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不知岁月,转瞬几百年。

    稚齿幼儿,转眼变成耄耋老人,人世间换了几茬时光。

    看淡也想开的孙悟空,看上去多了些潇洒,殊不知内心深处却多了更多的固执。

    这天!

    “老爷,您看这里有个只有脑袋和一只手的毛猴子。”

    只见一六七岁模样,打扮的很周正的小道童忽然说道。

    小道童还有个同伴,是个一样六七岁的小童女,道童眉清目秀的,道女双腮嫩红,眉心一点朱砂。

    而他们称呼的老爷,是一银发被束起的道人。

    小道童似乎发现了好奇的玩意,小童女也急忙走了过来看猴子。

    “呲呲——”孙悟空呲着牙吓唬两人。

    孙悟空一阵郁闷,被两个小娃儿嘲笑了。

    不过,两个小娃儿看上去很是不简单,自己太乙金仙的层次,竟然看不清两个小道童的修为。

    而被道童吸引的道人,一样微笑的走了过来,看着孙悟空。

    孙悟空猛然间愣住了,忽然感受到自己元神中,造化一元棍在颤抖,这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不仅如此,自己一样浑身颤抖,似乎自己的一切,身躯,元神灵魂都在嗡鸣,这把孙悟空吓得不轻。

    身体和元神像是要爆炸了一样,第一次遇到这种极端危险,又极端亲近,甚至极端熟悉的感觉。

    好几种感觉齐齐产生,孙悟空整个人像是定住了一样。

    而这样的原因,只是因为那银发道人微微一笑看了自己一眼。

    “呵呵,真有个毛猴子。”这道人一笑。

    “老爷,是鹤羽先发现的。”小道童高兴的向道人撒娇。

    “发现个毛猴子而已,有什么好神奇的。”小女童不高兴道。

    旋即又道:“老爷您等着,邯郸给您问问这毛猴子是谁?为什么被关押在这里,是不是他(猴子)惹了他的老爷不高兴了,所以毛猴子的老爷把他关在这。”

    小女童邯郸道。

    这道人正是太初,而两个道童,正是心智永远六七岁的鹤羽和邯郸。

    “哈哈,好,好,小邯郸问问这毛猴子为什么被镇压,是不是不听话了。”太初笑道。

    太初第一次带着两个小娃娃游历,不算专门来看猴的,而是专门为了无极圣人而来。

    不久前太初发现玉帝也就是昊天,似乎正处在一个关卡,若是悟了,可能距离合道无极不远了。

    因此太初打算来看看,玉帝合道合灵界是不成的,若真是自己预测的天地冥,昊天去要去仙界。

    太初怕昊天弄不明白搞砸了,因此前来一观。

    不过,也没着急,想到了被镇压的猴子。

    就过来看一看,抛开今生太初道尊的修为,前世谁还没个猴哥梦。

    且此子和自己渊源很深,也可以说自己成就的猴子,自然来看看。

    而另一边!

    “毛猴,毛猴别愣了,你是谁?为什么被关在这?”邯郸小女童,装作我很凶的模样。不过凶倒是是没有,蛮可爱的。

    孙悟空还在浑身迷茫颤抖中,自然回答不了。

    “邯郸,这怕是个傻猴子,你看他还哆嗦呢?”鹤羽觉得自己发现了大秘密。

    “咦,还真是一个有病的猴子。”邯郸小脸一阵郁闷。

    旋即对太初说:“老爷,您先把他治好吧,您治好了猴子的病,邯郸再问问他是谁。”

    “这个病好治,你打他一下就好了。”

    “真的?”邯郸好奇的大眼睛看着太初。

    “哎呀,老爷说的自然是真的,我来。”鹤羽忍不住了,一巴掌,不敢使劲,怕把猴子打死了,不过也不轻,打得孙悟空一个激灵。

    “呲呲,哪来的小娃,去一边去一边!”孙悟空忽然醒了。

    身体、元神、灵魂包括造化一元棍这才平静了下来。

    “哈哈,好了,好了,果然好了,老爷是我打好的。”鹤羽又冲太初邀功。

    猴子很想怒吼,很想说难听的恐吓,可是这一刻发现,自己不敢,也不能这么说。

    因为不说两个小道童不简单,那道人更是恐怖。

    刚才就是这道人一个微笑的眼神,自己才浑身颤抖的。

    “猴子,你是谁,你为何在这里?”邯郸被鹤羽抢了两次功劳了,这次她发誓,一定要问出猴子的来路,好叫老爷看看自己的厉害。

    “我,我,小娃儿,起开,起开!”孙悟空一阵无语,这可怎么办是好,遇到了两个不懂事的娃娃。

    “邯郸,他还没好,所以不会说话,再打一下就好了。”鹤羽赶忙支招。

    “停,俺老孙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孙悟空终于吼了出来。

    由于被镇压,法力无法发挥,能不死,靠的是金刚不坏之身。

    所以就是想赶跑两个小娃娃都没办法。

    “齐天大圣?”

