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您说的是?”无忧问道。

    “不久前老祖创立妖文,大功德与洪荒,截取了妖族的气运,妖族却不敢打杀与我,他们只能施展阴谋诡计,给老祖‘册封’了一个妖师的称谓,还想让老祖去天庭听候他们的命令,这帮该死的家伙。”

    鲲鹏咬牙切齿的说道。

    而他说完,两个童子忽然对视了一眼,似乎看到了玄机,觉得这是机会。

    “你们两人有什么想说的。”鲲鹏看出了两人的欲言又止。

    无忧点了点头道:“老爷,这或许是一个机会,如今巫妖强大,且是气运之主,此次争霸,也必然有他们开始和结束。说句不好听的话,老爷您想争霸,气运不在您这边,恐怕付出再多也无用。”

    说完,无虑继续道:“老爷,无忧说的对,天定气运之主乃巫妖,老爷您想插手,除非能强悍的灭了两族,否则很难有机会成功,而且哪怕您能灭了两族,恐怕天道至高规则也不允许,这会打乱布局。”

    ……

    鲲鹏对两人的话很重视。

    知晓两人看似是童子童女,却是活了比自己都久远的存在。

    还是一直生活在太初界那等地方的存在。

    鲲鹏很聪明,有大智慧。

    他不会问关于太初界或太初的事情,询问那样的事情,先不说两个童子敢不敢说。

    就算敢说,他也不敢问,生怕因此让太初不满意。

    所以,他不会去问,而两个童子能说的,他绝对会去听,这是鲲鹏智慧的地方。

    “你们的意思是?”鲲鹏问道。

    他喜欢这种感觉,无尽岁月来,一个知心的朋友都没有,极度慎独的他,不会和别人交心的。

    但两个童子却是可以信任,本源中的亲近是不会错的。

    “老爷,我们的意思是,答应那妖族就是,您若是不答应,您知道会面临什么?妖族绝对会不择手段的打压您,道尊很欣赏帝俊,您千万别小看了此人,此人绝对是雄主,更何况还有紫薇帝君的存在,他们的智慧和谋虑很可怕。”

    又道:“而且,他们想必就是盘算着您不答应,这样一来他们正好有后续的手段算计您;可以说,您的抉择在他们的预料之中;试问,在别人的预料之中,您已经落在下风了,我们要打破他们的布局,让他们摸不准才可。”

    这话说完,鲲鹏忽然恍然大悟。

    鲲鹏却道:“刚才你们说,天定气运之主……难道?”

    无忧听后,明白了。

    她感叹道:“是的老爷,除非您有道尊那样的实力,打破所谓命运的天定,否则您就是破坏命运轨迹;那样,天道都不会喜欢您,甚至会因打乱布局而导致自身惹上巨大的因果,有了因果,天道都能算计您,这是平衡的一种。”

    不愧是生活在太初界,也不愧活了这么久,很多事情无忧无虑很清楚。

    “嘶——”鲲鹏倒吸一口冷气,还是第一次明白这些。

    这叫他有点恐惧的感觉,真的明白了,原来弱小就是原罪,的确如此。

    “老爷您也无需担心,荒古、太古等时代,一样有老爷您这样处境的大能,他们就是靠这智慧度过了一次次的劫难,从而逍遥天地间的,只要老爷您计划好,不是没有超脱的一天,更别说您如此得天独厚的功德傍身了。”无虑说道。

    ……

    两个童子,给鲲鹏上了一课,这无关修为,只关乎知晓的秘密多少。

    两个童子靠着存在久远知晓的多,硬是给斩去二尸的鲲鹏上了一课。

    “所以,你们觉得,老祖暂时虚与委蛇,加入妖族,让妖族布局打乱,此后我们再慢慢的计划行事?”鲲鹏问。

    “这个?”无忧无虑一怔。

    “但说无妨。”

    “是!”

