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这天,洪荒响起九声钟声。

    原来万年时间到了,道祖召集诸圣。

    只见西方准提接引、东海的通天教主、昆仑山的元始天尊、首阳山的老子、五庄观的镇元子、以及娲皇天的女娲。

    七个圣人瞬间消失在道场,向着紫霄宫而去。

    此外,血海的烛九阴、天庭的帝俊和东皇太一,包括自化轮回后一直不出世的平心娘娘都去了。

    当然,那方的不死火山,始凰和凤祖以及凤舞,东海的祖龙和烛龙、麒麟族的祖麟,以及紫嬛,一样向着天外天而去。

    天外天紫霄宫!

    最先到来的是巫妖两方,平心的出现让帝俊和太一很诧异,没想到平心娘娘也被招来了,看来这次的商议比自己想的要大。

    对巫族,帝俊和东皇太一自然是恨之不死,但对于平心他是敬佩的,不敬佩也不行,平心坐镇冥界,圣人都要给她面子,不得不说,巫族这一步走的太好了。

    不一会,七位圣人来了。

    七人来后脸不是脸嘴不是嘴的,其中掺杂各种仇恨。

    原来这万年,圣人为了抢地盘凝聚气运,虽没有大打出手,但矛盾已经埋下很多了。

    准提看着通天就来气,所有教派中,西方教和截教门人最多,自然争斗的地方也就多。

    这万年来,西方教门下和截教门下,可是好几次大打出手啊。

    故而趁着机会,准提道:“通天道友端是贪婪,近来我西方教弟子数次受到道友门下阻拦,不知道友是何意?欺负我西方无人乎?”

    通天却是揶揄一笑,道:“自己门下不争气而已,说这些无用,你门下自己打过来就是,哼,再说了我东方大地,你西方弟子何故频频出没?”

    “道友此言差矣,莫要总拿着东西方来说事,都是道祖门下,都是洪荒生灵,何必这般清晰的划分?”接引不高兴了。

    “哦!”通天道:“那么你们的意思是,我截教门下可去西方传教了?”

    通天就反感接引,准提还好说,虽‘不地道’,但什么是都显得‘光明正大’,起码不像接引,看似得道高人不出面,但通天不信,西方教所有的坏事都是准提做的。

    这接引倒是平白赚了好名声,什么事都有准提背锅,所以他看不起接引。

    当然,还有所谓的接引说的莫要东西之分?

    这点通天很鄙视,有能耐你叫我截教门下去西方传教啊,自己把西方看看的死死的,结果还打东方的注意,真是卑鄙。

    “你?”准提一怒,通天的话叫他很郁闷。

    谁不知道西方教和西方气运相连,这要是被人去传教了,不是自毁根基吗?

    所以,西方绝对不能出现别的教派,只能是西方教掌控下。

    “怎么?承认自己不要面皮了,只要你们愿意我截教门下去西方传教,那你们今后来东方,我截教门下绝不阻拦。”通天步步紧逼道。

    这就尴尬了,说的西方两人一阵郁闷。

    老子、元始镇元子等,却沉默不语,看着两方争吵,他们觉得争吵算什么,有能耐你们做过一场啊!

    尤其是镇元子,他最讨厌西方教,无关好坏,只是因道不同。

    且西方教和自己灵教接壤,和通天那点争夺算什么,自己才是受到压力最大的。

    被通天逼的难受的两人,只见准提,见老子镇元子他们看热闹的样子,顿时想到了祸水东引,“我西方教范围内,都是虔诚的西方教教徒,通天道友去传教也无用。”

    旋即话音一转道:“当然,整个西方大得很,道友完全可以去西方,西方教之外的地方传教的。”

