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另一边!

    “重明道友,这就是老道发现的隐秘之地,出入此地的人多是魔气缭绕,他们拘捕了无数的灵魂和怨气,从行为来看,定是那罗睺手下之人,不过……”

    只见被太初指示,前来打探消息的重明鸟和黄鸟两人,正隐藏于一处,仔细观察这一巨大的洞口。

    黄鸟又道:“不过,此地布置了阵法和禁制,老道不熟悉那怨气之道,故而没敢随意出动,怕是惊扰了这帮人马,故而请重明道友前来一看。”

    原来黄鸟发现了一处隐秘之地,猜测乃罗睺手下之人正在进行的阴谋。

    奈何魔道、杀气、怨气等道,他不熟悉。生怕自己暴露了,故而请来了怨气化形,煞气很是拿手的重明鸟。

    黄鸟觉得,自己对阵法的理解,加上重明鸟对怨气灵魂等的擅长,两人可以不惊动别人的情况下打探一番。

    重明鸟听后,旋即点了点头,开始一番推演。

    “黄鸟道友所言有理,此地魔气环绕,怨气横生,除了之前我们凶兽外,能有这般能耐的,也只有继承了神逆兽皇的罗睺老祖了,此地定是他们的一处秘密之地。只是……”

    重明鸟一愣,“只是不知他们收集这些含有怨气的灵魂做什么?难道是祭炼使用?”

    重明鸟知晓怨气的使用,能祭炼灵宝或者祭炼阵法,甚至能吸收精进修为。

    故而他对此地大体有了把握,他觉得不是供人炼化吸收,就是在祭炼灵宝。

    听完重明鸟的分析,黄鸟问道:“那重明道友可有办法?”

    “哈哈……”

    重明鸟笑了,“虽说跟着老爷这么多年,吾已经不吸纳这等怨气来修炼了,但是区区怨气之道,试问谁比得上吾等怨气化形的凶兽?

    “哈哈,那就好。”黄鸟要的就是这句话。

    但凡煞气、魔气、怨气等,这等牵扯灵魂意志的法则,对很多修士来说是无比头痛的。

    好比有正有负,这灵魂是所有人的负面,故而对此不慎重的不多,懂得的却很少。

    正好重明鸟是这方面的大拿,他们两个配合一番,探查一遍后,就能回归太初界和太初交代了。

    “我观察过此地,修为最高者也就一大罗中期的层次,只要老道破开阵法,重明道友破去那怨气和怨灵的攻击,我等定能一探究竟。”黄鸟道。

    “好,那就开始吧,道友尽管破去那阵法,至于怨气和怨灵交给吾了。”重明道。

    “好!”

    说着,两人开始隐秘的闪入那处洞口。

    这洞口有阵法掩盖,一般人是不可能发现的,奈何遇到了阵法大家黄鸟道人。

    加上太初的指点和赐予,哪怕是罗睺布下的阵法,只要不是罗睺亲自掌控这,他都能不被被人发觉。

    而时不时的怨灵的攻击,都被重名鸟张口吞了下去。虽说有种不当大哥好多年的感觉,但区区怨灵对凶兽而言,只是餐点而已,一物降一物。

    两人的配合完美到了极点,一个破阵一个吞吃怨灵,导致这怨灵组成的阵法,轻而易举的被两人不断的深入。

    花了近十几天的时间,谨慎的两人,终于来到了那洞口的内部,只见内部无比的宽广。

    此地魔气环绕,头皮发麻的怨灵嘶喊声摄人魂魄,要不是两人也非常人,说不定会被这炼狱般的地方吓傻。

    “这帮该死的家伙,他们收集灵魂让他们相互蚕食厮杀,好好的灵魂都能变成怨气之灵,此后更是养蛊般的厮杀吞噬,最后全被抹去灵智,吸入那黑瓶子中,看来他们是把养成的怨灵带到另一处,或是吸收,或是炼化了。”

    黄鸟看到这头皮发麻的一幕,感觉外界的邪修魔修太仁慈了。

    这里才是地狱般的存在,折磨灵魂使其变化,而且整个内部有一七情六欲的阵法,哪怕纯洁的灵魂在此呆的久了,也会被阵法慢慢的转变成怨气横生的灵魂。

    “道友,这定是在祭炼宝物,故而这般催生怨灵,发挥他们的残忍,诛杀、灭绝、无断等四气,以此来祭炼宝物,这宝物的威力势必会不同凡响啊!”重明鸟却不以为然,这样的局面他们凶兽皇朝时经历的多了。

    “哼,哪怕祭炼的宝物不同凡响,也是邪恶之宝!”黄鸟气愤的说道。

    “非也,道友这般说就错了,所有东西到极限后是不分正邪的,正也是邪,邪也是正,根本没有区分的,都乃殊途同归。”重名鸟想起了之前太初的教诲,他不这样认为。

    好比一件邪恶之宝,只要邪恶到极限,那他就是正,何况殊途同归的本源了。

    重明鸟说对了,若只是简单的邪恶至宝,那太小看罗睺了,他祭炼的乃先天至宝诛仙四剑。

    残、陷、诛、灭,四大极限到不分正邪,横扫全部的至宝。

    ……

    “道友,既然探查清楚了,定是在祭炼至宝,我等离开吧,只要告诉道尊就可,道尊定会明白的。”黄鸟一刻也不想呆了。

    要不是怕打草惊蛇,加上太初嘱托他们不可鲁莽,他都想毁了这魔窟。

    “好!”重明鸟点了点头,目的达成了离开就是。

    但!

