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度一切皆宀……”

    灵界佛教雷音寺。

    如来佛祖惯例给众多菩萨、罗睺讲述大乘法佛。

    暮然间,口吐金言的如来停了下来。

    “本次到此,尔等散去吧。”

    “是世尊!”

    众菩萨罗汉疑惑的离去了,不明所以为何如来世尊忽然停了下来。

    众弟子走后,如来面色肃穆,刚才偶尔得到了一丝天机。

    天机难寻,可偶尔窥视天机必有缘法,近来仙界爆发圣朝,灵界的众多高手也知道,只是隔着两个世界,仙界的爆发,对灵界只有震撼,还不能深切的感受。

    “阿弥陀佛,我佛门机缘已到。”只见如来低沉道。

    在他成就释迦牟尼如来佛的时候,就有一种感悟,佛教鼎盛之契机不远了,后来天地间出现了一股神迷的气息,更是如此。

    只是先前的两次过于玄奥,没有抓住。而这次,释迦牟尼如来佛祖忽然发现了源头。

    “本尊曾佛法东传,奈何被老子圣人所阻挡。不过,却也在东方留下了佛门的薪火,这薪火要壮大了。”

    如来推演到了佛教鼎盛的定数,和他此前东传佛法一样,这次会有佛子自东方而来求佛,经历千辛万苦求取真经后,佛门在东方壮大,如此就是佛门达到鼎盛的锲机。

    有气运之人降生,度入佛门后,此子完成使命佛教兴盛。

    只是这气运之人,如来推演尚未诞生。

    一个尚未诞生的,却能引发自己的悸动,可想而知这气运佛子很是不可思议。

    如来顺着指引,在一花果之山,看到了一顽石。

    一吸收日月精华的神石,如来他想要操控,却发现这神石似乎受到庇护,强求不行,只能缓缓图之。

    “佛性与魔性的气息?还是光明跟阴暗的对比?”如来一愣。

    当他倾尽全力的想要探查这神石的本源根脚时,忽然一光一暗的流转气流,阻挡了他的探视。

    “浓郁的气运功德、神秘莫测的亘古气息,果然是我佛门气运之子。”如来收回了探查。

    这顽石看似普通,却神秘异常。

    不说神秘的光暗气息,就是浓郁的功德和气运都异常强大,且还有种亘古的气息。

    这是类似于荒古、太古时代的枭雄陨落后,另一种新生。

    如来探查了一会,明白了大概。

    这神石诞生的生灵,就是佛教崛起的气运之子,按照自己的推演,此子还有变数。

    变数还很大,只能慢慢的布局,一点点的来,引导上正途,完成他的使命。

    如此就能完成佛教鼎盛,自己也可能因此一窥混元大罗之玄妙。

    这是佛教兴盛的机会,同样也是自己的一次机会。

    一念至此,如来觉得,要跟阿弥陀佛商量商量了。

    …………

    “你确定我佛门机缘来了?”

    灵山复地中,当如来和阿弥陀佛说了之后,阿弥陀佛惊讶的问道。

    “我佛若不信,可以探查一下。”

    “哗——”

    只见如来一招手,镜像显现,正是一仙山之顶的神石,散发着神秘的光芒。

    阿弥陀佛按照如来说的,开始探查。

    果然发现这神石不一般,先不说神秘,单是强大的气运和功德,要是此子拜入佛门,将会给佛门带来无与伦比的气运。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果然如此。”阿弥陀佛发现自己也不能清晰的探查这神石的根脚。

    不过不碍事,他问道:“如来,你打算怎么做?”

    “我佛,弟子曾东传佛法,虽没有成功,却在东方留下了佛种,可借此选择一大毅力之人自东方而来求取真经,一路经历磨难方得正果,待他返回东方时,就是我佛法传遍东方之日;

    ……北方、南方依东方马首是瞻,只要东方佛法传播开了,这两方也会一夜佛刹千万间……,到时,我佛门成就灵界第一大教派,借此气运,就是我佛门在仙界的两位佛祖也会大有收获……”

    释迦牟尼如来侃侃而谈,诉说着佛教的兴盛。

    阿弥陀佛听得很向往,这不就是自己的使命吗。

    但是有疑惑不解。

    “如来,你说的不错,若是按照你说的,我佛门的确会壮大鼎盛。可只是我们一厢情愿而已,你的安排很详细,可唯独忘了灵界不是我们一家独大,其他势力想要破坏轻而易举。”阿弥陀佛道。

    “我佛,他们为何要破坏?须知这对他们来说也能得到功德,他们可以安排弟子或门下参与此次盛世,待功成后,他们也有功德?”如来问道。

    这话问的阿弥陀佛一愣。心想:如来是不是傻?问怎么破坏?三清他们破坏自己佛门壮大,还需要理由吗?

