娲皇天!

    “娘娘。”

    女娲座下,童子童女坐骑等,被召集了起来。

    女娲回到娲皇天后,就一直沉浸在此前师尊的批评中。

    见到自己的门下,的确没几个成器的,要么贪玩,要么道心不稳。

    自己经常闭关的缘故,导致他们疏于管教,本以为无甚大事,却不成想有了入劫的因果。

    “金宁跟随吾甚久,其修为却无进步,如今量劫来临,你且去转世入劫吧。”女娲没有丝毫的犹豫,再犹豫就晚了,干脆痛快点吧。

    至于为何转世,实乃不转世为自己的坐骑,谁敢敌视她,如此一来还不是借助自己的圣人之威吗?

    既是让他们入劫,也叫他们反思,甚至是小小的惩罚,只能这样了。

    “娘娘?”金宁蒙了,娘娘不要自己了吗?

    金宁本凤凰一族的嫡系,因凤族没落,恰巧女娲成圣时,得此机缘成为了坐骑。

    可也养成了目中无人的性格,借助女娲的威望游历三界时,犯下过很多的罪孽因果。

    又因女娲的缘故,无人敢惹,且心性不稳,跟随女娲这么久了,毫无进步,若不是本就是金仙的修为,恐怕已是身死道消。

    “娘娘,我,我……”

    “去吧!”

    女娲一狠心一挥手,在金宁惊恐中被打入了轮回中,若是下一世历经磨难归来,女娲自会再次度入门下,若是不然只能狠心了。

    师尊说的对,圣人是权威,也是责任。

    这一幕!

    把一众娲皇天的属下吓得不轻,而女娲一狠心,把有因果的全部送入了轮回,让他们转世了。

    予独留下了童子灵珠子,灵珠子乃灵珠化形,为女娲门下童子。

    此子心性贪玩,倒是没有什么大罪恶,因女娲疏于管教的缘故,有点无法无天的感觉。

    当然属于面对别人的时候,面对女娲,也就一童子而已。

    本无需入劫,但女娲一番推演发现,此子有机缘,还是大机缘,也是大考验。

    既然打算肃清门下,那就一次成型吧。

    “灵珠子,可愿意转世轮回去灵界一行。”女娲问。

    灵珠子扎着冲天辫,心智只有五六岁的样子,好奇的看着女娲道“娘娘说什么,灵珠子就怎么做。”

    “善!”女娲点了点头,此子还是不错的。

    既然如此,也叫他去轮回走一遭吧,不过这个需要重视,万万不可叫人害了。

    此后,灵珠子带着女娲的一道法旨进入了轮回。

    ……

    在灵界!

    返回的圣人,迅速召集了门下。

    灵界!东海金鳌岛。

    一众截教门下,万仙来朝。

    通天召唤,他们全部来了。

    “多宝,人间可有变故?”通天问道。

    多宝道人一愣,回到“启禀老师,人间正值商朝,新的帝王帝辛刚刚继位,其商朝太师乃我截教三代弟子闻仲,我截教为人间第一大教派,无出其右!”

    “善!”通天点了点头。

    量劫要来,但是道尊也说了,还没有正式的开启,天机因量劫来临格外的混乱,推演是无用的。

    “此次为师召唤你等前来,乃是灵界量劫将起,我截教除准圣外,全是入劫之人。每逢量劫既是危机也是机缘,如今截教辅佐商朝,气运昌盛,只有气运昌盛才可保住我截教门下……,因此需要小心谨慎,此外本座法旨传下,截教门下如无大事,需闭关不出,莫要结下因果,你等需谨记。”

    众门下一惊,来了吗?

    本来进入灵界就是这个原因,可一段时间后慢慢的松懈了,现在老师亲自嘱咐,终于来了吗?

    “是,吾等谨遵师令。”洋洋洒洒的截教万仙回答道。

    量劫,有的拜师早见识过,有的属于灵界的生灵,也听说过,从因此有点人心惶惶。

    “只要我截教气运昌盛,就断无大危机,你等莫要过于担心。须知有无量门,每逢量劫必入,乃门派考验,本座不求你等像无量门那般强悍,但也要做到少沾因果,多做奉献。”

    “是!”

    一众弟子又道。

    “嗯。”通天点了点头道“除了亲传弟子,其余的散了吧。”

    “是!”

    “轰隆隆——”一行外门和记名弟子都走了。

    留下多宝岛君、龟灵圣母、无当圣母、赵公明、乌云仙、金箍仙、石矶娘娘。

    都说通天来者不拒,有教无类,其实整个截教中,真正亲传弟子也就这几人。

    有之前很多的教训,有造化混元塔的磨练,有通天被镇压的遭遇,有通天被镇压后各大势力的打压磨练。

    试问如此磨练之下,若是还有自大骄傲的?

