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是梦,亦或者顿悟?”

    玉帝发现自己忽然来到了一处神奇的地方,这里充斥着一种,比灵气还要让修士诱惑的气息。

    “难道这是老爷曾说过的本源?”玉帝忽然想到。

    灵气之上,还有本源,乃是天地万物的源泉,跟随鸿钧修炼时,鸿钧对他说过。

    可是这是第一次见。

    “这到底是那?”玉帝一阵恍惚。

    突然!

    “这是哪儿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亲自感受一下这里如何?”

    一声询问,忽然打断了玉帝的沉思,只见一道身影凝聚,缓缓的呈现出太初的模样。

    “道尊。”玉帝一阵惊慌,赶忙拜见道尊。

    “无需多礼,按照本尊说的,亲自感受一下,放开元神去感受。”

    “是!”

    玉帝按照太初说的,按照最近自身的进步,放开元神感受这充满本源之地。

    束缚、浩瀚、圆融的感觉,不过再深入的尝试时,发现了一层无形的阻碍,让他的元神不能和此地相互融合。

    玉帝从中醒了过来。

    “什么感觉?”太初问道。

    “道尊,弟子感觉一道束缚的力量,也感到浩瀚和阻碍的力量。”

    “嗯,不错。”太初点了点头,“束缚的力量来源你自身,想办法挣脱开束缚就可,而束缚你的是你的心,尝试换一种不要用你昊天之心,试着让你的心去成就一下天心。”

    “这?”

    “弟子不懂。”

    “不懂无妨,顿悟修炼就好,本尊只是给你一个思路。”话说到此,太初不说了,反而又道:

    “至于你说的浩瀚,是你的心和这里共鸣产生的浩瀚,若是能做到融合,你会发现更浩瀚。当然,前提是你转换成天心,天心才能融合。”

    最后道:“至于你说的阻碍?因为此地不是你需要融合之地,这里是灵界,你需要去仙界,那里更浩瀚,就这样吧,先顿悟天心,然后和仙界融合,你会感受到浩瀚,之后阻碍也会没了,你退下吧。”

    太初说完,看着一脸懵懂的玉帝挥了挥手。

    募得,天地转换!

    “陛下,陛下!”

    “嗯!”玉帝一怔,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在凌霄殿内。

    太白金星正在呼唤自己。

    “嗯,太白,你怎么在……,你唤朕何事?”玉帝方才明悟,自己可能刚才做了个梦,或者说,神不知鬼不觉的被道尊召唤到了梦里,还对自己说了一番神秘的话。

    其实自己一直在凌霄殿内的。

    “陛下,金蝉子转世的玄奘已经上路,不久后会拯救出孙悟空,您让臣提醒的。”太白道。

    “这样啊,朕知道了,你且退下吧。”玉帝摆了摆手让太白先退下了。

    他记起来了,自己是说过,玄奘上路的时候,让太白提醒一下自己。

    不过,刚经历了这样的幻境,他还在困惑太初的意思。

    太白走后……

    “道尊越来越神奇了,竟然这种方式召唤我?”

    “只是,道尊这是什么意思,我心成天心?难道道尊也发现了我的心不圆满?”

    玉帝近来进步很大,发现了自己好像不圆满,总是感觉自己不是真的自己,自己曾失去了很多。

    且,每次在天庭气运神柱,总有一种召唤的感觉,且这种召唤随着自己的心境圆满,越来越强烈。

    “此外,道尊说仙界才是我的方向,灵界不是?”

    这个问题玉帝想到过,就如后土合道冥界,可是仙界有道祖在,他怎么可能和后土娘娘一样。

    “道尊是想让我赶走老爷吗?”

    “这?”玉帝不敢想了。

    赶走鸿钧,别说他不敢,就是能做到都不会去做。

    “总感觉有蹊跷,可就是悟不透,真是难受。”玉帝无奈的摇了摇头。

    “还有,道尊为何不召唤我过去,而是幻境中指点?难道道尊还对我此前的行为而生气。无量天尊,我是不是抽个时间去给道尊道个歉……”

    玉帝迷惘了!

