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洪荒之妖皇逆天 天涯 洪荒之妖皇逆天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无量寿佛,灵界释迦牟尼前来拜访道尊。”

    一声佛号在逍遥岛响起,早已得知乙木圣人传音的熊天恭候多时。

    熊天和释迦牟尼一样,也是准圣圆满的层次。

    早就听闻释迦牟尼的神奇,今日一见,只见庄严肃穆,金光和佛陀fa轮显现,脚踩金莲浩浩荡荡。

    “见过道友,乙木圣人传音贫道,贫道恭候多时。”熊天道。

    从升仙台到逍遥岛,按照释迦牟尼准圣圆满的修为,其实只需要不到三天的路程。

    可释迦牟尼却没有,一路而来花费了近百年。

    一路上他不急不慢,似乎掌控着一个度,一个名传整个仙界的契机。

    果不其然。

    短短百年,灵界佛教教主释迦牟尼来仙界的消息,传遍整个仙界。

    奇怪的是,西方佛教、东方的人截阐三教,没有丝毫的动作,似乎来人不是佛教教主,不是曾经的‘叛徒’多宝一样。

    就连龙凤麒麟,巫妖人等,得知释迦牟尼来仙界,将要去拜访太初后,也当释迦牟尼不存在。

    拜访太初,这是自升仙台传出的消息,这样一来,就是有看释迦牟尼不顺眼的势力,也不敢在释迦牟尼去拜访太初的路上为难他。

    反而,这帮圣人大势力们,开始沉思释迦牟尼所为何来。

    他第一不去西方,第二不去通天金鳌岛,先去太初界拜访太初,显得很刻意,也调动了众人的好奇心。

    逍遥岛!

    “谢过熊天道友。”

    “请!”

    “请!”

    跟着熊天,释迦牟尼进入了逍遥岛。

    进入后一番感叹,“早就听闻南海圣地逍遥岛,果然名不虚传,想必整个洪荒的圣地太初界,更会让贫僧惊讶,礼赞无量寿佛!”

    “无量道尊!”熊天也跟着一声礼赞。又道:“要进入太初界,逍遥岛是门户,既然道友对太初界很向往,贫道这就带道友去太初界。”

    “无量寿佛,有劳了。”释迦牟尼很客气。

    “无妨,无妨!”

    迤逦而行,一路风景,这或许也是一种修炼。

    看着道韵显现的逍遥岛上一山一景,释迦牟尼不住的点头,似乎受益匪浅一样。

    青铜大门前,释迦牟尼见到的一刻,忽然驻足,旋即双手合一弯腰行礼,口称:无量道尊!

    拜访太初的多了,熊天见过无数。

    可第一次有人这么独特,不是卖弄的显摆,而是一种不同的智慧。

    从这些行为中,修为不弱于释迦牟尼的熊天,多少明悟了一丝大乘佛法的感悟。

    一花一草,一山一水,似乎在释迦牟尼眼里,都是值得学习和敬仰的神奇。

    尤其是天然而成,比如悬浮的造化岛,比如看见青铜道韵的大门,释迦牟尼都会驻足礼赞。

    像是流传中的他的神奇,拈花一笑,拾泪成湖一样。

    “无量寿佛,贫僧受益匪浅,受益匪浅。”

    默念着礼赞和佛号,一路上跟着熊天来到了太初界。

    进入的一刻,释迦牟尼又双手合十,庄重的跪地一拜。

    很莫名其妙,熊天却没有打断。

    荒古、太古时期的修士更奇怪,熊天见的多了,所以见怪不怪了。不像现在的修士,就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少了很多古怪举动和道。

    “有劳道友了。”站起来后,释迦牟尼客气的对熊天道谢。

    “无妨。”熊天摆了摆手,问了句:“道友对荒古、上古时代很向往?或者说道友很复古。”

    “复古?”释迦牟尼一笑,“或许吧,贫僧只是向往那浩瀚的两个时代,生灵各不相同,各有各的道,千变万化,精彩纷呈。不像此刻,‘玄门道’无可撼动,洪荒少了很多色彩。贫僧一直以为,一步一虔诚,拜天地为师,如此求道,才是至理。”

    “呵呵……”熊天笑了笑没说话,释迦牟尼的话里隐藏了很多意见,不好接话。

    什么生灵各不相同,这是想表示:玄门独大不好,佛教应该站出来。

    什么:生灵一个模子刻出来,这是表示玄门刻板不变通吗?

    什么:向往荒古、太古时代,是表示要群雄逐鹿,而不是此刻一家独大吗?

    至于拜天地为师,是在说大势力独霸一方,造成了强的越强,没了弱小者的出头机会,来宣誓佛教众生平等吗?

