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么说,的确需要感谢一下。“只听罗睺异样的语气说道:”嗯!就像感谢一位‘道友’一样。”。

    “可不敢?”太初有点嫌弃的感觉。

    见太初如此,罗睺却不在意,又问道:“敢问道友一句话,这整个洪荒,让你看得起的人物,可有贫道?”

    太初听后一愣,却是笑道:“呵呵,实不相瞒,在下虽然自傲,但几次历险告诉我,生来至高是优点。但既然从渺小开始,那就要学习别人的优点。这个本尊深有感悟,也为此吃过很多次亏,所以本尊看不起人物,他们一辈子都会对本尊望尘莫及,而本尊看得起的人物,他们时长让本尊惊讶,这证明本尊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当然……”

    太初话音一转,说道:“你罗睺一直是本尊很看的起的一个人物,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和那凶手开始。”

    募得,太初把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时拉了出来,那是第六量劫的时候。

    “呵呵,荣幸的很,没想到距离第一次见面这么久了,第六量劫啊!”罗睺有点感叹的道。罗睺思绪收回后又问道:“道友还没说,你看重的人呢?

    “挺多的,盘古道友是在下至今最佩服的。”

    “这个贫道也承认,只是太初道友?贫道都羡慕你的运气,竟然和那等大神同处过一个时代,贫道着实羡慕啊!”罗睺也是枭雄人物,他对盘古大神也是无比的佩服,哪怕知道自己的前身。

    “呵呵,可不一定。”太初笑了。

    “道友何意?”

    太初感叹道:“我是说,生在和盘古道友同一个时代,是所有人的悲哀,你是不会明白的。”太初似乎在回忆,故而深沉的说道:“盘古?那是强横的威压混沌,那是为了目的无惧一切,那是大慈悲,那是奉献,那?也是末日与新生!”

    想到盘古大神大战混沌生灵,此后开天辟地,那是何等辉煌的时代。

    那时候自己可有可无,甚至无关轻重,或者说只是一个过客和见证者。

    可能,就因为自己左右不了一切,因为自己只是看客,所以那个时代,才会对太初那般记忆深刻吧。

    ……

    而罗睺却是冷哼一声道:“道友莫不是看不起贫道,哪怕死又何妨?你怎知贫道不喜欢那样的时代?”

    罗睺就怕别人看不起自己,尤其是太初的看不起自己最难受,哪怕自己已经变了很多,且重平衡了,但依然生气。

    想到此,罗睺似乎想到了一个自己刚才忽略的事情,太初的重视平衡真的是放下骄傲吗?怎么太初这厮看着不像啊,他太初似乎无所顾忌的很?怎么有点不对的感觉?

    还是说……?最终罗睺没想明白。

    当然,他要是知道太初的无量就包括平衡,他的本源道果更是超越平衡,那他会恼羞成怒的大喊:太初匹夫你又骗我。

    当然,也非太初骗他,而是太初太过特殊,特殊到……矛盾?

    如果任何事都有终究的原因和一个解释,那太初就是个跳出这局面的——:‘没有原因和解释’。

    他的道,解释不通,也概括不了。

    甚至前面是正,接下来是负,这很无解。

    无量所有都能包容,矛盾也能包容。

    所以太初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也都是矛盾的。

    不能用严谨去束缚他,也不能用混乱去批判他,因为他做的一切,乃所有之源。

    但凡存在的,都是合理的。

    但凡存在的,都有源头。

    太初就是源头的一切解释。

    所以太初之前做过很多矛盾的事,也做过前面是正,后面变卦了成负的事。

    但是,不会对他的‘道’和‘人’有任何的影响,这就是他最神奇的一点。

    ……

    太初见罗睺有点生气,也不惯着他,说道:“你理解错了,不是看不起你,而是看得起你也就那样,在盘古道友的时代,没有看不起看得起,因为总归一条路,就是死。当然,本尊对你的勇气感到佩服,你——,你勇气可嘉!”

