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离开了。

    造化混元塔需要太初再行通知原始。

    太初受伤也不轻,需要回去恢复一番。

    此外得到了造化青莲,还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太初需要尽早的炼化,也需要把净世白莲与其融合。

    因此,太初离开了。

    昆仑山!

    三清看着消失的太初。

    “太初前辈果然仁慈,此前吾多有得罪,前辈却从无记恨在心,实乃惭愧。”原始很动容。

    越想的多,越惭愧。

    他这才清楚的领悟了,自己掌控造化混元塔后的好处,不亚于今后洪荒生灵要看自己面子行事了。

    自己掌控这等逆天灵宝,谁还没几个门人手下,或者谁不想磨炼心境?

    谁要想,那就要看自己的脸色,这叫原始感觉自己赚大了。

    还不说太初赐予的炼器感悟,博大精深、浩瀚如海,原来炼器就是炼心,炼器就是修行,这才是炼器大道啊。

    自己之前的炼器实属井底之蛙啊,差的太远了。

    “是啊,本可无需对我等补偿,却是做了,还毫不保留的补偿了,太初前辈大德,不亏父神道友。”通天也感叹道。

    他太喜欢自己的昆吾剑了,极品先天灵宝。

    唯独老子,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感觉秘密被人发现了,很忐忑。

    ……

    在外界。

    太初携带三清离开后,众大能明白了,这场争夺太初前辈赢了,且赢得惊天动地。

    一人力抗好几个高手,神威通玄,法力无边。

    第一次,对于太初的流传正式的传播开了。

    “什么古往今来第一人。”

    “什么纵横洪荒无败绩!”

    “什么十二座道碑的铸造者……”

    “什么万族的守护者,巫妖两族的恩人……”

    “什么……”

    等等……

    很多曾经被埋没的神话传说,被人慢慢的知晓了,一时间太初的名气直追命运鸿钧。

    哪怕不需要气运辅助的太初,都感到自己的气运又增大了。

    幸好命运鸿钧讲道还有一次,且前两次已经注定了,也不算争夺他的气运。

    ……

    “果然还是这样,有太初前辈参与的事情,就不会有其他人的事。”妖族天庭。

    回到天庭的众大妖们说道。

    “是啊,此前紫薇帝君多次说起过太初前辈,只是说是说,远没有亲眼见证来的剧烈,这次造化青莲的争夺,吾等第一次明白了道尊的伟大。”

    “嗯,的确如此,此前我刚化形时,就受到过道尊的恩赐,曾修炼道碑上的功法,说来我有此成就,离不开道尊的仁慈。”

    “咦,吾也是,我也修炼过道碑的功法。”

    “呵呵,看来都一样,我也是……”

    不说不知道,太初的两篇功法,原来让这么多人受益,很多现如今的高手,都是修炼过的。

    也可以说妖族这一世之所以没被人称呼‘披毛戴甲’,就是两篇炼体化形功法的缘故。

    ……

    北海的鲲鹏。

    “果然,此前镇压我万年的就是这位前辈,哎,看来此仇是报不了了。”

    鲲鹏终于明白了。

    “但是,本祖不会让帝俊他们痛快的,功德我也能得到,等本祖创出妖族的文字,呵呵,我不信没有功德,我不信不受妖族爱戴,帝俊东皇等着吧。”

    执着的鲲鹏开始陷入创造妖文的工作了,等正式完成后,他必定震动洪荒。

    ……

    回到南海太初界的太初,看到了空灵云霓云裳三人,正陪着望舒在游玩。

    此前太初界震动,灵气险些被抽干。

    幸好太初界灵脉多,近来恢复了不少,几大极品先天灵根,也为太初界提供了很多灵气。

    使得太初界的损失微乎其微。

    太初归来后,三位弟子识趣的离开了,只留下了望舒和太初。

    “恭喜道友得偿所愿。”望舒笑道。

    太初一笑,“本尊想要的东西,定会被得到,恭喜谈不上,活动了一下而已。”

    “噗嗤!”望舒一笑,心道:果然一直没变,还是那样披靡众生,还是那般骄傲不高傲。

    “请道友见谅,说来是我贪心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虽说得到了承若,却也让道友四面受敌。”

    太初还真没怪罪过望舒。

    或者说望舒和四海以及陆压。

    这三人打了个酱油而已,对自己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混元大罗之下全是蝼蚁。

    说起来很难听,但这是事实,在太初眼里,四海望舒陆压三人,的确是蝼蚁一样的存在。

    太初真正有点戚戚然的,是扬眉和鸿钧,三人虽点到即止,也彼此没下死手。

    但争斗容不得留手,还是这等层次的交手。

    以至于后面打出了火气,三人都受伤不轻,尤其是扬眉和鸿钧,小世界受损,他们损失很大,很惨重。

    还不说两人欠太初太多人情,人情既道心,他们会更难受和愧疚。

    因此,对于望舒,太初没有怪罪,她那点武力,还不够挠痒痒的。

    “无妨,本尊没怪罪你,你完全没必要前来,你还不了解本尊吗?本尊说道做到,从不虚假谎言。”太初道。

    “不不,一码是一码,我的确在道友四面围攻的时候,没有站在道友一方,反而对道友出手,虽说我修为弱小起不到作用,但还是不一样的。”望舒倒是诚恳的很。

    太初见此,只能郁闷道:“好吧,本尊原谅你了。”

    “谢过太初道友,这样我就心安了。”望舒笑道。

    ……

    两人又交谈了一番后,望舒感叹道:“还是道友这里好,没有天道的束缚,自由自在。”

    “是吗?你可以没事常来的。”太初脱口而出。

    “真的吗?”望舒惊喜的问?

    “这个本尊好像从没说过不让道友来吧?”太初有点小委屈。

    “可是,我不好常来啊,免得打扰道友。”

    “这个啊,本尊更喜欢游历,打扰是打扰不了的,可能打扰的是空灵云裳几个丫头,况且,她们兴许喜欢道友打扰。”太初笑道。

    “我回去想想。”望舒的确喜欢太初界,没天道的约束,没有被监视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好。

    且这里大道法则显露,自己在此修炼,说不定能更快。

    只是,一时间下不了决心而已。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