    无忧道:“老爷,其实最好的办法是您真心和妖族结合,这是最好的办法,只有这样才能有一半的机会,成为最后的胜利者,这是最好的局面。”

    这话说的很伤人,别人这么说,鲲鹏早就把他吞了。

    但无忧无虑这样说,他苦笑了一声,看来无忧无虑都不看好自己啊。

    的确,自己和妖族强悍的势力比起来,自己差的太远了,几乎不依道理计。

    还不说,妖族还是所谓的天定气运之主,争霸的主角存在。

    但是,

    叫自己臣服妖族,去听帝俊的话,这是不可能的,这要是都行得通,就不是鲲鹏老祖了。

    “这个不用考虑了,老祖是不会甘心臣服的,他帝俊没这个实力。”鲲鹏道。

    “是!”无忧无虑对视一眼,心道:果然。

    无虑又道:“那么第二个办法就是老爷您说的,暂时忍让,明面上加入妖族,让妖族找不到打压您的机会;而且,您最好还是那种光明正大的加入,让整个洪荒都看得到,这样做,妖族今后算计您的时候,需要考虑一些外界的意见和目光了。”

    “嗯,这个计划不错。”鲲鹏赞赏的点了点头。

    “继续!”鲲鹏又道。

    “是!”无虑又道:“道尊曾说过,万物自有规律,哪怕天地洪荒都是如此,妄想自信的掌控一切,是一个笑话。因此,不存在永恒的霸主,只有借助机缘和气运超脱的英豪,老爷您也应如道尊说的,借助气运和机缘超脱,而不是去妄想永恒霸主,我想妖族的几位妖皇也是这样的想法。”

    鲲鹏点了点头。

    永恒霸主,他不会这么天真的认为自己能做到。

    自己想要的也是超脱而已,比如得到鸿蒙紫气。

    想到此,他忽然想到,自己‘加入’妖族后,那自己将会从幕前转移到幕后,此后提防自己的,将会转移目标提防妖族。

    自己也能脱身了,减少很多人的提防。

    这样一来,自己的布局就能暗中进行了,甚至还可以算计妖族,挑动他们去打杀红云……

    想到此,鲲鹏一个计划形成了。

    既然妖族这般算计自己,自己就将计就计,打破他们的布局。

    隐藏幕后的算计,而不是现如今成为很多人的目标。

    这样来说,自己只是损失了一部分气运而已,但是若计划成功,自己得到的将会远超付出。

    “善!”

    鲲鹏点了点头,就这样决定了,等着妖族的计划,自己打乱他们的布局。

    ……

    果然不出所料,没多久,白泽和计蒙来了。

    打着谈不拢,别受伤的白泽、计蒙两人,忽然间蒙了。

    “启禀妖师大人,吾二人带来了妖皇陛下的诚意,特此邀请妖师大人前去天庭,也好接受无尽妖族的朝拜,大人有功于妖族,更是得到天地承认,此外大人的仁慈,为洪荒生灵创立妖文……”

    白泽捡着好听的说,怎么好听怎么来,反正在他的预料中,自己会被赶走,甚至可能还会被恼羞成怒的鲲鹏打伤。

    但是?

    “本妖师知道了。”鲲鹏老神自在的说。

    “呃?”

    “大,妖师大人,您说什么?”白泽蒙了,不是这个套路啊,不是该恼羞成怒了吗?

    “本妖师说,我知道了,不过……”鲲鹏话音一转。

    这一转,让白泽懵了的心,恢复了正常,果然还是要这般。

    “不过,你也说了,本妖师有功于妖族,也得到了天地的承认,何况帝俊道友也不错,本妖师是满意的。但是,你们的行为有点过了啊!”

    “呃,怎么说?”白泽一怔,这是什么节奏?

    “请妖师大人指点。”白泽问道。

    “哼!”鲲鹏一哼道:“既然知晓本妖师功劳很大,你们就不能这般随意的来请本妖师,而是再次昭告洪荒,起码四皇之一的四位道友前来请本妖师才可,这样才能让洪荒众大能看到妖族的气魄和本妖师的重要性,本妖师是要面皮的,你明白吧?”

    鲲鹏看着傻眼的白泽和计蒙,他兴奋了。

    果然打破他们的布局了,自己的这番表态,倒要看可恶的帝俊等人如何招架。

    一种智慧的碾压,让鲲鹏觉得无比的美妙。

    “这?”计蒙一愣。

    “这什么这?赶紧回去和帝俊说,想请本妖师,要重视点,不能这把马虎。”

    鲲鹏一挥手,送客一样赶走了两人。

    ……

    一直回到天庭,白泽和计蒙还在蒙圈,压根不是这个节奏啊。

    当两人汇报给帝俊的时候,帝俊等人都蒙圈了。

    “这鲲鹏要干嘛?不会是真的向我们服软,想加入我们天庭吧?这样说来,似乎是很不错的局面。”伏羲道。

    “本帝君觉得没这么简单,鲲鹏不按照我们预计的来,这难办了。”紫薇叹息道。

    “是啊!”东皇太一道,他已经准备好了打上门去的准备了,结果凉了。

    “那我们?”帝君问道。

    “这?”众人一怔。

    “道友,可能,可能只能按照鲲鹏说的来了。他说的很明白了,他接受道友你的册封,也乐意加入妖族,但是他要面子,想要咱们弄得隆重点,这属于正常的请愿和要求,我们要是不理会,继续按照此前的计划,这就是我们的不对了。”

