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云,你到底让不让?”

    东皇太一和原始的步步紧逼,让红云终于愤怒了。

    “你们欺人太甚。”

    “轰——”的一声,这老好人气势全开,大有做过一场的样子。

    “哈哈,等的就是你。”东皇太一最是决断,见红云放开气势后,他也不保留了,面对红云他是无惧的。

    哪怕三清等,都谨慎的防备着。

    就在这时!

    “咳咳,先住手!”

    忽然间!

    一声如黄吕大钟的声音传来,只见空间瞬间起了涟淤,一青年道人缓缓的走了出来。

    这种感觉,他们只在鸿钧道祖身上感到过,顿时把众人惊得不轻。

    认识太初的帝俊和东皇太一一阵惊喜,女娲有点不敢相信,三清却是彻底的傻眼,红云感到一股畏惧。

    “太,太初前辈,您,您怎么?”

    “老师,您……”

    “……”

    帝俊和东皇以及女娲惊叹道。

    说实话,女娲对太初只是有过惊鸿一瞥,还不如帝俊等人熟悉呢。

    但一句话道明了所有。

    三清惊恐的发现,这就是女娲的老师,也是镇元子的老师。

    “本尊来此很久了,看着你们争争吵吵的,还要大打出手。”太初摇头道。

    本不想出现的,等他们各自取了葫芦,自己收走蓝色的就可,没想到他们不按照套路来,非要出手争斗?

    太初不得不出现了。

    “晚辈惶恐。”帝俊和东皇太一一阵冷汗,女娲也紧张的很。

    太初又道:“既然天定,这赤色的该是红云的,你们这般抢夺为何?徒让天道不满意,还背负因果,实乃不智。”

    这话说的帝俊、东皇、女娲冷汗淋淋,而红云却有一种终于有人替自己不鸣的知己感觉。

    反观三清却忍不住了,尤其是原始,虽看不透此人的修为,虽知道不简单,但也不能这么无视自己三人吧。

    “这位道友……啊!”原始凄凉了。

    一句话不对,太初一瞪眼,他就轰的一声,伴随着惨叫口溢鲜血。

    不是太初太过,而是尚未斩断盘古气运的三清,还没成圣的三清,的确不该这般称呼。

    他们元神中盘古的道印不允许,未成圣这般称呼,天道也不允许。

    故而太初一瞪眼,加上盘古道印和天道的威压,顿时让原始苦逼了。

    洪荒重规矩和实力,没实力别装,否则你是三清都不行。

    成圣后的三清可以放肆点。

    但没成圣前,也是蝼蚁,蝼蚁竟敢猖狂,太初不允许,天道的权威也需要维护。

    故而,一句话说错的原始,顿时倒霉了。

    此后太初一阵威压扫过,三清一阵惶恐。

    期初他们是惊讶,此后有点愤怒,但这威压扫过后,通天和老子感觉不对了。

    这不仅是这道人的手段,还有盘古父神的道印,以及天道的不满,这是低层次生灵对高层次生灵的必然臣服。

    “前,前辈恕罪!”老子咬牙道。

    通天憋红了脸想要抵御威压,可哪能抵御得住,微微颤抖的身子东摇西摆,似乎马上就跌倒。

    太初这才收起了威压,此后……

    雨过天晴,威压没了,天道的震慑也瞬间消失了。

    这就是求道之人的道心,道就是心,道心就是自我,自我就是尊严和面子,不能逾越,也玄之又玄。

    原始此刻很憋屈,但是又很惊慌,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小命只在别人的一个眼神间。

    自从出世,就没遇到过,太可怕了。

    而且,可怕不仅是面前的道人,还有种,和天地万物以及自身作对的感觉。

    天地威压自己、自己的元神道印也不满、还有这道人的不满;

    三种威压和震慑,这才是他惊慌的原因,因为从没遇到过。

    “按修为来说,本尊比鸿钧早得道,杀你们如灭蝼蚁,你们称呼尊称本尊不为过;按照长幼来说,盘古道友与本尊同辈,更是至交好友,你们尊称本尊也没错,所以……莫要小觑天下人。”

    太初教训三清道。

    又道:“若不是看在盘古道友的面子上,本尊哪怕以大欺小也要惩罚你一顿,你可知晓?”

    “晚辈知错,前辈息怒。”原始听完太初的话已经彻底惊恐了。

    “哼!”太初冷哼一声放过了原始。

    不是自己太过,而是原始欠教训。

    帝俊和东皇称呼自己前辈,女娲称呼自己老师,而自己此前展示的威压,也不是他们可以窥视的,

    种种前提下,这原始还自大的称呼自己道友,这就是他的错了。

    你今后是圣人没错,但没成长起来之前,就是蝼蚁。

    比根脚,太初还五大至高之一呢?

