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的布局,以及你的任务快完成了,不知道你们的誓言还算不算吗?”

    在一处昏暗类似深渊之地。

    这里镇压着最倒霉的转世魔神因果魔神。

    没人比他更倒霉,这都啥时候了,还没被放出来。

    很多人曾骗了他,佛门的两位,骗得他最彻底。

    之后他又找上了魔心。

    眼看魔道的布局要完成了,他召唤来了魔心,想要问问誓言还遵循吗?

    魔心看了看因果,道

    “前辈请放心,老祖是魔祖,不是准提接引这种小人,自然会遵循承诺。等无天归来,就是前辈脱困的时候,这点您放心。”

    “呵呵,这就好,这就好。老道等了很久很久了。”因果一声感叹,夹杂着无尽的悲哀。

    而魔心又道“还有一件事告诉前辈,这是晚辈最后一次来见前辈,接引圣人本我归来,这样的人物很难瞒住他,晚辈潜伏佛门的任务已完成,晚辈要离开了。”

    “哦,离开?去哪?”因果一阵疑惑。

    而魔心却答非所问,道“前辈多次问晚辈到底是谁,不知此刻,前辈还想不想知道?”

    “这个?”因果一愣,“这个自然。”

    “那晚辈就告诉前辈,说来此前不是故意隐瞒前辈,实乃想要瞒住圣人,需要先瞒住自己,晚辈此前也不知道自己是谁。直到不久前三界黑夜,晚辈终于知道我是谁了。”

    话音一转,道“我是魔罗,我是魔心,魔罗是我,魔心也是我。我为魔道右护法。”

    “魔罗?”因果一愣。

    他被镇压的缘故,知道的洪荒事件很少。

    但魔罗这魔道右护法,在尚未和准提接引翻脸的时候,准提接引对他说起过。

    “原来你是魔罗,那无天呢?”因果好奇的问“还有,你为何要离开,单纯为了怕被接引看穿?”

    “哈哈,前辈问的太多了,晚辈不知怎么回答。只能说,左护法曾是我元神中的一朵黑莲,根据魔祖的安排和前辈的指点,晚辈把黑莲种在了功德金池,潜移默化下,被人吸收融合了;

    …至于晚辈离开,除了怕被看穿,自然还有别的原因,这点乃是秘密,就不和前辈说了。这是老祖的命令,晚辈不好自作主张。”

    说完,因果很吃惊。

    但是他点了点头道“可以理解,不说也无妨,你去哪和老道没关系,老道在乎的是你们的诺言。”

    又道“这么说来,这是你最后一次和老道见面,哪怕此后见面,你也将不是此刻的魔心?”

    “前辈好智慧,正是如此。”魔心道。

    说完一阵皱眉,最后道“前辈,晚辈先走了。刚接到消息,接引圣人召集佛门,晚辈先离开了。这次是最后一次见前辈,不过前辈放心,要不了多久,您就能自由了。”

    “前辈,晚辈魔心告辞,感谢这么多年前辈对晚辈的指点,也感谢前辈对晚辈的恩赐,因果大道晚辈受益匪浅,受益匪浅。”

    “哈哈,去吧去吧。”因果笑道。

    “晚辈告辞!”

    说完,暗中合作了很久的两人分别了。

    这次是魔心和因果的最后一次见面。

    再见面时,魔心将不会是魔心。

    …………

    在仙界灵山。

    根据接引的意见,准提召唤仙界佛门弟子,开始商议如何避免将要到来的衰弱。

    魔心刚从因果魔神被镇压处赶来。

    赶来后,发现接引看自己的目光有点变化,这叫魔心更不敢大意。

    心道看来的确要离开了,本我回归的圣人,没了命运的支配后,不说修为提升,单是智慧和强大道心下,就让我不安。

    ——

    “此次召集大家,是为了此次的三界黑夜,也为了我佛门将要到来的由盛转衰。这一点不可避免,我们看得开,因此各抒己见,想想办法。”

    准提说道。

    奈何!

