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观五行老祖,正考虑着怎样去恭贺老友的时候,忽然他发现,整个道场的天,忽然暗下来了。

    “怎么回事?是谁?”五行老祖一愣。

    “不好?”五行老祖终归一方大能,发现此情况后,瞬间祭出五行剑,一个闪烁飞与外面。

    “哈哈……”一声桀骜的笑声传遍整个被封印的时空。

    “五行好久不见,老朋友来了,怎么拿着法宝出来迎接?”

    “罗睺!”

    五行老祖明白了,明白困住自己的是何人了?

    此刻的五行老祖,瞬间做出了决定,罗睺来者不善,他迅速的捏碎了一玉简,乃是和阴阳交流的玉简。

    希望自己的消息能够传递出去。

    而在洪荒东方阴阳山的阴阳老道,由于进阶混元金仙的缘故,哪怕他在闭环稳固修为,但依然发现了五行老祖传递自己的玉简。

    “不好,五行老友有难。”阴阳老道瞬间气势全开,一阵推演无果后,他也不犹豫,祭出自己的太极图,迅速的向着北方而去。

    ……

    镇魔塔和灭世黑莲的封印,让五行老祖丝毫找不到自己闯出去的机会,心中微微一凛,有种不妙的感觉。

    “罗睺道友缘何而来?”

    “缘何而来?哈哈……”罗睺一笑,“无他,取你命而来!”

    这句话说完,已经无可避免了。

    只有‘道果’修为的五行,他自己明白,自己绝不是混元金仙的罗睺对手,何况!罗睺非混元金仙初期那样简单。

    天道加持,加上罗睺的本源补全,此时的罗睺,已是混元金仙中期靠后,也就是混元五层的修为了。

    拿下五行老祖对罗睺而言,轻而易举。

    果然……

    两人在说完之前的话后,罗睺怕是夜长梦多,故而二话不说开始对着五行发起了攻击。

    “轰”的一声,手持五行剑这一极品先天灵宝的五行老祖,只是一个照面,就被罗睺之弑神枪击伤了。

    还不是简单的伤势,五行发现自己的元神中,和道果也开始也开始被一股魔气侵袭。

    弑神枪弑人元神,非是说的那样简单。

    “你五行,空有大道道果,却是这般无用,看来不取你性命对不起天道循环,拿命来吧。”

    罗睺最见不得凝结大道大罗道果的,尤其是这种在他看来,窝囊的不敢种道大道之河的人。

    故而一次试探后,罗睺开始全力以赴了。

    而五行老祖硬撑着,硬撑着阴阳老祖的到来。

    但是!

    罗睺是不会给他机会的,只是三招过后,五行老祖已经元神震散,气息不稳了。

    要不是他不应战,只是躲避防御,恐怕还会更惨。

    “天亡我也!”五行一声惨叫。

    “轰”的一声,只见弑神枪硬是击中了五行。

    “哗啦!”只见五行之,被那弑神枪一枪击碎了,而五行的元神和道果,却是借机逃了出去。

    就在这时!

    “罗睺,你住手!”

    “轰!”

    只见罗睺封印开始颤动,但没有到崩溃的边缘。

    这时,阴阳老道赶来了。

    奈何太极图防御无双,但是攻击的能力却不行,短时间难以破开罗睺用两大极品先天灵宝镇压的时空。

    那灭世黑莲经过罗睺无尽岁月的祭炼,更是不亚于一般的先天至宝。

    故而哪怕五行危险,在外的阴阳老祖,却也难在短时间破开这封印。

    但是,阴阳的到来罗睺一惊,心想:要尽快解决五行老祖才可,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只见罗睺又是招出素色云界旗,开始挥动云界旗防住五行的元神。

    此时的五行狼狈不堪,肉身已经损失,只剩下元神本源的存在。

    一般洪荒大能不可能大战到此地步,有这样遭遇的早就自爆了,而五行却不,他还希望活着,哪怕从今之后修为不可增长,甚至修为掉落。

    概因阴阳老祖的到来,已经成了他的支柱。

    但是他绝望了,见识到罗睺种种手段后,他已经不可避免的成定局了。

    只见“哗……”的一声……

    那素色云界旗,瞬间防御住了五行所有想跑的路线,此后罗睺迅速闪过,一道枪芒向着五行老祖的元神和道果而来。

    “嗡!”

    “啊!不!”

    只见被弑神枪击中的元神,迅速的开始萎靡。

    五行老祖明白,自己终归陨落了……

    “不不,不会这样,我,我,我不甘心啊……”

    “轰”的一声,只见最后时刻,五行勉强保住了顶级大能的颜面,自爆了。

    “该死!”那自爆的威力,加上封印阵法不断的被阴阳攻击,终于“哗啦”一声,破开了……

    “罗睺!”阴阳老祖睚眦欲裂的看着这一幕。

    只见老友之元神和本源,四处飘落,化做一道流光将要逝去。

    但罗睺为的就是五行老祖的本源而来,那五行剑已经在击溃五行神体的时候得到了,只要再得到五行老祖本源,那此行就圆满了。

    故而他不敢犹豫,瞬间操控镇魔塔罩向那本源。

    “休想!”阴阳老祖对罗睺的恨更上一层了,打杀了本人不算,还不打算放弃那本源,这罗睺太残忍了。

    不能看着老友连重生的机会都不能,故而阴阳剑瞬间施展,太极图护住身体。

    “该死!”

