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压抑的洪荒,因龙族的忽然发动,顿时哀嚎遍野。

    龙族的行动,更是刺激了洪荒生灵,不仅是三族附属的种族,就连一帮大能都惊动了。

    他们本以为,三族的量劫还需要一段时间,但就在出人预料之间,三族行动了。

    龙族更是让人看到了他们的强大,而且龙族此次行动成功,也让他们得到了很多的好处,不说别的,之前人心惶惶,但因为此次的成功,就很是安定了龙族的忐忑。

    在玉京山!

    鸿钧老祖从闭关中清醒了过来,旋即掐手一算,发现量劫已经来临了。

    “昊天、瑶池!”鸿钧盘算一番后,招来了两童子。

    不一会……

    “老爷!”

    昊天和瑶池来了。

    “量劫降临,老祖需要外出一番,此后吾会关闭护山大阵,,尔等两人留在玉京山就可,照顾好道场。此外,把那凤舞找来,去吧。”

    鸿钧说完……

    “是,老爷!”昊天和瑶池不懂什么是量劫,但见到老爷很重视,他们也不敢多问,迅速的退去后,找到了凤舞。

    见两人前来,凤舞一愣。

    “凤舞姐姐,老爷招你前去。”瑶池道。

    “呃!你们知道什么事吗?”凤舞一愣,她是欣喜的,第一次被鸿钧老祖招呼。

    “老爷说量劫将至,需要外出,别的我们也不知道,应该是因为三族的事情吧,你快去吧,莫要让老爷久候。”昊天道。

    凤舞点了点头,心中一阵悸动,原来是量劫要来了,这是说明三族要没落了吗?

    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母亲,凤舞觉得自己过分了。

    已经很久没见父母了,自己只想着那鸿蒙紫气,似乎忘记了好多事情啊。

    尤其是想到祖凤和始凰对她的关爱,凤舞觉得自己要回去,一定要回去。

    ……

    拘束的来到鸿钧老祖面前,凤舞盈盈一拜,叩见了鸿钧老祖。

    “起来吧,你来此一个多量劫了,本祖还是第一次召见你,你可知为何?”鸿钧问。

    凤舞道:“回禀老祖,三族量劫将至,老祖召唤晚辈,定是因为量劫将至,毕竟晚辈也是三族中人。”

    “错了,非是这个原因。”

    鸿钧遗憾的摇摇头。

    “本没有收留你在此的打算,之所以收留你,乃是太初道友的意见,太初道友看人没出现过错误,很显然,他看错你了,你之修为无数年毫无进步,你可知原因?”

    鸿钧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问?

    问的凤舞很心慌!

    自己也想进步啊,可是,不是自己想进步就能进步的,总是没有进步,怪不得自己啊。

    “你之命运颇为神奇,太初道友之分身造化道友曽言,你本来不该存在于此。之前开始的时候,不仅是造化道友,还是老道,亦或者扬眉道友,都很看好你,你为凤族改变了不少;

    然而,凤族公主之身份,终究限制了你,也终究害了你,从来到老道这,老道自问给昊天瑶池讲道时,从没避开你;

    反而,你之心灵已经蒙蔽了,对老道之兴趣,显然超过了对道的兴趣,你可知我辈中人,唯有求道而已,唯有求真而已,唯有求己而已……”

    鸿钧的一席话,把凤舞震撼的神魂颠倒。

    她不知怎么了,自己的一切,原来都被人看在眼中的。。

    这就可怕了,原来自己以为的最大秘密,在别人眼里早就不是秘密了。

    原来太初道尊,鸿钧老祖、扬眉大仙这三个最顶级的存在,一直在看着自己,而自己之前的表现让他们感觉还行,而后来自己被打击后,被罗睺吓住之后,一切都变了。

    变得害怕了,也因挫折心灰意冷了,还妄想着不劳而获,妄想着得到鸿钧的青睐。

    殊不知,自己不努力,他们哪怕有机缘,也不会赐予自己的。

    还有自己的修为和境界,的确如鸿钧道祖说的,一直没有变化,之前自己怀疑哪里错了。

    现在明白了,不是错在别人,是错在自己,自己失去了修道的心,自己迷失了修道的根,自己更走错了方向。

    求真,求道,求己。自己一直在求别人,错的太离谱了。

    “老祖,我……我……”凤舞第一次被呵斥醒了。

    一直以为的‘神秘’和‘秘密’,原来都被人看在眼中,自己从不是玩转洪荒的幕后黑手,一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而已。

    想想也对啊,鸿钧、扬眉、太初他们是何等存在,自己总是想着算计他们,这,这简直开玩笑啊。

    “可知错?”鸿钧问道。

    “呜呜……”凤舞哭了,“老祖我错了,我错的很离谱,甚至我一直就没走对过。”

    委屈的凤舞忍不住了,开始梨花带雨的哭泣起来。

    “造化道友曽言,你之命运不受天道掌控,这乃你之最大的幸运,很明显你走错了,幸好还不晚,如今三族劫难降临,你是继续留在玉京山,还是回凤族?”鸿钧问道?

