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忽然发现,洪荒西方的灵脉让人联合起来。

    “罗睺开始行动了?”太初想到。

    未言胜先言败,罗睺也非草莽之辈,尽管他有很大的把握,但依然不放心,生怕自己败了,故而留下这等后手。

    就在太初郁闷的时候,忽然前去闭关的镇元子忽然又来了。

    “老师,有人在掌控洪荒西方的灵脉?”镇元子对太初说道。

    “嗯,你怎么知晓的?”

    “老师,弟子的地书有变化,弟子探查一番后,发现西方的灵脉被人联合掌控了起来,弟子感觉不妙,就来跟老师报道了。”镇元子讪讪说道。

    结果,听得太初喜上眉梢。

    怎么忘了自己这弟子的地书呢?这地书传说是大地胎膜,还能掌控洪荒的灵脉,看来果然如此。

    上一世轨迹中,镇元子还没出世,也没彻底的炼化地书,故而罗睺的计谋实现了,整个西方被罗睺拉着玉石俱焚了。

    这一次不一样了,已经化形而出的镇元子就是一个特例,他的提前出现,让罗睺的计划似乎有了转折?

    “你能控制地书掌控这西方的灵脉吗?”太初问道。

    镇元子听后想了一番,大体估量后道:“老师,弟子修为浅薄,还不能操控地书彻底的掌控西方的所有灵脉,但三分之一的灵脉还是可以的。弟子大罗修为加上地书,也就能掌控这么多,而且还是靠近弟子道观周围的。”

    “哈哈……”

    太初笑了,本来要眼看着西方被毁灭了,没想到还有这么个情况。

    别说拯救三分之一了,就是拯救十分之一也是好事啊,自己这弟子这是要逆天啊。

    拯救这么多灵脉,今后那功德会多的离谱,再加上此乃罗睺的阴谋,为了算计鸿钧的。

    若镇元子挽救了三分之一的灵脉,这就是为鸿钧挽回了三分之一的因果啊,这人情大了。

    哪怕让鸿钧今后补偿鸿蒙紫气,镇元子都能得到。

    “好,好,很好。”

    太初满意的看着镇元子,非是自己束手无策,而是自己不能做。

    但自己不能做,自己的弟子可以啊,看天道还有什么话可说。

    “你这般?先稳固一下修为,此后尽最大的努力暗中掌控西方的灵脉,能掌控多少是多少,此后等着最后时刻就好,如此一来,你得到的功德将会超出你的想象,还能让鸿钧欠下人情,当然,罗睺会恨死你,不过无妨,区区罗睺还敢找本尊弟子的麻烦不成……哈哈……”