    “如来,这根本不需要理由,他们就是不想看佛门壮大而已。”阿弥陀佛无奈的摇了摇头。还以为如来的计划真的很不错呢,没想到这么大的漏洞。

    “我佛,你误会了,他们会被弟子说服亲自参与其中的,他们不会无故出手破坏。须知这是天地大势,逆天而行,他们定会因果加身。”如来一如既往的稳。

    “如来你能说服他们?”阿弥陀佛一愣。

    阿弥陀佛又问:“你如何说服他们?贫僧也知晓这是天地大势,但他们哪怕不亲自不出手,单是算计和布局,就不是我们能抵抗的。”阿弥陀佛越来越不懂了。

    “我佛,弟子有信心他们不破坏。不仅不破坏还会助力,心甘情愿的助力我们。”如来笑道。

    “你?”阿弥陀佛不知说什么了,只能道:“你详细的说一下。”

    “无他!”

    如来道:“洪荒中曾经不可阻挡的大势力有过很多,太古霸主龙、凤、麒麟三族;上古争霸的巫妖;之后的教派圣人;除了人族不算,他们永恒。……从这里看得出,命数之下,有些势力会在定数下,不可阻改的兴盛,我佛门就是如此。”

    如来一顿,问道:“我佛,你要是三清,发现我佛门不可阻改的崛起兴盛,你是阻止还是助力?”

    “我会阻止,我……”阿弥陀佛一脸的坚定,可猛地浑身一颤,脸色有点苍白,“我,我,,我会助力,除非他是人族那种永恒气运者。”

    阿弥陀佛终于明白了,终于明白如来的意思了。

    兴盛,就有转盛为衰的一天,没有永恒的兴盛。

    可能最早龙、凤、麒麟三族时代,没有这样的眼光,敌人只会拼命阻止。

    但慢慢的三族落寞,巫妖崛起、圣人崛起……,但凡高层都明白了一个道理:你兴盛,不代表你永远兴盛。

    兴盛还代表一个意思,就是你要转盛为衰了。

    而如来的意思,何尝不是这样。

    对三清等敌人敞开大门说亮话,希望他们助力佛教兴盛,因为早兴盛代表早衰落。

    既然兴盛不可阻挡,那不如助力佛门兴盛,然后等着佛门兴盛到顶点后衰落,再腾出手来落井下石。

    阿弥陀佛明白后,险些吐出一口老血。

    “你,你,你果然狼子野心,盘算着我佛门衰落。”阿弥陀佛怒吼道。

    “哎!”如来一叹,“我佛,你终究不是接引圣人本尊,你虽有灵智,可眼界和智慧终究差了很多。也罢,看来贫僧需要仙界一行。”

    阿弥陀佛终归是个傀儡一样的分身。

    哪怕有点智慧,可对比起真的接引,阿弥陀佛还是差远了。

    “你等等……”阿弥陀佛一颤抖,问:“你什么意思?”

    如来一脸苦笑,止住了脚步道:“我佛,非弟子狼子野心,是您没看到兴盛、衰落,是洪荒的一个轮回。强悍如太古霸主的三族,他们依然不可避免的衰落。但他们没有就此消失,不久前始凰、烛龙成圣,佛祖您应该知道吧?”

    问完,阿弥陀佛苍然的点了点头。

    如来见此,继续道:“加上祖凤和祖龙,龙凤两族已是一族双圣。我佛,这就是他们兴盛时,因有超前的眼光,看到了衰败的一天。但他们没有放弃和绝望,而是早早的布局,有了再一次崛起的机会,就如此刻。”

    最后道:“我佛您再想想巫妖,他们的兴盛,他们的衰败,他们的再一次崛起,这就是一个轮回。我佛门要兴盛,就不可避免的会有衰败的一天。弟子只是提前打算,不是狼子野心。”

    说完,留下一脸震撼的阿弥陀佛。

    如来离开了。

    “是啊!”

    “我终究是本尊的一个分身,,傀儡!”

    “我终究眼光和智慧不足……”

    如来走后,没人知道阿弥陀佛在想什么。

    他想了一遍如来的话,发现无懈可击,一点错误都没有。

    “罢了,罢了!”

