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

    “咦,接引小子,老道刚才一番推演,你似乎有机缘被人截取了。却难以推演到是谁?真奇怪?”

    因果魔神忽然对傻眼的接引说道,说的接引一愣。

    “敢问前辈,为何晚辈不知道?”接引苦着脸问道,心中却埋怨:谁抢了我的机缘?

    “呵呵……”因果魔神笑道:“你才太乙中期的修为,而能遮掩天机的,至少需要大罗中期之上,自然你推演不到谁截取了你的机缘,不过?奇怪的是老道竟然也推演不到。”

    这话说完,准提和接引一阵蒙圈。

    “前辈,定要推演出是谁?是谁盗取了师兄的机缘,待我等化形而出后前去讨要?”准提有点不满,竟敢截取了师兄的机缘,简直不可饶恕。

    “哈哈……”因果魔神笑了,“你这小胖子野心倒不小,老道都推演不出是谁,你竟敢说前去讨要,怕是会被人打杀了啊。何况……”

    “何况小小机缘罢了,待老道为你们指点一下,你们将来的成就将会是洪荒最顶级,区区机缘不要也罢,不要也罢。”因果魔神道。

    “听前辈的。”苦着脸的接引很安然。

    他们要是知晓,是太初截取了,也就是之前路过时吓得他们大气不敢出的哪位?恐怕准提刚才绝不会那般‘勇猛’!

    “好了,好了,你们化形而出的时间不久了,莫要心急,等化形而出后,才是你们驰骋的时代,现在抓紧修炼,争取尽早化形。”

    因果魔神又道:“之前洪荒应该经历了大战,导致很多生灵死去,而且老道总感觉,这西方似乎有一巨大的霍乱源头存在,老道给你们借生灵之因,种下的尔等根基本源之果也完成了,接下来就是你们自己的努力了。”

    一丝压力和一丝夸奖,因果魔神对培养弟子很擅长。

    果不其然,接引准提两师兄弟听后,既是兴奋又是有压力,,旋即不再说话,抓紧修炼。

    ……

    和接引准提一样,再一次炼化了煞气醒来的十二祖巫们,兴奋的交谈着。

    此时的他们,都已经达到了太乙金仙的层次,烛九阴更是达到了太乙后期的层次。

    不修元神的他们,格外的迅速,似乎不久就能化形而出了。

    然而,忽然煞气没有了,这让十二人很郁闷。

    “哎,若是之前的煞气一直充足,大哥或许要不了多久就能化形了。我看十一妹说的意见很对,我们全力成全大哥,让大哥先行化形而出,已好尽快脱离此地,外出巡查一下外面的情况。”奢比尸说道。

    原来,因为有烛九阴的谨慎导致,让祖巫们慢慢的接受了外界有强大存在的想法。

    故而他们决定,尽快让大哥早日化形而出,那样就能外出探查一下了,已好打好准备。

    “是啊,大哥,你感觉你化形需要何等修为?”玄冥问道。

    烛九阴明白弟弟妹妹的想法,因为他的谨慎,他们相信了外界不是他们等人想的那样简单。

    故而后土妹子提出,十一人暂时减慢吸收煞气的速度,全力成全大哥,让大哥尽早化形而出,已好打探消息。

    “我等都乃父神精血孕育,我估计我等想要化形而出,至少要太乙圆满,化形后需要大罗金仙初期的层次才可,而我只有太乙后期的层次,要达到太乙圆满简单,但化形达到大罗初期不简单,那需要很多的煞气还要足够的积累。”烛九阴很为难的说道。

    说完,众弟妹们都郁闷了,这需要多少煞气啊,太多了,多的他们有点绝望。

    当然,要是他们知道龙凤大劫和道魔之争,会死去洪荒九成九生灵后,他们就不会担心了。

    见弟妹有点失望沉默,烛九阴笑道:“莫要着急,既然我等诞生,必定有我等纵横的一天,还不说我等乃父神血脉的延续,所以莫要着急,总有我们驰骋的一天的。”

    烛九阴安慰着弟弟妹妹们,哪怕他也想尽早化形而出,看看外界的情况,但,这不是着急就能急的来的。

    只能慢慢来!

    ……

    而在太阳星上的祖巫死对头,帝俊和东皇太一,他们却顺利的多了。

    “二弟,那天地钟炼化的怎么样了?”帝俊自打二弟东皇太出诞生灵智后,就格外的开心,终于不孤独了。

    而且两人同源,相互论道感悟后,修为也能更快。

    “大哥,这是我的伴生灵宝,所以炼化起来很顺利,不出多久,我就能炼化到太乙层次的最极限。”东皇太一笑道。

    旋即又问:“大哥,你的河图、洛书怎么样了?”

    帝俊听后一笑,“实不相瞒。之前哥哥错了,之前哥哥以为这河图洛书只是防御和困敌之宝,但是通过这段时间的炼化和推演,哥哥在其中发现了大秘密。”

    “哦!”东皇太一惊喜的问道:“大哥,什么大秘密?”

    “似乎和星空有关。”帝俊兴奋的说道。

    “嗨!这个啊!”东皇太一失望了,“我们诞生于太阳星,自然我等的伴生至宝和星空有牵连了,我还以为大哥发现了什么大秘密呢?”

