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有些书友看不到作者说,把醉月骂的很惨,起点中文网是作者首发网站,也是最正版的网站,这里有讨论,有作者说,有留言!作者的一些留言其他网站看不到,声明一下,最近两更都是4000+大章,每天两更就是之前的四更,别骂难听的话,每天8000+字数,作者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血海巫族!

    天吴、翕兹战死,几位祖巫身受重伤,要不是后来功德降临让他们恢复了很多,可能巫族此刻连此次会议都举办不成。

    “诸位道友想听一个很荒唐的梦吗?”

    见场面很压抑,脸色有点苍白的玄龟忽然苦笑道。

    祖巫们一怔,看玄龟很认真的样子,算是默认了。

    玄龟站了起来,道:“我曾经做了一个梦,梦中也是这样的洪荒,不过有些不同,那个洪荒里也有巫族,也有巫妖,也有大战,也有化解不了的仇恨;

    梦中经历的一切,历历在目,真实又让人冷汗不止,我梦见因有些人的挑拨,祝融道友和共工道友不和,他们挑拨两位道友,为的就是巫族自乱阵脚……

    后来也有一场这样的大战,烛九友、帝江道友……全部战死,共工道友愤怒的撞向周山,使得周山断裂,天塌地陷,巫族背负无尽罪孽,除了玄冥道友重伤活了下来,后土道友依然身化轮回……”

    玄龟像是开玩笑,像是在实话实说。

    当然这个时候说这样的玩笑不好笑,但他们看玄龟认真的样子,知道这不是在说谎。

    但是玄龟道友什么意思?

    “道友何意?”烛九阴问道。

    “没什么高深的意思,我只是想表达,我们此刻的局面,或许不是最好的结局,但也不是最坏的结局,所以没必要压抑,没必要沉默。天吴、翕兹两位道友秉持盘古大神的遗志去了,既然去了,既然无法挽回了,但活着的还是要向前看啊,悲痛是力量,但悲痛也让人失去斗志,我们的路还有很远很远……

    诸位,贫道深知你们十二祖巫血脉相连,感情深厚,但我们走的路,是一条因不甘心束缚而挣脱的路,也可以说逆天之路。这求道问心的路上,总有人倒下了,也总有人继续前进,诸位带着天吴、翕兹两位道友的意志继续前进吧,而不是陷入沉痛不可自拔,我们做的真的已经不错了,比我梦里好多了。”

    玄龟的话带有一种莫明的悲恸,也让人有点感同身受。

    但不得不说,他的话,他的一席感触,对祖巫触动很大。

    玄龟又道:“烛九友你是一个好大哥,好领头人。有你这样的领头人,是我们包括诸位道友的幸运。”

    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说的众祖巫一怔,旋即觉得很对,但烛九阴却感觉不对。

    “道友,莫不是还有下一句?说吧。”烛九阴问道。

    “的确有下一句。”玄龟道:“下一句就是,你不是一个合格的掌权者。”

    这话说完,众人愣了,烛九阴却有点悟了。

    是啊,可能一直是因为亲兄弟的缘故,自己做大哥的很合格,但做掌权者带领巫族,自己总是比弟弟们还容易感性。

    其实这样的时候,自己应该站出来恢复大家的士气,而不是陪着大家一起悲哀。

    自己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掌权者啊。

    “受教了,惭愧!”烛九阴恭敬的对玄龟拱手。

    事已至此,自己还要带领巫族继续,而不是在这悲伤,自己最近的确做得不对啊。

    “希望道友今后能够更理性一点。”玄龟承受了烛九阴的弯腰拱手,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道友,玄龟道友,你,你?”众祖巫忽然愣了。

    “莫要担心,我只是想家了,不知多久了,应该三四个量劫了,我自离开南海后,一直没回去过,现在只想回贫道诞生的地方去看看,只是看看就行。此后找个小岛,有心的话,找个徒儿教导一下,贫道生来就忙碌,从没停下过,有点累了,想安静一阵。”玄龟眼神中似乎充满了向往。

    可能真的累了,从化形时的张狂,太初的镇压,此后无数次的磨难,直到三族、道魔量劫中舍生忘死,此后加入巫族,一路辅助巫族,再到现如今巫妖量劫结束,一生都在厮杀,一生都在算计,一生都在出谋划策。

    现如今准圣初期的修为了,没达到‘猖狂’时的目标,却达到了此时的心理目标。

    不过,见祖巫们的惊讶,他道:“不用担忧,贫道虽不是巫族,但这么多年和巫族已经没什么区别了。道尊也说过,贫道是盘古大神的一指骨所化,你们是大神精血所化,呵呵,说句不要面皮的话,贫道觉得,自己和你们没什么区别,都是盘古父神的后裔。”

    “哈哈……”众祖巫也被玄龟的新奇说法说笑了。

    还真是这样,玄龟乃父神一指骨所化,自己等精血所化,还真是一家人。

    玄龟又道:“所以,贫道不是就此脱离巫族,只是未来很长时间内,我等可以暂时的‘休息’了,低调隐藏的一段时间了,所以贫道想回诞生之地看看,等巫族重新崛起,诸位道友再战洪荒的时候,贫道定会立马赶来。”

