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问题就来了,要想后方稳固老巢安宁,就要解决星空中紫薇帝君这个最大的不安定因素。

    帝俊和东皇太一,他们和紫薇相交多年,多少有情分在里面,他们也不想兵戈相对,更不想成为敌人。

    若是紫薇答应他们还好,就怕紫薇不答应。

    奈何,为了道,他们义无反顾。

    他们甚至想到了很多种可能,最好的是,紫薇帝君答应他们两个,共同争霸。

    其次是,哪怕不答应,但也不要成为敌人,最好紫薇识趣的离开星空,让星空彻底的被两人掌控,这是其次的办法。

    而最坏的是,紫薇即不答应和他们联合,也不想离开星空,甚至还要和他们争夺星空,这样一来?似乎你死我活是唯一的局面了。

    抱着三种想法,他们再一次找上了紫薇帝君。

    然而……

    事实很残酷,一番交谈无果之后,出现了这样的局面。

    只见帝俊说道:“紫薇道友,说来星空就我等三人一个层次,真的不想和道友成为敌人,奈何为了道,我们两兄弟义无反顾,只求道友离开星空就好。”

    紫薇听后怒了,这星空是老师留给自己的,帝俊竟然让自己离开,自己要是离开了,岂不是愧对老师吗?自己可不想欺师灭祖。

    而且这帝俊两兄弟真是猖狂,竟然妄想争霸洪荒,难道他们不知道,前面也有这样的存在,凶兽、皇朝、三族、魔族等,全都烟消云散了。

    这帝俊和东皇太一简直不自量力啊。

    自己是有野心,但野心的范围只是星空,完成老师的嘱托而已,自己可不想争霸洪荒,最后落个身死道消的局面。

    因此紫薇冷笑道:“此事断无可能,你们不要妄想了,相交一场为了各自的道,你们做的对。但是,妄想迫使贫道离开,那就只能做过一场了。”

    这话说的帝俊一声叹息。

    而性格暴躁的东皇太一却是怒了,“紫薇,你好生不识好人心,我们两兄弟和你相交甚久,所以提出我们三人共同争霸洪荒,你当什么人都可以让我们提出这样的条件吗?我两兄弟可谓给足了你面子,你这厮好生不知好歹。”

    “哈哈……”

    紫薇笑了,揶揄的问道:“笑话,贫道不知好歹?”

    紫薇嗤笑道:“你们什么都不懂,竟敢如此野心,当真是无知者无畏啊,那洪荒岂是你们说争霸就争霸的?我看你们争霸的前途倒是没有,但作死的前途很大啊!”

    “呀,呸!”东皇太一怒了,呵斥道:“好你个紫薇,不答应就算了,竟然看不起我们兄弟。哼,你胆小如鼠,不要觉得别人都像你一样。”

    ……

    可能!

    可能是紫薇终归和两人有感情吧,也不想玉石俱焚。

    故而,听到东皇太一很无知的言语后,紫薇叹息一声道:“帝俊道友听我一声劝,不要妄想去争霸洪荒,洪荒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洪荒很危险的。”

    紫薇说完后,帝俊一皱眉。

    反倒是东皇太一不屑道:“胆小就胆小,无需你替我两兄弟操心。”

    旋即东皇太一见帝俊皱眉,东皇太一道:“大哥,莫要和他凭般废话,既然道不同,那就不相为谋吧。我们这就教训一下这猖狂的家伙。”

    近来洪荒的见闻,助长了东皇太一的性格。

    本以为高手辈出的洪荒,原来也就那样,这让东皇太一的高傲和谨慎,或多或少而已。

    考虑了许久,帝俊问道:“紫薇道友可是知晓一些秘密?”

    他生来谨慎,从紫薇的话语里,听出了紫薇的无奈,甚至是惊恐。

    紫薇皱了皱眉,旋即眼神炯炯有神的盯着帝俊,似乎在看帝俊的真实想法,也似乎在考虑怎么说。

    一时间场面有点压抑,想要掀桌子的东皇都被帝俊安抚了。

    过了许久,紫薇才道:“实不相瞒,的确有点见闻,这洪荒很不简单,甚至极度危险。早有远超于我们的大能也有过争霸洪荒的局面,甚至不止一次,但无一例外,除了为数不多的存活,剩余的都死了,且很惨烈。”

    “你莫要信口雌黄,你……”东皇刚要插嘴!

    结果……

    紫薇不理会他,而是看着帝俊,且诚恳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敢有谎话,身死道灭!”

    “嘶——”

    当紫薇连身死道灭都说出来之后,东皇太一都不敢随意插嘴了。

    一阵压抑的沉默后……

    场面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东皇太一有顾虑了,反而帝俊却是笑了。

    只听他问道:“那道友可知,那些枭雄人物都死了吗?或者说都失败了吗?难道没有成功的吗?再说了,那些不想称霸的今安在?”

    这话问完,紫薇听后竟然一颤。

    他再一次看帝俊的时候,帝俊眼光变了,发现自己原来不了解帝俊,甚至说没了解过。

    而帝俊道:“也不瞒道友,有些秘密在我等两兄弟游历洪荒的时候,或一些古战场的痕迹中,我也怀疑过,甚至假设过,道友莫不是认为,我两兄弟头脑一热就决定争霸吧?”

    “哈哈……”

    帝俊一笑,又道:“若是道友这般认为,那就太小看我两兄弟了,我们考虑过很多,并非盲目的决定,通过刚才道友的郑重劝告,我已经肯定了一些秘密,但是……!”

    募得,帝俊声音铿锵有力。

    帝俊接着道:“难道因为可能失败就不去尝试吗?那样道心何在;难道因为可能会身死道消,就不敢去做吗?那样存在,不是我的方式;难道就没有成功的吗?成功的得到的好处,难道不值得争取吗?这就是看准了趟过去,我等求道、求真的根本”

    ……

    紫薇竟然无言以对。

    他回想了一番之前老师对他说的一切,凶兽时有人赢了、皇朝争霸也有人赢了、三族也有人赢了,道魔也有人赢了。

    这帮赢了的,就包括自己的老师。

    紫薇嘀咕道:怪不得老师对自己越来越不重视了,难道是我错了吗?让老师对我产生了看法吗?或者老师觉得我不堪造就,连点勇气都没有?

    当然……?

    是紫薇想多了。

    望舒这个人?说句难听的,是一路捡便宜和太初庇护走来的,望舒就不是野心之人,自然对弟子也没要求,只是心灰意冷而已。

    但,不妨碍此刻的紫薇想多了。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