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在上,厚土为鉴,今帝辛,愿效仿我人族先祖,自愿禅让王位与人族贤者,此誓言,女娲圣母为证、人族先祖鉴之……”

    “轰隆——”

    只见祭天台上的帝辛,一脸的肃穆,一声昭告,彻响整个灵界。

    “凡是人族诸侯王者,需爱民如子、需仁爱奉献、需立身公正、需无罪恶因果,五年后,天下共举、众生诚服者,继承大商气运,继承帝辛王位!”

    ……

    “哗——”

    帝辛的誓言,天下沸腾!

    “帝辛,你该死。”

    西方的准提,还在想谁破了自己的手法呢,忽然天地震动,帝辛竟然效仿先祖要禅位,他愤怒了。

    这预示着所有的算计,垮了一半。

    计算好的,合力元始天尊共同对付通天的,结果帝辛不玩了,这样一来,可如何是好。

    昆仑山!

    “帝辛,你真是该死啊!”

    元始天尊也怒了,帝辛竟然禅让。

    自己布局西岐废了一半啊!

    帝辛的誓言,无杀孽者为王,有功劳人族者为王……,种种条件,每每都让教派接受不了。

    就如三皇五帝时,那个圣人的门派能得到好处?没有。

    那时候是教派回避的时刻。

    而且这一招太狠了,间接的斩断了教派想利用人族的利想法。

    人人为公,需要仁爱和贡献,试问你教派挑拨诸侯争霸,还有什么用处。

    诸侯想要获得王位,首先是仁慈,其次是没有杀孽,起兵造反就是杀孽。

    间接的熄灭了诸侯的野心。

    釜底抽薪,可谓抽的很彻底。

    而金鳌岛。

    通天一怒,旋即又松了口气。

    “也好,这样我截教不必处处受敌了,可能这是最大的好处吧,本教主是宁折不弯,坚持到底,可帝辛给了本教主一个台阶啊。”

    通天摇了摇头,说不上恨,也说不上喜欢。

    在商朝气运衰败的时候,通天就在准备不惜和众圣做过一场,哪怕失败。

    但是,帝辛此时的作为,让他的准备没必要了。

    商朝禅让,这样一来截教的气运会大幅度下降,谁还会和自己死磕?

    而娲皇天!

    “帝辛,不错,不错,昏聩是被人算计的,而此刻更是无私为公,很不错,哼!元始、准提,你们的计划我看怎么施展。”

    女娲是高兴的,本就被别的圣人算计了,反抗都艰难。

    可没想到时来运转,人族帝辛自己破了这算计,女娲自然很高兴。

    “不行,恐怕有人对帝辛不满,本圣要防护一番。”

    “去!

    只见一朵白莲缓缓降落在了朝歌。

    净世白莲乃是女娃的寄托三尸之宝,且经过女娲的祭炼,已经远超顶级先天灵宝的层次。

    只见这白莲缓缓降落,顿时整个朝歌祥瑞遍地,一副仙家景象。

    但凡圣人都明白,这是女娲圣人在表示——谁敢动帝辛,就是她的大敌。

    想动手的圣人都沉思,既然事情已经注定,杀了帝辛也无用,何况还不能杀。

    而此刻,女娲也表示了,还要动手吗?

    没必要了,动手将会和女娲成为大敌,得不偿失。

    首阳山!

    “有趣,有趣,是谁指点的帝辛?咦,无量门下吗?果然,也就无量门敢无视几个圣人的愤怒。”

    老子不参与,坐看风云的。此前他也认为,众圣联合打压截教是必然。

    没想到错了,被人轻松化解,让而很多圣人的谋划成空了。

    这样的人,自然引得老子注意。

    当老子一见乃是申公豹、杨戬以及人族两位公主后,他笑了。

    真是天衣无缝。

    无量门不怕圣人,而人族的两位公主插手人族名正言顺,谁也说不出不行。

    真是好计划,好算计。

    “无量门?嗯,不至于!道尊不至于插手,毕竟开辟灵界就是为了量劫,因此这不是道尊的指示。”老子想到。

    “嗯,如此一来是无量门门人的手段,只是这无量门高手无数,可这般能算计的不多啊,难道是哪个杨戬,四代首席?”

    “这豹妖不至于吧?”

    老子有点疑惑了!

    ……

    帝辛,见白莲天降,他很震惊,不明所以。

    “谢圣母女娲娘娘!”女魃和女娃却知道这是谁的手法。

    帝辛听后一愣,赶忙跪地叩拜,“人族帝辛,感谢圣母娘娘。”

    圣母出手降下白莲,帝辛有点震撼,虽不知这般为何,但圣母出手想必定有深意。

    不一会,白莲消失了,女娲为了震慑众圣,让众圣明白就好,因此来得快去的也快。

    这时,帝辛才站起了。

    募得,他感到一股强悍的伟力,包裹着自己,像是天地钟爱的生灵一样,让他思绪更加的清晰,乃至身体都变得强壮了很多。

    他不知道,他的这个誓言,不仅让圣人气的不轻。

    也把天下诸侯震撼的蒙圈了。

    西岐,西伯侯府。

    姬昌很蒙圈。

    不久前,儿子招来了一个大贤者叫姜子牙,这姜子牙真不错,智慧高深,王佐之才。

    由于这里少了帝辛对他的压迫,也没了妲己的事情,姬昌是没有太反感帝辛的。

    这本就让策反起兵的难度增加了不少,姜子牙一直在为怎样策反姬昌努力。

    不过,姜子牙发现姬发很不错,有人主之风。

    姬发也对帝辛不满。

    姜子牙想过,实在不行,说服不了姬昌,去说服姬发。

    可这天!