    说完后,众人一阵沉默。

    这要是能随便布局,就不会有三族巫妖等,都损失不小了。

    “咳咳,各抒己见,说说看法就行。”接引也知道很难,但一个说的没有,怪无语。

    “无量寿佛,贫僧觉得,这需要两位圣人拿注意,我们遵循就可……”

    “阿弥陀佛,贫僧认为,我佛门转盛为衰虽是必然,但是没这么快,我们可以慢慢思考。”

    “阿弥陀佛,贫僧认为,两位圣人未雨绸缪可见高深目光,这点弟子敬佩,此外,我们可以借鉴三族和巫妖他们。”

    “无量寿佛……”

    一阵废话……

    听得接引和准提很无语,不过好在说了点看法,不容易了。

    “无量寿佛,启禀圣人,弟子有个想法。”

    忽然!

    只见魔心站了出来。

    这叫众人很疑惑,因为平常时期,这魔心佛祖很低调,从不发表意见,这次奇怪了。

    “魔心你且说。”接引道。

    “是!”

    只见魔心道“弟子的意见很简单,也是借助此前准提圣人的布局而延伸的。”

    “继续!”

    “是!”魔心又道

    “两位圣人,诸位同门,我们完全可以趁着此刻三界黑夜,继续去凡界布局;

    …诸位都应该知道,凡界没那么弱小,只是因为规则所制,导致最高是金仙层次,但凡界的本源,和仙界乃至冥界是齐平的;

    …此前准提圣人做的就很好,只是我们没想到,伏羲圣人会从女娲圣人那里得到鸿蒙紫气,还投影下凡,破坏了我们的计划;

    …不过,哪怕破坏了,但凡界依然留下了我们佛门的薪火,弟子觉得,趁着三界黑夜无人理会,我们继续壮大我佛门在凡界的薪火;

    …凡界有我佛传人,只要整合一番,再借助此刻我们强盛的气运,不难有大成就。”

    ……

    魔心说完后,众人一阵沉思,这是个很好的想法。

    凡界的确如魔心说的,没这么简单。

    不说浩瀚的地域,就是凡界星空,这才是真的星空,无穷无尽数不尽的生灵。

    数量可以弥补很多,若是这些生灵有一成是佛门弟子?

    若是这样,就是今后佛门衰弱了,单靠这么大的数量,也能迅速凝聚起来。

    但是……,有难办的地方。

    凡界是真的大争之世,因为最高层次是金仙。

    每个大势力谁还没几个玄仙巅峰的?

    或者度过天劫,尚没有飞升的金仙?

    这就导致都有最强的战力,想要一家独大,或者说成就大势力很难的。

    魔心所说,需要一个强横的存在,力压所有人的佛门弟子,只有这样,才能靠实力凝聚佛门,发展佛门。

    但!这其中有很大的弊端。

    “魔心,你想过弊端吗?”接引道。

    “弟子想过,无非最高实力只能金仙层次。”魔心道。

    接引又问“既然你想到了,就应该知道,凡界有强力人物统一佛门壮大佛门,不容易的。”

    “这点弟子有办法。”魔心却语出惊人。

    “你,你有办法?”准提一阵惊喜。

    “是的圣人。”

    “你说说看。”准提道。

    “是!”魔心,募得一脸的坚定问“两位圣人有没有办法,封印弟子的修为,保留此刻的境界,修为只有金仙层次?弟子……”

    “不,不行!”准提还没等魔心说完,立马否决了,他已经猜到魔心的想法了,无非封印自己修为去凡界。

    这是很危险的举动,魔心是准圣圆满,这岂不是说,拿一个准圣圆满的大高手,去赌一把。

    封印了他的修为把他送去凡界,这不值得。

    一个准圣大圆满太难得了,不能这样危险的去尝试。

    “圣人,弟子所愿,弟子无悔!”魔心却一脸的坚定,又道

    “弟子本是一凡尘,有幸得到两位圣人的青睐,亲自度入佛门,无尽岁月来,弟子跟随佛门,从一阶大罗,成就了此刻的准圣圆满;

    …弟子不仅享受佛门的气运和功德,还得到两位圣人的指点,这些弟子都不能回报;

    …灵界有地藏王菩萨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有如来世尊一步一莲花虔诚传法,为何不能有弟子甘愿自封修为,为我佛门去搏一条新的路?”

