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般说来,你打算收这小子为徒?”重明鸟问道。

    问完云中子格外的紧张,像是等着命运的抉择一样。

    磐石点了点头道:“的确,此子悟性根脚都不错,且通过了贫道的考验,贫道打算收入门下。”

    磐石给出了肯定。

    激动的云中子,赶忙跪在了磐石面前,“弟子云中子,拜见老师。”

    八拜九叩,开始行大礼。

    直到,两人有种气运相连的感觉。

    “哈哈,好,好!”

    重明鸟也高兴,说道:“得此佳徒,可喜可贺,且这小子福缘深厚,生来有大功德,乃福德之人,伴生灵宝不说,磐石你没发现这小子的道场,乃一福天洞地吗?”

    “咦?”

    磐石一愣,旋即一阵推演还真是。

    不过他却摇了摇头道:“我之门下,不适合此等灵气充足的福天洞地,想跟随贫道修道,需坚毅的道心,苦修之法才是贫道之道。”

    说完,还看了云中子一眼道:“云中子,你既然拜在贫道门下,就需暂时舍弃这福天洞地,等道心得真我,领悟你的道之后,才可出师回到此地,你可愿意,此外?本座之道场为万仞险山,穷山恶水……”

    磐石把自己的道场加倍的描述,总之听来十分的恶劣,压根不像求道之人的道场。

    云中子也果决。

    “老师,弟子向道之心坚定,无惧任何困难,师尊无需问弟子,弟子之心天地可鉴。”

    “好!”

    ≈bsp;果然性格相投,两人都是这个性格。

    这看的重名鸟一阵郁闷,心想:老道就没说这个,是叫你看看这道场的仙杏,你想多了。

    “咳咳……”

    重名鸟道:“老道知晓你的道心,此外老道说的不是这个,福天洞地与我太初门下可有可无而已,老道说的是另有神奇,你且看看那灵根?”

    重名鸟看向神物藏拙的仙杏。

    磐石一怔,旋即一番推算。

    “咦?”

    “这是?”

    “难道?”

    磐石不确定的问道。

    “哈哈,就是那仙杏,九大极品先天灵根之一。”重名鸟笑了。

    云中子其实也迷糊。

    他刚化形就被磐石吸引了,此后跟随磐石跋涉洪荒,后来进入阵法闯阵。

    说句实话,他生来就匆忙,自己的道场都没仔细的探查过。

    但是听闻九大极品先天天灵根的时候,那云中子都有点惊喜,传承中开天三宝极品灵根这种传承,一般生灵都有。

    故而他知晓九大极品先天灵根的神奇和稀有。

    没想到自己这么幸运,竟然自身道场有此等极品先天灵根。

    且老师很激动,难道还有自己不知道的情况?

    “老师?”云中子问道。

    这声老师,终于把激动的磐石拉了回来。

    磐石更是喜欢云中子了,他很清楚太初想凑齐十大极品先天灵根的心。

    不过太初喜欢随缘,没有过于刻意的找,否则早就凑齐了。

    师尊很随心,磐石却不随心,能叫太初满意,他什么都敢做。

    激动的他,正色的问:“云中子,为师且问你,为师打算把你道场中仙杏送人,你可愿意?”

    问完,刻板的他忙道:“当然,这看你的想法,你若不愿意为师不会因此对你有看法,为师的确想得到此灵根,但更想你坚持自己的意见,莫要因为是为师的要求,就偏离了自己的本心,一切看你。”

    磐石这话说完,把云中子弄得难受。

    他对于献出此仙杏是没有任何意见的,在他看来给老师和自己拥有一样。

    更何况,能得老师收入门下,比得上这仙杏了强了很多倍。

    仙杏珍贵,就问能证道吗?

    很显然不能,既然这样,就不是最珍贵的。

    但是,磐石的话却叫他难受,自己果断的答应,老师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坚持?

    自己不答应,似乎更不行,这叫他郁闷了。

    重明鸟看到此都郁闷,老爷这大弟子真一板一眼啊,太死板了。

    好好的局面,都能弄的这样。

    云中子思忖了一番,决定还是根据本心来:“老师,弟子愿意,在弟子看来,他只是九大极品先天灵根,除此之外别无神奇,弟子没有任何不舍的;此外,若非老师和重明前辈说起,弟子都不知此为何物?因此不曾拥有,也没感到失去,弟子的想法就是这般。”

    聪明的云中子,侃侃而谈,听得磐石欣慰,重明鸟欣喜。

    “此子不错。”这是重明鸟和磐石共同的想法。

    磐石也不是傻子,死板归死板,用意还是很深的。

    他知道太初的神奇,不用一棵树,一截枝丫就能培育出正株,甚至培育的比母株都好。

    他这般问,也是存在考验的性质。

    而云中子的话却叫他很欣慰。

    “哈哈,好,好,好,哈哈……”

