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无上仙界?”

    只见一行五人,四女一男一阵恍惚后,来到了一巨大的悬浮平台上。

    此悬浮石台,名叫:升仙台。

    出现没多久,是太初为灵界生灵大肆进入仙界假成真准备的。

    在此地镇守的也不是一般人,是乙木圣人。

    乙木接了这个差使,给灵界而来的生灵,传下一些仙界的规矩和指令。

    不久前乙木还接待了三清等人,几人还一阵‘老友见老友’般的‘久别重逢’。

    乙木到此刻都在感叹,三清变了。

    涅槃归来的三清三兄弟,就如一体,不卑不骄,内敛低调了很多,这是乙木对三清三人的感觉。

    遥想之前师尊不在洪荒时,三清无法无天的样子。

    乙木感觉,这仙界又要大变了。

    有了这样亲密无间的三人,别说自己,就是祖龙这些老家伙都要难受了。

    老早就知道三清有绝招,能三清和一,那还是很久很久前的秘密。

    后来三清关系变得不好,尤其是三清慢慢的分家之后,再也没有三清和一,而这次很不一样。

    如此变化,且看似亲如一家的三人,若是三清和一,恐怕难以预料啊!

    三清的变化,对乙木触动很大。

    不久后,

    乙木有见到了老友:‘接引和准提’。

    这两个也是如此,看不起的准提,那种毒辣和小心眼都不见了,真像一得道高僧一样,庄严肃穆。

    此外,接引还有种气运加身,浩瀚不见底的气度。

    这种变化乙木明白,是佛教成立的缘故。只是自己此前小看了,不单单是佛教的成立的气运,就是这变化也很巨大。

    想起祖龙、祖凤、祖麟,包括烛九阴和帝俊他们,此前还嘲笑三清、准提、接引五人,觉得五人不自量力挑战师尊,然后被师尊镇压。

    他们觉得三清接引、准提等不堪造就。

    但是乙木这次见了五人后,不这样想了,这五人毕竟是老一代圣人,哪怕落魄了但涅槃归来后,依然不可小觑啊。

    而之后,乙木又接引了很多人。

    幸好,能称得上老友的不多。

    五个圣人后,剩下的都是一些小辈,或者从没见过的属于假成真的灵界生灵。

    他们选择了来到仙界。

    这帮人很震撼,没想到来到仙界第一眼,就见识了高不可攀的圣人。

    这叫他们本就谨慎的心更加的谨慎了。

    这样一来,乙木觉得,兴许这就是老师的意思。

    给这些灵界生灵一点压力和威慑,不至于让他们无法无天。

    毕竟都是灵界的天之骄子,来了仙界要是不转变心态,可能会很惨。

    这天,又来了五个人。

    一男四女,男的有点道貌岸然。

    不过乙木是圣人,一眼看出了此人不简单,心计很深,有种毒蛇的感觉。

    这种气质和性格,不符合乙木这种大智若愚、仁慈祥和之人的欣赏观念。

    不过,乙木又一楞,升仙台传来了四人的根脚和见解。

    看着傻乎乎的五人,乙木嘀咕道:“竟然是申公豹,是我无量门弟子,还是此次封神之人,师尊还挺看好此人的?”

    原来这升仙台的五人是申公豹、邓婵玉、狐狸精、琵琶精、雉鸡精。

    乙木看着迷茫且惊喜的五人,一阵摇头:“我终究不是师尊,师尊连祖龙这些枭雄人物都一视同仁,而贫道却看不惯一个我无量门下狡猾阴狠的弟子。”

    道不同,心也不同。

    乙木嫉恶如仇宅心仁厚的,的确反感申公豹这种为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

    另一边……

    “上仙,上仙,我们真的来到仙界了,小妖感谢上仙栽培。”狐狸精等三人,激动的难以自制。

    本是一微不足道的棋子,被申公豹揭穿后,本来小命不保,可申公豹答应她们,只要配合,不吝啬给她们一点机缘。

    三女为此全力配合申公豹,终于到了此刻,申公豹也是个信守承诺的,带着三人来到了仙界。

    “我无量门说道做到,你们此前身不由己被圣人算计当棋子,贫道答应了就会做到。”申公豹微微一笑。

    阴狠归阴狠,这点信誉还是有的。

    殊不知,就因这句话,暗中的乙木点了点头,起码这点不错。

    “道长,这是哪里,我们怎么去仙界?”邓婵玉却是问道。

    申公豹听闻,也很迷茫,自己对仙界也不知道啊。

    只是听过杨戬说,他来的时候趴在地上趴了一年,也没说遇到如此神奇的巨大平台。

    “想来,此地和接引台一样,是一个灵界生灵进入后的第一站,我们应该在一个接引台上,我们四处找找,看看是不是这样,找到出口就能离开了。”申公豹很稳重,一番分析后说道。