    凤舞听后一凛,坚毅的道:“老祖,不管命运的波折,还是晚辈的因果,我生在凤族,终究是凤族,晚辈已经错过了很多,也做错了很多,晚辈想回凤族,哪怕量劫不可避免,也想尽自己微薄之力,为凤族保留一点原气,也为凤族减少一些因果,更要为洪荒保留一些元气。”

    凤舞的回答,让鸿钧十分的满意。

    “只要你能为洪荒做出贡献,老道保证,会保你一命。”

    “老祖,这?”凤舞不明白自己为了这般重要。

    “天机不可泄露,你只需要知道三族的量劫不可避免,而此次量劫更是天道出世后的第一次量劫,你们的争斗吾不可插手的,否则天道都会镇压吾,我们的劫难会在三族之后,那时候我等才可出手,而三族的争端,只能靠你平衡一下了,为洪荒保留一下元气。”

    “老祖,何为元气,生灵乎?”

    “非也,灵脉、资源、洪荒本源也,而生灵也乃洪荒本源的孕育,只要本源足生灵就会有。”

    凤舞明白了,原来是洪荒的环境啊,那些灵脉那些资源等,非是洪荒的生灵。

    而且,生灵已经有了自己的因果,该死的必须死,不该死的反而会有提升。

    原来这帮大能看重的一直是洪荒,而非一些生灵。

    凤舞明白了,但残忍吗?她不觉得,毕竟有轻有重,生灵轻一点,而洪荒重一点。

    每次量劫都会生灵涂炭,但只要不破坏根基那又如何,终归会恢复的。

    只有洪荒根基本源破坏了,才是最大的危机。

    “无量量劫!”凤舞想到了一个后世经常从书中看到的名词。

    “老祖,曾听闻太初道尊最是不受拘束,他也不可阻止吗?单靠晚辈的平衡,晚辈怕自己,自己……”

    凤舞思前想后,明白了鸿钧找自己的原因。

    也属于给自己一个机会,只要自己这次量劫中表现的好,那还能被几位大能看在眼里,而自己若是扶不上墙,那就可以舍弃了。

    但是,这是龙汉量劫啊,自己这修为怎能起到作用?

    她不会再自大的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了,故而她想到了最是神秘的太初。

    当然,凤舞想多了,造化可没和鸿钧说她的来源,无非随意说了一句而已。而且,别看鸿钧说的这般郑重,其实造化和太初是不知道的,说开了,就是鸿钧在算计三族而已。

    ……

    “不可!”

    鸿钧摇了摇头,甚至偷偷的一笑,他笑的是,自己推演到:天道命运对太初的劝告,让他不要随意插手,想来此刻的太初道友,应该很郁闷吧。

    鸿钧说完凤舞愣了,果然不行,看来只能凭借自己微小的力量了,希望自己可以做到。

    此后……

    凤舞迅速的给祖凤传音,让祖凤尽快的接自己回去。

    而鸿钧,也需要外出联络众大能了,开始布局三族之后的合力抵抗罗睺了。

    之前罗睺打杀玄天和五行定不简单,自己还需要有时间去问一下太初道友,希望太初道友能给点指示。

    ……………………

    而正在赶往周山的太初,果然如鸿钧说的那样郁闷。

    概因,天道又传来感悟了,又和他讲条件了,让他不要出手,甚至把此次量劫的因果让太初感悟了一下。

    这个太初早就明白了,大势不是一个阴谋的决定,而是无数小事情综合起来的驱动。

    自己若是要阻止,可能会让天道崩溃,甚至出现更大的量劫。

    所以,太初不打算出手。

    但没想到,天道还是不放心他,又来警告他不要随意改变。

    这让太初郁闷了,自己不就是偶尔破坏了那龙族敖雨的龌蹉行为吗?这就是影响了?

    但太初没办法,自己也希望洪荒好好的,只能忍着不说话,算是给天道面子。

    甚至天道还搬出了之前,说那苦竹本已命运天定,就因为自己的截胡,让天道规则又变了方向,说自己又给祂找麻烦了。

    这个太初自然知晓,苦竹最后是谁的他很明白,之前还怀疑天道怎么没表示,原来用到这里了。

    太初只能无语。

    故而……

    他游历的想法都没了,打算尽快赶往周山,打算眼不见心清净。

    不管三族的死活了。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