    “你是圣人?”

    “圣人怎么这么弱?”

    “谁能惩罚圣人,还镇压了,不会是老爷您做的吧?”

    “可能是老爷做的。”

    “……”

    两人惊讶的自问自答,在他们的理解里,能镇压圣人的只有老爷能做到,难道这猴子也是一个圣人。

    可是自己没听说过毛猴子圣人啊!

    “大胆,你这毛猴子骗人,你这么弱怎么可能是圣人,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冒充圣人。你,你不想活了。”鹤羽想了想觉得自己被骗了,哪有这么弱的圣人。

    “不过,为什么你冒充圣人没被天地惩罚?这?”鹤羽又疑惑了。

    “老爷?”鹤羽邯郸表示不明白了。

    “好了,好了,两个小家伙别吵,这毛猴说的是一个称呼,不是真的圣人。无知者无罪,何况这里是灵界,不会受到惩罚的。”太初道。

    太初一般不喜欢带两人出来。

    原因就像此刻,喜欢热闹不假,可邯郸和鹤羽不仅是热闹,而是闹腾。

    “啊——”鹤羽很吃惊,“他竟然这么不知羞,称呼自己大圣,怪不得被镇压,我明白了。”

    “嗯,一定是这样。”邯郸也赞同。

    两个小道童把孙悟空整蒙了,自己叫齐天大圣不行吗?

    再说了,自己难道被镇压了不到五百年,这世界就变了,俺老孙这么大的名气,已经被人忘记了。

    难道他们不知道俺老孙大闹龙宫、地府、天庭的事迹?

    “呸,不知羞的猴子。”

    “就是,没见识的小猴子。”

    两人开始数落孙悟空了。

    “呲呲,小娃娃无礼,俺老孙怎么不知羞了?俺老孙去过龙宫,闯过地府,闹过天庭,手下难有一合之敌,怎么就不能叫齐天大圣?还有,你两个小娃娃没眼界没见识,就别随意诋毁人。”

    太初看着三人的闹腾,没说话。

    不说别的,猴子也是孩子脾气,能和邯郸鹤羽这么较真的,太初第一次见。

    “没见识,小猴子你才多大,竟然说我们见识?”鹤羽表示不高兴。

    “哼,听好了,俺老孙快活了一千年了,一千年。”孙悟空骄傲道。

    说完,果然鹤羽和邯郸镇住了。

    “鹤羽,他说是一千元会吗?一千元会不长啊,我们独跟随老爷好几个量劫了,为何他活了一千个元会就这么骄傲?”

    “邯郸,你听错了,我听他说是一千年。”

    “一千年?不可能,一千年还没睡一觉时间长呢,是一千元会吧?”

    “小娃儿吓傻了吧,一千年,我活了一千年,你们一千年前还没出生呢。”孙悟空感觉自己终于赢了。

    “呃——”鹤羽和邯郸。

    这次没听错,是真的一千年,不是一千元会。

    “猴子,我问你,你是一个元会当一年的计算吗?”邯郸仍然不甘心的问了句。

    “什么元会?小娃娃输了就认输,怎么净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孙悟空最讨厌别人不说实话了。

    邯郸,鹤羽:“……?”

    “俺老孙战胜过龙王,战胜过地府的阎罗,战胜过天庭的战神杨戬,哪吒三太子,塔塔天王李靖……,俺老孙一生征战无人能敌,最后不小心被如来偷袭了一下,俺老孙……哎,你们回来,怎么走了?”

    孙悟空正兴奋的说着呢,毕竟几百年没人交流,也就杨戬每隔百年来看一次他。

    所以他很多话想说,已经忘记了刚才两个小娃娃的过分行为。

    可是正说着自己的光辉呢,两个小娃娃异样眼光的离开了,跑到了那不说话的道人面前。

    “老爷,我们是不是遇到了一个傻猴子?您给他治疗一下吧,这毛猴子傻乎乎的怪可怜,还被人镇压了。”

    “噗——”孙悟空一口气险些上不来。

    “这个嘛?毛猴没病,见识少点罢了,他说的都是真的。当然,他认为的真的,是个可怜人,不要揭破了就好。”太初对两个道童说了一声。

    旋即亲自走向孙悟空。

    孙悟空发现太初走过来的时候,浑身差点忍不住又要颤抖。

    “你,您是谁?”