    老子和通天也服气了。

    就如太初说的,按照修为他比鸿钧还早得道,按照长幼他是盘古一辈的,这样值得老子和通天心服口服了。

    …………

    震慑了三人后,太初才开始解决葫芦的问题。

    “这赤色的葫芦,红云取了吧,好生祭炼。”太初见众人‘没意见’了,对红云道。

    “这,谢,谢过前辈。”满头冷汗的红云激动道。

    取了葫芦后,也不敢随意的离开,因为他发现太初在盯着他。

    却说太初,亲眼探查红云后,感到一阵迟疑。

    这红云的道心,怎么已经有溃散的前兆,而且心神有种被引入歧途的感觉?

    这叫太初很疑惑。

    “红云……?”太初打算询问一下。

    “前辈!”红云紧张的回答道。

    “嗯,不必紧张。”太初见红云这般激动,生怕问不出什么,故而说道:“说来,你福源不错,乃盘古道友撑天时,呼出的一口气得道,此后更是有开天功德加身,实乃一等一的福源之人。”

    ……红云。

    太初的一席话道出了红云的根脚,听得红云目瞪口呆。

    “你本功德加身,所以根脚不俗,且机缘也不错,不过……”

    太初一顿,让在场的都很紧张,想听听这位大能的探秘。

    “不过,你之福源太过,继承了两种道,且是那种背负巨大因果的道,也可以说是一种因果的延续……”

    众人不懂,哪怕红云都不懂,他更好奇自己的身世。

    “第六量劫时,有无数大能化形而出,他们是天之骄子,其根脚比你们都强,比如鸿钧就是。比如那魔祖罗睺也是。”

    太初点出了两个人,这两个人就叫他们震撼。

    一个如今的道祖,一个据传是魔祖,自然不简单。

    当然,对于理解太初强悍的帝俊和女娲等,是没有三清红云那般惊讶的。

    因为他们明白,不管是谁,都只能看着眼前的这位道尊望尘莫及,因为他威压好几个时代。

    “……还有很多大能一样根基深厚,本源强大,其中本尊有一挚友叫混鲲,但本尊这位挚友后来因求道与人对决,被那颠倒老祖打杀了,而这等大能是不会彻底泯灭的,混鲲道友的逍遥道和北冥本源成就了两人。”

    这话说完,红云明白了,自己可不就是逍遥道的传承吗?

    “其中一人就是那北方的鲲鹏,他侥幸吞噬了北冥之气,从而化鲲为鹏,成就了你们所说的前十大能……”

    又道:“而其中的逍遥道,应该是被鲲鹏舍弃了吧,机缘巧合被你得到,也就是你此时的逍遥道。”

    太初对红云道,也听得众人啧啧称奇。

    帝俊和东皇却怀疑?不是很多秘密不能说吗?怎么道尊前辈啥都敢说?

    “此外,你之火之本源的传承,乃是来源五行老祖,五行老祖被罗睺打杀,其余四行被罗睺炼化,单差一道火之道,却被赶来的五行老祖挚友阴阳老祖拯救,那火之道就是你的另一个传承。”

    随着太初的娓娓道来,红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传承。

    此前自己刚得到的时候,曾庆幸大气运,没想到自己还承载了两位已经陨落的大能的因果。

    “所以,你不同于帝俊、三清他们,帝俊东皇他们乃太阳真火之灵孕育,而太阳星源于盘古道友的眼睛,盘古道友泽被苍生,身化万物,故而他的元神三清,包括太阳星诞生的帝俊和太一,只会继承他的气运,不会继承他的因果。你不同,你继承的不同。”

    说到此,就连三清和帝俊都啧啧称已,也放下了心。

    自己幸好继承的是盘古大神的福源,而盘古大神没有因果传下来,这就好。

    “那五行死前,火之本源侥幸逃脱,你说你要是那时的罗睺,你会甘心吗?”太初问道?

    这话问完,三清帝俊等忙摇头,而红云一阵忐忑。

    “请前辈指点。”红云感觉不妙,但说不出那里不妙,只能这般恳求,甚至噗通一下子跪下了。

    他此前几次感觉自己不对,但旋即又会出现一种奇怪的想法,把自己的怀疑压制住了。

    只有站在太初面前的这段时间,他才有种终于明白‘我是我’的感觉。

    太初道:“起来吧,此前本尊听过你的名声,感觉过不对,但本尊没有追究。直到刚才本尊看到你,探查你的元神,发现你之道心已经有种溃散的感觉,且一股魔道气息已经与你本源融合,这魔道虚幻无时无刻的影响你,改变你,所以你慢慢的性格变化很大,甚至种种奇怪的行为和举动,这可能就是你‘老好人’的原因。”

    “啊!”红云一惊,好不凄凉。

    “嘶!”三清和帝俊东皇女娲也震惊了。

    原来如此。

    他们此前就觉得,没有红云这样的道?此前还怀疑呢?原来是这般缘由?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