    “请两位圣人成全!”

    简直声泪俱下的大毅力、大宏愿。

    把两位圣人感动的不得了。

    就是接引都不在怀疑,这样的弟子值得骄傲啊。

    “你,你,魔心!”

    “请两位圣人成全!”魔心一如既往。

    “你,哎!”准提一叹“师兄你决定吧。”

    看魔心坚定的样子,准提把难题提给了接引。

    接引智慧的双眸,想要看透魔心。

    可看到的是,一方金光闪烁的佛。

    此佛,佛面一脸的坚定,看不透啊!

    “也罢,也罢。有这样的弟子,我佛门之幸运,既然如此本圣答应了。……此外,本圣终于明白此前的三族巫妖等,是怎么保存实力等待崛起了,想必当初的他们,也有如魔心这样的人,为了族群而甘愿牺牲。”

    这话有点重,肯定了魔心的牺牲。

    也让众佛门弟子明白,可能此前的三族就是有很多这样的人,魔心这样的人,因此衰败后崛起。

    接下来……

    艰难归艰难,不舍归不舍。

    在魔心的坚持下,这天!

    准提和接引合力,打开了仙凡的壁垒,送出了被封印了修为的魔心。

    魔心也就是魔罗,计划成功了。

    带着为佛门未来的任务下界,其实是带着成就凡间无极的任务,也是为了魔门席卷三界的任务。

    还做的天衣无缝。

    就是大势力知道了,也以为是佛门为了转盛为衰后的布局。

    不过,凡界也是处于黑夜中,这般让魔心下界很危险。

    反过来,就因为黑夜的缘故,其他势力想阻止都不行,这才有了两个圣人封印魔心下界。

    在下界的魔心,却没有准提和接引的担忧。

    老祖罗睺早就对他说了,只要自封实力下界,不主动违反凡界规矩,凡界的规矩是不会镇杀下界的生灵的。

    果然如老祖说的,没有引发凡界规则的抹杀。

    而准提和接引却是十分的兴奋,认为真的成功了。

    凡界规则没有镇杀魔心,这就好,这就好啊!

    佛门一阵喜气!

    而域外魔域的罗睺,得知后,也很满意!

    …………

    在平静的紫霄宫!

    自灵界雷音寺中,完成了对唐僧、孙悟空等人的布局后,太初来到了紫霄宫。

    这种三界黑夜,还敢这么四处逛的,也就他了。

    当然,不是太初想来的,是鸿钧这家伙找他来了。

    为了三界的黑夜,为了将要的挣脱,鸿钧都需要找太初商议。

    两人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在紫霄宫这样相对而坐,坐而论道了。

    ——

    “待三界黑夜过去,老道就会功德圆满,道友此前说的实现了。”鸿钧大有深意的对太初说。

    那还是很久很久前,他刚和第三道人分离,成就合道鸿钧的时候。

    那时候,太初对他说,未尝没有挣脱的一天。

    现在要实现了。

    “这点本尊知道,看来此前推演的没错。”太初点了点头。又道

    “这三界黑夜,本尊最近推演观察,也明白了为何如此?”

    “哦,为何?”鸿钧问。

    “无他,你可以看成一次重整。”

    “重整?岂不是和三界成型时一样的重整?”鸿钧问。

    “的确,和那次一样,那次从天道转命运至高天道,这次成就半步大道,也就是五成的命运至高,类似改天换地的变化,此外……”

    太初一叹“也是你的新生,罗睺的新生,三界的新生,三千界的开启。”

    最后道“只是借助了佛门的圆满,和两个小世界的融合罢了。”

    见太初很郑重的样子,鸿钧抓住了关键,问道“想必此次的罗睺重来,会影响很大吧?”