    升仙台很重要,也可以说是灵界的门户,是灵界生灵进入仙界的门户。

    所以才有乙木在此镇守,且还是那种今后长期坐镇的镇守。

    以防有仙界生灵横行进入灵界,也防备灵界的生灵,无知胡乱闯进仙界。

    此外,这还是灵界破碎投影三千界后,天道命运与太初合力凝聚的,算是一个小中转。

    坐镇这样的地方指引两界生灵,是有功德可以拿的。

    一般人镇不住,太初这才叫弟子乙木前来。

    乙木吃下界果成就圣人很久了,在太初界闭关,和在外界一样,现如今他也要顿悟三尸合一才行。

    只有三尸合一了,才能如抽出鸿蒙紫气一样,剥离服下的界果。

    因此这样有功德差使,太初给了他。

    两界门户,两种不同的道,适合他感悟,甚至比他自己闭关强。

    而申公豹五人,一番游荡后,又聚在了一起。

    “上仙,小妖三姐们在三个方向都查了一遍,我们的确在一巨大的平台之上,只是这平台周边有无形的壁垒,想必这壁垒之外就是上仙说的仙界,可是这壁垒光芒很强,我们出不去,我们就像被困在了接引台里。”雉鸡精说道。

    “果然吗?”申公豹看了看邓婵玉,邓婵玉点了点头,意思是她探查的方向也是如此。

    “不应该,我们怎么会被困住,按说不应该啊?而且我带着云中子道君给的令牌进入仙界的,这是属于无量门的令牌,这仙界怎么会不放我们出去?”申公豹很疑惑。

    怪他倒霉,也是他们的幸运。

    是乙木想看看这申公豹到底怎么样,所以封闭了升仙台,观察一下他。

    “道长,我们怎么办?”邓婵玉问道。

    申公豹没说话。

    “这样的门户,应该有高人镇守吧?”狐狸精嘀咕道。

    “姐姐,是不是有高人和灵界一样,不喜欢我们妖类,所以困住不让我们出去。”琵琶精一阵慌张。

    “不会吧,难道仙界的高人也喜欢替天行道,专杀我们妖类?”雉鸡精道。

    说完三女一阵紧张。

    他们在灵界,遇到这样的‘高人’太多了,早年就朝不保夕的,幸好在轩辕丘落脚。

    总之,灵界很多高人见妖就杀,管你好坏,你是妖就是原罪,就该死,就能替天行道。

    “咦,不对!”申公豹猛地一惊。

    他没理会三个女妖的胡说八道,他多少知道一点,他们妖族在仙界很强,要妖皇妖帝存在,谁敢替天行道,妖皇和妖帝大人岂会容忍。

    而是想到了,狐狸精说的:这样的地方定有人镇守。

    刚才忽略了。

    现在想起来了。

    申公豹一怔,自己无量门人都被刁难,难道无量门在仙界不强?

    否则敢刁难自己这持有云中子道君令牌的,真是……?

    “速速与我一起拜见前辈高人。”申公豹眼珠子转动,对四人说道。

    四女一愣!

    “晚辈无量门申公豹(晚辈小妖),拜见前辈!”五人齐齐一拜。

    不过看得出,三妖是跪的习惯了,她们五体投地。

    邓婵玉多少学了点杨戬的傲气,是单膝。

    而申公豹自觉不能丢无量门面子,尊敬强者就可,只是弯腰一拜。

    隐藏的乙木一阵摇头,几个小辈的话他听得很清楚。

    最近这样的也见了不少,灵界来的妖,普遍缺乏自信和骨气,看来是被打压的很惨啊。

    这要是被帝俊和东皇知道了,可能会很生气,很生气。

    此外,升仙台外面,据说因最近灵界生灵大幅度进入,几大势力都设下了接引地点,妖、巫、人、三族等都有。

    这是接纳灵界的同族,也好打听灵界的消息。

    反正自蚩尤被人族投入灵界后,其他几个势力就心动了。

    这次更甚,灵界封神完成,投影三千界,这些势力不插手才怪,不为灵界,也为了三千界。

    不过,几个小辈诋毁自己故意和他们过不去,这叫乙木很郁闷。

    自己只是看看这申公豹,怎么会和你们过不去,真是的。

    也罢,观察的差不多了,该出去了。

    “嗡——”

    “吾乃无量门乙木圣人,仙界升仙台接引尊者!”