    “大王……”姜子牙刚要开口。

    “军师,莫要这般称呼,还是称呼西伯侯吧,我相信大王会改变的,军师莫要称呼大王了,此乃大逆不道啊!”姬昌打断了姜子牙旁敲侧打的暗示。

    “这,好吧,西伯侯应知,这商朝也是推翻了夏朝才获取了王位,当年……,而如今帝辛昏聩,导致民不聊生,正需要西伯侯这样的人主出来登高一呼,推翻帝辛的暴政……”

    “帝辛他残暴不仁,他……”

    “轰隆——”

    这时,天地一颤,紧接着一声让姜子牙脸红的誓言传来……

    “我帝辛自愿禅让王位……”

    好一会……

    好一会,不管是姜子牙还是姬昌,乃至西岐的文武,才从震撼中醒来。

    “大王,大王要禅让?”

    “是啊,大王要禅让?”

    姜子牙“……!”

    …………

    乱了,乱了,整个灵界乱了,眼看就要民不聊生,诸侯反抗,眼看就要天下大乱,推翻帝辛的暴政。

    结果帝辛要禅让,诸侯全都傻眼了。

    什么仁慈者、什么德高望重者、什么天下为公者、什么吾罪孽因果者……

    貌似自己都不是啊!

    自己就是因帝辛暴政,有了野心,所以打算自己当王,所以杀伐果断,所以狠辣无情。

    你帝辛竟然说仁慈者、吾杀孽因果者,继承大商和王位的气运?

    你,你怎么不早说?

    当然,他们的损失和圣人对比,微不足道。

    因帝辛的誓言和昭告灵界,整个圣人势力,全都要改变计划了。

    西方准提和接引,愁眉不展的。

    “师弟,看来我们此前的计划落空了,而封神如期而至,想要保住弟子不行了,只能让他们去拼搏。幸好我们的计划中,就有牺牲一些弟子换取今后的气运立道成佛。”

    接引一阵感叹,幸好没偏离他的计划,只是偏离了师弟的算计。

    “此外,师弟啊,莫要处处算计了!立道成佛本就需要一番残酷的磨练,本来师兄都计划好了,结果你为了减小损失去算计商朝和人王,你看,这帝辛有高人指点的!”

    接引叹息道。

    本来接引的计划是,大贡献大收获,牺牲一些门人手下后,凝聚气运立道成佛。

    可师弟准提说,还要让其他圣人也损失惨重才行,要不白白浪费了量劫的机会。

    所以师弟算计了商朝和帝辛。

    本来结果眼看要实现了,帝辛不玩了。

    “咳咳,师兄说的是。”准提一阵尴尬,甚至憋屈。

    “好了师弟,为兄也就说说,没怪你。为兄也知道你为了我佛教好,不过我认为,只有大奉献才能大收获,秉持这样的想法,才能得到天地钟爱和公正对待,今后莫要只索取不付出了;

    虽你因果道是如此,但为兄总感觉,是因果前辈没有倾囊相授,他可能对你有巨大的隐瞒,若非如此,因果道才是最明白天心的道,可你为何总是和天心犯冲呢?”

    接引摇了摇头,也不敢继续深入的说。

    再深入就是质疑师弟的道,会叫师弟心神失守的。

    他自明白了贡献和收获后,一直觉得师弟的因果道那里不对。

    “师弟明白,师兄放心吧。”准提回答道。

    “嗯,既然如此,和诸位道友(圣人)做过一场吧,我西方教不怕磨难。”接引坚定的说。

    他之佛心越来越坚定,他的道也越来越清晰了。

    ……

    元始天尊也开始改变了,帝辛的誓言,让他八成的算计成空后。

    元始也是狠人,心想既然如此,那就让弟子搏斗一番吧。

    本想和三族度过量劫的大势力首领那般,一番算计布置后,让自己门下减少损失。

    可是到此他发现,自己终归和祖龙、祖凤、祖麟三人,自己差了一筹。

    元始是不服气帝俊和烛九阴,他觉得两族功成身退是道尊的帮助,不是两人的努力和智慧。

    就这般,元始天尊开始召集门下,吩咐新的布局。

    同样,金鳌岛的通天也是如此,

    西方的接引也是如此,

    哪怕镇元子的灵教一样如此。

    ……

    ps吓了一跳,听说不继续更,不投票了,醉月吓得赶紧写了一章,嗯,有点仓促。希望书友满意吧。

    此外,从没故意断章,天地良心!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