前准圣圆满而不能证道,有这方面的原因。

    给了两人一点叙旧的机会,太初这才打断了两人,道:“眼前的熟悉吧?”

    两人看着眼前的太阳系,太熟悉了,只是第一次这么直观的站在宇宙中观察。

    “熟悉。”

    “这地球,也是本尊根据你们的记忆而来,无尽世界那么多,为何你们来到洪荒,想来不简单?

    …因此本尊专门开辟了一个宇宙,来承载这地球,本尊对你们的记忆研究的多了,不得不说,也有点喜欢你们前世的世界了,很好。”

    太初说道。

    两人听了一阵汗颜。

    地球和太阳系,或者说银河系和宇宙,难不成就是因为自己而被道尊开辟的?

    我的天啊!我竟然这么厉害,因为自己一半的功劳,有了地球和宇宙。

    “道尊,这地球为何本源强大,且时空很是混乱?”凤舞问道。

    “这也是根据你们的记忆,最初本尊窥视你们的灵魂,发现你们地球有过很短的修士时代,不过后来灵气更稀少了,本尊为了完全的还原;

    ……灵气还会减少,直到你们的时代,地球上没有了灵气,但是那时候,时空裂缝会成为一种求道的路,会偶尔带着侥幸的生灵去往无尽世界。

    你们看,这时空裂缝无数,连接三千世界,和无尽宇宙世界,正好验证无尽维度……”

    随着太初的一番解释,两人都蒙了。

    没想到道尊比自己都在意,这到底为什么?

    他们自然不知道,这也是太初的心结,他也来自这里,或者说最初的记忆源自这里。

    看着目瞪口呆的两人,太初最后道:

    “此地球乃是一意志星球,本尊从三界尚未成型时就在做准备,要不了多久,你们熟知的一切,会在这里诞生;

    ……因此,本尊在给你们一个任务,你们镇守飞仙台一段时间,你们证道混元后,今后可掌控此地的时空裂缝,也能见证你们的前世生存的地方;

    当然,也算是你们的记忆给洪荒带来的改变,本尊对你们的补偿,如何?”

    “我们!”

    “道尊,晚辈受之有愧。”

    “道尊,是您改变的洪荒轨迹,我们受之有愧。”

    两人有点激动了,道尊竟然因为他们,还原了地球,真是不可思议。

    他们此前还以为,因为变化,地球没了呢?

    或者说,地球会在无尽时空中的一地,这辈子都难找到,没想到道尊给安排出来了。

    假的吗?真的吗?

    亦真亦假啊!

    不过,洪荒没那么多真假,你感觉是真的,他就是真的,就如这地球,他就是真的。

    好一会……

    两人恢复了一番心神,太初这才带着两人离开了。

    这次揭开了最大的秘密,境界小有进步。

    也不必独自一人镇守这样的秘密了,自己的诞生原因也明白了。

    可以说,对玄龟和凤舞来说,此行功德圆满。

    ……

    ps:今天就一更了,家里有点事耽误了。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