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是谁?竟然和本尊有如此因果,似乎被人遮掩了,而此刻,那遮掩撤去了?”

    在西方的太初,当陆压离去,撤去天机的遮掩后,太初迅速探查到了玄松的存在。

    由于在时辰大阵的缘故,太初很难探查到外面,所以对推演方面来说很难。

    但和他因果很大的,他还是可以感受到的。

    加上无数岁月的破阵,时辰阵法眼看就要完全破开了,所以太初对外界的感悟更深了。

    “竟然是之前本尊指点的那玄松?”太初都忘了,没想到时隔如此久远的时间后,竟然又一次想起他了。

    “这玄松似乎化形而出了,而且有了大机缘,加上玄松本能想知晓谁点化指点了他,所以因果纠葛深厚,被本尊感悟到了。”

    太初想了一会,就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了。

    “算了,当初无心之举罢了,此时他有机遇是好事。”太初旋即不再去想了。

    时辰阵法要破开了,最近他全力破阵,已好尽早的出去,也好看看时辰的遗留。

    而且,近来随着阵法的慢慢破去,他的境界和修为一样有巨大的提升。

    此时,太初的修为达到混元金仙三层,而境界是六层,眼看就要达到混元金仙七层,步入混元后期的境界。

    “或许破解这阵法时,就是本尊境界达到混元七层的时候。”

    “那时,哪怕时辰没有任何的遗留,本尊也赚到了,这不到一个量劫,从混元一层到混元金仙七层境界,这种进步定会羡煞旁人,要知道,混元金仙的层次可是无比艰难的。”

    “甚至,连鸿钧和罗睺这等存在,因为修行艰难,而一个斩三尸,一个血祭生灵收集灵魂炼化,可想而知艰难的程度。”太初满意的想到。

    一个层次一个天崭,尤其是混元的层次,不管是混元金仙还是混元大罗金仙,这种层次的修炼进步一小步,不亚于生灵从天仙到大罗金仙的难度,几何倍的增长。

    所以,太初短时间内达到如此的地步他很开心。

    加上时辰阵法要破开了,太初最近心情格外的不错。

    花开两头……

    太初心情不错,但有人心情难受。

    比如罗睺。

    之前被太初一阵羞辱后,险些心灰意冷的他,差点被打击到。

    幸好枭雄的本色,罗睺迅速的调整了过来,此后更是摧残自己一样的修炼。

    不久前,他几乎吞噬了所有的灵魂,更是再一次重开魔域,筛选出了又一护法。

    第一护法为【无天】,第二护法为【魔罗】。

    而且两次魔域的筛选后,四座石碑终于演变成了剑胚,接下来,就是不断通过血腥的祭炼,从而让剑胚开光了。

    然而这时,七情六欲魔使却对他道:——生灵之血肉、怨气和灵魂没有了。

    虽然这些年不断的收集,但还是跟不上使用的速度。

    这让罗睺很着急,他对太初的恨,已经比天高了,不能继续慢慢的拖下去,要尽快炼制成诛仙剑阵,此后用这剑阵绞杀太初。

    “如今三族不断征战,怎么会没有生灵灵魂?”罗睺问道。

    “启禀魔祖,最近的战乱的确有无数灵魂,但诛仙四剑需要的太多了,我等预计,恐怕至少要死去如今七成的生灵,才能让诛仙四剑祭炼成功,所以……”

    魔使的话罗睺明白了,实乃诛仙四剑太过逆天,简直是屠戮整个洪荒生灵,才能完成的一件至宝。

    这就难办了。

    天道已经对他如此的血腥不满了,要不是他的道果寄托本源,恐怕早就无尽因果缠身了。

    而且,他最近明显感觉,天道对自己的支持和护持越来越少了,似乎天道还有别的人选。

    这让他想到了鸿钧,这鸿钧,比自己都要早得到造化玉蝶。

    之前鸿钧寄托道果与大道,故而天道对鸿钧掌控不了了,所以开始平衡的向罗睺倾斜。

    但是,随着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天道在平衡规则的影响下,开始向鸿钧平衡了。

    最近的鸿钧无比的活跃,总是出来拯救一些落难的生灵,甚至给予一定的庇护,尽管做的很隐蔽,但罗睺是知道的。

    而且,他不知道的是……

    鸿钧的斩三尸之法要成功了,至于为何最近鸿钧忽然善良了,开始没事拯救生灵了,就是在找寻斩去善尸的感悟。

    所以,近来的鸿钧,在诸多隐世大能不解中:‘做好人,行好事。’

    只要鸿钧寄托善尸与造化玉蝶,再通过造化玉蝶种道天道本源?

    那,罗睺一人独享本源的好日子就要结束了,那时候的两人也会不死不休了。

    罗睺虽然不明白鸿钧要干嘛?但隐隐感觉,对自己有强烈的威胁。

    然而,他一门心思的想对付太初,忽略了对鸿钧的提防,直到鸿钧成功了他才后悔莫及。

    他罗睺不知道,天道却知道鸿钧的所作所为,所以开始押注两边了,最近对鸿钧的支援很大。

    鸿钧能这么短时间的完善三尸之法,也是天道的帮助离不开。

    反观罗睺!

    他想了想自己对太初的恨,又想了想天道的不喜。

    “哼,之前太初羞辱我的时候,天道为何不打杀太初,现在我想自己报仇,无非残忍了一点而已,天道就不高兴了?到底我重要还是该死的太初重要?既然你不喜,那就不喜吧,本尊是不会放过太初的!我别无选择,为了报仇我别无选择,所以……”

    所以罗睺对手下道:“按照计划行事吧,你们潜入洪荒大族,慢慢的四处挑拨他们的关系,不要让他们停止,让他们继续杀残下去,必要的时候你们可以自己行事,然后嫁祸给别人,明白吗?”

    “是,魔祖!”

    对于魔道中人来说,诱惑和挑拨关系,他们太擅成了。

    从此……

    洪荒的大战开始多了起来,有时候莫名其妙,让很多族群不懂。

    但已经杀红了眼,哪怕有疑惑也不去想了,只能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为了尽快祭炼诛仙四剑,为了尽快复仇太初,罗睺已经疯狂了。

    甚至不惜和天道对立,反正他寄托天道本源的时候,已经无惧生死了。

    所以罗睺不怕,为了报仇这算什么?

    ……

章节目录

洪荒之妖皇逆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清风扶醉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风扶醉月并收藏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节