    太初笑了,本一筹莫展,没想到时来运转。

    此后,在太初的指点下,镇元子勉强稳固修为后,开始暗中使用地书掌控西方的灵脉来。

    地书乃大地胎膜,可以融入灵脉和大地,故而镇元子暗中掌控,加上太初的遮掩,哪怕他罗睺也别想发现。

    如此几千元会后,镇元子不仅巩固了修为,还暗中掌控了三分之一的西方灵脉。

    当然,太初没让他闲着,让他继续,能掌控多少是多少,总之拯救的多,最后得到的功德也多。

    镇元子听闻能得到功德后,也很开心,没想到自己刚化形,老师就为自己谋划了功德。

    而且听老师说,还能得到鸿钧老祖的人情。

    此外,通过对地书的操控,镇元子还发现,随着掌控的力度越来越大,自己对地书的了解越也越深刻。

    镇元子本就是生之道,结合了大地之道之后,真正的生生不息了。

    …………

    而在西方的因果魔神,同样发现了有人在暗中掌控西方的灵脉,这让他有点担忧,不知这人要干嘛。

    准提和接引化形的时间也不远了,因果生怕出现什么意外,故而十分的担忧。

    对于时辰的计划,此时的因果已经慢慢的放弃了,也不知时辰死没死,这么长时间不来找自己,八成是有意外。

    而自己被封印着,还不说之前太好路过曾吓了他一跳,这让因果的思维出现了变化。

    之前还指望时辰轮回等人,现在能指望的似乎只有准提和接引了。

    因果魔神都在庆幸,庆幸自己曾指点这两人,这两人根基先不说,但都很努力,天赋也不错,加上自己的指点,成就一番气候还是可以的。

    故而此刻的因果魔神,更加重视准提和接引了,也把两人当成了自己摆脱封印的唯一办法。

    ……

    “前辈,一万元会后,我师兄弟二人化形,也就是您说的这一量劫末。”准提高兴的对因果道。

    两人的根脚虽说不一般,但真算不上顶级。

    就是因为这位前辈的存在,生生的补足了根脚,还学会了因果道和大寂灭道,可谓恩同再造。

    “嗯,你二人积累的差不多了,也该化形了。”因果点头道。

    他没有把自己的顾虑说给两人,生怕吓着两人。

    按说,准提和接引这样的根脚,天道会很重视的,但情况正好相反,天道的确不看重两人。

    两人也不属于生来就有大气运的,甚至是天道重要的棋子。

    两人本稀疏平常,之所以如此成就,全是因果的算计,哪怕今后成圣都是算计而来。

    说来整个洪荒,真正做到逆天的,只有这两人。

    别人的命运,几乎都是天道安排下的,唯独两人从草根崛起,硬是成就了圣人果位。

    所以,准提和接引从不是天道的棋子,故而天道对两人的掌控很小,这才有了因果随意改变两人,而天道不曾察觉的原因。

    其实,看看准提和接引就明白了,后来两人什么都插一手,什么都想参与。

    看似让人反感,但就因为他们这般性格,才有了将来的成就,逆天二字,很适合他们。

    你骂他们无耻也好,卑鄙也罢,不管怎么说,两人成功了,成功的凝聚了大气运,不要脸的得到了别人梦寐以求的,这就是‘争’的最佳证明。

    甚至比祖龙、祖凤、祖麟三人都会算计。

    当然,这绝对离不开因果魔神的算计和支持。

    …………

    转眼,约定的共同讨伐罗睺的日期眼看就到了。

    这天,太初接到了鸿钧的传音,请他出来一叙。

    太初思索了一会,来到了和鸿钧约定的地方,此时的鸿钧道韵圆转,一副圆满的样子,太初明白,这家伙应该三尸全部斩去了。

    “太初道友别来无恙乎?”鸿钧打招呼道。

    “呵呵……”太初一笑,“本尊一直很好,倒是你,似乎变了,活像天道一样了,看来平衡命运之道感悟的更深了。”

    “哈哈,一切都瞒不过道友,根据道友的指点,老道已经斩去了三尸,修为也达到了混元九层的地步,只要合三尸,那分身就可证道混元大罗金仙,而老道本体也会受益。”

    “哈哈,倒是要恭喜了。”太初笑道。

    鸿钧听后苦笑道:“道友莫要取笑老道,老道的情况道友最明白,自从得到造化玉蝶开始,就已经身不由己了,终于到了最后一刻,和罗睺的争夺将要决定谁是胜者,而胜者又何妨?哪怕老道有推演,也一脸的茫然,故而特来请道友指点。”

    鸿钧的话,问道太初想笑,“你可真是债多不愁啊,又来问本尊?”

    “哎,别无他法。”鸿钧叹息道。

    “你想问什么?看在你赢面很大的前提下,本尊告诉你也无妨,你赢了才能还人情。”太初笑道。

    “借道友吉言了,老道看来输不起啊,否则欠道友的人情因果,恐怕是还不了了。”

    旋即鸿钧又道:“道友可知三族的算计?”

    太初听后点了点头,他自然知晓三族的算计,不得不说自己都小看了。

    之前还没在意,直到三族族长兵解和天道本源结合后,太初才恍然大悟,有点吃惊。

    三族族长,正是靠着兵解,并发下宏愿,从而欠下很多债,从而寄托天道本源,就如后世的准提接引发宏愿一样,他们成圣了。

    而三族族长这等行为,可以说是算计了天道,他们差的只有鸿蒙紫气了,只要有鸿蒙紫气这等可以使用天道力量的桥梁?那不亚于圣人啊。

    而鸿蒙紫气的来源太初无比的清楚,无非命运长河的一角,不灭元灵而已。

    甚至,只要祖麟他们自己悟透了混元大罗金仙后,都不需要鸿蒙紫气都能借助天道之力了。比起境界不够,硬是靠鸿蒙紫气的圣人都彷徨不让。

    毕竟他们有道果啊,后世的圣人可都是没有道果的,到了大罗顶峰的时候,天道传承到此为止,又恰巧遇到了鸿钧斩三尸的道法,故而不需要道果都能混元金仙(准圣)了。

    后世的圣人少的不就是道果吗?

    当然,太初明白,鸿钧成圣那么巧,可能就是不让他们明白道果,顺便切断他们的无限潜力,从而学习斩三尸这种,快速却有巨大后遗症的情况。

    故而……

    听到鸿钧问三族的算计,太初都承认小看了三族,也和他后世记忆不全有关。

    “这个自然知晓,三族族长的确出乎意料,他们硬是靠道果寄托天道本源了,虽说算计了天道。但天道你也明白,规则而已,只要不触犯规则是有捷径的。”太初回答道。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