    ……很多的隐藏内容。

    熊天就个看门的,他认为自己之所以能一直被道尊看重,一直能给道尊看门,就是因为自己从没野心,道尊怎么做自己就跟着怎么做。

    所以啊!大势力怎么争斗,圣人怎么争,自己不理会也不参与,装傻才是大智慧。

    盐油不进的熊天让释迦牟尼一笑,他也没指望能说动熊天。

    而且这严格意义上不是说给熊天的。

    这是哪?这是太初界。

    释迦牟尼认为,自己的一举一动岂能瞒得过道尊?

    这是自己对道尊不敢说的,想通过‘熊天’来传达。

    好像他熊天也看出来了,一句话也不说了,自己再怎么奇怪也不理会了。

    可以了,释迦牟尼索性不再行为奇怪,跟着熊天去拜访太初。

    ……

    无量悬浮道场前,看门的两人释迦牟尼很熟悉,是镇元子圣人和女娲圣人,两个不算‘圣人’的圣人,看上去变化很大的圣人。

    镇元子和女娲,自成功证道开天后,变了一个模样,真我回归的感觉,没了圣人让人‘难受’的威严和刻板。

    很久很久以前的镇元子,就有点呆头呆脑,很久很久以前的女娲,有点恬静可爱。

    最近在太初身边,两人伺候太初,回到了他们最初的那个时代。

    圣母?没了!

    第一圣人灵教教主?也没了!

    衣着是弟子行头,两人最近在太初身边过得很愉快,偶尔听师尊讲道,偶尔闭关修炼。

    没了人族圣母的义务,没了灵教教主的责任,交给了伏羲和虚度后,两人发现当圣人当得太久后,还是现在好。

    ——

    “晚辈释迦牟尼拜见镇元子圣人,拜见女娲圣人。”

    “哦,你这小家伙倒是有能耐,竟然成了佛教的教主。还说些奇怪的话,做些奇怪的行为来展现想法,怎么不学点好呢?乙木师兄传音说:你和佛教不一样,我怎么觉得还是佛教的德行。”镇元子的嘴很损。

    释迦牟尼愣了,这还是自己见过的严肃傲气的第一圣人镇元子圣人吗?

    怎么这个样?

    “好了师兄,起码他敢做,有点小聪明来展示自己的想法。不像西方两个无耻的家伙,只会背地里下手,咯咯咯……”

    女娲替释迦牟尼缓解了一下,末了一笑,笑的释迦牟尼忙念: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哈哈……”

    “咯咯咯……”

    释迦牟尼的样子,镇元子和女娲一阵大笑。

    这不是第一个见自己两人证道混元改变后,从而失态的。

    自己两人很有成就感,脱去了圣人的‘刻板’回归真我,真好!

    “好了,跟我进来吧,吾师早知道你要来借势了。”镇元子带着蒙圈的释迦牟尼走进了问道宫。

    释迦牟尼一只认为,自己是个稳重的佛,且智慧很高,眼界不俗。

    但是两个见过很多次的圣人,却一下子打破了自己的所有优点,让自己回归成刚化形不久,那个懵懂无知的‘骚年’。

    ……

    第一次,一个人拜见太初,释迦牟尼稳了稳心神,跟着镇元子来到了大殿里。

    大殿之上的云床上,太初盘膝而坐,释迦牟尼进来的一刻,太初双眸睁开。

    募得,释迦牟尼感觉自己正在云端畅游,又瞬间在地域来了一次瞬移旅游,又来到漫天星海……

    但不管什么感觉,都是发现自己无比的渺小,小的像是一颗沙粒一样。

    “释迦牟尼,叩拜至高无上,太初无量道尊!”

    太初让他站起来后,忽然问了句释迦牟尼感到迷茫的话。

    “你可知世间有混世四猴?”

    “晚辈知晓,其一巫族玄战为六耳猕猴;其二妖族妖王,为赤尻马猴;其三是梅山七怪袁洪,为通臂灵猴。只是最后一个,晚辈不知晓。”

    释迦牟尼不明白为什么道尊这么问。

    但他却知道,有什么说什么,一丝隐瞒也别有,因为根本无用。

    释迦牟尼说完,只见太初点了点头。看太初的样子,是要说这么问的原因了。

    一旁的镇元子、女娲和熊天,很熟悉道尊(师尊)这样的表情后,要说一些秘密了,他们就喜欢听这个,因此三人开始竖起耳朵好好听。

    “混世四猴原本是混沌时代,战之魔神混沌魔猿,一身战之法则通天彻地,在盘古开天时,因阻碍盘古,被盘古四分,一半的本源孕养了洪荒所有猿猴类,一成的本源消散天地间,而最后的四成本源,却是成了混世四猴,六耳猕猴、赤尻马猴、通臂猿猴正是其三。”

    “而这最后的一猴,乃是灵明石猴,尚未化形,就是你此前窥探而不得知的灵界东方仙山神石。”

    这话说完,释迦牟尼终于明白,道尊给自己说混世四猴的目的了。

    原来自己推演的佛子,大气运之人,竟然是灵明石猴。

    而太初又道:“此灵明石猴最是不简单,此前因落在了周山盘古撑天脊梁之地,险些被同化,乃至消失不可出现。后来,元始捅破了天,本尊从撑天周山玉髓上斩下了一块玉髓,交由女娲炼石补天……!女娲,你可记得你补天时,最后剩下的一块五彩神石?”