    这把罗睺气的,险些忍不住,但还没交流完,只能先忍一把。

    “那道友第二佩服的是谁?”

    “自然是鸿钧……”结果说到鸿钧,罗睺有点此时就翻桌子的冲动,幸好太初又道:“和你!”

    “呵呵,倒也不错,起码排在前三。”

    “不不不。你理解错了。”太初不开玩笑的说:“鸿钧和你,以及幸存的混沌魔神,扬眉、时辰、因果、轮回四人,你们六个排在一起,并列的。”

    “哈哈……”

    罗睺笑了,不知是不是被气的。

    他的确被的生气了,但听到几个自己感到‘陌生’的名字后,他罗睺暂时忍住了。

    “这鸿钧小人一个,不值得佩服。扬眉道友闲云野鹤可以和贫道并列,只是这时辰、因果是何人?还有轮回已经死去,何须值得看重?”

    “哈哈……”

    太初笑了,“不知道了吧,再教你点知识,且听好了。”

    “时辰乃盘古道友之下第一魔神,乃时间法则凝聚,虽被盘古斩杀与混沌,但这家伙并没有彻底的死去,之前本尊还和他做过一场,幸好他终于死在了本尊的手里。当然,他死了归死了,但这家伙留下了很大的后手啊,这后手大的可怕,不过?至于什么后手,我就不告诉你了。”

    “呃——”

    罗睺有种裤子脱了的感觉,结果凉了。

    “至于因果魔神,乃混沌前十二的魔神,这家伙可没死啊,道友总有看到他的一天,这家伙的算计很厉害啊,至于什么算计,当然也不能告诉你。”

    罗睺觉得自己要忍住,还有最后一个人,听完就和太初这厮翻脸。

    “轮回吗?这家伙看似被鸿钧打杀了,但是他没死的彻底啊,这家伙命硬的很,我都佩服,后面……”

    结果还没说完,罗睺打断,“后面贫道知道。是不是?暂时不能对贫道说?”

    “呃!你很聪明啊!”太初揶揄道。

    “哈哈哈……”

    “哈哈……”

    不知是气的,还是什么原因,只见罗睺笑的有点——长!

    “太初道友,虽然贫道悟了平衡,但不得不说,我们的确做不成挚友,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气人,贫道压住了好几怒火,想和你尝试交流,但贫道做不到啊!”罗睺道。

    “很正常,平衡不是自我压制道心和判断。你有这种表现很正常。”太初却不在意,还说的一本在正经。

    “哼!”罗睺冷哼一声道:“不知道友是真自信,还是过于骄傲,在贫道的地盘还这样猖狂,你?你太初……?

    “怎么样?”太初问。

    “不愧是贫道佩服的人。”罗睺也实在。

    “嗨,本尊当什么呢?本尊不需要你奉承。”

    “你——!”罗睺……

    过了好一会,罗睺才道:“道友之前说,不可小视任何人,既然有这样的领悟,还敢这般无惧,看来是对自己信心满满啊,恰好,本魔祖最近也有进步,且这魔域乃本祖掌控,可借用此魔域的力量,故而,本魔祖打算讨教一番,哼!”

    罗睺变了,之前是自称‘贫道’,现在开始正式称呼‘本魔祖’了。

    这表示着,两人交流完毕,开始解决恩怨了。

    “哈哈……”太初一笑,“本尊何惧?”

    “哼,太初你我相互看重归看重,但正是因为看重,所以你此刻只有两条路?”罗睺顿时气势全开,且魔域的力量被他掌控使用。

    “那两条?”

    “简单。”罗睺道:“要么本魔祖打杀与你,要么你打杀本祖肉身后离开。”

    “好!”太初大喝一声,“你有平头哥的性格,废话少说来吧!”

    “轰——”的一声,太初气势全开,且混沌钟和时空仗也出现了。

    罗睺虽不明白什么‘平头哥’,但感觉,似乎太初是在夸赞自己。

    “战!”

    “轰——!”

    ……

    ps:求正版订阅,感谢,感谢……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