    …………

    而灵界东胜神洲,有一唐国。

    其中有一高僧法号玄奘,乃是一佛门弟子。

    佛门早在释迦牟尼西来的时候,留下过佛种,只是不兴旺。

    高僧玄奘正是金蝉子的第十次转世,这次他依然成了一高僧。

    他有感佛法之所以传播不开的原因,是因为这小乘佛法终归有太多的拘束。

    早就听闻,西方大雷音寺佛教圣地,有我佛如来的《大乘佛法》,玄奘很想去雷音寺求取真经。

    怀着这样的抱负,他成了一高僧,并得到了人间帝王的相助。

    甚至一次虚幻的梦境,更是得到了观世音菩萨的指点,醒来后发现一切是真的。

    这更坚定了他的心,菩萨都来相助,这说明去西方求取《大乘佛法》乃是大功德。

    不过,菩萨也说了将会很艰难。

    然而玄奘不怕艰难,在决定后,唐皇相送,踏上了去往西天,求取真经的历程。

    一路上跋山涉水,这天赶到了一五指所化的大山。

    正在休息的玄奘,忽然听到了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

    待他找到声音来处之后,神奇的发现,一只被大山困住的猴子。

    只有一个脑袋和一根手臂露在外面。

    “你可是东土大唐而来的和尚,法号玄奘?”

    猴子语出惊人,吓得唐僧不轻。

    不过身为一个高僧,有生死无惧不喜不悲的沉着。

    面色上没有展现出来,饱读经书的他,自然知道世间神仙妖魔鬼怪都存在,遇到一猴子不算离谱。

    玄奘道:“阿弥陀佛,贫僧正是玄奘,敢问施主缘何知晓?”

    “哈哈——”

    忽然一声剧烈的大笑,猴子的笑声震得玄奘险些站不住。

    “果然是你,果然是你,你终于来了,师傅!”

    “施主何意?”

    “师傅,俺老孙是曾经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后被如来镇压在此,不久前观世音菩萨说,有一东土大唐而来的玄奘法师会去西天求取真经,让俺老孙护送你前往西天……”

    说完,玄奘一声佛号,没有质疑。

    对佛无比虔诚的他,再加上自己也是被观世音点化,自然深信不疑。

    至于这徒弟的能耐他不想知道,对他来说,这只是菩萨的安排,菩萨就是没有安排,自己也要去西天的,哪怕可能会身死。

    之后,按照孙悟空的指示,玄奘爬上了山顶,揭开了佛祖的六字真言。

    孙悟空是个信守承诺的,让玄奘离远一点他要出来。

    这种激动和渴望,他等了五百年了。

    太欢喜了,尤其是六字真言揭开后,法力的回归。

    “轰隆——”

    “咔嚓——”

    躲在老远的玄奘,有点惊讶的看着这一切。

    “阿弥陀佛,贫僧看来要多个不得了的徒弟。”

    “只是称呼我为师傅,让我喊他徒弟?”

    “师傅是外门称呼,老师是内门称呼,师尊才是亲传之称呼。”

    “且徒儿是爱称,徒弟是礼称,看来我这徒弟之前说的不错,他有辉煌的曾经,也有他心中真的老师,我只是一个师傅而已……”

    智慧高深的玄奘,单是从简单的几句对话,和孙悟空的能耐,就看出了很多。

    不过,没能动摇他,对他来说求取真经才是第一,有个徒弟就有个徒弟吧。

    “如此人物被佛祖镇压,我佛慈悲,若无缘由岂会镇压他?想来我这徒弟是个桀骜不驯犯过错的,观世音菩萨让他保护我,何尝不是让我也感化他呢?”

    “也好,这是对弟子的考验,弟子自当感化这孙悟空。”

    玄奘定了想法。

    ……

    “哈哈,哈哈……”

    “俺老孙出来了,出来了。哈哈……”

    “嗡!”

    “好宝贝,好宝贝。”只见造化一元棍,也跟着孙悟空欣喜。

    只是孙悟空细看的时候发现,造化一元棍铭刻的五个大字,改成了造化如意棍。

    “哈哈,造化如意,造化如意?你何时改的名字。”孙悟空欣喜道。

    “嗡!”造化如意棍一颤,仿佛在提醒孙悟空,忘了那银发道人了吗,是他给改的。

    “银发道人,对对对,我一定要找到他。”孙悟空一愣。

    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既然答应了观世音保护这玄奘,且自己此刻就是反悔了也不是佛门的对手。

    甚至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和和尚玄奘去西天,会有巨大的功德。

    种种因素孙悟空决定,先完成自己的誓言再说。

    “呼——”

    孙悟空瞬间来到了玄奘面前。

    玄奘没有任何修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一副生死从容的样子,眼中充满了慈祥,也充满了智慧。