    “哼,不对就不对,打上门去就是。”东皇太一讨厌思考,既然没办法,就来吧,开打。

    “不可!”紫薇道。

    “道友须知,天地规律,先有因后有果,孽因得孽果,鲲鹏不是不承认帝俊道友的册封,也顺从天道的承认,这不是孽因,若我们胡搅蛮缠的攻打,有错的是我们,背负因果的也是我们,不是他。”紫薇叹息道。

    “这么麻烦?”东皇太一拍了拍脑袋懊恼道。

    “的确。”伏羲道。

    旋即伏羲看了一眼东皇,他都不明白,东皇是装糊涂还是真的懒得思考,这么明显,你第二妖皇还不知道?

    “既然这样?”

    帝俊开口了:“既然暂时想不通,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鲲鹏既然要面皮,我们就成全他;哼,我不信加入了妖族,他还能翻了天不成。”

    “安排下去,紫薇道友和伏羲道友有劳两位,去接他上天。”

    “善!”紫薇和伏羲点头道。

    ……

    鬼知道,阴险狡诈的鲲鹏什么时候要面子了?

    还点的这么明显,不要脸的家伙开始要脸了,世道变了么?

    ……

    妖族开始行动了。

    紫薇和伏羲带头,浩浩荡荡的妖族大军开路,接引鲲鹏入天庭,从此成为妖族五皇之一,鲲鹏妖师、鲲鹏妖皇。

    当伏羲和紫薇一路上看到无数小妖,不明所以的兴奋后,他们感觉果然这样。

    要是自己这帮高层莽撞的去攻打鲲鹏,恐怕这些小妖会离心离德吧。

    毕竟,谁都抹杀不了鲲鹏的功劳。

    硬抗天劫创立妖文,还是投影洪荒的全部生灵见证,这绝对掩盖不了的。

    为此,两人觉得有点麻烦了。

    鲲鹏这么得‘妖心’,这第五妖皇和妖师的位置是坐稳了。

    “哎!”两人叹息一声,不明白那里错了。

    不过……

    当两人,尤其是紫薇来到北海,见到了鲲鹏身边的童子后,他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

    这叫他很怀疑。

    “咳咳……”

    “紫薇道友,你们是来接贫道去天庭的,还是来看本妖师的童子童女的?”鲲鹏言辞不善的问道。

    “哈哈……”

    紫薇一怔,忙道:“误会,误会,自然是接道友去天庭的,道友见谅,哈哈……”

    紫薇打着哈哈敷衍道,但心中却记下了。

    此后,开始拿出帝俊的圣旨,昭告洪荒妖师鲲鹏加入天庭,成为妖族第五皇者,称谓:妖师之名。

    果然,此举洪荒震动,熟悉了解鲲鹏的大能一阵傻眼,不明白鲲鹏怎么变了性格了?

    竟然甘心受到帝俊的‘驱使’,这有点不可思议。

    而对于妖族,他们提防的心更重了,妖族越来越强悍,强悍的有点吓人了。

    再这样下去,妖族就真的称霸了。

    幸好,还有最近很低调的巫族敌视妖族,否则真难受。

    他们想着,巫族是不是要出来展露一下了?

    造化混元塔第二次开启时,巫族震撼了众人一把。

    此后又沉默了,现如今妖族这般壮大,巫族该行动了吧?

    ……

    来到天庭的鲲鹏,受到了‘亲切’的招待。

    帝俊等咬着牙,召集妖族高层,给众妖王大妖,正式引荐了鲲鹏妖师。

    妖王高层们,有的不甘心,有的欣喜。

    总之跪拜了妖师鲲鹏。

    就这般,妖族的气运开始增长了,恢复了很多,

    而鲲鹏本来有损失的,但正式成为妖师后,又恢复了不少。

    且他有妖师宫这等功德灵宝镇压气运,反而没失去多少,倒是赚了。

    不过,鲲鹏明白,斗智斗勇的时刻来了,在妖族老巢,可能自己接下来,要接受一段时间的屈辱了。

    但是,他早就准备好了,既然斗智斗勇那就开始吧。

    一时间鲲鹏倒是信心满满。

    ……

    ps:继续求订阅。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