    那么,不用别人来管教,通天自己都会清理门户。

    这几个亲传弟子,真的各个都不错,尊师重道、也心慈仁和。

    哪怕记名弟子中,也少有飞扬跋扈的,至于说罪恶深重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很久前,通天尚未被镇压前,那时刚结束了一次造化混元塔的磨练,因门下丢人的缘故,通天就大幅度的整理过劣徒。

    从那之后,更是立下了规矩,谁敢为非作歹,定斩不饶。

    这样的严厉规矩下,没有敢大逆不道的。

    因此,这一世的截教门下很不错,或许有不堪造就的,但为非作歹的没有。

    和原轨迹中很不一样,原轨迹中截教被算计,被西方的两位算计,更是算计女娲,甚至是算计帝辛昏庸。

    这次的封神不一样,起码西方的两位不敢算计女娲。

    原轨迹的女娲太弱,只有一个人,不算计她算计谁?因此有了灵智受蒙蔽的帝辛,也就是死后的‘商纣王’。

    当然,最最最重要的‘因果嘴炮’,被女娃和女魃收了,少了这样的因果至宝,难以预测了。

    不出所料的话,准提和接引依然会算计,因为想要佛教成,必不可少。

    至于从哪开始,却是难说。

    通天留下亲传弟子,一番吩咐后,让弟子们离开了。

    …………

    灵界昆仑山!

    燃灯一阵皱眉。

    又接到了准提圣人的传音。

    “哎,难道真要走这一步?”燃灯愁眉苦脸的。

    堂堂和先天大神几乎同辈的他,紫霄宫中三千客的他,因为始终得不到重用的缘故,依然是大罗金仙巅峰。

    斩尸成就准圣太难了。

    这需要无尽的积累才行,功德这东西,不是他这个‘副教主’可以拥有的。

    “吾诞生于第十量劫。经历了种种困难,曾算计紫霄三千客身死,有了最后一次听道紫霄宫的机会;

    经历了巫妖崛起,后眼看着众位道友斩尸,甚至成圣,后加入阐教,经历了巫妖大战人族崛起,经历了洪荒大变,圣人被镇压,此后三界成型……;

    如今已是第十二量劫的末尾,眼看就要进入第十三个量劫,哎,这近来的一个量劫经历了太多太多啊,可贫道依然大罗金仙。”

    一番感叹,燃灯感叹自己的命运多舛。

    洪荒最精彩纷呈的一个量劫,第十二量劫,眼看就要过去了。

    他曾听闻,很久很久的荒古、太古时代,那时候一个闭关就很久,甚至听说过,道尊单是镇压太阳星就一个量劫的时间。

    那时时间不值钱,或者说洪荒不记年的时代。

    那时候生灵突破困难,自己这样的根本不算事,时间久点而已。

    可自己不幸啊,生在了道祖传下天道的时代,生在了修炼体系至臻至美完善的时代。

    不用像前人那样,需要根据灵光的指引去琢磨未来的路,有已经铺好的路走下去就行。

    可这也是弊端,就因为修炼容易了千倍,有机缘的,或者说有人提携的,会进步神速。

    哪怕他从小道消息说这样的进步是弊端,因为今后难有进步。

    可哪怕是弊端,燃灯也想要,他不想受人冷眼了,不想这样浑浑噩噩了。

    燃灯反思过,是不是自己道心不稳?

    他强任他强就是。

    可自己做不到啊。

    既然有、有渴望,阐教又对他处处不友好,他真是心碎了。

    “贫道仍记得刚化形的时代,那时候终日朝不保夕的,可那时候,却是贫道活的最开心的时候,后来……后来因为怕了,怕死,所以投靠了圣人门下,慢慢的就这样了。”燃灯想到。

    “而现在机会来了,只要转投西方圣人门下,西方两位圣人要开创新的道。那时,自己就是新道之下的大气运之人,进步一定会很快。”

    燃灯眼神中多了一丝的坚定。

    他打算搏一把,或许回到了那个用命搏斗的时代,才是最好的抉择。

    “佛,佛?”

    “一念成佛,因果寂灭,贫道就是灵寂得道,或许这就是我的路。”燃灯沉思道。

    ……

    无人知晓,因燃灯的不甘心,阐教被准提的算计下,开始走向了分裂。

    阐教门下也经历了很多,的确少了很多傲慢和跋扈,但对于燃灯的看不起和敌对,却始终没有变化,燃灯真是命运多舛。

    而昆仑山的元始天尊,一样召集了众人。

    想要量劫中更多的保住门下,只有大气运才可。

    现如今截教因人间商朝气运强悍,元始天尊想来,只有和截教争夺气运,才可保住更多的弟子。

    如此,和截教的争夺也加剧了。

    西方教、灵教、阐教都想了这一点,哪怕没有算计,量劫也要开始了。

    ……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