    太初点了点头,“的确,属于平衡下的必然,也是洪荒壮大的演化,今后正魔平衡而对立,三界将会进一步扩大。一倍的扩大。”

    “嘶——”鸿钧惊叹道。

    鸿钧感叹道“没想到这么大的变化。可惜,黑夜结束老道功德圆满,将不再是代言人,无法牵制罗睺,也没有出手对付罗睺属下的名义了。”

    “哈哈……”太初笑了,“别说你没有,本尊也没有了。罗睺就聪明在这里,魔道兴起是天地大势,是洪荒壮大的必然,阻止罗睺就只阻止洪荒进化。因此本尊也不好出手的,难道违背本尊的道心,去扼制洪荒的衍变?”

    “那道友怎么安排的。”

    “没怎么安排,顺势而为吧!清楚了这是天地大势后,只要罗睺按照规矩来,随着洪荒演变而演变,本尊就不会阻止,甚至会助力,但是罗睺若要有小心思,那就别怪本尊出手教训他。”

    “善!”鸿钧明白了。

    太初道友的意思是顺势而为他不管,哪怕魔道兴起。

    但是若有人趁此赚取小便宜,想施展阴谋诡计,那么太初道友就不会袖手旁观。

    自己或许也按照这样的行事风格就行。

    和太初道友一样,自己没了名义出手,但罗睺这老东西敢耍小聪明,自己也不会放过他。

    “道友有此计划老道放心了,只是这次成了看热闹的,有点难以转变。”鸿钧一笑,很是不要脸。

    说的好像他以前不是看热闹的是的。

    那次不是太初布局,他看热闹。

    太初没有取消,道“也不是如此,我们是难以插手,但是不要忘了,申公豹、杨戬、孙悟空、唐僧等;这些人,你以为本尊闹着玩呢?我们不出手,可以安排这些棋子出手啊,哈哈……,很好玩的,本尊从龙汉劫难开始就这样做,你可以尝试一下。”

    “呃,算了!”鸿钧一阵尴尬“老道眼光不及道友,道友可以玩的游刃有余,老道做不到。何况超脱了之后,天道都不给提示,老道更没得玩了,老道还是跟着道友行动吧。”

    鸿钧摇了摇头。

    这些年偷懒,都是太初布局,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原因就是眼光不长远,做不到太初游刃有余。

    要不岂能稳坐钓鱼台,看着太初装x?

    他也想的,奈何做不到。

    摇了摇头,鸿钧叹道“曾经问道友,龙凤三族之后的劫难为何?那时道友说让我看着就是,结果迎来了巫妖;

    …巫妖时,老道又问道友,巫妖之后为何?道友又一次说看着就是;

    …结果经历了人族、圣人教派、封神等,以及这次的西游;

    …此前问道友你的推演,太初道友总是不肯跟老道说,现在老道将要超脱,将要成就闲人一个。不知此刻,道友能不能说说你的推演?”

    这话问完,太初笑了。

    鸿钧的确很多次问他,可他因为不肯定,因为鸿钧是天道代言人的缘故没和他说,那般等于打脸天道。

    现在吗?

    鸿钧终于要超脱,他想问问太初,你现在可以说了吗?

    老道好奇啊。

    这些年看你布局,老道羡慕啊!

    “哈,这是自然。不过准不准本尊说不定,只能说根据本尊的境界和感悟而来。”

    “这是自然,老道明白,道友能对老道说,老道就很满足。”

    “也罢,那本尊就说说我的推演。”

    太初站了起来,道

    “此前种种劫难,能记忆清楚的,从混沌时代的魔神争斗;后来的开天劫难;开天后的皇朝崛起;凶兽肆意、直到凶兽劫难;

    …再后来天道出世、百族争霸、直到三族称霸太古、以及后来三族溃败、道魔争夺;

    …巫妖崛起、圣人出世、人族诞生、巫妖争霸落幕、圣人私欲、人族三皇五帝、封神、西游,直到要到来的魔劫。”

    说到此……

    太初和鸿钧都感叹!

