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问道大殿之后,紫嬛都不敢看太初,只是感受着威压煌煌,而后五体投地八拜九叩之后道:

    “麒麟族紫嬛,拜见至高无上太初无量道尊!”

    这样的称呼让太初微微一笑,看来这紫嬛很聪明,知道之前的一切是在演戏,也不敢骗自己。

    反而空灵听后皱了皱眉,似乎有点不懂。

    太初道:“汝为何而来?”

    紫嬛恭敬道:“启禀道尊,小女子为坦言而来,求道尊谅解而来。”

    “善!”太初点了点头,“从实道来!”

    “是,道尊!”紫嬛道。

    反而,空灵却成了看客,不明白紫嬛妹妹和老师在说什么?

    “启禀道尊,小女子并非叛出麒麟族,而是为了我麒麟族……,吾父也感到了危机,深恐未来吾族有灭顶之灾……,故而特出此计划……”

    一番讲述后,空灵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

    反观太初,不在意的点了点头,起码这紫嬛很聪明,没有瞒着自己。

    太初听完后,却是没有理会紫嬛,而是问空灵道:“可有悔恨,可有埋怨?”

    太初的话再简单不过了,他是在问空灵仙子,你刚交的这个道友刚才骗了你,你难受吗?悔恨吗?

    问完,紫嬛也忐忑的看着空灵,眼中满是委屈,她的确有利用空灵的心思,但后来不这样想了。

    “老师,弟子并无悔恨,也无埋怨。”空灵坚定的说道,眼神中充满了坚定不移。

    “善!”太初微笑的点了点头。

    “你可有何要说?”太初也不希望这两个小姐妹关系不好了,何况这紫嬛很聪明,也挺赤诚的。

    而且,自己的二徒儿一直替自己打理太初界,连个朋友都没有,她能交往紫嬛,太初是乐意看到的。

    “启禀道尊,小女子自问我们的计划瞒不过道尊。说来……”紫嬛感激的看了一眼空灵道:

    “说来惭愧,开始,的确有利用空灵姐姐的心思,但空灵姐姐对小女子诚心以待,那时?那时,小女子就打算对姐姐坦言了,但事情太过重大,不敢对空灵姐姐言明,只能得见道尊之后,才可坦言;

    空灵姐姐的情意很重,而小女子背负的族群计划也很重,故而,故而……,总之,小女子说完后感觉轻松多了,幸好姐姐理解小女子,小女子也当着道尊的面立誓,今后绝不欺骗妄言空灵姐姐!”

    紫嬛说完,又看了一眼空灵道:“请姐姐原谅。”

    此后在空灵的惊讶中,紫嬛很干脆的在太初面前立下了誓言。

    对着太初立下誓言,这说明,只要紫嬛敢违背誓言,定会被太初知晓,而惩罚也很离谱,不是紫嬛可以承受的。

    “妹妹……,你,你无须这样,姐姐相信你。”空灵说道。

    “不,姐姐相信是姐姐的事,但妹妹不能没有表示,之前利用姐姐得见道尊,妹妹已经无比愧疚了。”

    “无妨,你也是为了郑重起见,毕竟背负族群的希望,姐姐能理解。”

    “姐姐……”

    “咳咳!”太初表示我还在呢?

    “弟子逾越,请老师责罚!”

    “紫嬛有错,请道尊责罚!”

    结果,两人一条战线了。

    说来也奇怪,认识不久的两个小丫头,竟然不长时间这般信任,这般心有灵犀,只能说她们两个是找对人了,的确很有缘分。

    “尔等的感情可私下再叙,在本尊面前就无需这般嘘寒问暖了。”太初道。

    这话说的小姐俩脸红了。

    太初却丝毫没发现不对,反而道:“先是祖凤安排后手,后是你麒麟族主演这场‘闹剧’,这些本尊都知晓,只是看你是否诚心而已,若你之前胆敢欺骗空灵,欺骗本尊?本尊定不轻饶你。”

    “是,道尊神通广大,小女子自问满不过道尊,所以知无不言。”紫嬛赶忙附和道。

    “嗯!”太初点了点头,“你们麒麟族和凤祖的谋划本尊不管了,在和尔等三族斩断因果时,尔等三族的所作所为已经和本尊没有任何关系。未来强盛也罢,衰败也罢,都是你等自我的造化,此事本尊已知晓,你且退下吧!”

    说完,太初闭目不语,无非看紫嬛的表现而已,他早就知晓了。

    但紫嬛犹豫了,见太初这般表态,她鼓起勇气问了一句,“敢问道尊,吾族当真会衰败吗?没有挽救的办法吗?恳求道尊指点。”

    不过,她失望了!

    只见太初一挥袖,两人直接被卷出了问道宫。

    不过!