    乙木浩瀚的威压不假,圣人的气息和圆满道韵也不假。

    但是五人处处感觉好假。

    圣人?刚来就是圣人出面,怎么会这样,难道仙界圣人遍地走?

    等等…!

    申公豹一怔。

    无量门乙木圣人,这不是云中子前辈说过的师叔吗,自己要叫师叔祖的。(注:申公豹是被云中子度化入门,所以自认云中子一脉。)

    但是,师叔祖为何要难为自己,难道无量门内部不和,有争斗?

    申公豹自己很黑,别人也不白的思想,开始作祟。

    感觉自己可能被针对了,同门倾轧啊!

    三清门下见的多了,凡间大势力、王朝也见的多了,这不奇怪。

    “晚辈申公豹,拜见师叔祖。”申公豹赶忙跪地一拜,同门圣人前辈,就是针对自己,也要持同门后辈之礼。

    自己不能叫圣人抓住把柄打压自己这一脉。

    “小妖,小妖(小女邓婵玉),拜见圣人。”

    乙木一愣,看着申公豹那恶心的样子,他想昂天长叹,被误会了,这……?

    果然小人,竟敢这么想,难道不知道我无量门是最团结的,是最没有龌蹉的,而且他还是自己最敬佩的大师兄磐石门下。

    真想打死这申公豹?

    “起来吧!”乙木对五人道。

    “你就是申公豹?”乙木微笑问道。

    可是在申公豹眼里,好阴险的同门前辈,这是要干嘛,招揽自己还是算计自己。

    “回师叔祖,晚辈是申公豹,云中子前辈度化入门,祖师亲自指点过。”申公豹开始扯大旗了。

    乙木无语了,真是误会了,这小子真欠揍。不行,自己要教训他一顿,要不这还得了。

    我无量门团结一心无尽岁月,不能叫这小子一来仙界就想多了。

    “你可知罪?”乙木问道。

    申公豹一阵哆嗦,心想:果然上来就说自己有罪,真是不安宁啊,同门倾轧的这么严重。

    “晚辈,晚辈不知。”申公豹觉得云中子道君对自己恩同再造,祖师爷也很看好自己,自己既不能不仁不义的背叛云中子道君一脉,也有祖师爷撑腰,自己不怕这乙木圣人,除非他打杀了自己。

    “好,好!好个心思龌蹉,狡猾的小子,以自己的小心眼去看我无量门的全部。不罚你,你不明白因为光明,所以正大;因为无愧所以昂首天地,本圣知道你要去太初界。也罢,镇压你五百年好好反思去吧。”

    乙木一挥手,只见申公豹惊骇中,被传送到了未知的地方。

    太初界。

    一人参娃娃正高兴的休息,忙完了这一年照顾老爷灵草园的工作后,小家伙正躺在一玉石上休息。

    忽然一巨石天降,伴随一声惨叫,一道人披头散发的被镇压了。

    小人参娃娃一个激灵,这是怎么了?

    好久没见这样的事情了。

    有人被惩罚了,难道不听老爷的话,偷懒了?

    不行要去看看,记得好久前,自己和一漂亮的姐姐交流了好久,那姐姐后来成了造人的圣人,叫女娲娘娘。

    这次又来了一个披头散发被镇压的道人,自己也去和这倒霉的道人说说话去。

    小人参娃娃高兴的向着被镇压的申公豹而去。

    ……

    “你叫什么名字?”

    人参娃娃懵懂的大眼,看着露着脑袋的申公豹。

    申公豹好不狼狈,挣扎了一下发现挣扎不开,自己面前多了个人参娃娃。

    心道:咦?好精纯的本源之力,这是哪?这么精纯的人参精,自己要是吃了可能会有巨大的进步?

    但是,正倒霉呢,先不想这些了,先找人去禀报自己这一脉,说自己被同门打压了,速速来救自己。

    “娃娃,这是哪?”申公豹问。

    “这是老爷的道场啊!”

    “老爷是谁?”申公豹一叹。

    “老爷就是老爷啊!”

    “咳咳,贫道问老爷的道号。”申公豹郁闷了。

    “老爷就是老爷,你问道号干嘛,难道你不知道?老爷的道场中大家都知道的。你不知道,你怎么进来的?”

    “我……?”申公豹!

    ……

    ps:二合一大章,祝书友大老爷们节日快乐。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