    正好女娲在此,听闻还和自己有渊源,女娲瞬间想起来了。

    记得那是巫妖决战,圣人元始想要暗算妖族,结果击在了师尊的太初紫莲上,导致捅破了天。

    那时自己炼石补天,曾剩下一块五彩神石,当时也奇怪过,师尊给自己的玉髓,为何多出一块,这明显是失误。

    那时自己就发现过五彩神石不简单,所以跟着感觉丢在了洪荒大地上。

    现在想起来好久了,要不是师尊说起都忘记了,但是一说起,自己历历在目。

    “师尊,弟子记得,当时也感到神奇。”

    “不错,正是本尊多斩下一块玉髓让你补天,而那玉髓炼制的五彩神石,就是通灵石猴。若无当初本尊斩出周山玉髓,他将不可能存在。”

    女娲一惊,问道:“师尊,您当时?”

    “不错,本尊当时感觉,这通灵石猴和西方有渊源,能承载大气运,所以挽救了他。”

    这话说完,释迦牟尼吓得差点坐下。

    好好想了想巫妖大战多久了?

    那时候三界还没成型,那时候还没灵界,更是没有佛教?

    那时候道尊就算计到今天了,我……?

    释迦牟尼重塑三观,听过曾经的师尊通天说过道尊的神奇。说整个洪荒,就没道尊不存在的地方,你细细探索会发现,哪都有道尊的布局,比天道还天道。

    现在回想起来,释迦牟尼只想说:通天我曾经的老师,您说的真对。

    释迦牟尼能怎么办?只能道:“拜谢道尊给我西方佛教赐下机缘。”

    “这不至于,不是为了你们。当时感觉有机缘而已,具体什么本尊当时也不知道。现在你来了,本尊推演才想起来。”太初说道。

    “呼——”释迦牟尼心里松了口气,心道:道尊也不是无所不知啊。

    他不知道太初骗他,不仅灵明石猴是太初从仙界带去灵界的,光暗魔神的本源都是太初带去的。

    太初只对他说了不到三成的秘密,还隐藏七成的秘密呢?

    “你此来仙界,除了从本尊这里借势,还要和各大势力商议共享功德吗?”太初问道。

    “回禀道尊,晚辈的确这样想的,兴盛衰落是一个轮回的必然,有兴盛就有衰落,只要晚辈和各大势力阐述清楚,想必他们不会阻拦我佛教兴盛。因为兴盛的背后是衰落,至于我佛教怎么像此前三族、巫妖一样,从衰败中保留实力东山再起,就看我佛教的智慧了。”释迦牟尼一叹。

    “善!”太初点了点头。

    太初又道:“有借鉴的前例,的确可以这样做,大势力会支持的。不过,你佛教想挣脱因果没有拘束,想要如三清那样不简单,会超出你们的预计。”

    算是善意的提醒吧,能不能理解看如来、接引和准提的智慧了。

    祖龙、祖凤、祖麟三人兵解融合天道,这才摆脱了命运的支配,从此无因果。

    巫妖损失惨重,一个永镇血海,一个败走无尽海,这才摆脱了命运的支配。

    而龙汉之后第一因果的三清,经历了镇压、灾难、封神劫难,这才摆脱了命运的支配,从此无因果。

    那么佛教或者说西方教,也想学这些人摆脱天地因果的束缚,挣脱身不由己的命运支配?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西游就能结束的。

    太初很明白,佛教是目前三清回归真我后,推动洪荒进展衍变第一因果。

    他们想偿还因果回归自我,要比三清难很多。

    三清有盘古遗泽都成了龙汉之后第一因果,被支配了那么久。

    而曾经四十九个宏愿才成圣的西方两人,想凭借区区西游就完成偿,这是不可能的。

    魔劫才是!

    西游是开胃菜而已。

    很显然,太初最后的这句‘没这么简单’让释迦牟尼愣了一会,没明白什么意思?

    但太初已经闭目不语,这是要赶人了。

    镇元子和女娲,带着还想问却不敢问的释迦牟尼离开了。

    此行……

    释迦牟尼的愿望达成了。

    不仅从太初这里借了势,太初还慷慨的告诉他了灵明石猴,已经达成目标了。

    ……

    ps:定下来了,2号推荐结束,爆发四万字。

百度搜索 洪荒之妖皇逆天 天涯 洪荒之妖皇逆天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