    一句话却出现在紫嬛的元神中:

    “命运天定,种因得果!无法挽回,挽回何用?去休去休!”

    这句话让紫嬛迷茫了,也确定了。

    只见她愣愣的站在那一动不动,似乎想到了自己种族的挽歌?

    “妹妹,你鲁莽了,既然老师不想说,你就莫要问了,会让老师不高兴的。不过,你也别担心,今后姐姐会向老师探寻的,没准哪天老师高兴了,就告诉我了?”空灵见紫嬛愣在那,以为还在为太初不理会她感到难过呢,故而安慰道。

    “不,不!”紫嬛迷茫的摇了摇头道:“道尊已经说了,说了……”

    “啊!”空灵一愣!

    …………

    离开后的两人,哪怕紫嬛迷茫伤心了一段时间,但终归要向前看,此后跟着空灵放松的把太初界游览了一遍。

    而问道宫内的太初,虽然知晓今后的大势,但细节他是不知晓的,何况在太初界,很多事情不可推演。

    加上鸿钧和罗睺有造化玉蝶的遮掩,哪怕太初都推演不出。

    “也不知,罗睺和鸿钧进行到哪一步了,罗睺是否安排手下潜伏进了三族内部?”

    太初喃喃自语的说道。

    “不行,不能这般毫无头绪,起码要知晓大概。”

    “按照时间线来说,罗睺已经安插下了埋伏,此后会挑起三族的征战。”

    太初又道:“约莫一万元会后,三族会进行生死的大战,此后,三族仅剩的不多人,会在鸿钧之带领下反攻罗睺,此后罗睺失败,道魔对立。而后……”

    “也就是这一量劫末,道魔之争中鸿钧胜利,罗睺化为域外天魔,而三族为了欠还因果,祖龙会镇压海眼,祖麟会镇压大地,祖凤镇压不死火山,从此之后三族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此外,还有先天大神的出世,看来不能这般毫无头绪,要打探一下才行?”

    想到此……

    太初发现这一量劫真精彩啊,接下来会精彩纷呈。

    这是最后的一段平静时间了,此后洪荒将会漫天的大战,而且会一直持续到这一量劫结束,也就是罗睺化为域外天魔之后。

    “想必那时?此时的生灵万不存一啊。也不知到时,南海生灵会有多少人入劫?”

    太初有点沉思了,自己终归能挽救和改变的,只是少数。

    就好比南海的生灵,看似他们无忧无虑,但是量劫起的时候,他们也需要入劫,不管是对战三族,还是对战罗睺率领的魔族,都不是简单的战役啊!

    尽管,尽管自己可以横扫,谁不服打到谁服?

    但是不能啊!先不说他们入劫是自己种下的前因,自己这般胡搅蛮缠,那天道还要不要运转了?

    说句自大的话,若是自己真这样蛮横干扰?会有两种结果:

    其一:天道毫不留情的镇压自己,哪怕大道不高兴。

    其二:天道崩溃!而天道崩溃不亚于无量量劫啊,那可比量劫可怕多了?

    这两种结果,每一个,都比量劫可怕无数倍,故而太初也只能看着。

    还是那句话,入劫为了了解因果,既然种因了,不管是三族、魔、南海生灵等等,都要入劫化解才行。

    太初也只能看着。

    当然,入劫也有好处,只要笑到最后,不仅能化解因果,还能实力大进,相辅相成而已!

    因此,太初为难的摇了摇头。

    就像刚才紫嬛,竟然问他怎么化解她麒麟族的劫难?

    这话问的?

    问的太初郁闷?

    心道:本尊想多挽救南海生灵都费劲,竟然还让我想办法挽救尔等罪魁祸首,你小丫头开玩笑呢?

    这样的局面,太初再厉害也不行啊!

    什么是大势?大势是指无数小细节连环反应下组成的潮流走向。

    远非简单的一个大事件那般简单,是整个洪荒统合的连锁反应下,形成的一种无可避免!

    这才是大势。

    所谓大势所趋,挡者披靡。没人可以更改,哪怕天道也只是在引导而已。

    哪怕大道见了也没办法,除非祂把洪荒归零,重新开始,但那就是无量量劫!

    故此,严格来说,每次量劫都是一次梳理整顿,太初也是重生后才明白,并非量劫是谁的阴谋诡计和算计。

    算计的只是量劫中的一点小变化,大势是不能改的。

    量劫对洪荒来说,其实是好的,很有作用的。

    太初收回了思绪!

    心想:既然不可避免,那就有备无患吧,这不就是算计吗?

    因此太初招来了重明鸟和黄鸟道人,两人速度方面在太初的指导下,能追上他们的不多了。

    “黄鸟(重明),拜见道尊(老爷)。”两人对视一眼,不知太初找他们何事。

    “起来吧,本尊有事情交代你们去做。”

    “请道尊吩咐!”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