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前辈可是‘重明’前辈?”这话问的有点莫名其妙。

    本来还想称呼道友的,但镇元子称呼前辈,他们自然随大流,总不能比镇元子还厉害吧?

    重明鸟一愣,“不错,老道正是重明道人,道尊门下。”

    “呼——”

    听后,众人终于松了口气,终于解释的通的。

    怪不得,哪来的这等高手,果然是那位混元塔中,道尊之下留下感悟第二多的重明道人。

    “见过重明前辈……”

    “晚辈闯造化混元塔时……”

    “多谢前辈的遗留……”

    “吾等……”

    一时间众人感谢的话语纷纷扰扰。

    把彻底傻眼的孔宣惊呆了,他知道所谓造化混元塔的重明前辈,但是无论如何也联系不到一起啊。

    此前重明回南海和太初禀告的时候,是把孔宣收起来的,孔宣压根不知道重明乃‘重明’?

    当然,也有太初近乎于道,孔宣修为很低的缘故。

    怀疑过,但重明放飞自我后,没有高人的形象,还经常‘折磨他’。

    孔宣故此压根不上那方面想?

    如此不要脸的老东西,岂会是众人敬佩的重明前辈?

    而这一刻,孔宣无语了,还真是!

    众人纷纷对重明表示尊敬。

    所谓授道之恩也就如此了,但凡闯塔得益过重明的,都会对他感谢。

    ……

    好一会,众人才感谢完毕。

    只听鲲鹏问道:“敢问前辈,晚辈也是斩二尸的修为,但感觉前辈和我等斩尸不同,似乎是斩三尸的实力,但方式道法却……”

    这是大家很怀疑的地方,鲲鹏算是问出了众人的疑惑。

    三清不想称呼重明前辈,所以一句话都不说,要是问话,总不能也称呼前辈吧?

    他们做不到。

    “此乃道尊所创,一种修炼大道的功法。类似斩尸,你等也无用,除非你们修大道,但是除非你们去混沌中,否则不可能。”

    一句话,浇灭了他们的好奇。

    原来是修大道的法门,是道尊创出的,原来这样。

    巫妖还在大战呢?

    既然问不出想要的,他们不会浪费时间在此消耗的,故而很多人得知大道功法后,眼热也无用。

    很多人迅速恭贺了一番,此后就离开了。

    不过,伴随着重明鸟的举动,整个洪荒却是都知晓了,知晓了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

    而太初的几位弟子,很遗憾,也很难为情。

    重明前辈这样做,不符合他的性格?

    那么为了什么呢?

    该不会自己等不争气吧?他们想到。

    ……

    另一边,镇元子留到了最后,邀请重明鸟去五庄观,重明鸟却没有去,还是继续游历洪荒的好。

    此刻洪荒大战不断,重明鸟很喜欢这种场面,虽然只是看看,但不妨碍他,缅怀一下曾经自己作为凶兽时,也曾这般热血过。

    彻底臣服的孔宣,心甘情愿了,太心甘情愿了,原来前辈果然是是前辈,太强了。

    甚至还对他说,斩心魔类似斩三尸。

    这岂不是说,洪荒第一人?

    孔宣的小九九开始算计了。

    当然,他想不到在西方的弟弟金翅大鹏,听闻消息后正伤心欲绝呢。

    ……

    “前辈我们去哪?”

    转瞬近万年过去了,重明鸟终于稳固了修为,盘坐孔宣背上四处乱飞。

    巫妖已经告诉了属下,有个大鸟载着一凶气很浓的道人,不要招惹。

    故而,一路上孔宣漫无目的的飞,也没有任何的麻烦找上门来。

    “随意走就行了。”重明道。

    “咦?”

    他刚说完,忽然有新发现。

    原来靠近了终南山的附近,正好遇到了一小辈正在放肆的大笑。

    那小辈嘴里还嘟嚷着:“我终于成功了,我云中子终于成功了,前辈你的诺言需要实现了。”

    这把重明鸟吸引了,吸引的不是那小辈的念叨。

    而是那小辈闯过的阵法,此乃太初门下的标志,这等问心阵法是道尊所传,绝对不会错的。

    甚至更神奇的是,重明神识扫过,竟然在终南山的复地,发现了一散发着青黄两色的杏树。

    重明瞬间就震撼了。

    “九大极品先天灵根,仙杏!”

    这一发现重明鸟惊喜了。

    太初已经凑齐了其他八大极品先天灵根,就差仙杏了,没想到自己发现了。

    “哈哈……果然好运气。”

    “孔宣小子,去哪。”

    重明鸟指挥孔宣,向着正在狂笑且畅快的云中子而去。

    “哗啦——”

    “轰——”

    以为这小子的大笑,让重明鸟不高兴了,很想表现自己的孔宣直接发动攻势,一挥翅膀,直接让还在大笑的云中子蒙了。

    “哈哈……哈,啊……,啊……”

    云中子也倒霉,正在畅怀大笑呢,不成想祸事从天而降,一遮天蔽日的翅膀向自己飞来。

    威力超出自己的实力太多,瞬间大祸临头的感觉。

    但是幸好,听到了一声怒斥,好像说:孔宣小子,谁叫你攻击这傻小子了,老道就不是要打杀他……

    貌似是这么个意思?