    观世音菩萨让自己保护他,说明这和尚不简单。

    何况不管怎么说,有救命之恩,有拯救之恩。

    也罢,保护他又如何,给他一拜又如何。

    “徒弟孙悟空拜见师傅,感谢师傅拯救之恩。”孙悟空给玄奘一拜。

    “快快请起,快快请起。”玄奘微微一笑,心想:起码是个好的开始。

    孙悟空在试探玄奘,玄奘何尝不是也在试探孙悟空呢。

    就这样,师徒两人踏上了去往西天的路。

    跟着玄奘一段时间后,孙悟空发现了这和尚很智慧。

    唯一的郁闷是,这玄奘师傅真的很啰嗦,总想着给自己重塑一个新的价值。

    可自己能改变吗?变了就不是孙悟空了。

    孙悟空应付着玄奘,玄奘看得出来,却也不着急,他有的是时间。

    早先孙悟空试验了背着玄奘飞去西天,结果不行,还有种大恐惧和危机加身的感觉。

    之后孙悟空就放弃了,果然如他的预感,取经没这么简单,且好像是定数,也是天数。

    怪不得自己此前有种,功德圆满大机缘的感觉,这会有点明白了。

    放弃了背着玄奘飞往西天后,孙悟空开始照料玄奘一路西行。

    这天!

    “悟空,为何总是看着天空?”

    “师傅,因为徒弟向往啊!”

    “悟空,这可和你的名字不一样。”

    “师傅,不瞒您说,您还真说对了,教我能耐的老师曾对我说,一切皆空,心空身不空。……可是徒弟没做到,结果招惹了大祸,被如来佛祖镇压,有了您拯救我,我做不到真的‘悟空’啊。”

    “无妨的悟空。真正做到一切皆空的,可能只有佛做吧!我们不是佛,做不到没什么,就因为做不到一切皆空,所以才求佛。”

    “哦?师傅您也有放不下的执念吗?”

    “这是自然,为师的执念就是我们此刻西天取经,求取真经就是为师的执念。正是有这种执念,所以为师无所畏惧,也有了动力。”

    “哈哈,师傅,您让徒弟对佛有了新的理解。”

    “阿弥陀佛,这样就好。”

    ……

    说完,师徒二人沉默了很久。

    打坐念经完成的玄奘忽然道:“悟空,为师给你取个新的名字如何?”

    “师傅您什么意思?”

    “为师的意思是,‘悟空’是求道之心,名字为执念这很好,起码没有迷失,起码有方向。不过,你不如当成你的法号,换一个新的名字,也算是一种斩断过去,如何?”

    “哈哈……”孙悟空一笑,“师傅您又想改变我,您怎么这么执着呢?”

    “阿弥陀佛!悟空,为师想改变你是真的,为师也没回避过,不过为师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着急没用。所以为师不会这么不智,为师是真想到了一个很适合你的名字。”

    “这样吗?”孙悟空一阵思索。

    过了会问:“师傅,您给徒弟取得什么名字?”

    “‘悟空’是你的最高目标,做到一切皆空,一切皆不空,这是圆满的一种呈现。但圆满很难,为师给你取得名字叫:行者!”

    “行者?”孙悟空一愣。

    “对,行者!”

    “行者何意?”

    “无他,一个行走的人,一个求道路上的行者,一个为‘悟空’而行走的求道人,如何?”

    “行者,行者?行走的求道者?好,好,不错,哈哈……”

    孙悟空忽然笑了,悟空是菩提老师对自己最终的要求,希望自己一切看得开,那时一种圆满的心境。

    可是此前的自己,远远辜负了悟空的含义。

    当然也不能全怪他,谁让龙宫、地府、天庭都那么弱,他一片横扫,所以认为无敌了。

    只是后来如来的强悍,以及那银发道人的神秘,孙悟空经历了一次虚幻的梦境后发现,自己还差得远。

    起码不知道,如来为何这么强,不知道银发道人何等存在。

    可能真的‘悟空了’,才能和他们有一战之力,但是悟空差得远啊。

    还要变强,还要求道,目前达不到真的‘悟空’的。

    不如按照玄奘师傅说的,做个行者:行走的求道者。

    因此想开的孙悟空道:“谢师傅赐名,今后俺老孙法号悟空,名字行者,孙悟空、孙行者。”

    “善!”玄奘微笑点了点头,这就是改变,是潜移默化的。

    ……

    ps:第十更4万送上……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