    东皇太一惊喜退去了。

    “不不不!”帝俊却不减喜色,说道:“不是简单的星空有关,似乎其中还隐藏着巨大的秘密,似乎阵法一道的秘密,只是太过浩瀚,为兄此时的修为还感悟不出,但是绝对不简单。”

    帝俊肯定的说道,冥冥中他感悟到,河图洛书中隐藏的秘密必定不简单。

    “好吧,好吧,大哥你继续,小弟我要继续修炼了。”东皇太一不好打断哥哥的兴奋,但自己不感兴趣只能抓紧修炼。

    “嗨!”帝俊对自己这弟弟没办法了,“去吧,去吧,好好修炼。”

    两人同出一源,比起亲兄弟都亲,自然了解彼此的性格,二弟东皇太一有点急躁性格暴烈,沉稳的帝俊一清二楚。

    “虽然发现了大秘密,但是显然要对阵法一道很有研究才行,恰恰吾对阵法一道不太擅长,哎!也不知什么秘密,看来今后化形而出后,要找一阵法专精之人来研究一下。”

    帝俊对阵法一道不擅长,发现了河图洛书中的秘密,却推演不出,因此有点遗憾!

    而……

    对阵发一道擅长的伏羲,正怡然自乐的弹着琴,看着妹妹女娲起舞呢?

    “哥哥,我跳的怎么样?”女娲兴奋的问着哥哥伏羲。

    “哈哈!”伏羲一笑道:“小妹跳的太好了。”

    “哥哥琴弹得也好。”女娲脸红了,此时的女娲还很害羞,因为哥哥伏羲的夸奖而害羞了。

    两人本体蛇身人首,伏羲和女娲除了本源的阴阳道外,伏羲对音律阵一样很精通,而女娲除了阴阳道,对‘生之道’一样有传承,而且今后还会被她补全‘死之道’,成就生死造化道。

    生之道,生机勃勃也,故而对对舞蹈这欢庆,喜悦、生机勃勃之小道很擅长。

    所谓生:就是手舞足蹈之喜悦,所谓死:就是寂静安然之沉默。

    两人除了阴阳大道外,对音律、阵、舞、生等等之道,也有擅长。

    故而伏羲抚琴,女娲起舞,是两人独有的乐趣。

    琴音绕梁,舞姿翩翩,凤栖山伏羲女娲,过得最是无忧无虑。

    丝毫不在乎外界在发生什么,在经历什么。

    ……

    当然,还有不着急的,那就是三清三人。

    他们太得天独厚了,甚至每一步,盘古和天道都安排好了,故而三兄弟怡然自得的感悟、修炼、论道,一副出尘的样子,一副生来高贵不可亵渎的样子。

    太清老子更是修为达到了太乙圆满,在众大神中,他也是最强大的一个。

    二弟玉清原始,也达到了太乙后期的层次,三地上清通天一样太乙后期的层次。

    若是别的大神,最早也需要第十量劫末化形,他们三人要是拼一把,可能不需要。

    但就是因为传承的多,所以他们的任务也重,各种传承需要感悟修炼,各种灵宝想要炼化,总之很充足,也无需考虑太多。

    含着金汤匙出生,说的就是如此。

    …………

    …………

    洪荒难得平静的一段时间,不该出世的大能,还在积累争取早化形。

    而身在大劫中的大能,却步步谨慎的盘算着一切。

    比如罗睺,焦急的发现,诛仙四剑还没成型,但鸿钧却正在步步紧逼。

    而鸿钧发现,自己斩去恶尸也不远了,到时候自己能达到混元后期的层次。

    但他无奈的发现,斩三尸简单,合三尸证道混元大罗艰难啊。

    那需要无尽的气运和积累,甚至还要无数的功德来弥补才行?

    但是功德何来?气运怎么凝聚?这是鸿钧需要考虑的。

    三尸证道是捷径,但哪怕是捷径也艰难无比,好比鸿钧发现:斩三尸对他来说不难,难的是三尸合一。

    若是拿时间来比喻,斩三尸需要三的时间,而合三尸证道混元大罗,却需要七的时间,可想而知。

    “哎,本以为老道只要斩去恶尸后,就能达到混元金仙后期,那时和太初道友相比都彷徨不让?奈何,捷径终究是捷径,走捷径注定要接受更艰难的最后考验,看来老道和太初道友的差距还是没变啊,甚至……”

    鸿钧摇了摇头不说话了,和太初既然没法比,那就暂时先不比,还是好好盘算怎样和罗睺比为好。

    和罗睺比,鸿钧自问自己占据优势,自己乃得道者多助的榜样,罗睺却是失道者寡助的榜样。

    还不说自己相交挚友,扬眉、太初两人。

    不过鸿钧隐隐发现,可能扬眉和太初两人,由于混沌根脚的缘故,他们不能参与自己和罗睺的争夺,否则天道都不答应,也操控不了两人。

    太初和扬眉开天都没陨落,严格来说,他们才是逍遥自在的存在,不存在什么磨难考验。

    若是拉上他们两人,将会是对罗睺的碾压,所以鸿钧觉得,除了自己必死的局面,最好不要请他们两人相助,否则?

    否则局面会不一样,甚至会崩溃。

    这就叫鸿钧为难了。

    “幸好,一帮洪荒顶级大能们,也推算到了危机,老道说不得需要出去拜访一番了,和他们联合打杀罗睺才是正道。”

    鸿钧想到了乾坤、阴阳、苍穹、颠倒等人。

    这些纯粹的迎劫之‘洪荒’生灵,才是他最大的助力。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