    “呼——”祖巫们松了口气。

    巫族有今天,每个祖巫扪心自问,绝对离不开玄龟的出谋划策。

    就连烛九阴,经常感性的时候多,而这种时刻,都是靠玄龟的理性来助力巫族,说是巫族功劳谁最大,有时是祖巫都有点分不清。

    大哥烛九阴毋庸置疑,带领巫族,也是最强大的一个,

    但谁敢说玄龟的贡献小了,玄龟不是最强的,但智慧却是巫族不可缺少的。

    “玄龟道有,你,你,哎!”烛九阴等人,忽然听闻玄龟要离开一段时间后,才发现,巫族一路走来,真离不开这位老伙计啊。

    不去想不知道,现在想起来,玄龟为自己族群立下了谁都不可磨灭的功劳啊。

    “道友,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强留了,但是道友放心,巫族只要我烛九阴不死,就不会永远沉默下去,总有一天,我会让洪荒知道,我巫族回来了。那时,我定会亲自前去,请道友重新出山。”

    烛九阴说完,猛地道:“道友无尽岁月辅助我巫族,请受我巫族一拜。”

    说完,几位祖巫、大巫都凝重的对玄龟一拜。

    “诸位道友使不得,使不得,折煞贫道了。”玄龟赶忙躲开,亲自搀扶烛九阴等。

    “使得,使得,道友对我巫族的贡献,岂是一拜就能弥补的,既然道友想清静一段时间,还想收几个徒儿隐世逍遥,这样吧?你也知道,很多灵宝我巫族是用不到的,虽然道友不却灵宝,但孑然一身也不好,赠与道友十件灵宝,道友收徒时,也能赐予小辈,望道友莫要推辞,否则我是不会放道友离去的。”烛九阴说道。

    “这?”玄龟一愣,的确有点感动,“好吧,我收下。”

    玄龟接受了巫族的心意。

    巧合的是,玄松也道出了想暂时离开的要求。

    “诸位应知,经平心娘娘安排,千年后玄鹤将要重生人族,我希望去亲自守护她,教授她,希望她能恢复前世的记忆,这需要漫长的时间,这是无数年来贫道的心结。”

    玄松的话,众人明白了。

    玄松是个痴情的人,巫族都知道。

    很久前,后土化轮回后,本就要安排玄鹤转世的。

    结果巫妖大战来临了,只能拖后。

    现在巫妖大战结束了,终于等到玄鹤转世的时刻了,由于身死很久,灵智残缺的很。

    哪怕平心用尽全力,也需要很久,至于能不能恢复记忆平心都说不准。

    不过玄松没放弃,只要有一点希望他就会坚持,现在他想去亲自守护,将要转世的玄鹤。

    这一点巫族表示理解,同意了玄松的离去。

    唯独玄战六耳,他没有更好的去处,且和巫族混熟了,生性单纯喜欢战斗的他,比巫族都巫族。

    大哥三弟都有自己的事,他没有,一时间不好决定,只能听玄龟的意见。

    “三弟我呢?”玄战问。

    “猴哥,你有事情要做吗?”玄龟问。

    “我?我?”玄战一愣,自己没事可做。

    “我没事啊。”玄战道。

    “猴哥,既然没事,你就留在血海好了,猴哥你生性单纯还容易暴怒,既然没事,留在血海没事和祝融、强良、共工几位道友打上一架也好。”玄龟笑道。

    看似开玩笑的话,猴子听了,竟然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哈哈,这好,这好,免得祝融和强良自大,没事我就和他们打一架,去洪荒也没意思,找个打架的都难。”战之法则的他,为争斗而生。

    在巫族这种疯子聚集地,的确是最好的地方,在外面迟早会惹祸。

    而且准圣的战之法则的猴子,一般准圣没几个能制服他,这样一来,只要闯祸定是有圣人参与的。

    所以,在血海最好了。

    “咳咳,猴子,老子就是受伤了,等老子伤好了,烧了你的猴毛。”祝融很兴奋,猴子不走太好了,和猴子干架最痛快的。

    “就是就是,猴子莫要猖狂,等我伤好了,狠揍你一顿。”强良也道。

    “我怕你们不成,来来来。”猴子已经忘了大哥和三弟要离去的分别之苦了。

    玄龟无奈的摇头,“二哥还望烛九友看着,别叫他惹祸。”

    “道友放心,一个也是管,两个也是管,反正我这几个弟弟都一样,我一并看着就是了。”烛九阴很有经验。

    共工、祝融、奢比尸、强良等,都被他看得很老实,多一个猴子不多。

    “呵呵,那就好。”玄龟无心事了,说道:“既然这样,贫道暂时先离开了,等道友再战洪荒时,莫要忘了还有一老龟在南海等着再次搅动洪荒呢。”

    “哈哈,放心吧,一定一定。”烛九阴说道。

    ……

    此后,玄龟走了,去了他近来很想念的南海,尤其是他的化形之地。

    而玄松,却是化身一道人,在一人族聚集的大山中,安顿了下来,等着玄鹤的转世。

    巫族,在短暂的低迷后,烛九阴明悟了自己的责任,如玄龟说的,自己还需要努力。

    看似未来平静了,但甘心平静是为了今后重新来过,而不是就此沉默下去。

    更何况,他烛九阴可始终没忘了太初的承诺,鸿蒙紫气的承诺。

    等自己成圣的一天,就是妖族、圣人教派颤抖的开始。

    洪荒暂时平静了。

    …………

    这天!

    有没有量劫都一样的南海,忽然一身影的出现,再一次揭开了尘封的面纱。

    无尽岁月来,南海到底什么情况,很多人是不知晓的。

    这身影也好奇,南海就像天机绝缘地带,你推演别地方可以,想推演南海,有点难,始终有一神秘的波动让人无法探查。

    除非你亲自前来走走看看。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