    说完瞄了一眼镇元子。

    而通天不傻,自己和镇元子的灵教暂时无冲突,自己闲的去招惹镇元子?这准提当自己傻不成,想祸水东引,自己岂会遂了他的愿。

    “不劳烦你准提操心,除了西方教的地域,我截教对其他西方地域无兴趣,贫道有感准提接引两位道友的大毅力,倒是很想学两位,大毅力去弥补贫瘠的洪荒西方。”通天道。

    镇元子瞬间明白了,准提的挑拨他不在意,但通天的示好他需要接下啊。

    “哈哈,通天道友果然同辈中人,贫道一样感叹西方教两位道友的毅力,也想度化弥补贫瘠的西方,看来要和通天道有亲近亲近。”镇元子笑道。

    “哈哈,好说好说。”通天对镇元子的回应笑道。

    “你们?”准提郁闷了,没想到这两人竟然这么虚伪,不是两人都很高傲嘛?怎么这般无耻了,竟然想联合。

    于是准提明白了,自己刚才的挑拨离间用错了,把两人推到一起了,坏事了。

    希望这两人是说说而已,不是今后真的这样做。

    故而接引对准提使了个眼色后,两人不说话了,生怕继续说下去,真把镇元子和通天撮合到一块了。

    但是准提开始考虑了,看来门下也要多赐予点灵宝了,严格来说,自己西方教门下的高手不比截教差,就是因为西方穷,手下的灵宝少,比不过财大气粗的通天,所以几次争夺总是失败。

    看来今后自己要出点血了,也把西方教门下武装一下。

    ……

    ‘多余’的巫妖两族,算是看明白了。

    这圣人本以为高高在上的,原来为了利益也会不要脸的扯皮啊,还以为圣人不会这样做,只负责镇压教派的根基呢?

    看来自己想错了,为了利益圣人也和自己一样的。

    当然,巫妖也发现了不同之处,这不同之处就是,圣人的算计很无聊。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圣人不死不灭啊,既然不死不灭就代表谁都杀不了谁,谁也彻底灭不了谁,只能无休止的这样算计下去。

    这就是自己和圣人的不同之处,自己的族群此前是霸主,但霸主不代表不死不灭,到了关键时刻,也有身死道消的局面。

    圣人的算计和自己此前的算计,很不一样的。

    若是自己成了圣人,兴许,兴许,说句骄傲的话,圣人难以算计的过自己。

    因为自己是长期生死线上走来的,还是带领这么大的势力历练来的。

    圣人那种死不了只能处处算计的方式,有点上不了台面,算计的深度有点低。

    这是烛九阴和帝俊的想法。

    而且他们认为,圣人走的很顺利,天之骄子的就成圣了,哪经历过自己这种,无尽岁月不敢一丝马虎的专注和算计。

    说句不开玩笑的话,他们除了实力强过自己外,其他的真比不上自己。

    自己要是成圣了,圣人会的自己都会,圣人不会的自己也会,真的可以吊打圣人的。

    烛九阴和帝俊不知道是……

    这也是诸位圣人对他们担忧的地方。

    此前,太初说了还有五人成圣后,圣人们就在时刻在提防着,看似圣人此前不在意的愿意有两个。

    一是:太初和鸿钧决定的,不同意都不行,管不了啊,要是管得了,他们绝对会制止太初和鸿钧,别出现什么圣人了,有我们就够了。

    而第二个原因是,他们一直在推演有可能成圣的存在,烛九阴和帝俊最是有希望,可是这两人在他们的推演中必死的。没想到没死,这就难受了,此前圣人为何要打杀两人,这就是最大的原因。