    当两人要离开的时候,他们刚遁出这洞口,不成想正巧遇到了赶回此地的无天。

    “什么人?”离开阵法的一瞬间,恰巧被赶来的无天发现了,尽管那阵法波动不大,但已是大罗中期高手的无天,却是发现了。

    “不好!”黄鸟一惊,自己没被发现,却发现不慎触动阵法的重明鸟了。

    “无妨,区区一大罗中期小魔头而已,我们想走,他拦不住。”重名鸟却不在意。

    他经历的征战太多了,多的黄鸟望尘莫及,故而他很是平常心,何况该打探都打探了,发现了又能如何。

    “给本座留下。”无天刹那间,一道魔灵之气的攻击向着重明鸟而去。

    “哈哈,小小魔头而已,不自量力。”重名鸟无视了那魔灵之气的攻击,只见张开大口全部吞了下去。

    无天尽管还不错,但和重明这等老鸟比起来差得远了,也就罗睺能让重名鸟害怕,其余魔道之人别想了。

    还不说这等魔气的攻击而已,重名鸟是何人?

    混沌中是混沌生灵,洪荒中是凶兽之王。

    故而,不管无天如何,对于也乃‘魔’的重明鸟来说,小巫见大巫而已。

    “哈哈,你也接吾一招,吞天噬地!”

    在无天惊讶中,重名鸟大口一张,只见除了无天还能稳住身子,他周围无数的小魔头,全被重明鸟一口吞了下去。

    “你是谁?”无天知道遇到自己不可力敌的对手了。

    “哼,小小教训而已,吾是谁你还不配知晓,问罗睺去吧,这次吾放过你,哼!”

    本来不想放过,但怕是这魔头有后手,要是招惹了罗睺就不秒了,还不说老爷让他们不要无辜招惹是非,所以重明鸟这等暴烈的性格,却放过了无天。

    “哗!”重明鸟一展翅消失不见了。

    只剩无天一魔。

    当那洞中的人马赶来后,发现已经结束了,只剩下无天一人了。

    一老叟模样,浑身魔气缭绕,看不到面部的魔头恭敬的来到无天面前问道:“护法,这?”

    “我自会禀报老祖,那人不简单,莫要说了,你们小心点我这就去禀告老祖。‘

    无天摆了摆手,他知道这老叟想问什么?

    但是,刚才虽然交手一招,但刚才那人远超自己,而且对自己等人很熟悉,自己等人让整个洪荒忌惮的魔气和怨气,似乎对那人来说是可口佳肴一样。

    这等存在,必定是不分神与魔的存在,或顶级神魔这等无神魔区分的存在。他们生来不管是神还是魔,都能代表。

    故而自己的手段完全没用。

    ……

    此后的无天,不敢大意,迅速的探查了一番,发现刚才那人没有破坏什么,好像只是探查了一番而已。

    但是这地方的秘密是保不住了,看来只能禀告魔祖了。

    此后,无天迅速的返回了罗睺的老巢,把此时告诉了罗睺。

    罗睺根据他的描述,加上造化玉蝶的推演,大体明白了何人所为,目标很好确定。

    因为他推演不出的,整个洪荒只有两人,一是鸿钧一是太初。

    而且,两人都有凶兽之王这等拿怨灵为佳肴的坐骑,这就好分析了。

    “本祖知道了,你下去吧,那里无妨,可继续存在,那人不知道脑子是不是不好使了,竟然关注本祖了,看来此后的劫难不简单啊,他都关注了。”罗睺说道。

    却听得五天一头雾水。

    “是,老祖!”

    既然老祖这样说了,无天也不敢反对,只能带着疑问离开了。

    无天走后,罗睺又是一番推演,发现并无大碍,那人纯属闲的没事在调查自己而已。

    “只要不是鸿钧就好,至于你……太初,最好一直如此‘逍遥自在’的看风景,哼!”

    罗睺冷哼道!

    而另一边……

    黄鸟发现重明鸟来了,松了口气。

    之前由于重明鸟对阵发不熟悉,何况要离开了,所以不小心让阵法有了点波动。

    却正好被回来的无天发现了。

    此后,重明鸟让没有暴露的黄鸟先离开,黄鸟也没废话,先离开在此等候。

    见重明来了,且丝毫没有受伤,他放心了。

    “道友可无碍?”

    “无妨,小小魔头而已,还差得远,我等尽快回太初界,禀报老爷吧。”重明鸟道。

    “善!”黄鸟点了点头,两人这次的任务算是勉强完成了。

    而……

    在另一边,来到狐族的青冥和覆海两人,再把玉简交给了小狐狸后,顺便想拜访一下望舒娘娘。

    却得知,望舒不在狐族,去了星空。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