    磐石一连三个好,看得出他的满意。

    因此他对云中子道出了缘由,“非是老师看上此树,与老师而言,心中只求大道,极品先天灵根很珍贵,却与我多了无用,少了也无用,为师不会为此而让道心不稳。”

    “而……”

    磐石又道:“之所以与你要这灵根,却是你的一个机缘。为师的师尊,也就是你的师祖,他老人家喜欢收集天地先天灵根,纵数洪荒极品先天灵根有九,你师祖已经收集了八个,加上你这个是第九个,也是整个洪荒所有的极品先天灵根整合;”

    “明白了吧?这是为师想给你师祖的。正好带你面见你师祖,能不能成为为师的亲传弟子,你师祖的决定至关重要……”

    又道:“何况,你师祖乃近乎于道的存在,你等小辈得见一面,算是最大的幸运,若能得到看重和指点,更是你最大的机缘……”

    磐石毫不掩饰对太初的崇拜和敬仰。

    听得云中子激动不已,自己还有师祖?

    老师都强成这个样了,师祖该何等强大?

    老师说:近乎于道!

    看来只能这么形容了。

    一旁的重明鸟也道:“小子,你做的很不错,老爷对你兴许会满意的。”

    “呃!嗯?”云中子和孔宣一楞,老爷?

    “是不是很疑惑?”重明鸟问道。

    两个小辈点了点头。

    “呵呵,老道本是老爷的坐骑,老爷看重,老道从坐骑成为了老爷的属下,但老道对老爷至始至终的尊敬,不管是坐骑还是属下,改变不了老道对老爷的敬仰。”重明小圆满,洒脱的很,从不在意这一点。

    孔宣和云中子虽震惊,但也赞叹这位前辈的洒脱和道心。

    坐骑的确有点丢面皮,但这位前辈坦然面对,自己还真做不到。

    同时,他们对所谓的‘祖师’‘前辈的老爷’开始好奇了。

    不过,忽然一阵抖擞却又惊讶的孔宣,终于明悟了,

    暗道自己真是傻啊?

    重明前辈此前就验证了,乃‘造化塔重明道人’,自己怎么这才想到?

    “难道真是如前辈说的:近乎于道?不和‘他’(太初)有关联,自己的本源会自动的自我屏蔽掉那位存在?”孔宣想到。

    的确,孔宣想对了。

    太初近乎于道,一般人会自我屏蔽,是天道的作用,也是太初太匪夷所思的作用。

    一般人就算知晓太初,但不久之后会慢慢忘记,甚至无人提及,将会一生记忆不起,等忽然记起的时候,总是一阵赞叹。

    何为近乎于道?这就是!

    道,始终存在,但你想感悟‘祂’很难,只能靠机缘顿悟和修为强大到一定地步,才能时刻感悟‘道’的存在。

    太初近乎于道,故而和‘道’一样,你修为不够感受不到,需要顿悟才能偶尔想起。

    故此……

    忽然顿悟的孔宣问道:“重明前辈、磐石前辈,您二位说的可是太初无量道尊?”

    两人一阵笑意,这孔宣悟了,故而点了点头。

    “果然?”孔宣得到答案后,身心一阵,有点不可思议的感觉,像是悟道了一样。

    云中子却傻眼了,什么意思?

    不过不想了,自己的师祖就是了,很强大就是了。

    至此!

    四人各有各的震撼和高兴。

    此后重明鸟带着孔宣继续遨游洪荒了。

    磐石收起仙杏,顺便带着云中子赶往万仞山,至于云中子这终南山道场,却是被他力封印了起来。

    且留下了属于他的道印,今后谁敢打主意,要考虑考虑再说。

    修为弱的感应不到,而修为强的,不知道磐石的不多,这样一来这终南仙山,也算安全无虞了。

    磐石打算,带着云中子回道场,此后焚香沐浴,向太初的雕像请求降临。

    自己要收云中子入门,太初坐下首徒的首徒,嫡传第三代,需要太初看一下。

    行不行,还需要太初的决定。

    这关乎气运和传承,十分的重要,磐石是不敢马虎的。

    这也是他这般考验云中子的缘由,他是太初大弟子,而他收弟子又是三代大师兄,太重要了。

    就好比,紫玉和云裳云霓,只把九雪、云霄、琼霄、碧霄四人收为记名弟子一样。

    他们也是在等三代大弟子的出现,这也是他们的顾虑之一。

    否则,九雪、三霄三姐妹,其根脚是能收为入门的。

    故此,磐石压力大,难抉择。

    ……

    ≈bsp;ps:新的一周,求订阅,求推荐,今天三更送上。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