    “哗!”的一声!

    只见罗睺罩向五行老祖本源的镇魔塔,被阴阳剑劈中了。

    只见大半的五行老祖本源被罩在了其内,还有一小半却是化作一流光,在太极图的遮掩下迅速的消失了。

    “阴阳!”罗睺愤怒的喊道。

    他罗睺愤怒,阴阳老祖还愤怒呢,故而二人二话不说一番交手。

    不得不说罗睺是强大的,但阴阳老祖是幸运的。

    那太极图简直是作弊,哪怕罗睺的弑神枪,都难以破开阴阳老祖的防御,更别说,已是混元金仙的阴阳老祖。

    哪怕不如罗睺,但至少能抵抗一阵。

    不过,封印破开之后,罗睺就明白了,自己打杀五行的消息传出去了,自己若是不尽早离开,说不定会被鸿钧赶来。而后,鸿钧会不犹豫召集大家,一起和自己大战。

    这绝对有可能发生,故而罗睺愤怒归愤怒,他心中有数,只想教训一番阴阳老祖,此后迅速的遁走。

    就在两人交战的时候,就在封印破开,五行老祖死,被洪荒高手感应到的时候。

    谁都没注意,在洪荒东方,号称洞天之首的火云洞中,只见开天第一朵红云正在闭关修炼。

    而巧合的是,在北溟海,终于斩去‘逍遥道’的鲲鹏,只见自己斩去的那逍遥道,化做流光消失于北方。

    这红云乃盘古撑天地时,呼出的气,加上一些开天功德而化形,生来具有大气运和福德,是一难得的福德红云。

    但就在这时!

    只见那五行老祖的残存本源,被这福德之存在吸引了,本就不全的本源,自然根据本能,找上了福源深厚的根脚。

    那残存的本源穿过火云洞,和正在闭关的红云结合了。

    而且,此乃五行老祖本源中,幸存的火之道,其他四行被镇魔塔收走,只剩下了五行老祖之火之本源。

    正好和这红云契合。

    “咦!好运气,天降福源啊,竟然有这等本源天外而来,我红云果然福德之人也,哈哈……”

    闭关中的红云瞬间惊醒后,惊喜了。

    没想到天降福缘,火之道本源从天而降,还十分的契合他,这叫他兴奋了。

    就在他兴奋的时候,却发现好运连连不断。

    又是一本源,因自己的福缘深厚从天而降。

    “哈哈,逍遥之道,吾乃第一红云化形,自然逍遥于天空,好逍遥,好逍遥,有了火之道,加上逍遥之道,本祖定能补足根基和底蕴。”

    原来他红云只是福源深厚,但并没有强大的根脚。

    他的福源赐予他了顶级的出身,却没赐予他顶级的道。

    而这从天而降的火之道,很是契合他,那从天而降的逍遥道,也很契合他。

    这样一来,补全了红云的所有,福源和气运有了,传承和道法也来了,至此,终于弥补了他只有福源和天资,却无顶级传承的缺口。

    红云老祖兴奋了!

    花开落地般,五行火之本源和逍遥道,被红云迅速吸收炼化了,那仅存的开天功德,促成了这一迅速的结合。

    红云倒霉吗?不应该这样说,此时的他,得到火之本源和逍遥道是幸运?

    反而……

    和阴阳一番交手后,罗睺忽然一阵郁闷,那消失的五行老祖残存本愿,被人炼化结合了?

    “该死,不要让老祖知晓你是谁,若让我知晓,本老祖必定定打杀与你。”

    罗睺愤怒的想着,旋即猛地震开了阴阳老祖,迅速的消失了。

    只剩下阴阳不甘心的看着罗睺,一定要为五行老友报仇。

    因阳老祖道:“罗睺你等着吧,本老祖会联合鸿钧打杀与你,你注定和鸿钧道友争夺中失败。”

    “哼!”阴阳旋即推演了一下,发现自己没白忙活,自己那老友,有新的开始了,哪怕是成了另一个人。

    “也好,只要被老祖找到老友之新生,吾定会庇护与你。”阴阳老祖道。

    殊不知!

    罗睺和阴阳都错了,罗睺没‘活到’打杀‘五行’的新生,因为红云出世,他已化为域外天魔。

    而阴阳老祖同样如此,也没等到老友本源新生,也死去了。

    但罗睺属于不死的,他的誓言,会继续伴随着红云的诅咒,但阴阳老祖注定是庇护不了了。

    不说这两人……

    在遥远北冥的鲲鹏,忽然发现,自己莫名的和一人牵扯上了巨大的因果?

    还没出世,就因为自己斩断逍遥道,就这样扯上巨大的因果了?

    “不知是谁?竟然和吾有这般因果?”鲲鹏嘀咕道。

    “难道是被吾斩去的逍遥道?但是,吾是成全了他还是害了他呢?”

    鲲鹏不懂了?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