    从此……

    阿弥陀佛彻底的成了灵界的灵山,不理会任何的佛门之事,一段时间后慢慢的泯然众人目光中。

    佛门弟子只知道,如来世尊和阿弥陀佛一次交谈后,世尊去了仙界,而阿弥陀佛,把佛门彻底交给了如来世尊。

    ————

    仙界,升仙台!

    “无量寿佛,拜见乙木圣人!”

    一阵光芒闪过,如来回到了仙界。

    曾经多宝入灵界,而今释迦牟尼如来佛祖,回灵界。

    “是你这小辈,该如何叫你?”乙木也感到神奇,物是人非,多宝回来了,或者说如来回来了。

    “无量寿佛,圣人称呼晚辈释迦牟尼就可,既然已是佛门弟子,过去就断了吧。”释迦牟尼双手合十道。

    “哈哈,也好,也好。”乙木笑道,“释迦牟尼,你此次为何而来?”

    这是乙木的例行公事,要简单的询问一下顶尖高手来仙界,或去往灵界的缘由。

    “晚辈为我佛教兴盛而来,打算与仙界众圣人们,一起商讨因佛教兴盛而带来的功德,打算平分,此外……”

    只见释迦牟尼双手合十,对乙木一拜,“此外,晚辈早些年听闻,道尊之太初界,有整个洪荒所有大势力高手等,留下的道法石碑。能让自己平生的所学所悟,留在太初界石碑林,是每一个求道之人一生最值得称赞的行为,晚辈不才,区区佛门《小乘佛法总纲》、《大乘佛法总纲》等,也想在太初界石碑林留下佛法,请圣人成全。”

    “哈哈……”乙木一笑。

    这释迦牟尼真是不简单,有条有理,不卑不亢的,做事圆润圆满,不得了啊!

    “自是可行,无量门包容天下,太初界乃求道圣地,我们欢迎任何想要铭刻石林留下道法者。你佛法自是有能力留法石林。”乙木无所谓道。

    “多谢圣人。”释迦牟尼行礼道。

    “这么说,你来仙界的第一战,打算前往太初界?”乙木问。

    “晚辈的确这个想法,不管是曾经的玄门,还是如今的佛门,道尊对曾对两门有指点的渊源,晚辈此来仙界,第一拜访的自然是道尊,佛法铭刻石林是其一,拜访道尊才是最重要的。”释迦牟尼有个优点,就是不做作,也不撒谎,都说实话。

    这一点,乙木通过短短的几句话就能感受得到。

    “你是佛门弟子,还是为了佛门兴盛铺路而来,本圣还以为你先拜访西方佛教,或者三清三位道友呢?你倒是有趣,先去太初界?”

    乙木微微一笑,又问:“打算借势而为吗?”

    果然……

    实在人释迦牟尼道:“就知道圣人看得出,晚辈的确是这个想法,这里是仙界,不是偏僻的灵界,尤其是最近圣朝时代的爆发,晚辈虽准圣圆满,但对仙界来说可有可无;

    晚辈想要得到别人的重视,得到圣人们听晚辈一次讲述的机会却是很难。因此,只能借着道尊的声威,得到一个可以让仙界圣人重视,且愿意听晚辈讲述的机会。”

    乙木笑了!

    “哈哈,家师喜欢聪明实在的后辈,你会让家师喜欢的,去吧,去吧。”乙木都明白了,挥了挥手,示意你去完成壮举吧。

    “无量寿佛,多谢圣人成全。”释迦牟尼庄重的双手合十,对乙木圣人一拜。

    旋即离开了。

    乙木看着离去的释迦牟尼坚定的步伐,笑道:“有趣,有趣。”

    “虽不知,这释迦牟尼能卷起多大的浪花,但是此子注定不简单,一改佛门阴损不上台面的风气,不愧是佛教教主,不愧如来世尊。”

    乙木对如来的评价很高,短短的接触就可得出,此人不简单。

    “佛教要兴盛。他却说,和众圣人大势力平分好处,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如此一来,圣人大势力会被他说服的,毕竟兴盛就有衰落,能在佛教兴盛时得到好处,还能在衰败时落井下石?真是个无解的想法……”

    乙木叹息道:“就是不知他如何布局?”

    “也罢,早知道了会失去惊喜的感受,本圣等着你(释迦牟尼)给我惊喜。”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