    但巫妖立誓不死后,圣人就担忧了。

    谁成圣都好说,唯独烛九阴和帝俊太离谱,这两人掌控两个大势力无数年,这要是成圣了,恐怕自己真算计不过两人啊。

    因此,出现了此时的局面。

    烛九阴和帝俊害怕圣人的势力,但自信自己的算计强,

    而圣人害怕烛九阴和帝俊成圣,怕这两人成圣了,自己难受。

    相互忌惮,相互敌对,就是此时的局面。

    …………

    就在各大圣人、巫妖各自心怀鬼胎的时候。

    忽然,紫霄宫进来了一帮人,为首的三人,让在做的一阵惊讶。

    “见过祖龙、祖凤、祖麟三位道友。恭喜三位道友脱困而出。”昊天对为首的三祖道。

    他昊天虽是道祖童子,圣人们看不起,但他是不折不扣的老家伙啊,自然认识祖麟、祖凤、祖龙三人。

    “哈哈,谢过昊天道友,无尽岁月不见,道友风采依旧啊。”祖龙道。

    “见笑了,诸位请。”昊天道。

    众圣巫妖彻底震撼了,

    ≈bsp;原来,原来真是这三位,

    ≈bsp;上古的霸主存在,自己等尚未出世的时候,就已被天道镇压的存在。

    不开玩笑的说,自己等人只是小辈而已,和这三位比起来自己等除了侥幸成了圣人,别的还真比不过。

    “哈哈,见过诸位道友。”祖龙对诸圣和巫妖两族道。

    “见过诸位道友!”

    “见过……”

    祖龙、祖凤、祖麟三人,对诸圣和巫妖帝俊、烛九阴等招呼道。

    瞬间稳住了心神的众圣虽说很惊讶,但稳住了,感受三人的强悍,很接近圣人,但也差得远,圣人之下都是蝼蚁,他们三人哪怕接近圣人也是蝼蚁。

    故而老子说话了:“大胆,你等虽是太古霸主,一方老祖,但洪荒实力为尊,缘何不尊称我等圣人?”

    “老子道友此言有理。”镇元子立马支持。

    “老子道友所言有理。”

    “老子……”

    刚才还矛盾重重的诸圣,瞬间统一战线了。

    “哈哈……”

    祖凤笑了:“我三人不死不灭,与洪荒长存,元神融合与天道,怎么不能称呼你等道友?”

    “祖凤所言有理。”祖龙祖麟力挺道。

    这就是利益,三人虽血海深处,但不代表三人不能合作,就如帝俊和烛九阴,不也暂时和平相处吗。

    此刻,圣人对三人质疑的时刻,三人不傻,自然统一战线放下仇恨了。

    诸圣却是一惊,这还是第一次知晓,三人不死不灭,

    ≈bsp;之前只以为是被镇压了,没想到竟然还不死不灭了。

    再加上这三人的修为,这岂不是说,这三人只要有鸿蒙紫气,绝对会立马成圣啊。

    而且成圣后,这种混元金仙圆满的境界衬托下,直接是超越自己的。

    这比帝俊和烛九阴的威胁大了太多了。

    诸圣凌乱了,本以为无敌了,没想到还这么多威胁,怎么会这样?

    “嗯,果然元神与天道本源结合不死不灭,这样一来称呼道友不为过。”狡猾的镇元子,在其他圣人还在犹豫的时候,他立马改口了。

    因为事情麻烦大了,又出来三个老怪物,刚才自己等圣人还在斗得不亦乐乎呢,没想到出现大威胁了。

    所以,镇元子立马换了线路,这三人不死不灭,那就暂时别结下仇恨了,这样对自己有好处。

    “嗯,可称呼道友。”女娲也聪明,跟着师兄立马变换了阵营。

    “善!”后土也道。

    三清和西方的两人有点尴尬了,既然这样就不理会了吧,

    ≈bsp;算是承认了三人的地位,只有圣人最明白不死不灭的难缠了。

    “哈哈,谢过镇元子道友女娲道友,不愧是道尊高徒,道尊此前对我三族多有照顾,甚至本祖有今日的成就,也离不开道尊的恩赐,我龙族绝对道尊也是尊敬有加……”祖龙哈哈一笑,瞬间开始和镇元子以及女娲交谈起来了,这就是祖龙的聪明,赶忙和镇元子建立关系。

    果不其然,祖麟和祖凤,也开始纷纷叙说自己和太初的关系,太初数次帮助他们族群,没太初就没他们……

    总之,像是获奖感言一样,三祖一阵感叹,本来想说个几万字的,不过一帮叫读者大佬的超然存在不喜欢,所以忍住了。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