    这一路走来不容易,也很久远。

    太初继续道“魔劫是五成命运至高,那魔劫后的劫难,本尊觉得是【道劫】?”

    “哦,何为道劫?”鸿钧很震撼。

    太初第一次对他说下一个劫难,虽是猜测。

    太初道“道劫好理解,就是天道转化为大道的劫难,就如此前大道转化为天道,很像一个轮回,道友没发现吗?

    …甚至还可以说叫【元会劫】,天道转大道,想必对应混沌十二万九千六百混沌生灵,那时会有十二万九千六百个圣人,或者混元层次的,想想很吓人吧?”

    “这?”鸿钧一阵恍惚。

    似乎按照洪荒演变,这是必然的路。

    太初继续道“魔劫后道劫,一如此前的道魔争霸。而道劫后可以称呼为【魔神劫】?”

    “魔神劫?”鸿钧又是一惊,竟然是【道劫】后的又一个劫难,太初道友看的这么远?

    但是不明白什么是【魔神劫】。

    魔神劫,不是混沌时代的劫难吗?

    太初解释道“本尊知道你不解。其实你顺着推演就会发现,这是一个轮回,道劫是转换成大道,那洪荒大道法则后,岂能没有三千魔神?

    …也就是说,洪荒未来有三千无极层次的生灵,代表三千大道;

    …当然,这是按照洪荒一直壮大下去的前提下;

    …洪荒越来越强大,魔神劫时,三千无极也就说的通了。之所以你现在觉得不可思议,是因为太遥远。”

    鸿钧?貌似被说服了。

    按照洪荒一直壮大下去,其最后目标是永恒的话,还真说得通。

    “那魔神劫后呢?”鸿钧问。

    “魔神劫后是【至高劫】。”太初依然给出了推演。

    “何为至高劫?”

    太初道“就是五大至高法则的争夺,就如本尊是无量。这也是洪荒永恒需要的路,五大至高、三千大道圆满,才能永恒啊;

    …道劫是十二万九千六百圣人,魔神劫是三千无极的话,那五大至高就是五个天道层次;

    …是不是想想很可怕?都赶上混沌时代,盘古开天那会了?”

    “这的确可怕。”鸿钧被未来震撼了。

    未来若真是如此,那将多么可怕?

    “至高劫后呢?”鸿钧依然好奇。

    太初道“至高劫后,你可以称呼为【永恒劫】。度过了,洪荒永恒。”

    最后道“永恒劫后,就没有需要演变的劫难了。”

    “呼——”鸿钧大吐纳一口。

    太初道友这是把最后的劫难,洪荒成就永恒前,都给推演出来了。

    鸿钧感觉真可怕。

    太初看出了鸿钧的担忧,这是被未来吓住了,因此道

    “道友无需担心的,你我一直走在前列,难道这般你还没信心,还怕被人超越?

    …其实你不需要担心,应该期待才行。

    …因为每次的劫难都是机缘,魔神劫成就最强魔神,至高劫成就至高存在;那么永恒劫,我们未尝不能永恒啊!哈哈……”

    这话说完,鸿钧感受到了太初的豪迈。

    看太初道友的意思,似乎永恒都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超越永恒。

    再加上太初的话,鸿钧顿时心结打开了。

    被未来吓着了,但也被太初的豪迈惊醒了,鸿钧道“【魔劫】、【道劫(元会劫)】、【魔神劫】、【至高劫】、【永恒劫】,哈哈……道友说的没错,未来大有可期,未来波澜壮阔,这很好,很好啊!”

    他忽然明白了。

    刚才忘了自己也在时刻进步,自己不是踯躅不前。

    既然自己此刻领先,那就一直领先下去就是。

    为此,鸿钧还感激的对太初一拜,感谢提点,感谢指点未来。

    此后两人一番交流后,太初走了。

    太初给鸿钧很大震撼后离开了。

    还说待他功德圆满超脱时,继续把酒言欢。

    ……

    ps6400+大章送上。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