    “为,为何,为何,我有种熟悉的感觉?”

    “我,我,我是谁?”

    孙悟空似乎又陷入了震颤中。

    “孙悟空,后悔吗?”太初没理会他的不解,淡淡的问了一句。

    “你,你问的是什么?什么后悔?”

    “一切,包括现在。”太初道。

    “一切,我的一切吗?”似乎太初的话有神奇的魔力。

    问完之后,孙悟空忽然发现,自己变成了刚出生时期,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的猴子。

    之后见到了猴群,闯进水帘洞、出海、拜师……直到被镇压,自己像是经历了一个轮回。

    这个轮回中,他穆然发现,自己最在意的,也是记忆最深刻的瞬间,竟然不是自己被镇压,自己大闹天宫的瞬间。

    而是一次自己在花果山的时候,躺着看天上的星星,渴望知道天高地厚。

    而是出海寻师求道中,再一个夜晚,自己躺在竹筏上,又一次看向漫天的星辰。

    而是自己在斜月三星洞时,自己躺着看天空……

    而是在天庭看守蟠桃园时,自己躺在树上看天空。

    原来发现,自己对天空这么向往,这是自由的感觉吗?还是骄傲的想和天空比试一下高低?

    可能两者都有,有向往自由无拘束,又战意满满的想和天空比试高低。

    “呼噜,呼噜——”孙悟空猛地摇头,这才从梦幻中醒了过来。

    当他再看向眼前的时候,发现银发的道人,和两个恼人的小道童已经不见了。

    而天空从白天也变成了黑夜,他抬头,又看到了漫天的星辰和一种内心的渴望。

    这是自由,这是战意!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银发道人,两个小娃娃你们出来,出来——”

    “啊——”

    孙悟空一阵嘶吼,可是终归没人告诉他,之前经历的一切是真的还是假的。

    直到他冷静了下来,才穆然发现,自己虽不能调动法力和元神,但是自己被封锁的元神,竟然变得更加的凝聚了。

    这无不预示着,自己经历的是真的。

    银发道人一定出现过,一定在自己不经意间指点了自己,否则这元神,和自己更坚固的道心怎么来的?

    “银发道人,俺老孙不知道你是谁?不过俺老孙承认你很厉害,和师傅给俺老孙的感觉一样!我孙悟空发誓,若有脱困的一天,一定要找到你,拜谢你指点之恩。”

    孙悟空不知道自己这么一顿话有没有用,不过还是说了。

    说完开始陷入了一沉。

    直到……

    “孙悟空,孙悟空!”

    “嗯!”孙悟空迷糊的睁开了眼睛,阳光有点刺眼的感觉,空中飘着一白衣飘飘的女子。

    “你是观世音菩萨?”

    “正是本大世,孙悟空我且问你,你可曾有后悔?”

    “嗤——”孙悟空轻蔑的一笑,“观音大士,您若是来问这个,请走吧。”

    “果然吗?”观世音一叹,没有生气,似乎预料之中。

    “你难道不想脱困出去吗?”

    “哈哈,俺老孙不想出……?”孙悟空忽然踯躅了。

    不尽自问:为何自己不想出去?

    自己很怀念花果山的,

    自己很想出去和三只眼战过一场,顺便打完了对三只眼说:三只眼,你是俺老孙的半个朋友了。

    自己还想去找银发道人,对他说一声感谢的。

    自己是想出去的。

    “想通了吗?”观音大士问。

    “想通了,不过什么代价?”孙悟空的眼神中多了点郑重。

    “孙悟空,看来如来镇压你是做对了,你和此前不一样了。”观世音笑了。

    “我不一样了?”孙悟空一阵失神。

    心道:“我变了吗?我好像在那次不知是真是假的梦里才发现,我是想要自由的,我是想要看看这天高地厚的。我变了是因为我梦里的一次轮回吗?或者说梦里发现还有很多遗憾?”

    观世音猜不透孙悟空心里想的什么,她道:“其实对你来说是机缘,也是考验。不久后会来一凡人和尚,他会路过此地……你保护他西天求取真经,待那时你就功德圆满自由了……”

    ……

    孙悟空答应了。

    观世音走了。

    可孙悟空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答应了?

    而观世音也没明白,自己怎么就这么轻松的说服孙悟空了?

    ……

    ps:九更36万。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