    所以对自己必杀的一翅,忽然柔和了很多,

    哪怕这样,也让自己吃瘪了,一翅被击飞了。

    ——

    “咳咳——”

    满是狼狈的云中子,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一道人一五彩的怪鸟,他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这两人强的离谱,打杀自己易如反掌。

    “前辈,你们,你……”云中子滋滋呜呜的,感觉太倒霉了。

    刚闯出阵法,等着被高人收徒的,不成想,乐极生悲,刚出来就面临生死危机了。

    而在万仞山的磐石,猛地一怔。

    “咦!”

    “哈哈……”

    “好,果然不错,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走出了问心阵法?”

    “好小子,贫道说道做到,既然你成功了,那贫道就收你入门。”

    说完,磐石瞬间消失在了万仞山,向着终南山而去。

    这一边……

    吱吱呜呜吓傻的云中子,被重明鸟打断了。

    “小子,老道且问你,你这阵法从何而来?如实招来!”

    带有压迫的道韵,云中子忽然发现,自己不说实话都不行,

    但凡敢说假话,必定出现波动,而出现波动,必定会被这道人察觉。

    那么?自己身死道消不远了。

    “回前辈,此乃一位前辈考验晚辈所布置,只要晚辈在规定的时间内走出阵法,那位前辈就答应收下晚辈……晚辈刚才终于闯过,故而惊喜难耐,因此大笑生打扰了前辈,晚辈知错。”

    云中子也不傻,连解释带求饶的说了一通。

    “哦?”重明鸟似乎想到了什么?

    重明鸟心想,若是不出所料,应该是道尊门下的几位,看来这仙杏果然和我太初一门有缘啊。

    反而他听完后,不紧张仙杏了,开始好奇这小子是谁看好考验的?

    “难道是磐石?东方除了空灵,似乎就是磐石。不过这小子根脚不错,福德之云化形,难不成是云裳、云霓她们?”重明鸟开始推算了。

    正当他推算的时候,磐石身影闪烁,忽然赶来了的。

    本以为云中子遇到了危险,幸好一探,发现不对,这不是重明前辈吗?

    重明前辈怎么会在此?

    而云中子,当看到磐石的时候,终于放心了,自己的小命保住了。

    ……

    “哈哈,果然是你,哈哈……”

    “重明前辈!”

    磐石和重明鸟同时说道。

    云中子这次彻底放心了,原来这两位前辈认识,幸好,幸好。

    “磐石,刚才老道还在怀疑,我太初一门的问心阵发,怎会出现在此地,这小辈说完后,我就怀疑是你,果然是,哈……”

    重明鸟笑道。

    “这小子倒是好运气,遇到重明前辈你,此前前辈斩魔震惊洪荒,晚辈……”

    磐石对重明是佩服的,并非只是师尊的坐骑和属下,对他的实力和修为也敬佩。

    “得得得,老道斩出心魔小圆满,看透了很多,也感悟很多,我已经和镇元子说了,你我都是准圣,无需称呼前辈,称呼道友就可,混沌大罗的层次,你也知晓,太难一窥了,说不定你斩去三魔的时候,老道依然这般修为,还是称呼道友吧。”

    重明鸟的话,让磐石沉思了,也看到了重明鸟的真诚,道心做不了假。

    既然这般,前辈和道友一个样了。

    “道友。”磐石很果决。

    “哈哈,善!”重明笑道。

    两人的奇怪举动,孔宣和云中子难以理解了。

    但云中子彻底放心了,看来是自己人。

    这般一来云中子更憧憬了,自己认定的这位磐石前辈果然没错。

    不仅自身实力强大,同门还这般强大,自己果然福德之人,赌对了,不枉自己无尽岁月的艰苦闯阵。

    “这小子,老道看了一下,很不错,根脚上佳,道心也不错,且应变能力很好。”重明鸟和磐石交谈一番后,开始赞赏磐石的眼光了。

    云中子的确很不错,这一代中绝对的佼佼者,和今后的原始、通天门下嫡传想比,都彷徨不让,

    甚至因磐石的考验,道心胜过了通天、原始门下嫡传。

    “呵呵,得道友夸奖,这小子的福气,说来我也是一种试探!既然这般,我打算把它他收入门下。”磐石看着紧张的云中子道。

    “嗯,不错。”重明鸟点了点头。

    不过,他可没忘了还有一件事,就是那仙杏!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